未开战前,越军说要在“朔江天险”与中国军队耗上三个月,我军也以老师自诩,说越军是学生,一打就跑,三五天要消灭15000个越军。

2月17日,战争打响的第一天,41军二师(122师)终于见识到这个学生已经“不必不如师”,首长所说的“三五天打完”,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事实上,第一阶段的目标整整打了28天,直至撤回国内,仍然没有脱离接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月18日,战斗的第二天,充分汲取第一天的教训后,四团三营一出击便失利。7时40分全营投入战斗,九连进至坂红村南石山时,被越军压制止步不前,整连伤亡22人,进攻失败,损失惨重。而负责在石山侧后迂回攻击的八连,从早上到傍晚战斗至18时,足足花了超过12个小时才占领石山。

四团的配属营七连于15时45分攻占坂黄村及东南无名高地,18时攻占那寮东北无名高地,歼敌22人。直至目前,七连未有败仗,此连队在战斗打响的第一天歼敌数量占全团四分一。

四团当天还发生了一件叫人捏把汗的事情,八连报告士兵失联,一个三人战斗小组掉队,不知所踪。在战场上掉队士兵一旦脱离大部队,是极其凶险的事情。干部本以为凶多吉少,殊不知第二天接到报告说:“人回来了,还杀了九个敌人。”

原来此战斗小组失联后胆大冒进,穿插于敌人的据点孤军作战,利用夜黑风高,摧毁敌人3个火力点,毙敌9人,缴获高射机枪、重机枪、班用机枪各1挺,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奇迹。

在第一天被敌人压着打的六团,经过重整后,第二天也打出了自己的风采。2月18日8时,一营三连向朗涌村西南侧无名高地进攻,一举毙敌6人,越军恼羞成怒,纠集两个排的兵力向九连反扑,九连连长智慧示弱避其锋芒,立刻呼叫炮群打击,等敌人气焰过去后,再发起反冲击,越军横尸山头,清点下来,又多击毙了30只越南猴子。

中午12时,一营二连加入战斗,随即被越军火力压制在一条公路的两侧无法动弹,营指马上指挥炮群打击越军替二连缓释压力,又下令一连占领公路北侧的无名高地解救二连。越军在一连掌握制高点火力压制下,又遭我军炮群猛轰。战至17时,一营攻占朗涌村大获全胜,打死越南猴子32只,缴获了18支中国造的轻武器,重机枪一挺,六零炮3门,还有两座弹药库。

一营的全天战斗,不盲目冲锋,灵活呼叫火炮支援,将我军的火炮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足以证明,只要我军火炮能到达,把越军“一扫而光”也不是吹嘘的,但后期是,纵深越远,地面火炮支援越困难,这是后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五团一营于11时10分与敌开打,下午三点在黄土山遭越军顽强阻击。二营一个加强连奉命对黄土山北侧发起进攻,但仅仅夺取第一道堑壕,就不再发起冲击,转而组织防御与越军进行对峙,持续到夜间时分,二营四连的干部召开阵地会议研究打法,分析如何拿下长白山,最终向营指递送了一份心思缜密的战斗计划。

计划决定以夜间偷袭奇袭的方式夺取长白山:计划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否占领长白山制高点。

四连干部通过观察发现,长白山北侧的石壁陡峭,敌人自信我军不可能从这个方向爬得上来,所以防守力量最为薄弱,但四连干部恰恰就是要从敌人最不重视,又最为困难的方向突破,秘密夺取长白山制高点。只要能在制高点上架设火力,即使只有一挺重机枪,也够越军喝一壶了。从山上居高临下往下打,甭管越军藏洞里还是藏缝里,没有死不完的。

营指同意计划执行,战斗打响后,营炮群猛轰长白山东南侧越军,四连派出一排的三个班以小群多路夜摸攀登长白山,其中三班从北侧攀登,一班和二班从东北侧攀登。

二排在一排三个班行动时,向越军主要防守力量实施佯攻吸引火力,三排控制山隘口,防止越军从侧后偷袭。

整个战斗计划分工明确,科学稳重,三个班的战士抓住二排掩护的时机,与上帝对赌,跑步通过越军雷区,顺利到达长白山山脚下展开攀登。

三班7名战士攀登至半山腰时,越军突然打来一梭子弹,全班战士愕然。七班班长没有被唬住,出色判断这梭子弹并不是越军主动拦截,而是胡乱的盲目射击,于是指挥全班继续攀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长白山海拔700多米,坡陡70多度,满山除了乱石就是山洞,攀登时别说给一条树干抓一下,就连一撮草根也没有,而且这种黑夜的恐怖不在于伸手不见五指,而在于随时都有可能因视线漆黑而失足落山。

过程中,一块看不见的落石就将一名战士砸中,这名战士头破血流,恐暴露全班,吭都不吭一声,自己滚落山底,副班长忙下去抢救,全班仅剩五人执行任务。

这五名战士都不是专业的攀登运动员,也不是翻山越岭身手不凡的侦察兵,临战前也没有接受过这样高难度的攀登训练,他们纯靠用五根手指抠石缝,把身体贴紧石板攀爬,挨到尖尖的石棱戳中皮肉还得忍住一声不发。

三班长奋勇当先在最前面探路,历经两个多小时,全班终于爬到山顶,敌人浑然不觉,战士们松了口气。但来不及多歇一会儿,他们立即构筑起简易工事防御,并向山下的主力部队发出任务成功的信号。

黑夜中的呼吸声粗重许多,爬上这座山,五名战士手指都抠烂了,指甲盖崩掉了,指尖一层薄泥糅杂着半干半湿的血迹,身上的衣服也破掉了,大大小小的破洞正渗出鲜血。

识别到三班战士发出的登山成功信号时,此时已进入战斗的第三天,2月19日3时,此次计划的主导部队四连派出部分人员与二连的两个班共计46人组成战斗主力,在三班战士的掩护下,摸黑登上长白山主峰。

负责指挥战斗的四连指导员分析认为,越军的战斗单位微小精悍,以三两人成一个作战小组,分散隐蔽,藏洞藏缝,根本不敢与我军打规模战斗,清剿起来很麻烦,最佳的消灭方法仍然是采取小群多路与敌人逐洞逐缝厮杀,从上往下地毯式拔除敌隐藏火力点。

攻击命令下达后,三班战士神勇无比,在班长的带领下,交替掩护逼近越军藏身之所,连续炸掉4个岩洞,击毙越南猴子12只,炸毁重机枪1挺。

三班的五名战士,仅仅在战场历练三天,便展现出高水平的单兵素质,可见参战战士虽然大多数是新兵,但实战的成长速度惊人,他们面对的都是越军老油条,但也能在极其考验单兵作战能力的清剿战斗中大获全胜。

三班此次战斗无人牺牲,五人之中,身先士卒的三班长和一名战士负伤。三班长的名字叫谢振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是五团二营在长白山山上的战斗情况,画面转到长白山南侧山脚,与敌酣战的部队是二营五连,正被尖石山的越军火力压制。

连干部焦头烂额之际,一名战士突然奋起,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射击,猛打猛冲,突入敌人第一道堑壕,稍喘一口气,又向敌人第二道堑壕冲去,不料被敌暗堡锁定,一梭子弹打中他的左手,同一时间,左侧冒出两名越军对他闪电抱摔。倒地后,两个越军一个骑他腰上,一个压住他的脖子,他的左手受伤,无力挣脱,紧要关头,忍痛拉响了手雷,两名越军被当场炸死。这名英勇的战士名叫何学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何学高拉响手雷后,五连依旧被压制在原地,几次进攻失利后士气低落,连干部在未得上级批准命令下,擅自撤出战斗休息喝水。另一边,在长白山东侧尖石山发起进攻的二营六连和一营同样进攻失利。

19日整整一天,除了先前山上的战果,五团各营在山下的战斗全部失利,黄昏时分部队撤至榕树山组织防御休整。

19日当天,四团一营于10时投入战斗,三连前进至敦改西侧时遭到敌人强劲火力拦截,前进受阻。一营配属四连行军时照着地图前进迷失方向返回原地,任务失利。二连前进未遭敌,但地形复杂环境恶劣,行军缓慢,直至夜晚仍未到达预定位置,任务失利。

二营五连作战凶猛,在刚开始的战斗中迅速歼敌20多人,但中途越军黑入我军通信设备,用密语对五连下达撤回敦改西侧待命的命令,五连干部深受迷惑信以为真,并怀着不理解的心情执行了敌人下发的“上级命令”,以致全连在士气高涨的态势下,未能按计划继续战斗,任务失利。

作为二师中战斗力较强,前面两天都打得挺好的四团,在第三天全团进展不利。

19日当天,六团一营于6时穿插至指定位置,二连攻击坂涯外围之敌初战告捷,歼敌6人,并俘获具有情报价值的俘虏一人。营干部审讯俘虏得知,坂涯周围竟部署有一个营的越军兵力,营长又惊又喜,立即调整部署,转而以一个营的兵力对战越军一个营的兵力,向1、2、3号高地发起进攻,结果激战一个多小时,毫无进展,还伤亡了14人。

面对进攻初步失利,一营长越挫越勇,带领全营再度出击,激战3个多小时,取得重大战果。三连攻占2号高地,歼敌16人,一连攻占3号高地,歼敌12人,二连攻占坂涯北侧的小石山,歼敌30多人。

至此,三个高地还剩下1号高地被敌人盘踞,一营长决定趁热打铁一举拿下,但不料敌人困兽犹斗负隅顽抗,一营损失极为惨重,一连伤亡32人,二连伤亡11人,攻击宣告失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前我们在抗日神剧中常看到日军跟伪军对打的场面,颇感逗趣幽默,在近现代战争中,由于通信的发达,误伤的几率大大降低,但一旦发生,鉴于武器火力的现代化程度,代价将相当沉重。

16时15分,六团三营八连攻占朔江南山大无名高地主峰,值得注意的是,592高地就在大无名高地附近,两个地点仅仅相距1000多米。

营干部误判八连占领的是592高地,而非大无名高地,并向团指报告。团指未经核实,又向师指报告,师指未经核实,又向下面通报。

恰恰这时,四团一营正向大无名高地发起进攻,而师指通报六团八连已占领592高地,那么大无名高地上的人儿必定是敌人,而非友军六团三营八连,遂向大无名高地发起猛攻。六团三营八连“见敌来劲”,奋起还击。双方呼叫支援,引发两个团的营级兵力展开了10多分钟的激烈对打意外,误伤13人,其中亡5人(《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106页)。

因为自下向上的错误报告,导致师指发生严重指挥失误。这也是二师开战三天以来,发生的第二起对打意外,第一起是五团内部的两个连因炮击误轰发生对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时入夜,六团二营六连响应师指下达夜间战斗的命令,穿插至592高地北侧,不料遭到越军火力袭击,一班长和一名战士负伤,手上的一挺轻机枪和一支冲锋枪丢在了负伤地点,连干部不去查看,也不敢派人去取回,转头便向营指报告说:“遭敌阻击,情况严重,已被敌夺去轻机枪1挺,冲锋枪1支,请示撤回。”

营指不知其怯战,令其向五连靠拢寻求照应,但六连直接撤退到五连的阵地上宿营睡觉(《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二营六连马利战斗失利”,XXX团司令部)

六团二营六连由于个别干部带头表现不佳,此前又发生干部“丢下部队不管,自己躲山洞隐蔽”的案例,被摘录进《四十一军战例选编》作为经典教训。

战斗打到第三天,中国军队在战场上有胜有败,且败的原因多归结于干部指挥上缺乏经验,反观基层战士的勇猛有目共睹,实战下来,谁能指挥谁能打仗谁能提干,不再是休养生息那一套观念标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