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唐家突然闯进来了一群日本宪兵,带路的翻译一进门便高喊:“唐怡莹人在哪里?”

日本人并不知道,唐怡莹在宪兵到来前已经连夜逃出家门,使他们扑了空。

见没能抓到唐怡莹本人,几个宪兵立即冲进里屋,将两个神情惊恐的年轻男子拎了出来,他们是唐怡莹的两个弟弟。

一个日本军官模样的人掏出一份文件放下,用中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

翻译忙上前一步,郑重其事地解释道:“这是唐怡莹和溥杰的离婚协议,现在唐怡莹不在,你们代为签字吧!”

唐家两兄弟颤抖着双手,分别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张薄薄的纸,宣告了唐怡莹和溥杰的婚姻关系正式结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唐怡莹与傅杰结婚

能与溥仪的弟弟溥杰结婚,唐怡莹自然不是一般家庭出身。她原为满洲镶红旗他他拉氏,1904年降生于世间,唐怡莹是她的汉名。唐怡莹家族显赫,祖爷爷曾经担任过湖广总督,祖父就任过户部侍郎,两个姑姑也非常有名,是光绪帝的珍妃和瑾妃。

可惜其中一个姑姑珍妃,在她还没出生时就被迫投井身亡,另一个姑姑瑾妃便成了唐怡莹最亲的人之一。从小在清宫中长大,唐怡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有名的才女。更重要的是,她与溥仪的接触机会很多,两人青梅竹马,在大家的眼中,他们就是标准的金童玉女。

溥仪到了选妃的年龄,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唐怡莹最有希望成为皇后,然而这一切都被瑾妃打破了。

瑾妃一脸严肃地表示:“这孩子有些调皮了,不太适合做皇后。”

其实在瑾妃的内心深知,早就料到侄女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自己处在深宫之中,她是不希望唐怡莹步她的后尘的。

在瑾妃的坚决反对之下,唐怡莹没能嫁给溥仪。为了补偿这个万分失落的侄女,也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瑾妃最终提议:“将她许给溥杰吧!”

1924年1月12日,溥杰和唐怡莹在众人的簇拥下,穿冠袍,带聘礼,叩头谢恩,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完成了整场婚礼。那年,溥杰17岁,唐怡莹20岁。

瑾妃以为侄女有了好的归属,这只是姑姑的一厢情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溥杰与润麒、韫颖夫妇合影

溥杰生性懦弱、不善言辞,唐怡莹性格强势、爱出风头;溥杰自认为血统高贵,唐怡莹觉得自己才貌出众。两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一直过着不情不愿、貌合神离的生活,甚至没有真正亲近过。

婚姻是座围城,有野心的女人时时想突围。唐怡莹开始“退而求其次”向外寻找真爱,在感情生活上丰富多彩了起来。

她第一次给丈夫头上种草,是在1926年。这一年,溥杰夫妇在北京饭店与张学良见了面。第一次见到张学良,唐怡莹立马被他的风流倜傥吸引了。在她看来,少帅一表人才、年轻多金,而且手握着大量的权力。

饭毕临走时,唐怡莹主动对张学良发出邀请:“明天有时间吗?能否来我家吃顿便饭,还想向你请教一件事情呢。”

张学良是有名的风流公子,面对美女的邀请从不会轻易拒绝,更何况这是溥杰的夫人。他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唐怡莹心中一阵激动,她知道明天溥杰会外出办事,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第二天张学良如约来访,刚一坐下,唐怡莹就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上面全是从报纸上剪贴的有关张学良的新闻内容和照片。

“说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我是你的忠实粉丝!”唐怡莹腼腆一笑。

情场老手张学良一楞,很快回过味来,摆摆手道:“哈哈,不敢不敢。”

“笑人家干嘛?人家是认真的!”唐怡莹装作有些生气的样子。

见眼前的女人用如此独特的方式接近自己,张学良心里乐开了花。唐怡莹不仅人长得漂亮,又有学识,最重要是对自己热情,送到嘴里的肥肉没有拒绝的道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天以后,两人单独约会的次数越来越多。唐怡莹有时会给张学良写首诗,有时又送上一幅画,极力讨好他。在张学良看来,相较于别的女子,宫中长大的唐怡莹多了份神秘感,她不仅外表艳丽动人,还有着丰富的才艺和谈资,少帅的心轻而易举地被俘获了。

“朋友之妻不可欺”这句话瞬间失去了效力,在成为溥杰朋友的同时,张学良也变身为唐怡莹的“蓝颜知己”。虽然只是地下恋情,但是唐怡莹丝毫不介意,她甚至从中寻到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在丈夫的眼皮底下出轨,唐怡莹的浪荡天性第一次得到了释放。

“红杏出墙”总有公开的一天,两人经常成双入对地出现在各种社交场所,外界纷纷猜测他们已经是情人关系,溥杰被戴了“绿帽子”的话题成为了人们闲暇之余的笑谈。

唐怡莹和张学良则完全不顾旁人的感受,干脆将地下情转到了明面上。让众人难以理解的是,溥杰知道后表现得毫不在乎,他甚至想借助老婆唐怡莹和张学良进一步搞好关系。

“我想到东北讲武堂学习,能请他帮下忙吗?”溥杰试探性地问。

“好吧,我去和他说一声。”唐怡莹皱了一下眉头道。

结果张学良不仅帮了这个忙,还承诺等溥杰毕业之后就为他安排到部队里任职。

得到答复的溥杰兴冲冲地开始做准备了,可是没高兴多久,父亲载沣就派人带话给他:“张学良和你老婆是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吗?你还要到他那里去?自己丢脸就算了,别丢祖宗的脸!”

挨了一通臭骂,溥杰只好选择放弃。而唐怡莹愈加放肆起来,有一次她将张学良带到家中,支开傅杰在楼下一个人坐着,自己和情郎在楼上卧房里卿卿我我。热情火辣的唐怡莹,让张学良感到无比的快乐。

情到深处,张学良对友人倾诉心声:“去溥杰家就像回自己家一样,好想娶她为妻!”

唐怡莹显然比张学良清醒,她知道这个男人并非良人,所以当交往几年后,张学良向她正式告白时,唐怡莹摇头拒绝道:“我不想和你结婚......”

这一刻张学良才幡然醒悟,唐怡莹并没有把彼此的感情当真,贪恋的只是自己的地位和权势。

他们都是享乐主义者,现在想明白之后关系就变了味。精明的女人摊了牌,选择了结束这场游戏。她挥一挥衣袖走得决绝,留下他独自舔舐伤口。

离开了张学良,唐怡莹更加着迷于各种聚会。溥杰的绿帽子依然摘不掉,这回唐怡莹找到了卢小嘉。卢小嘉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长相英俊,嘴巴又甜,是很多女孩理想中的男友人选,唐怡莹也心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从唐怡莹挑选男人的眼光来看,她的确有些与众不同,像张学良、卢小嘉都是出身名流,一旦曝光,话题度很高,必然引来非议。可是唐怡莹完全不在乎这些,敢爱敢恨是她的天性。

当时卢永祥已经失势,卢小嘉为避难才躲了出来,就是在他走投无路、寻求张学良庇护的时候,与唐怡莹相识了。唐怡莹对卢小嘉一见钟情,主动展开了追求,很快花花公子的心也被俘虏了。

听闻唐怡莹和卢小嘉搞到了一起,张学良十分震惊,他气愤地逢人便说:“她为我作的诗和画,多数都是花钱请人代笔的!”

晚年的张学良,每每提及与唐怡莹的往事,总是咬牙切齿,一脸的委屈,仿佛被女人捉弄了感情,恨不得,又爱不得。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卢小嘉

卢小嘉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过惯了花钱如流水生活的他寻到了一条另类的出路,那就是吃软饭,他和唐怡莹在一起很大程度上也是冲着钱来的。怎奈卢小嘉发现唐怡莹花钱同样大手大脚,两人的积蓄没维持多久便见了底。

正当卢小嘉犹豫着想换对象的时候,唐怡莹提出了一个点子:“溥仪在醇亲王府里寄存了很多的金银宝贝,不如我们去拿一点出来?”

“有这好事?”卢小嘉顿时来了兴趣,唐怡莹分明看见他眼里闪出了兴奋的光。

原来早在1929年的时候,溥杰就被溥仪送往日本留学,唐怡莹则独自一人留在了国内。溥杰这一走,正好给了唐怡莹和张学良更多的相处空间。而醇亲王府里的大量财物,基本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对于这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唐怡莹觊觎已久。

现在想要供养卢小嘉,唐怡莹首先想到的便是“去拿东西”。她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醇亲王府的大量珍宝用卡车拉走,卖掉换钱后和卢小嘉继续着花天酒地的日子。

虽然唐怡莹有了新情人,但是她和溥杰的婚姻并没有结束。头上一片青青草原的溥杰不是不想离婚,是确实离不了婚,因为当时日本人发现溥仪没有生育能力,转而打算利用溥杰进行“中日联姻”。由于溥杰仍然有原配夫人唐怡莹,这成了最好的挡箭牌。

溥杰告诉日本人说,他接受的是新式教育,只能娶一个妻子。溥杰还写信对唐怡莹作出承诺:伪满洲国成立了,可以和他一起在“新京”过“宫廷生活”。

对此,唐怡莹口气生硬地回复道:“我不感兴趣!”

其实唐怡莹头脑清楚,建立伪满洲国复辟清皇室,是日本人为了侵略中国而导演的一出丑剧,自己不能被权势裹挟,要与之划清界限。所以当溥杰感慨她“太固执了,过人上人生活多好”的时候,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见劝不动唐怡莹,溥杰派人捎话给她:“千万小心日本人,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后来溥杰干脆亲自跑来提醒唐怡莹:“你我离婚之事是日本人的命令,他们给我选了日本太太,你再不逃来不及了!”

唐怡莹知道溥杰的话不是儿戏,她立即开始准备逃跑事宜。溥杰临走时,塞给了唐怡莹一把手枪:“拿着,保命用!”

唐怡莹点了点头,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明白:就此别过,很难再见面了。

正如溥杰所预料的,日本人不会轻易罢休,他们派出军官吉冈安直带着日本宪兵直接找到了唐怡莹家里,逼她的两个弟弟在离婚文件上签了字。“情愿离婚,情愿不要赡养费”,这是日本人在离婚协议里拟定的内容,刀光剑影中,唐怡莹净身出户。

而此时拿不到分手费的唐怡莹,已经几乎搬空了醇亲王府,和卢小嘉去往了上海。

提及拿走醇亲王府财宝的事情,唐怡莹这样对人解释:“我不想让它们落到日本人手里,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至于真相究竟是什么,已经无从考证了。

溥杰和唐怡莹离婚的事情,被京沪一些报刊以奇闻八卦的形式报道了出来。唐怡莹索性借助这次机会,给北京《大公报》的朋友写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大骂日本人和汉奸,同时表明了自己坚决不支持筹建伪满洲国的意愿。

唐怡莹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宁为华夏之孤魂,弗为伪帝之贵戚!”这一号召很快被转载在了其他报纸刊物上,这时人们才惊讶地发现,溥仪的弟媳居然是一个“皇室叛逃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左皇妃文绣,中间皇后婉容,右唐怡莹

1937年4月,在日本关东军的安排下,溥杰与日本皇族女子嵯峨浩举办了结婚仪式。听闻消息唐怡莹表情平静地说:“国家存亡,各有各的路。”

在上海的快乐日子是短暂的,唐怡莹本以为溥杰结婚了,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和卢小嘉在一起了,可是卢小嘉并不这么想。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婚?”唐怡莹决定试探一下卢小嘉。

“我不能和你结婚!”卢小嘉脱口而出。

唐怡莹一怔,本能地问:“为什么?”

卢小嘉主动向唐怡莹坦白,他认识了一个姓袁的女子,她之前是一名医生的太太,如今为了卢小嘉已经和老公离了婚,卢小嘉觉得自己应该对她负责。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可能我们的性格不太合适吧,现在我这种情况,也不想再耽误你了。”卢小嘉越说头越往下低,根本不敢正眼看唐怡莹。

卢小嘉甩出来的话轻松,唐怡莹的内心却异常沉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早就摸透了这个花心的男人,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自己还是会感觉难过。

唐怡莹叹了一口气:“那就这样吧。”她没有再多说什么。

卢小嘉偷偷抬眼瞟了一下唐怡莹,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其他表情。

两人“很礼貌地”分了手,靠自己寻找不同的出路。卢小嘉离开之后,唐怡莹发现他顺走了自己的一堆财物。对此,这个女人轻蔑一笑,并不在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子总要继续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唐怡莹没有再放纵于奢靡享乐之中,她拿起了画笔,成为了一名画家。自小在皇室中学习绘画,让本就有天赋的唐怡莹深得宫内画师的真传,宫廷画也就成了她最大的卖点。

唐怡莹的作品既有人物画,又有山水画,构图巧妙,色彩惊艳。她利用自己的交际能力和积攒的人脉,在京沪圈杀出了一条生路,画作非常畅销。

命运如此眷顾唐怡莹,她成为了一个知名的艺术家。随着名气越来越大,1947年,唐怡莹在中国画苑举办了个人画展,大获成功。

1949年移居香港时,唐怡莹的艺术才华又一次得到了认可,香港大学向她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她去东方语言学校任教。远离了纷繁世俗,没有了情爱纠缠,为人低调的唐怡莹在授课之余,坚持着绘画创作,之后又在港台两地举办了画展。其中一幅名为《晴峦玉楼》的画作,更是在一次艺术周上拍卖出了近6000美元的高价。

再随后,唐怡莹的身影突然从大众视野里消失了。人们再次得到她的消息,是1993年唐怡莹在香港去世,享年八十九岁。按照唐怡莹的遗愿,她的画作被全部捐给了中国文化大学。尘埃落定,伊人已逝,年少轻狂的往事吹散于风中,只有这一幅幅佳作依然在世上流传。

文 | 筱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