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叹了口气。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来,可是来到学校送外卖,还是有些尴尬。

毕竟点外卖的有可能是我们同学。

而且它们从来都不用优惠,他们说这样会没有档次。

我觉得很奇怪,省点钱,有什么没有档次的,真是莫名其妙,这是钱,难道省点不好吗?

当然,我也没多大。

就叫曹初夏,性别女,李家镇第一高中的高三学生,刚刚考完高考,现在的职业是个外卖员。

我爸从小就告诉我,赚钱没有高低贵贱。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所以。

有时间,我就会做一个女骑手,来送外卖。

只是这次,外卖单子是学校的,我进入了学校,将外卖拿到三班,里面立即传来了一阵讥讽声。

“曹初夏,没想到真是你送外卖,今天你可有口福了,李小爱给大家点的外卖,你是同学也可以吃点!”

“是呀!是呀!你平时都不舍得吃吧!”

“不过你能不能洗干净,再来坐下,要不然将教室都弄脏了。”

这些同学们传来哄堂大笑。

再看李小爱则满脸通红的说道:“你们不要这样,曹初夏同学家条件不好,我们应该帮助她。”

说话间。

她已经来到我的面前,温柔的说道:“你吃点再走吧!”

我摇了摇头,扫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就是个绿茶婊和白莲花,叫臭不要脸的结合体。

平时学习不错,再加上母亲是镇长,所以才一呼百应。

我两年前刚刚转学来,不小心比她分数高了两分,这个女人就找到班主任哭天抹地的,最后班主任针对我,非说我抄袭。

我也是不想惹事,索性就默认了。

毕竟,要是老将我留在学校,我怎么送外卖。

面对了这个女人的虚伪邀请,我只是平静的将外卖放在那,满不在乎说道:“谢谢惠顾,麻烦给个五星好评。”

刚刚想要出去,班主任从外面进来。

他看到我的时候,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严肃地说道:“难怪你学习不好,平时的时间都用来送外卖了!”

我翻了个白眼。

班主任从来就看我不顺眼,我现在高考完了,送外卖都不行吗?

真是莫名其妙。

我刚想离开。

班主任却冷笑一声道:“怎么不服气吗?”

我看了看班主任,没有说话。

班主任很快来到了校花李小爱身边,宠溺的说道:“曹初夏,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咱们的李小爱今天能发挥出众,肯定能上北大的,过两天教育局人肯定来这里送奖金,你要是来看热闹可以,但是不许穿这身外卖,省着丢我们班级的脸。”

我抬起头,看了看班主任,突然说道:“工作不是光荣的吗?我工作了我光荣,怎么会丢人呢!”

班主任被我弄得一口气没上来,脸色变得很难看。

她盯着我哼了一声。

没有说话。

我转身离开了,继续开始送外卖,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里面的人微笑着说道:“是曹初夏同学吗?我是北大的招生办的……”

2

“骗子。”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方又打电话过来,我看了看是北京的。

索性再次接起了电话。

那边比较急切,曹初夏同学,我真的是北大的招生办老师,而且我已经来到了李家镇了,你能不能见我一面,我和你谈谈入学的条件。

我冷笑一声道:“少来这套,我虽然高考很不错,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报北大,我就一个送外卖的,你们还骗我,你们有没有良心了。”

我索性挂断了电话。

随后。

我看到了一个订单,是往城西别墅的,我当时就乐了,这个订单虽然很远,但是有很多配送费的,发达了。

当我打开别墅的门,我当时就傻眼了。

开门的是我爸。

我看了看别墅,指着老爹说道:“爸,你怎么会在这。”

我爸笑呵呵的说道:“我就说,和订单别人都会觉得远,就我这个宝贝姑娘能送!因为多了二十块钱!”

我哼了一声道:“有事没事,没事我送外卖了。”

我爸一把抓住我,笑眯眯的说道:“你还送什么外卖,三年守孝期到了,而且你还考上了北大,我们去北京了。”

我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不是我爸,你是骗子集团伪装得,快点说,你将我爸绑到哪里去了?”

我爸也知道我是开玩笑,将我叫到别墅里,笑着说道:“你看看这是谁?”

对方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中山服,戴着眼镜。

笑着说道:“你好,我是北大的特招老师,你这次高考成为了全省状元,希望你能来北大,我们不但一年给你二十万助学基金,而且食宿全免,住宿的还是单间。”

我眼睛一立。

哼了一声道:“好你个骗子,骗到我家来了,我根本就没报北大。”

我爸此时来到了身边,笑嘻嘻的说道:“你忘了,上次你着急送外卖,报名表我给你送去的,而且网上的也是我弄得!”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爸,然后看了看那位招生老师。

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我真的考上北大了。”

正在这个时候。

我的手机响了。

班主任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你在哪里呢?快点送两份小龙虾来这里!”

我有些郁闷的说道:“老师,你还没点单。”

班主任恼怒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下什么单,还要给外卖费,你先买完了送来!”

他可能害怕我不去,威胁到。

“你虽然考不上好大学,但是高中毕业证在我手里呢!你想要拿到毕业证,就乖乖的将东西送来,毕竟是李小爱想吃小龙虾了。”

我爸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双眼冒出火来,拳头用力握紧。

我连忙说道:“爸,忘记大师说的了,我们要隐忍。”

我爸却咬牙切齿的说道:“隐忍个屁,老子隐忍了三年,现在连买菜都看着我,生怕我偷他家黄瓜,老子又不是女人,要那玩意干什么用?”

那位北大老师也微微皱了皱眉头,脸色不悦的说道:“竟然还有这种老师,真的丢我们教师队伍的脸,看来要和教育局的人说一说了。”

3

好吧!

我承认!

其实我家挺有钱的,至少在小的时候,我记得家里有一个海边的别墅,然后经常还自己开着游艇出去玩。

可有一年,我母亲和祖母,不知道为什么,相继去世了。

我父亲算了一卦,有个高人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家的人太猖狂了,一定要隐忍,什么时候有人去了龙都,劫难就过了。

龙都不就是首都。

我去了北大,这个劫难不就过了吗?

父亲再次找了高人,高人说劫难已经过了,不用害怕了。

并给了父亲八个字。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所以。

我根本没有准备给对方送龙虾。

可就在这个时候。

我突然接到个订单,让我给学校送龙虾,我皱了皱眉头,按照班主任的德行,肯定不会定的,这又是谁订的呢!

不过,有外卖费,我就送。

工作吗!

至于家里有钱了,那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赚的钱是我的。

很快。

我拿着两份小龙虾来到了班级。

此时班级热火朝天的。

班主任也满脸笑容的坐在李小爱的旁边,满脸的赔笑。

当他看到我之后,就如同川剧变脸一样。

脸色阴沉的说道:“我不是让曹初夏去买小龙虾吗?那样新鲜,小爱喜欢吃新鲜的,谁定的外卖。”

周围的同学面面相觑。

突然之间。

李小爱说道:“曹初夏,也难为你了,自己订的外卖自己送来!这样虽然保全了面子,但是你这次外卖白送了吧!”

我有些不爽的看了看了李小爱:“这外卖不是我自己定的。”

周围的同学却一阵哄笑。

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的明明是真的,对方为什么不相信呢!

好了。

李小爱这个绿茶白莲婊再次说话了。

“行了,不管怎么说,曹初夏总是我们的同学,也让她去吧!”

我愣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

去哪里?

我也没说去呀!

李小爱这个话有问题呀!

班主任见李小爱说了,哼了一声道:“行吧!今天晚上,龙门大酒店,我们这些人给小爱庆祝,她考上北大。”

我愣住了。

皱着眉说道:“分数下来了?”

班主任却冷笑一声道:“李小爱学习这么好,怎么能考不上,人家母亲可是镇长,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你爸生出你这么个玩意。”

我微微皱眉,班主任平时就尖酸刻薄,现在竟然更加过分。

我看了看班主任,又看了看李小爱,冷冷地说道:“对不起,晚上我没时间去。”

什么?

班主任愣住了,脸色阴沉的说道:“同学们都去,你难道不替小爱高兴吗?”

李小爱看了看我,眼中带出了一抹戏虐,连忙楚楚可怜的说道:“是这样的,曹初夏同学晚上还要订外卖,还要赚钱,我这里有二百块钱,就当晚上弥补初夏的损失了!”

旁边的人一阵鼓掌,纷纷夸奖李小爱有爱心。

我却沉默了下来。

钱自然是喜欢。

但是,有的钱能够要,有的钱不能要。

我刚想拒绝。

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并用一种温柔的语气说道:“曹初夏,我希望你能参加聚会。”

4

我愣住了。

眼前的少年,一身白色的打扮,白衬衫,白裤子,一双白色的休闲鞋,他温和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长相英俊,而气质温润如玉。

此时的他只是静静的站在我面前,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我。

仿若寒星,说不出的漂亮。

我愣了一下。

微微皱眉:“我晚上有事。”

少年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你在这学校哭过,笑过,总有些记忆,总要做一个了断。”

我愣了一下。

脸色微红,随后想起了父亲曾经告诉我,不需要隐忍了。

看了看这些人,我点了点头道:“好,我去!”

白衣少年笑了笑不再说话,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拿起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李小爱也没有想到,我竟然真的答应了。

不过她的目光已经被白衣少年吸引,整个人已经快速的来到少年面前,脸颊泛红的说道:“凌白衣,你也去吗?”

少年点了点头,笑容依然温润。

不过。

我总有种感觉,他似乎在看我。

怎么可能?

凌白衣,从大一开始就是我们整个镇子里所有高中,都公认的校草。

学习好,长得好,家里还很有钱。

从高一开始,每天都能平收到十封以上的情书。

更让人称赞的是。

他打开了每一封情书,看完之后写了个回信,鼓励对方好好学习。

这三年,他拯救了多少少女的心。

让无数少女勤奋学习,甚至连整个镇子里的女学生,的学习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这样的一个校草,在偷偷看我?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我本来想要穿外卖服去,可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那个温润如玉的身影,

脸上不由自主带出了一抹微笑。

下午的时候,我索性坐着父亲刚刚从公司调过来的大奔,去了城中的商场大肆选购了一番。

此时的我,虽然不敢说很漂亮,但全身上下,可全是名牌。

炫耀。

我倒是不是炫耀。

我只是想要看看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怎么说这个打扮的我。

我很快来到了饭店最大的包厢,很多同学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我看了看,不远处有两个空位。

索性就坐在那里。

突然之间。

有一个同学盯着我,冷笑道:“曹初夏,你别以为买了一身A货,就可以坐那,那里是李小爱和凌白衣的座位。”

我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这个家伙,淡淡地说道:“我就坐在这里了,你们能将我怎么样?”

这个同学刚想说什么。

李小爱和凌白衣走了进来。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

凌白衣已经来到我旁边坐下,笑容灿烂:“来了!”

我点了点头。

李小爱则愣住了,她原本是希望在升学宴上,让凌白衣和她表白,她喜欢了对方三年,可是对方根本不理睬她。

反而对那个送外卖的青睐有加,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

我看到了李小爱的样子,心中却感觉到无比的爽快。

所以,我故意对凌白衣说道:“白衣,那边有个菜,我够不到,能帮我夹一下吗?”

凌白衣挑了挑眉头。

突然说道。

“当然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