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全年出生人口956万人,是61年来首次负增长,人口形势相当严峻,有人担心这是掉进了“低生育陷阱”。

为此,各省为鼓励生育,出台一系列支持生育的措施,比如云南的“洱海生育补贴2000元,三孩补贴5000元”。

济南的“每孩每月发放600元的育儿补贴”,长沙的“一次性发放育儿补贴1万元”,湖北荆门的“三孩家庭每月发放500元住房补贴”,还有杭州的“拟向二孩家庭一次性发放补助5000元,向三孩家庭一次性发放补助20000元”等。

各地使出浑身解数来提高生育率,抛出各种诱人的优惠措施和不菲的补助,能看出当地是发现了问题也出台了相关的解决方法,至于说这些优惠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还有待继续观察,但在此期间其他地方争相出台更多利于生育的优惠措施。

这不,山西泽州县“敢为人先”,发布了“促进人口均衡发展九项措施”,具体说来涵盖从生到养的方方面面,相当全面,比如“补助产检和分娩”“发放生育补贴”“减免学前教育保教费”“推进义务教育扩容”等。

其中的那条“中考报考县内公办高中可加10分”这项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在网上引发巨大反响。

中考是可以说几乎所有孩子人生第一次最大的分流考试,只要是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孩子几乎都要面临这个考试,而且这么年来中考的录取率一直相对稳定,也就说明有几乎一半的学生要被分流出去。

哪怕是多考一分,都能超过几十上百的竞争对手,往远了说,多考一分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更何况是10分,而且只要是二胎三胎家庭的孩子就能享受加分,这真的公平吗?

中考乃至高考仍是当下对普通人最为公平的实现改命的方式,当然泽州县的这些优惠措施出发点是好的,但在真正决定实行的时候,是否能多想想以下几个问题:

1,如果用除考试加分的其他手段比如经济手段,这也是其他省市地区一贯用的手段,同时也可能是当下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因为很多人不愿生不想生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养不起,经济条件没跟上。

当然泽州县对二胎及以上的家庭也出台经济相关的补助,力度也不算小,但在此基础之上还有中考分数倾斜,此举成了吃螃蟹第一人,难免会有其他地区模仿,届时可能将会更在大范围内引发教育不公平,如此引发的不满声也愈加高涨。

2,在发布这个决策时,相关政策的制定者有没有想过有些家庭不适合或者说没有能力生养二胎?这其中包括生理方面的,也有遗传病相关方面的,当然还有经济时间精力跟不上等原因,他们是想多要几个孩子却有心无力,但外在的因素条件却成了掣肘独生子女的锁链,请问这样公平吗?

3,这份通知公告中说的是二孩三孩将享受中考加10分的优待,那么第一个孩子呢?如果同样享受这种优待,那将造成更大范围的不公平,如果不享受,那么请问,没有一哪有后来的二和三?

孩子本身是没法选择出生顺序的,也无法选择出生时间和家庭,孩子没有错,但却要承担本不该存在的不公,这样做真的不合理,难免让人觉得这就是某些人拍脑袋的决定。

4,就算有人拥护这项决策,但从现在开始,二孩三孩出生到中考也还有15年的时间,在此期间相关政策是否又会发生变化?就像当初宣传“只生一个好”时,影响号召的群众一度也认为从那以后只生一个才是符合社会发展,才是符合国家利益,才是政z正确,现在呢?

5,这项加分优待还可能会影响教育质量和效率,只靠二孩三孩的身份就能实现加分,很可能挤掉当中更有能力更上进的学生,这也不利于人才的选拔。

长远看,这项决策是弊大于利,一旦中考这条公平公正的底线失守,后面将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届时一旦范围扩大,再想要说服不满的民众就没那么容易了。

更为让大家担忧的是,中考加分的口子一旦打开,其他更具激励性或者惩罚性的政策也就不远了,因为底线被突破了。

一些官方媒体也看不下去了:

造成这种现象的,到底是谁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