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20年国庆节的一个夜晚,酒店周围一片寂静。我身旁的男朋友陈小刚早已经睡着了,呼吸声此起彼伏,非常均匀。

我却胆战心惊,躺在床上不敢动。我也保持着自己的呼吸声均匀,不让对方发现。可是我的内心却非常紧张,我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得大大的。我时刻注意着陈小刚的动静,就怕他忽然从熟睡中醒过来,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陈小刚是我交往了才两个月的男朋友,我们订了早上八点钟的飞机票,准备从广州飞到北京故宫一游。这是陈小刚的主意,他看我对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的,以为我对他不够满意,希望通过旅游增进情感,并尽快嫁给他。

原本昨天晚上我并不想跟他一起住的,可他一再挽留我,因为他怕明天会有什么意外,导致我放他鸽子,他还向我担保一定会循规蹈矩的。

可令我心慌的是,在入睡之前,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严肃地说:“我是狼妖,这辈子是来玩弄人间的。”

我尴尬地对他笑了笑,表示不好笑。

可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没有说一句话,眼神诡异。他的眼神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他突然拿出一把匕首,我吓了一跳,但他只是很利落地放到了枕头底下。他说:“我的敌人很多,我随时准备自卫杀人。”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

从那刻起,我突然意识到,陈小刚可能真的有精神病,要不然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这样呢?他的表现实在诡异之极。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能会有危险,我想起了他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这寂静的夜晚。

我恐惧得睡不着,黑暗中我听到他的呼噜声,我控制着自己的均匀呼吸声。由于紧张,我吞咽了一下,这声音有点大,我怕吵醒了他。

果然,这一声小小的吞咽引爆了小刚耳朵边的空气。他突然从床上翻到地下,然后迅速按亮了电灯。

在亮眼的灯光下,我看见陈小刚赤着脚站在地上,手上已经从枕头下拿出一把匕首,他的眼睛红红的,有血丝,他大声说:“是谁?想要谋害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满眼震惊,心里直哆嗦,很害怕他会突然将水果刀刺过来。我随时准备自卫,但是我又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搞得这么紧张。

于是我用平静的声音带着微笑对他说:“小刚,不要开玩笑了,继续睡吧,屋子里面只有我跟你,谁会害你的,屋子里面又没有别人。”

我的安慰终于还是起了效果,小刚的手垂了下去,然后把刀放回了枕头底下。

我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事结束了,从明天起,我就跟他分手。谁知小刚突然凑到我的面前,用双手抓着我的肩膀,跟我说:“你在装睡,你一直都是醒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说!你为什么要装睡?”

我感到惊讶,无言以对,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装睡的,他也是在装睡吗?可他的呼噜声如何解释呢?

我看见他的寒冷诡异的目光,我的直觉告诉我,无论我说出什么理由他都不会相信的。

“以后不准骗我,知道没有!我很厉害的,我是妖,我有法眼的!”

小刚松开了我的肩膀,然后他的嘴角扬起了得意的弧度。

他熄灭灯光,在黑暗中跨过我的身体,没有碰到我,又睡回到里面。

我屏住呼吸,迫使自己赶快入睡,用我的催眠法。可是无论我怎样放松身体,睡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陈小刚,又很快睡着了,我用心听到他的均匀呼噜声。

直到此时,我相信了,我的傻堂弟没有欺骗我,他曾经几次告诉我:“陈小刚有精神病或者神经病的,你要远离他!”

我却一直以为是堂妹没有男朋友而故意这样说的,以为她是妒忌我。我的堂妹比我小一岁,从来没有过男朋友。

我感到深深的后悔,后悔没有听信堂妹的话,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过了。我依旧睁大了眼睛,在黑暗中保持正常的呼吸。

两点钟的时候,我想起床上个厕所,因为睡觉前为了压压惊喝了太多水,希望这样不会吵醒小刚。我小心翼翼打开电灯,然后转身看到小刚没有任何动静,我松了一口气。

可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小刚已经坐起来了。他盘腿而坐,眼睛闭上,正打着轻微的呼噜声。

我顿时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我突然想到逃跑,于是往前走了几步。

可我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小刚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我转过头,发现小刚已经睁开了眼睛,令我惊骇的是他的眼睛没有眼黑,只有眼白,我顿时感到灵魂都要出窍了。

我朝房门走去,他的头跟着转动,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发现锁被他上了双重保险,正当我开锁的时候,他突然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

我往旁边一躲,但是没有躲开,他死死地抓着我的肩膀,我看着他的眼白,还有那带血的牙齿,恐怖极了,我使劲叫喊他,可他没有回应我,阴森地笑着。

我的力气没他大,最后眼睁睁地看着他那带血的牙齿朝着我的脖子咬下去,我感到了一阵血肉撕裂的疼痛,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2

我叫陈小云,1995年我出生在广东省东源县。高中毕业后,换了很多种工作,但都不如意。我的堂哥开连锁餐厅的,赚了很多钱,一年能赚五十万以上,于是我过来堂哥这里,希望能够学到他这种开餐厅的本事。

堂哥有个妹妹,就是我堂妹,叫陈远婷。我这个堂妹平时有点傻傻的,周围的人都说他脑子不正常,她也确实有点智障,有时候做事有点幼稚,只读完了小学就没读了。她经常说这里有鬼那里有鬼,她的偶像是张天师,捉鬼的大师。

堂妹的父母也觉得她奇怪而且愚蠢,就不让她出门,在家待着,反正堂哥能赚钱。

堂妹每一天都是吃喝拉撒睡,然后看看电视,偶尔玩玩手机。她很胖,睡得很多,吃得也很多,但是喜怒无常的,所以刚去她家那会,没少被她弄。

我记得有一次,她跑到外面去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把大家吓坏了。大家问她干嘛跑到山上去,她说:“我抓鬼去了,瞧!”我们看见她的手上拿了很多符还有铜镜,还有一把剑。

大家都说要看着她。

我的钱,很多都被她骗去买零食吃了。她骗不到,就趁我不备,偷偷掐我手臂,我疼得龇牙咧嘴,但是拿她没办法。

有一次,她在我后面拍了我一掌。我喊了一声“痛”然后转过身愤怒地看着她,她说:“我替你驱鬼”我想要捉住她,却抓到后背一张符。她却“咯咯”笑着扬长而去了。我打不过她,因为她比我壮,我气急了,就骂她一句“神经病!”以此泄愤。

我与堂妹同睡一张床,免费住在她的家里,我表现得非常勤快,经常买些菜在他们家吃。家务活也干得好,我的姑姑总夸我做事漂亮。

这话很平常,却惹得堂妹心生妒忌。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会翘起屁股拱我,一点一点把我从床上拱到地上,然后她会挪动屁股蹲在墙角,不让我拱她,她的举动弄得整张床都在震动。我回到床上,她再拱,我没办法,只好陪她玩。

时间渐渐过去,我跟着堂哥做了三个月餐厅,我也有收入了,于是想着搬出去住,但是堂妹说舍不得我,拉着我不让我走,于是我只好继续在她家住下来。

每当我打扮得楚楚动人的时候,她总会扯着我的衣服说一句“闷骚女!”我也不甘示弱,说她是肥猪,连腰都没有了,再漂亮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是浪费,因为好衣服会被她撑破。

被我戳到痛处的时候,堂妹总会摔门而出,然后我看见她的眼角噙着泪水。不过我每次都能把她哄回来。活该,谁让你老是欺负我,我愤愤不平地想。

3

一天中午,我在路上见到了一位四五十岁发传单的奇怪女人,她很奇怪,只发给年轻女士,我接过她手中的传单。她说:“美女,你有对象吗?”

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样问,是想要给我介绍对象收费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把传单拿在手上感觉不好意思走,就礼貌地站在原地,问她:“你有什么事吗?”

原来,这个女人已经注意我半年了,她就住在我堂妹附近。她知道我漂亮善良,也一直发现我没有男朋友,于是大胆上前询问。她有一个儿子,26岁,在餐厅做经理,想介绍给我认识。

“我儿子很英俊,知书达礼,我觉得跟你挺合适的,你的性格也很温柔。改天你俩见见?”

因为我外形还可以,所以一直都有喜欢我的男生。可惜我性格过于内向,扭扭捏捏的。但在马路上给我介绍对象的,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我不知该如何回绝,只好点点头微笑着转身离开。

没想到的是,阿姨以为我点头微笑就是答应了。于是第二天,我在相同地点又遇上了发传单的奇怪阿姨,并且带来了他的儿子。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刚,他的确很高大英俊,1.75左右的身材,脸也很好看,穿着漂亮的西装。他好像很害羞的样子,不敢跟我说话。阿姨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那么拘谨。

我想我开口吧,我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饭吧。”小刚微笑着摆出“请”的手势,我知道那是餐厅请客人就坐的意思,表示尊敬。

小刚是我喜欢的类型,性格温柔,长相英俊,我有一点心动。聊过后,我才知道他是如此上进,每天都在学习。那顿饭吃得很融洽,他很细心,给我夹了菜,问我好不好吃,问我会不会太辣了,我怪不好意思的,也夹了菜给他吃。

那顿饭,是他请的客,我很满意,天上掉下一个帅哥给我。说实话,我挺喜欢他的,虽然称不上一见钟情。我想,单着也是单着,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就答应先相处着。

4

堂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在吃一碗面,见我一回来就问我:“为什么那么晚回来?”

我说:“是不是我每次出去都要跟你汇报啊!”

堂妹发起火来:“以后不许回来这么晚了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我哭笑不得。

我原本不想将我与小刚谈恋爱的事情告诉她的,可是堂妹很快就发现了,因为小刚经常过来这里找我。

可能我谈恋爱的生活太滋润了,嘴角常带着笑意,这引起了堂妹的不满,她竟然说出了一句吃醋的话:“也不知道你那男朋友长得啥样,可不要给人家骗了还帮人家数钱呢,傻瓜!”

我望着堂妹转身回房间的背影,回骂道:“你才是傻瓜,全世界最傻。”

一次周末,我跟小刚在外面约会,晚上回来的时候,小刚送我到门口,并且帮我按了楼上灯光的开关,这才离去。

姑姑家用的是老式开关,我往楼上走去,就听到后面有沉重的脚步声,不用回头我也知道,那是堂妹的脚步声,她那个体重,我再熟悉不过了。我说:“这么晚不睡觉,鬼鬼祟祟干嘛呢?”

堂妹说:“偷窥你”没想到堂妹还挺坦诚的,然后她又严肃地跟我说:“我有话跟你说!”

“那个人叫小刚,住在咱们附近的对不对?”刚进门,堂妹就等不及地跟我说。

我很惊讶,她怎么会这么清楚,正想问她呢,她又说:“他是不是叫小刚?”

我点了点头。

堂妹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表情一下子很失望,她说:“趁早分了吧,那人有病!”

“啥病?”我不知道堂妹有什么用意。

“精神病!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后来发现他有精神病,然后就离开他了。他肯定想找个女朋友,然后也把对方抛弃了,以此泄愤。小刚疯起来很怕人,拿起刀子朝人砍,追着砍,他妈妈也是疯的。”

我似乎听明白了,他有家族遗传病,疯病。但我没搭理堂妹,因为我从来没看见小刚疯过,而且这么温柔的小刚根本跟“疯”不搭边。

最重要的是,我总觉得堂妹在吃醋,我对谁好她就说谁坏话,生怕别人抢她,她不希望我有了男朋友之后冷落她,所以故意这样说的。

在这以后,堂妹又说过几次,但我都不以为然。并且警告她“别诋毁人家,别说人家坏话!要是再说,我就没你这个堂妹!”

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跟小刚接触的那一段时间里面,他的确是偶尔不太正常的,经常莫名其妙地冷笑,自言自语,发怒,以及用手猛拍墙壁。

只是他那种不正常的行为持续的时间特别短,像是下意识。当我问他原因的时候,他总是能够用充分的理由解释。比如想起开心的事就莫名其妙地笑,比如今天在餐厅被某个客人气到了,就回家拍墙壁发泄等等。

没有恋爱经历的我,被那些情话逗得开心不已,乐在其中。小刚的确对我很好,所以我压根没有想过他会跟精神病这种病联系起来。

直到国庆节放长假,小刚提出与我一起去北京故宫旅游的时候,他才露出了真正的不正常,因为我跟他今晚同居了。

5

我从噩梦中惊醒,我现在才知道,刚刚那几个小时我是在做噩梦。我在无声的黑暗中难过地想,我在想我的堂妹跟我说过的话,我就应该听堂妹的,我很后悔,也很害怕。

正当我苦苦思考如何借恰当理由逃跑的时候,身旁的小刚突然挣扎了一下,然后突然坐起身来,我的心脏顿时狂跳不已。

我认真看,他的神智似乎是清醒的,他不好意思地说:“吵醒你了?我去上个厕所。”

我眼睛转动,看着他走进厕所,关上了门,我立刻给堂妹发短信:“六点钟,我会在利友住宿和小刚一起出来,救我!”

发完以后,我将信息删除了,然后给堂妹拨打电话。在拨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哗哗”的水声,我知道小刚马上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