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四和是一个焗瓷匠。

焗瓷匠这个行当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比较陌生,但对于上了点岁数的中老年人来说却一点也不陌生,说通俗点就是将打碎的瓷器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子"修复起来的技术。

没有听过这门技艺不要紧,但有句古话你一定听过,那就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句话说的就是这门技艺。

今天咱们就讲一个焗瓷匠的故事。

杨四和的这门手艺并不是祖上传下来的,在很小的时候杨四和就似乎与这门手艺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当听到焗瓷匠的吆喝声,杨四和就非要出去看看不可。见已经碎成一堆的破碗破盆转眼间就完好如初了,杨四和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喜欢上了这个行当,于是便缠着父亲要跟着焗瓷匠学这门手艺。

锔瓷这个行当,在民间被称作锢炉匠,是"街挑子"之中的一员,被人看作是下九流的行当。杨四和的父母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虽说家里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也希望孩子将来能出人头地。尚未等杨四和开口,父亲就拒绝了他的请求。

父母的这种态度越发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一有机会他就偷偷摸摸地学。父母死后,为了生计,杨四和便拜焗瓷匠为师。焗瓷匠见杨四和聪明伶俐又喜欢这门手艺,便把他收为了徒弟,并将自己的独门手艺悉心传授给了他。

转眼间,杨四和成为一名焗瓷匠已经将近十年了,尽管他只有二十出头,但却早已是远近闻名的焗瓷匠了。

这一日,忙了一整天的杨四和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简单吃了点饭便睡下了。

夜半时分,正在熟睡中的杨四和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深更半夜的谁在敲门?杨四和很是疑惑。

迷迷糊糊中,他朝着门外走了过去。

“谁?”杨四和一边走一边朝着门外问道。

令他奇怪的是,门外却并没有人应答。这一来,杨四和更加疑惑了。

来到门口,杨四和轻轻打开了门。

令杨四和纳闷的是,门外并没有人!

这就奇怪了?既然没有人,那刚才的敲门声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就在他转身关门的那一刻,他的眼睛无意中朝着大门口扫了一眼,猛然间,一丝淡淡的亮光照进了他的眼中。

这是什么东西?杨四和连忙低头看去。

地上原来是一只已经碎成两半的瓷碗!

看到这只破碗,杨四和不由得心生疑惑:我回来的时候门口什么也没有,现在怎么突然会冒出一只破碗?是谁放在这里的?他为什么要把破碗放在门口?

一边想,杨四和一边就将破碗拿了起来。

从拿在手上的那一刻起,杨四和就明显地感觉到这只破碗比平常用到的碗分量要重上不少。更令他奇怪的是,碗冷冰冰的,一碰到它,一股彻骨的寒意就顺着指尖传遍了他的全身。

对于焗瓷匠来说,没有什么比一只破碗更能引起他的关注了。尽管心里有许多困惑,但杨四和还是将破碗拿在了手中准备回家修理一番。

回到屋子里后,杨四和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了那只破碗。

昏暗的油灯下,破碗散发出了奇异的光芒,此刻,杨四和终于看清楚了,在破碗上画着一只“蝉”。蝉通体金黄,腹部纹理清晰,眼睛炯炯有神,四片薄翼宛如晨雾,栩栩如生。

令人遗憾的是,碗一分为二,而断裂处恰好将金禅从脖子底下分开了。看到这,杨四和不由得心生遗憾。

要是能将这只不知道来历的破碗焗好,该有多好?

想到这里,杨四和瞬间忘记了睡意,随即拿起工具开始鼓捣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捧起破碗,杨四和睁大眼睛开始了焗瓷的第一步,也就是找碴对缝,这一步对于杨四和来说并不难,很快,他就将两半破碗严丝合缝地对到了一起,随后,他又用绳子在破碗上缠绕了几圈将破碗紧紧地固定在了一起。

在碗上标记好要打孔的位置以后,杨四和拿出了铁钻杆,随后开始了焗瓷最为关键的一步——钻孔打眼,“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句古话就是从这里来的。

打好孔后,杨四和又在钻孔的位置将锔钉轻轻地敲打了进去,随后,他又用鸡蛋清和瓷粉和在一起将破碗的缝隙处全部填充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杨四和已经忙活了两三个时辰了,在他的一番鼓捣之下,破碗终于修好了!

就在杨四和将碗修好的那一刻,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碗上那只金禅的翅膀似乎动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杨四和顿时被吓了一跳,以至于连碗都差点被他碰到地上。

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杨四和连忙揉了揉眼睛仔细盯着蝉看了起来。

他没看错!金禅的翅膀确实是动了!

随着翅膀的振动,金禅的眼睛也动了起来,不久之后,金禅就像是活了一样从破碗上飞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此时,杨四和既惊喜又害怕,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金禅飞离破碗之后便在屋子里盘旋了起来,片刻之后,杨四和只觉眼前金光一闪,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只金禅已经消失不见了,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

女子脸色苍白面容憔悴,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说话,但杨四和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你是人还是鬼?”杨四和结结巴巴地问道。

就在他刚说完话的那一刻,女子便消失不见了,随后,那只蝉又飞到了破碗上一动不动了。

刚才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吗?那女子是谁?杨四和百思不得其解。

出了这件事情,杨四和睡意全无,于是,他便又拿着破碗仔细欣赏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

离杨四和家不远处的地方有座万福寺,几天前,寺里的一个小和尚找到了杨四和,说是寺里的瓷盆烂了想让他过去修理一番,今天恰好有空,天亮之后,杨四和便拿上工具朝着万福寺去了。

就在杨四和要出门的时候,几位乡亲找到了他说是让他修几样东西。杨四和这人心地善良,再加上他爹娘死后没少受到乡亲们的照顾,于是,知恩图报的杨四和便又帮着乡亲们修起了破碗破缸。

忙活完之后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杨四和便匆匆忙忙上山去了。

一个多时辰以后,他来到了万福寺。

进到寺庙以后,一个名叫智通的小和尚将他带进了寺庙的后厨,杨四和便开始忙活了起来。

转眼间天已经快黑了,因为还有不少活计没有完成,杨四和便打算在寺庙里住上一晚第二天接着干活。

就在智通将杨四和带进客房的时候,寺庙的大门口突然来了一顶轿子。看到这顶轿子,杨四和不禁心生疑惑:这明明是大户人家小姐坐的轿子,已经这个时辰了,一个大家闺秀来寺庙干什么?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轿子已经进了寺庙在一间客房门口停了下来,跟随轿子进来的一个老女仆将轿帘掀了起来对着轿子里面的人说道:“小姐,到了。”

话音刚落,一个女子便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就在女子走出轿子的那一刻,杨四和不由得朝她看了一眼。

说来也巧,就在杨四和看向女子的那一刻,那女子也朝着他看了过来。等杨四和看清楚女子的长相后,他顿时愣住了:这女子怎么如此熟悉?

猛然间,杨四和的脑海中瞬间闪现出了昨天夜里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子,这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杨四和目瞪口呆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进到了屋子里。

见杨四和一直盯着女子发呆,小和尚智通连忙拽了拽他的衣角说道:“杨大哥,你怎么了?”

杨四和连忙尴尬地说道:“没什么。”

进到屋子里后,杨四和便问智通:“小师傅,这女子是谁?为何会在寺庙借宿?”

智通笑着说道:“你说的是刚才那位女施主吧。她俗名叫做张秀蓉,是城里张员外的女儿。张员外乐善好施,每年都会给这里布施一大笔钱财用来修缮庙宇。他的第一个老婆也就是女施主的母亲王氏死后,张员外就在这里立了一块长生牌位。每年到了王氏的忌日,这位女施主便会在这里住上几天吃斋念佛陪伴母亲。毕竟男女有别,本来呀,她应该是住到另外一间房子里的,可不巧的是,那间房子恰好漏雨还没来得及收拾,只能在这里将就几天了。”

听了智通的话,杨四和不由得点了点头。虽然明白了女子的来历,但令杨四和疑惑不解的是,昨天晚上出现的那个面带悲伤的女子又是谁?她和这个名叫张秀蓉的女子有没有关系?两人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

安顿好杨四和后,小和尚智通便走了。

躺在床上,杨四和满脑子都是这些疑惑,到后来他索性坐了起来看着窗外发起呆了。

一个多时辰后,一阵睡意袭来,杨四和便准备睡觉。就在他躺下的那一刻,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尿意,于是他便轻轻推开门走出了屋子。

离屋子不远处有个茅厕,匆匆小便完之后,杨四和便朝着屋子走去了。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说话声。

深更半夜的谁在哪里说话?杨四和不由得慢慢挪动步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借着月光和房间里透出来的光亮,杨四和看清楚了,说话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杨四和并不认识,而那个女的则是张秀蓉的老仆。

就在杨四和鬼鬼祟祟地躲在那里偷听的时候,男子开口了:“王婆,事情办得怎样了?”

只听那名叫王婆的老仆说道:“刘公子,你就放心吧,待会儿等我将那包药放进茶里服侍她喝下去以后,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过,咱们可得说好了,事情办成之后,我的报酬可是一个子都不能少!”

听了这话,杨四和顿时被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为何王婆要在杨小姐的茶里下药?从这两人的谈话不难判断出,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这位刘公子又是谁?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以后,王婆便匆匆忙忙地走了。等着那位刘公子回到房间后,杨四和便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回到屋子里后,杨四和不免为那位张小姐担心起来,于是,他便轻轻推开门朝着张秀蓉的房间偷偷地看了起来。

就在他轻轻开门的一刹那,王婆端着一碗茶水走进了张秀蓉的房间里:“小姐,你要的茶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喝了这茶你就安心地睡吧!”说完,王婆便把茶水端到了张秀蓉的手边。

眼看张秀蓉就要将掺了毒药的茶水喝进肚里,杨四和顿时心急如焚,情急之下,他顺手就抄起一块砖头朝着张秀蓉的房间里扔了进去,然后便又悄悄地溜进了房间里。

屋子里,张秀蓉正要将茶水送进嘴里,忽然间,只听“通”的一声,一个东西破窗而入。惊吓之余,张秀蓉将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只听“当”的一声,茶杯碎得四分五裂。

听到茶杯碎裂的声音,杨四和紧张的心情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放松了,可屋子里的张秀蓉和王婆却被吓坏了。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却被一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的砖头搅了局,王婆顿时气急败坏地就冲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叫骂了起来:“谁?这是谁干的好事?赶紧给老娘滚出来,别在那里藏头露尾的。”

听到王婆的叫骂声,张秀蓉连忙劝道:“王婆,别骂了,这寺庙乃是清净之地,咱们可不敢坏了人家的规矩。再说了,这不是也没伤着人吗?重新倒一杯茶不就行了吗?”

张秀蓉刚说完,那个名叫智通的小和尚听到动静后也来到了院子里问起了缘由,王婆随即把有人朝屋子里扔砖头的事情对智通说了。

智通听了也很是纳闷,这院子里就住着张秀蓉主仆和杨四和三个人,除了杨四和,还能有谁干这事呢?想到这里,智通便朝着杨四和的房间走了过去。

尚未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粗重的鼾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杨师傅!杨师傅!”智通隔着窗户朝着屋里喊道。但杨四和却并没有回应,鼾声反而更响了。

杨师傅睡得这么死,怎么可能是他呢?安慰了一番张秀蓉主仆以后,智通便走了。

智通刚走,装睡的杨四和便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想到王婆要对张秀蓉不利,他怎么能睡得着呢?于是他便又躲在门后悄悄地往外看了起来。

过了大约半个多时辰以后,张秀蓉房间的灯熄灭了,紧接着,王婆从屋子里鬼鬼祟祟地走了出来。

看着王婆渐渐走远后,杨四和随即悄悄打开了门朝着张秀蓉的房间走了过去。

轻轻推开门后,杨四和对着屋中悄声喊道:“张小姐!张小姐!”

正在睡觉的张秀蓉忽然间听到了一个男子的说话声顿时吓得从床上爬了起来:“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张小姐,你的那个女仆不是好人,你可要小心了!”杨四和悄声说道,刚一说完,他便赶紧离开了张秀蓉的房间。

听了杨四和的话,张秀蓉顿时愣住了,等她再要开口发问杨四和早已出了屋子,张秀蓉既害怕又纳闷:这人是谁?为什么深更半夜闯进我的房间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就是往屋子里扔砖头的那个人吗?

王婆已经跟着我好几年了,她能有什么坏心眼?

尽管心里很是疑惑,但张秀蓉还是不由得多了个心眼。

转眼间,天已经亮了,看着张秀蓉从屋子里出来后,杨四和这才放下了心,随后他便又忙活去了。

下午时分,杨四和便把那些破缸破碗全部修好了,忙活完之后,他便离开了万福寺。

就在他即将离开的那一刻,张秀蓉恰好从一旁的大殿中走了出来。看到她,杨四和的心再次悬了起来:我走了,要是她遇到危险怎么办?

就在杨四和两只眼睛盯着张秀蓉喃喃自语的时候,王婆看见了他,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王婆顿时朝着他大声说道:“嗨!看什么看?”

听到王婆的声音后,杨四和赶紧低下了头朝着门外走了。

来到门外后,杨四和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休息了起来。

按理说,这件事情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有了那天深夜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子,再加上他本性善良,遇不到这样的事倒也罢了,可既然已经遇到了,他还能坐视不理吗?

一番思索之后,杨四和决定留下来。于是他便又回到了寺庙附近。在东墙处,杨四和找到了一棵大树,随后他便爬到了大树上静静地等了起来。

天很快就黑了,因为担心张秀蓉的安危,杨四和便顺着大树又进到了寺庙里。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落地的那一刻,一个黑影从树后忽然闪了出来,杨四和刚要开口,黑影却抡起一根木棍朝着他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片刻间,杨四和就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随后便躺倒在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四和醒了过来。此时他才发觉,原来自己早已经被人捆住了手脚,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子。

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想喊却发不出声来,谁打了我?我现在又在哪里?杨四和心中很是慌乱。

该怎么办?

慌乱之中,杨四和连忙在地上打起滚来,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口中的布子终于掉落了。杨四和赶紧大声喊了起来,但他失望了,叫了好久都没人回应。

无奈之下,杨四和便又思谋起了对策。又费了一番功夫,杨四和终于将捆在身上的绳索解了开来。随后,他便赶紧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令他大失所望的是,不仅是大门就连窗户都被人从外面封死了,这该怎么办?

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响声,紧接着一丝光亮从箱子里透了出来。

看到这,杨四和不由得惊呆了!

紧接着,箱子里忽然传来了一阵“知了、知了”的叫声,听到这声音,杨四和连忙朝着箱子跑了过去。就在他顶开箱盖的一刹那,一道金光从箱子里飞了出来。

杨四和这回看清楚了,那道光亮竟然是破碗上的那只金禅!

转瞬间,金禅已经飞到了他的眼前,在眼前停留了一会之后,金禅又朝着屋顶飞去了。顺着金禅飞的方向,杨四和看了过去。

屋顶似乎有一丝光亮透了进来!看到这,杨四和顿时大喜过望,随即赶紧搬来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随后踩着椅子上拿木棍捅破屋顶逃了出来。

来到屋顶上,杨四和这才看清楚了,原来他已经身处寺庙外面了。因为心里记挂着张秀蓉的安危,杨四和顾不得多想,顺着屋顶就再次来到了寺庙里。

这时,张秀蓉住的那间房间里漆黑一片,一个人影就守在门口,而屋子里则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淫笑声。

看到这,杨四和顿觉不妙,随即大叫一声朝着屋子跑了过去。

在门口盯梢的王婆见一个黑影冲了过来,连忙伸手就要将黑影拦下,杨四和一把将她推倒在地随即踹门而入。

屋子里,张秀蓉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在床边,一个男子正在那里宽衣解带。看到一个陌生男子闯了进来,男子瞬间被吓得僵在当地。

趁他愣神的工夫,杨四和连忙伸手就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将男子打倒在地以后,杨四和又将他死死地捆了起来。

不久之后,张秀蓉醒了过来,见到屋子里的情形后,张秀蓉顿时吓得大惊失色,连忙高声叫道:“王婆,王婆!”

杨四和连忙说道:“张小姐,你不用叫喊,我没有恶意,你先看看这个男子,你认识他吗?”

看着那个被捆住手脚的男子,张秀蓉顿时愣住了:“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随后,杨四和又把王婆带了进来,从王婆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杨四和张秀蓉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张秀蓉的母亲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母亲死后,他的父亲便又娶了一房妻子刘氏。

刘氏有个本家侄儿名叫刘闻才,也就是那个欲对张秀蓉行不轨之事的男子,他自幼就没了爹娘,是刘氏将他养大成人。

刘氏嫁到张家后,就把他带在了身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后,刘氏便想着将张秀蓉嫁给刘闻才。但刘闻才不务正业是个游手好闲之辈,不论是张员外还是张秀蓉压根就看不上他。

刘氏嫁给张员外已经好多年了,但一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见张员外又有了纳妾之心,刘氏便想到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办法。

于是她就买通了张秀蓉身边的老女仆王婆,要她趁着张秀蓉在寺庙里祭拜母亲的机会偷偷用迷药将她迷倒,然后再让刘闻才趁机将她玷污。这样一来,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迫不得已之下,张员外父女俩就会默认这门亲事。

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张秀蓉很是生气,于是就将此事告知了父亲,恼羞成怒的张员外遂将刘氏等三人交给了官府查办。

得知是杨四和救了自己的女儿,张员外很是意外,于是就将杨四和专门请到了家中。

一番寒暄之后,张员外便问道:“杨公子,小女能够安然无恙还真是多亏你了,这份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你是如何知道那王婆欲对小女不利的?”

杨四和没有说话,而是将那只破碗拿了出来。

看到这只破碗,张员外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着双手捧起破碗哽咽着问道:“恩公,这只碗怎么会到了你的手上?”

“张员外,我也觉得很是奇怪。那天夜里,我正在家中睡觉,突然间,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开门看去却发现门外并没有人,只有这只已经碎成两半的破碗。我见碗很是精美,就将它拿回家中修好了。刚修好,碗上的那只蝉就活了,随后它又变成了一个中年女子。那女子和张小姐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第二天,我就遇到了张小姐,你说奇怪不奇怪?张员外,这碗究竟是怎么回事?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女子又是谁?”

张员外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哎,恩公,实话告诉你吧,这只碗是我家夫人生前所用的。她非常喜欢蝉,就连她的名字也叫婵儿,于是,我就找人专门为她订做了这只碗,并在碗上画了一只蝉。她死后,我就将这只碗葬在了她的墓中。小女和她长得极为相似,看见小女我就想到了她。难道她知道秀蓉会有此一劫吗?”

事情原来是这样!

为了感激杨四和的救命之恩,也为了成全这段难得的缘分,张员外便将秀蓉嫁给了杨四和。

婚后,两口子恩恩爱爱相敬如宾,一年后,秀蓉生下了一个女儿,令夫妻俩大感意外的是,在女儿的手臂上竟然有一个蝉形的胎记!

(故事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民间故事:焗瓷匠补碗救蝉,被困时听到蝉鸣,他捅破屋顶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