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南岛东部的Lake Ellemere岸边,当地农民Tim Sanson发现,最近有成千上万条鳗鱼搁浅在岸上。

有的鳗鱼已经干死,但还有不少仍在挣扎。

Tim Sanson是这片60英亩土地的主人。

他说,以往鳗鱼都是经过他家的一条小溪流,进出内陆和大海进行繁殖和迁徙的。

然而去年坎特伯雷地区发生大洪水,Sanson家被淹了,土地被海水浸泡,小溪流的河堤也被冲垮了。

前几天大批鳗鱼趁着水涨从小溪出海时,就因为水位不够而全部搁在了沙滩上。

“鳗鱼一闻到咸水的味道,就会穿过围场试图回到海里,但不幸的是昨晚的最后一次涨潮的水位,还未高到让它们能到达海里,最后它们就被困在那了。”

成千上万的鳗鱼在那挣扎,海鸥不断下来大快朵颐,加上太阳的炙烤,很多鳗鱼死在了沙滩上。

事后,有当地志愿者和环保部工作人员将还活着的鳗鱼转移到海里。

但每一次只能装一小筐,每次涨潮时,人们大概只能救500条鳗鱼左右。

等不到下一次涨潮的鳗鱼,很可能就会死在岸上了。

Sanson说,悲剧本可避免——他在去年7月份已经向当地议会反映过,但对方一直以“私人土地”为由,没有在防洪防汛做过什么实际工作。

昨天,坎特伯雷环保部派出了一台挖掘机,将死去的鳗鱼埋起来。

这位农民说,除了23年前他女儿出生时哭过以来,他就没再流过一滴眼泪。

但当他目睹鳗鱼被掩埋时,他和挖掘机司机站在一旁“嚎啕大哭”。

坎特伯雷环保部表示,他们不会收取费用来管理私人土地上的海岸侵蚀问题,但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会帮助业主了解可以做什么来保护他们的财产。

但Sanson担心,他家和附近的Lincoln和Leeston之间没有高地阻隔,洪水到时可能会进一步蔓延到社区里。

Selwyn地区议会表示,他们对该地区的土地排水网络有进行维护,但没有权力在海滩或者Sanson的私人土地上进行土地整治工程

但Sanson认为,这个问题在地区议会承担起责任和采取行动之前,不会得到解决。

“这是环境问题,他们似乎想由我来负起这个责任,一直说这是私人土地,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