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牛士3月24日消息,据36氪报道,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首席财务官劳伦斯·斯泰恩(Lawrence Steyn)已经于3月初离职。王皓俊先生从即日起担任小马智行CFO一职。

王皓俊此前是小马智行COO、乘用车智能辅助驾驶事业部负责人,目前小马内部已不再设立COO一职。

针对上述消息,小马智行回应称:劳伦斯·斯泰恩(Lawrence Steyn)先生由于个人原因不再担任小马智行CFO,我们感谢他对小马智行做出的贡献,预祝他未来工作一切顺利。王皓俊先生从即日起担任小马智行CFO一职。王皓俊作为小马智行创始成员之一,担任过众多核心领导角色。

回顾:

36氪独家|小马智行IPO再波折:CFO离职,业务高管接任

作者 | 李安琪

编辑 | 李勤 杨轩

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首席财务官劳伦斯·斯泰恩(Lawrence Steyn)已经于3月初离职。

目前,劳伦斯·斯泰恩已在领英平台宣布其新动向:成为纽约一家私募股权公司American Industrial Partners(AIP)的合伙人。公开资料显示,劳伦斯·斯泰恩是资深金融行业高管,担任过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副主席,曾与通用电气、艾默生、福特、私募股权公司黑石集团、凯雷集团等合作。

36氪就上述信息向小马智行求证,小马智行回应称:“劳伦斯·斯泰恩(Lawrence Steyn)先生由于个人原因不再担任小马智行CFO,我们感谢他对小马智行做出的贡献,预祝他未来工作一切顺利。王皓俊先生从即日起担任小马智行CFO一职。王皓俊作为小马智行创始成员之一,担任过众多核心领导角色。”

据36氪了解,王皓俊此前是小马智行COO、乘用车智能辅助驾驶事业部负责人,目前小马内部已不再设立COO一职。“在小马智行大力推进商业化的今天,我们的首席财务官应具备对公司全方位的深入理解,并有能力带领公司拓展业务方向,最终推动商业化的进程,王皓俊无疑是这一岗位的最佳人选。”小马智行说道。

CFO一职的变动,常常与公司IPO进程密切相关。2021年6月,劳伦斯·斯泰恩正式加入小马智行,作为迈入公开市场的标志,小马智行高调宣布了这个人事引援。就在当月,小马智行CEO彭军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公司正考虑在美国上市。

据36氪了解,小马智行高管团队一度开始了上市路演,但一切在2021年8月美国证交会要求“暂停”中概股IPO后停滞。加之,已上市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长期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这让拥有中美两地业务的小马智行感到担忧,目前小马智行已经实行地域化管理,其中美两地业务相对独立。

此次劳伦斯·斯泰恩的离去,让小马智行的美股上市之路蒙上阴影,而创始成员王皓俊的接任,也显示了小马智行在量产智能驾驶方面取得更多商业化落地的决心。

这是小马智行美股IPO道路一波三折的写照,也是整个L4级自动驾驶行业技术落地艰难,初创公司多方求生存的缩影。

2019年之前,以谷歌Waymo为首的跨越式路线阵营,与以特斯拉为首的渐进派路线阵营,还是能够分庭抗礼的两大派系。小马智行也一直是谷歌Waymo路线的忠实拥趸,目前其估值85亿美元,是国内估值最高的自动驾驶公司。

但在特斯拉商业取得巨大成功后,自动驾驶的行业天平已经不可遏制地倒向特斯拉一侧。多数玩家更愿意相信,自动驾驶会率先以人机共驾的方式进入人们的生活,而非一步到位取代人类驾驶员。

资本也持观望态度。小马智行自2022年3月宣布完成D轮融资的首轮交割后,再没有宣布新的融资进账。

然而,巨额的研发投入在不断消耗账户金额。36氪获得的一份小马智行早期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小马智行营收超1000万美元,亏损超9000万美元 ,2021年1-9月营收超600万美元,但已经亏损近1.7亿美元。

行业人士向36氪表示,作为行业头部、汇聚资源最多的独角兽企业,小马智行的营收数字已经算得上不错,但依然无法支撑公司原有的发展速度与业务扩张规模。

为维持经营,小马智行不得不在近两年开展一系列业务整合与团队瘦身:卡车研发业务被并入乘用车研发团队、造车计划被放弃、业务线裁员等。而在国外,一批国外L4级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倒在了2022年末:背靠福特、大众两大巨头的Argo AI宣布倒闭,Aurora则是裁员、高管降薪、出售资产,甚至考虑卖掉公司。

相比之下,量产的智能驾驶更受资本市场与车企们青睐,这也是目前几乎所有L4级自动驾驶公司都在发力的方向。

但L4公司开拓L2辅助驾驶业务,并非“降维打击”那么简单。百度Apollo希望借助集度造车之力来实现产品上车,然而新车要等到2024年才面世,届时纯电市场的竞争已经相当白热化;而元戎启行屡与华为问界传出绯闻,但目前仍扑朔迷离,甚至有问界人士针对市面上两者合作的传闻,向36氪直言,“听听就好”。

获取持续性收入的选择已经不多。小马智行不得不加快布局。今年1月小马智行宣布成立乘用车事业部POV,推出智能驾驶软件品牌“小马识途”。不过据了解,小马首个量产项目合作方洛轲智能汽车,也是造车界新面孔。

除乘用车业务,近日,小马智行还与新石器、美团等低速无人驾驶公司达成合作,为其提供车规级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这也是小马在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ruck(自动驾驶卡车)、乘用车POV三大业务之外,再次尝试的新业务。

可见,L4级自动驾驶公司正在从过往的丰满理想世界,迈入残酷骨感的现实世界。但作为第三方供应商,在车企严苛的成本控制下,自动驾驶创企们如何支撑最初的远大理想与昂贵估值?

行业里有值得参考的例子。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科技于2月上市,其毛利率也从激光雷达行业早期的高利润,回归制造业水平,股价已从上市当天19美元/股跌至当前14美元/股。

小马智行们的IPO之路不会停止,但打磨生存技能、积累工程能力、学会赚钱,是自动驾驶公司们永无止境的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