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丨何艳

又到了财报季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时候。对于此前业绩已经连亏三年的北京文化来说,2022年年度财报依然没有什么惊喜,不仅业绩预亏,而且股东减持动作还不断。除了这些糟心事,公司还面临投资者索赔问题。

投资者索赔还在继续

最近,北京文化前董事长宋歌的动向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毕竟,其人以精准把握影视行业发展脉搏而著称,并曾率领北京文化打造了不少大爆款。

2023年3月17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提问,“宋歌先生目前还在公司吗?担任何职务?负责影视吗?”对此,北京文化方面回复称,“宋歌先生已不在公司董事会任职,仍担任公司影视项目的顾问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宋歌还是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的一大主角。2021年4月,曾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北京文化子公司世纪伙伴董事长的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指出北京文化倒改2018年审计报告、低价出售世纪伙伴,试图把财务造假的“罪”改成“错”,欺瞒监管机构、侵害广大股东利益等多项罪名。

同时,娄晓曦还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宋歌。比如,2018年,宋歌为北京文化公开发行“可转化公司债券”,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进行业绩造假;再如,宋歌利用职务之便,在2016-2017年挪用上市公司3500万资金用于完成摩天轮对赌业绩,业绩造假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事实,等等。

此后的2021年11月1日晚,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经查明,北京文化的主要违法事实如下:北京文化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虚假转让《大宋宫词》《倩女幽魂》投资份额收益权,导致北京文化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虚增收入合计46037.7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追溯调整前)比例为38.20%,虚增净利润19108.02万元,占当期净利润(追溯调整前)比例为58.94%。北京文化 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9年3月22日至2020年4月28日期间买入北京文化,并在2020年4月29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爆款制造机成亏损大户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文化前身为“京西旅游”,于1998年1月在深圳主板上市,2005年的资产重组后,更名为“北京旅游”,2014年则更名为“北京文化”,向影视娱乐方向转型。

作为爆款制造机,北京文化曾参与出品、发行了《战狼II》《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电影。巅峰时期,北京文化的市值一度达到160亿元,股价最高超过43元(不复权),如今,公司市值只在35亿元附近,股价则在5元左右。

与之相伴随的是,公司业绩持续亏损。2019年至2021年,北京文化连续三年亏损,净利润分别亏损23.06亿元、7.67亿元、1.33亿元。在连亏三年之后,公司预计2022年再次发生亏损。最新财报显示,北京文化预计仍未能扭亏,预亏4500万元至5850万元。这也意味着,北京文化或将连续四年亏损。

业绩连亏,股东还在跑路。最近,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西藏金宝藏及其一致行动人新疆嘉梦合计减持公司股份714.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本次权益变动后,西藏金宝藏及其一致行动人新疆嘉梦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权益变动,北京文化仅收到了新疆嘉梦出具的《告知函》,并未收到西藏金宝藏的书面文件。此前,新疆嘉梦称其减持理由为“自身资金需要”。北京文化表示,将继续积极与西藏金宝藏方面联系。

同时,北京文化自身的资金情况也备受关注。2023年2月1日,北京文化对外披露,为满足经营发展的资金需求,公司拟向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申请不超过人民币2.7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授信期限3年。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底,北京文化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余4400万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