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前言

身体与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当生活中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不妨跳出固有思维,换一条路再试试。

就如同辽宁丹东的徐云峰、徐子程父子。

为了让儿子走出叛逆,重新回归学校和家庭,徐云峰选择和儿子来一场房车旅行。

54天的行程,父子俩携手走过9600公里,总计花费1.6万。看了这些数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位旅行博主的独行手账。

但只有父亲徐云峰明白:但凡有办法,他都不会走这一步。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徐云峰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教育儿子?旅行结束后,徐子程的表现又是怎样?

带儿子走上环游之旅

徐云峰的家庭是中国万千家庭中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一种:

上有父母和岳父母,均为退休状态,下有两个儿子,徐子程是徐云峰的长子;而自己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

而这个家庭中,也存在着这类家庭的通病。

徐子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徐云峰的独子,徐家小儿子是开放二胎后响应国家政策才生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徐子程从小受到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这“保暖四件套”的宠爱。

徐云峰是一名摄影师,早年间曾远赴大连工作,有了条件后返回丹东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而妻子则自己经营着一间服装店。

夫妻二人的工作一直都十分忙碌,故而徐子程从小便交给徐云峰的父母和岳父母轮流抚养。

由于从小陪伴在徐子程身边的时间不多,同时老人们对徐子程基本就是倾尽全部的宠爱,导致徐子程从小就有些显得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他的这种性格也延续到学校之中,因此徐子程经常和同学们发生争执,而作为父亲的徐云峰也只能一趟趟往学校跑,不断的给老师和同学家长道歉。

徐云峰尝试过纠正儿子的这种心理,但是他好话说尽都没用,徐子程依然我行我素。

慢慢地,徐云峰的耐心被消磨一空,对待儿子的态度也逐渐变得严厉起来。

从徐子程上初中开始,徐云峰对儿子的管教也更加严格,哪怕只是饭桌上的一点点小事,徐云峰都会大发雷霆。

徐云峰是家里唯一能够镇得住徐子程的人。

不过,这种严厉的态度在父母们的面前起不到丝毫作用。

只要徐云峰的父母或者岳父母任何一方在场,徐云峰但凡有要发火的苗头,老人们便会将他的怒意扼杀在萌芽之中。

老人们具体的表现就是一边将徐子程拉到自己身后,同时对徐云峰说:“多大的事啊至于吗?他还是个孩子,你发哪门子的火。”

久而久之,徐云峰对儿子的管教也越来越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或许是到了叛逆期的原因,又或是对父亲的严厉积怨已久,14岁的徐子程逐渐开始与徐云峰发生争吵,其激烈程度有时甚至连家中老人出面都劝不住。

至于学习,徐子程根本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成绩在班里一直处于中下等水平。

徐云峰也考虑过缓和父子之间的矛盾。

但所有能用的办法都已经尝试过了。打,打不得;骂,他会还口;利诱,他坚持不下来……

现在是还小,等他成年了恐怕就连自己也管不住了,自己的儿子难道就教不好了吗?

徐云峰陷入这道“家庭教育”的难题中不能自拔。

百无聊赖之际,徐云峰无意看了一部名为《银河补习班》的电影,里面的父亲同样面对一个叛逆的儿子,但剧中的儿子却比自己儿子要好上太多。

影片最后的一个情节让徐云峰深受启发,那就是这位父亲带着儿子一路南下,走过名山大川、乡间地头去看航展。

徐云峰猛然意识到:这或许将是自己最后的办法了。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徐云峰很快就行动了起来。

他从二手市场上淘回来一辆牵引式房车,里面的东西大抵都还可以使用,其中空调、热水器等用品都可单独购买,只有一部分零件需要更换。

经过几周的忙碌,这辆房车总算是改装完毕。

接下来便是规划行程。

徐云峰不希望在这次的旅程中有太多的干扰因素,因此在设计路线时他特意规避掉了繁华的大城市,但拥有众多名胜古迹的大城市却不包含在内。

徐云峰的房车

最终,徐云峰将终点暂时选定为云南丽江的程海。

主要也是考虑到这里没有被过多的开发,同时这个地名里也包含着儿子名字中的“程”字,寓意着“前程似海”。

有了这些还不够,他尚需要儿子和家人们的理解和支持。

妻子那边好说,她对此本来就非常支持;父母那边经过一番解释,也获得了二老的谅解。

最难的是说通自己的岳父母,为此徐云峰还和妻子一起轮流游说。其实家中老人担心的无非是安全问题,其他的倒没那么重要。

直到徐云峰拍着胸脯保证不会出问题,并给自己和儿子都买了意外险之后,二老才最终同意了这一疯狂的计划。

至于徐子程,等出发了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慢慢解释。而在出发前最后要做的,就是给他的儿子请个长假。

2020年12月13日,徐云峰带着儿子徐子程开启了这趟前途未卜的旅程。

旅途中的美好与危机

车子很快驶上了鹤大高速,而父子俩要抵达的第一站便是葫芦岛。

最开始的时候,徐子程表现得还是比较兴奋的,因为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更没有在这冷冽的冬日出过远门。

这一天辽宁的天气比较阴寒,高速公路上有些湿滑,同时大卡车也比较多,徐子程当时绝对意识不到父亲的车开得有多么提心吊胆。

连续几个小时的行驶,让徐子程很快失去了耐心,他开始窝在车的副驾上玩手机,随后便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徐云峰的声音在徐子程的耳边响起:“醒醒,起来了!我们到了!”

徐子程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他们正处于一片海滩上。

而眼下正是落日时分,昏黄的阳光撒在海面上,只是冬日的天空没有云,少了几片晚霞的点缀。

途中,徐子程在晾衣服

徐云峰从房车里拿出锅灶和食材准备做饭,徐子程看见这一幕马上说道

“我们都出来了为什么不到饭店吃,你在这种情况下做的东西能好吃吗?”

说完徐子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也感觉刚才的话或许会让父亲发火,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但徐云峰却并没有表现出怒意,反而平静的说道:

“这次出来跟之前不一样,我们会用很长的时间走很长一段路,路上不管是做饭,睡觉还是洗漱都要自己来,你最好能有个心理准备。”

随后便不再说话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父子之间的对话依旧很少,但徐子程却悄然之间发生了一些改变。

他开始自己洗衣服、刷鞋,同时看父亲每日做饭开车相当辛苦,每次睡觉前还会主动帮徐云峰铺好床。

徐云峰意识到,儿子的本性其实并不坏,只是长期以来自己和其他家人的教育方法可能出了问题。

徐子程在拍摄

一天清晨,徐云峰见天气比较好,便没有第一时间叫徐子程起床,一个人拿着相机来到海边拍照。

不多时,徐子程却早早起了床,这让徐云峰感到非常意外。

匆匆赶来的徐子程,看着父亲的相机突然说道:“我能用它拍张照片吗?”

长期以来,徐云峰都没让儿子碰过自己的相机,主要是摄影器材都非常昂贵,要是不小心损坏会给家里的生活增加不小的负担。

但这次徐云峰决定做出一些改变。他将一台型号为佳能700D的入门相机交给儿子,让徐子程用自动挡先拍几张看看。

就在此刻,太阳升出海平面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徐子程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壮美奇景。

看着儿子拍的照片,徐云峰时隔许久第一次夸了儿子,“拍得不错,继续努力。”

徐子程听后害羞得直挠头,父子间的那一道坚冰悄然之间已经开始融化。

徐子程拍摄的日出

但徐子程毕竟还是个处于叛逆期的少年,改变也不是一蹴而就。

在他们出来一周后的一个早晨,徐子程穿着一双白色但还潮湿的鞋出现在徐云峰的面前。因为这件小事,父子间再次爆发了一次争吵。

“这双鞋不是湿的吗?快脱下来换了去!”

“没有,这鞋已经干了。”

徐云峰蹲下去摸了摸,鞋子很明显是湿的,于是他一时间没有按捺住怒火,对儿子吼道:

“你这么穿脚会冻坏的知不知道!赶快给我换了去!听到没有!”

但徐云峰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父子俩就这样僵持起来。

在前往济南的路上,他们二人谁也没说话,车上只能听到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徐云峰渐渐明白,这次旅行虽说是帮助儿子改掉坏毛病,但其实是他们父子共同的修行。

父子二人共同的修行

在济南的一家小饭馆里,徐云峰决定主动打破这一路上的沉默,他语气轻柔的跟儿子解释,同时也为自己没能控制住脾气向儿子道歉。

一番解释下来,徐子程也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父子之间的关系再次得到了缓和。

从济南出来之后,徐云峰调转车头一路向西。

而在这一趟线路上,开封、洛阳、西安等著名历史文化名城密集出现,徐云峰则称这段线路为“人文之旅”。

通过网络,徐云峰早就对这些城市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做了详细的了解,包括那些著名的历史景点。

一路上徐云峰滔滔不绝地给儿子讲述每个景点的历史,而徐子程则第一次发现,原来父亲是个学识渊博的人。

既然到了这里,那些著名的美食小吃必不可少,而每当二人吃饭时徐云峰就给儿子讲这些美食的历史。

慢慢地,徐子程将这些知识都记在了脑子里。

从西安开始,他们的车一路向南,经过重庆、成都、丽江等风景秀丽同时又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地方。

漫长的路途上,父子之间的对话也一步步多了起来,徐云峰也在不断尝试以自己十几岁时的心态跟儿子交流。

而徐子程也开始跟父亲分享自己的小秘密,画面温馨而幸福。

徐子程后来在日记中写道:“原来之前一直不理解爸爸,现在才知道爸爸为了我过得有多不容易。”

在旅行的后半段,徐云峰偶然看到儿子一直在和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聊情感话题。

出行途中,徐云峰父子一起拧干洗完的衣服

如果按他之前的脾气肯定对儿子拳脚相向,但此刻的徐云峰却打算用另一种方式来跟儿子谈。

“你给自己的长相打多少分?”徐云峰冷不丁的发问。

“95!”徐子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在随后的几轮快问快答中,徐云峰逐渐套出了他和那个女同学的一些情况。

徐子程原以为父亲会大为恼火,没想到徐云峰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事,我跟你妈还是初中同学呢!”

从那以后,徐子程和徐云峰的关系更加亲密,两人似乎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2021年2月4日,他们再次从程海出发,这场为期54天的旅程就算是结束了。

这一路上,父子二人经历过对抗、冷战,最终收获了亲情的温馨。

回到家后,所有人都惊讶于他们父子关系的转变,徐云峰更是直言:“说真的,没想到跟儿子的关系能恢复得这么好。”

父子俩在程海边

过完春节后,徐子程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而这一次他放下了手机,开始努力学习,之后的一次家庭聚会上,徐云峰骄傲地宣布:“儿子的物理成绩拿到了全班第一!”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徐云峰和徐子程彼此之间的亲情从未放下,只是缺少正确的表达方式。

家庭教育的根本是爱,尤其是在叛逆期的孩子,更应该用爱与陪伴来消弭彼此间的隔阂。

家庭永远是孩子成长的第一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