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男子整理母亲的遗物时,惊奇地发现一张600万的存款单,当他拿到银行去兑换时,却被银行判定为假存单并被销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2015年,江苏江阴的刘海斌在母亲的遗物中发现了一张1994年5月母亲在银行存入六百万现金留下的存单。
当他发现这张存单时,它被放置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里,那时距离他母亲去世已有十多年。
他的母亲在临终前曾把他叫到病床边,交代了一些临终的意愿,同时也叮嘱他要回到老家找到阁楼上的一个铁盒子。
刘海斌彼时已在某银行工作多年,并担任着重要的职务,平日里工作繁忙,虽然在金钱上他从不亏待母亲,总希望给到她最好的,但却很少有时间陪伴她。
直到母亲病重,生命垂危,刘海斌才感到万分懊悔,他只想着在母亲弥留之际能多一些陪伴。由于处在极度的悲伤中,他没有去多想母亲口中的铁盒子。
处理完母亲后事,他又返回到了工作岗位中。老家的房子没有人住之后一直紧锁着,刘海斌因为工作繁忙加上逃避睹物思人的痛苦,他多年没有再回去老家。
2015年,他被上级调任到成都去任职,临走前他回了趟老家看看。老家的房子已残破不堪,看上去快坍塌了,他想着把房子里的一些东西带走保存起来。
当他在阁楼上找到那个铁盒看到存单时,他才明白母亲在病床前和他交代这件事情的用意,只是当时母亲颤颤巍巍微弱的话语,让他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他惊叹于母亲那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又想到母亲生前是会计也一直在理财,再加上父亲去世后,所有的财产都掌握在了母亲手里。
依据他在银行多年从业经验,他能分辨得出这存单是真的。既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财产,于是他决定去银行把钱取出来。
然而一切却没有那么顺利。他和妻子来到银行拿出存单,却被银行的管理人员在秘密商讨之后宣告为假,并且以此为由拒予退还,还声称已将这存单销毁。
银行的工作人员称,1994年时他们银行的存单都已经是打印的了,而这张存单却是手写的,很显然是假的。
刘海斌愤怒地认为,就算这家银行判定存单是假的,也应该拿出确切的证据,而不是仅凭工作人员的一面之词,更是不该擅自销毁他母亲的遗物。
刘海斌威胁说要将这家银行告上法庭,要为自己讨回公道。银行的工作人员不堪其扰,一纸诉状以金融诈骗为由将刘海斌送上了被告席。
最后法庭认为双方均存有合理的理由,宣判双方均无过错,此案就这样结束了。但这事在刘海斌心里并没有结束。
他紧接着向法院起诉,并要求赔偿被销毁的存单上的金额加利息,共计800万元。结果他还是败诉了。
他心里存有很多的疑点。他认为母亲不会在临终之际故意给自己留下一张假的存单。
此外,这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在看到这张存单之后,可以不予兑换并退还给他,却为什么把他母亲的遗物匆匆忙忙给销毁了?
这几年以来,刘海斌一直奔赴于寻找这件事情的真相并希望得到这家银行的赔偿。他还为自己请了律师,并宣称一定要为母亲和自己讨回公道。
他的生活因为一张存单被卷入巨大的争议中,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恶劣的影响,他不得不离开了原来工作的银行。但幸好他的妻子一直尊重和支持他的决定。
在他的坚持下,此事又将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