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位隐姓埋名33年的“活烈士”,在抗美援朝朴达峰阻击战中,他只带领全班战士冲锋陷阵,一人就打死100多敌军!右手手指被美军咬断,愣是忍痛用左手开枪打死了敌人。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这位传奇英雄却从人间“消失”了。志愿军政治部授予他闪闪发光的特等功勋章和一等战斗英雄勋章,却33年无人认领,静静地躺在军史馆的橱窗里。

在他“牺牲”之后,邓小平、金日成、秦基伟找了他33年。直到33年后的1984年才找到了他,而那时他已经是一位深耕在中国西南山区的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农民。

柴云振

他就是2021年被授予“七一勋章”的“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授勋时英雄已去世3年。

柴云振1926年出生在四川省岳池县,1947年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了壮丁,成了国民党军队里一个不起眼的伙夫,随时被长官打骂,曾经两次想逃离国民党部队,被抓了回来后又是几顿毒打。

而自从他加入到解放军之后,他总是战斗在最前线,扛着机枪冲锋陷阵,无所畏惧。

抗美援朝结束后,柴云振与部队失联,带着一身残疾回家务农,隐姓埋名33年,受尽攻击却坚守军人的原则,就算女儿饿死,他也没想过要通过自己的功勋去找国家帮忙。

黄继光将他视为偶像

1952年9月,上甘岭战役前夕,朝鲜的天空庄严肃穆。

大战即将来临,全军动员。志愿军第15军第135团负责上甘岭中线关键制高点五圣山阵地防守任务。

这几天,志愿军战士们一边紧张地建筑工事,一边参加“学英雄立新功”的动员大会。战壕和地道中,第135团团长自豪地重复着团里一位士兵的名字:柴云振。

就在一年前的1951年6月,在朴达峰阻击战的关键时刻,柴云振率领班5人冲向敌方阵地,一口气夺回了三个制高点,仅凭一己之力就消灭了100多个敌人。

搏斗中,一名美国士兵用石头猛砸他的头,但他还是死死地与敌人纠缠。他扣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被敌人一口咬断,扯出一尺多的肉筋,仍然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咬牙切齿,用左手拿着枪杀死了最后一个敌人,这才昏死过去。

英雄事迹如闪电一般,照亮了志愿军战士们的斗志。每次说起柴云振,团长的眼里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士兵们和团长一样热血沸腾,高喊着“为柴云振报仇!”的口号。整个第135团前沿阵地沉浸在一片轰轰烈烈的悲壮之中。

黄继光烈士

此时,一名22岁的年轻志愿军黄继光刚刚来到朝鲜前线,碰巧被分配到老班长柴云振的第135团,担任二营六连的通讯员。黄继光被团里老班长的事迹深深打动,暗中把老班长柴云振当成自己杀敌立功的偶像。

1952年10月19日,黄继光在上甘岭战役中,拖着重伤的身体向敌人的枪口爬去,随后以血肉之躯扑到了敌人的炮口,这是惊天动地的“一扑”!

“柴云振烈士”还活着!

柴云振在朴达峰阻击战昏了过去后,援军终于赶到主峰阵地,昏迷中的柴云振被战友抬下,转移到野战医院。

当时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彭德怀司令员、杨成武、杨勇等副司令员先后到医院探望,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救救这位伟大的战斗英雄。

为此,部队用专机,将柴云振从前线野战医院,送回国内接受治疗。回国后,有关部门高度重视,邀请专家学者会诊,先后转至多家医院救治。

当时朝鲜战争一片纷杂,柴云振所在部队的官兵几乎全部阵亡,后来部队人员不断更替,根本没有时间联系他。经过一年多的后方治疗,柴云振慢慢康复,但与原部队却失去了联系。

1952年4月,柴云振领取了三级乙等伤残军人证,直接在医院办理了复员手续。他清楚地记得,当时上级给了他80块钱作为补贴,还有一张在老家领取1000斤大米的券。那个时候国家很困难,能发这么多东西他已经很满足了,就这样回家种田了。

他穿着褪色的军装回到老家岳池县。远远地,柴云振就看见一位老太太身背柴草,沿着村道缓步走着,她的头低到膝盖上,白发如风中的草一样凌乱干枯。

走近后他兴奋地喊道:“妈,我回来了!”

老太太放下柴火,盯着他看了许久:“儿啊,你还活着?!”

朝鲜方面也不知道柴云振是否牺牲,想方设法打听,也没打听到英雄的下落。

但柴云振的事迹在朝鲜却如野火般蔓延开来,甚至被载入朝鲜教科书,并被翻译成10多种语言在全世界传播,成为举世闻名的在世“烈士”。

朝鲜画家还根据柴云振战友的描述,为他画了一幅“遗像”,挂在朝鲜革命军事博物馆最显眼的位置,以供人们缅怀。

邓小平:“哪怕是大海捞针,也要把他捞上来!”

1980年,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来华参加纪念抗美援朝30周年活动。访问成都期间,金日成在同邓小平会谈时谈到了四川志愿军。

柴云振在朝鲜授勋

金日成对黄继光、邱少云、赖永泽、柴云振这几位川军印象尤为深刻:“除了牺牲的黄继光、邱少云两位烈士,赖永泽已经找到了,而柴云振仍然下落不明。我不知道柴云振在哪里。,我很惦记他!”

邓小平一听这话,对金日成说:“只要柴云振还活着,还在中国领土上,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

邓小平立即问随行的志愿军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知不知道柴云振的下落。

秦基伟是柴云振1951年在朝鲜战场上的军长。他汇报说,近年来,军队派人到山西、河北、安徽、山东、江西等省搜查,但毫无头绪。

邓小平吩咐道:“只要柴云振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海底捞针,我们也会找到他!”

不久,有关部门找到了柴云振的同班战友孙洪发同志,是他将昏死后的柴云振背回后方医院的。

据孙洪发回忆,柴云振讲的是西南地方口音,可能来自西南地区。情况反映上来后,邓小平指示:启动所有宣传手段,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的报纸上刊登失踪人员通知,必须尽快找到柴云振的下落。

1984年10月的一天,在四川省岳池县大佛乡农技站,有个叫“柴兵荣”的拖拉机司机,在县里看到了《四川日报》“寻找抗美援朝英雄柴云振”的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是这么描述的:他是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柴云振,原来是我部三营八连七班的班长,搏斗时被敌人咬断了右手食指,在朝鲜朴达峰阻击战中受重伤,后与部队失联。

柴兵荣看完这短短的紧急的寻人启事,内心怦怦直跳。因为这里面的寻人内容和自己父亲非常符合!

这个柴兵荣不是别人,正是柴云振的儿子。柴兵荣欣喜若狂地将这张报纸带回家。

儿子很兴奋,但柴云振却不为所动,他已经和部队失联33年了,这些年里他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早已在家乡安定下来种田了。

当然,偶尔他也会做梦回到那段战火岁月,怀念那些老战友、老兄弟。全班都战死了,只有他一人活下来,已经很知足了。但回到家乡后,他的军人脾气并没有改变,这让他吃尽了苦头。

柴兵荣

在家人的再三劝说下,柴云振终于动了这个念头。不过,当听说部队远在湖北武汉,父子俩往返的费用要几十元,柴云振又犹豫了。犹豫再三,他下定决心卖掉家里唯一的肥猪,带着100块钱踏上了去武汉的火车,去告知部队,自己就是邓小平、金日成寻找了33年的“活烈士”。

经过一番复杂的鉴定,部队终于确定:这就是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特等功臣!

原来,当年柴云振的连队在登记士兵姓名时,将“振”误写为“正”,这才导致部队多次寻找未果,导致勋章一直无人认领。

失联33年重逢,此刻他们是道不尽的战友情,说不尽的生死情。

老师长向守志将军哽咽道:“云振啊,我们找你苦啊!30多年来,解放军派人几乎搜遍了全国每个省区,今天终于找到你了!”

柴云振也激动地说:“没想到老战友还记得我,首长您还记得我!”

柴云振

1984年10月的一天,39155部队的营地热闹得像过节。这一天,岳池县大佛乡56岁的农民柴云振穿上全新的军装,站在庄严的颁奖台上。

时隔33年的表彰大会隆重召开。中央军委领导从北京赶来,亲自将“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勋章佩戴在柴云振胸前。主持会议的军长兴奋地宣布:“同志们,这就是我们寻找多年的老英雄!下面请老英雄给大家汇报!”

掌声响亮而持久。柴云振如梦似幻,他这样一个田间农民,怎么一时间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一时间成了人们口中如此伟大的“英雄”?

站在乌压压的官兵面前,柴云振走到话筒前,将自己逐渐忘记的生死故事说了一遍。

朴达峰阻击战,生死一战

1951 年 4 月到 5 月,朝鲜战争的第五次也是最大规模的战役打响了。战役快结束时,正当志愿军开始向北回撤时,联合国军在400多公里的战线上,发动四个军共13个师的兵力进行全线反击。

5月22日,柴云振和战友回撤,崔建功师长就被紧急召回军里接受任务,秦基伟军长亲自交待:“为了掩护志司总部和伤员回撤,派遣我军45师赶赴朴达峰一线,要不惜一切代价,阻击北上的敌军10日!”

崔建功将军

朴达峰一线是阻止敌人北上的咽喉要道,一旦被敌人占领朴达峰,敌人就能够充分将其强大的机械化部队,毫无障碍地向北进军。这是志愿军第十五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被敌人攻破,志愿军将无险可守。

从5月29日起,联合国军以摩托化步兵组成“特遣部队”,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朴达峰发起进攻。敌机在不到一公里长的朴达峰山脊肆意轰炸,密密麻麻的飞机丢下的炸弹就像蜂窝一样。朴达峰的山头几乎被炸平,焦土上面到处都是黑漆的弹片。

朴达峰阻击战打到6月3日时,联合国军加拿大旅连续数日受挫,伤亡惨重,丧失战斗力,灰溜溜地撤退了,紧接着由更凶猛的美军第25师取代,继续进攻。

此时,防守朴达峰一线的是一三四团第三营。当时,七连只剩下7人,九连总人数在四十人左右。团长段成秀咬牙坚守绝不撤退,下令第三营将七、九连编为一连,继续坚守阵地。柴云振所在的第八连为第二梯队,准备增援。

到6月4日,朴达奉阻击战已经打了五天五夜。五天之内,我军消灭了敌军一千多人,硬是没能让敌军前进一步。

败退的美国人觉得自己在别国军队面前丢了脸,气急败坏,他们召来了特别厉害的黑人团,从早上六点开始,依次向七连、九连的阵地发起进攻。第七和第九连几乎被打没了,一共只剩下27人。

就在此时,柴云振从师部警卫连被调到三营八连补编。警卫连本来是负责师首长的安全,这时候师首长也顾不上自己的性命了。

柴云振一行人出发前,师首长红着眼睛大声喊道:同志们平时就誓言要将美国鬼子赶出朝鲜,但是现在情况很严峻,朴达峰已经快撑不住了,那样我们就要被赶出朝鲜了!现在鸭绿江的背后就是祖国……

还没说完,师首长顿时哽咽,说不下去了。士兵们眼眶也通红了,恨不得与敌人同归于尽。柴云振带着七班的9名士兵去冲锋了。

一日内和敌军较量了三次,全是硬仗。到下午两点,敌人带着三个营从各个方向袭击我方,占据了我们的主要阵地。防线几乎全部崩塌,三营指挥所命悬一线,士兵们唯有紧紧趴在营总部的一个地堡里。

敌军炮火很猛,连炊事员送饭途中也挨了炮弹,饭菜被炸翻。炊事班长全身血淋淋将地上的饭菜捡起来,用围裙包住。

柴云振早已饿慌了,抓起带泥巴的饭就往嘴里塞。“嘎巴”一声!差点把牙崩掉,原来是吃到了饭里面的石头。但要打一场可怕的战斗,必须尽快恢复体力,只能把饭往肚里咽。

正吃着,柴云振突然听到营长喊道:“八连七班,去给我拿下阵地!坚决给我打下山头,如果打不下来,我要你们人头!”营长武尚志凶猛无比,部队给他取绰号“武和尚”。

年轻时期的柴云振

柴云振没有说话,此时全班都牺牲了,就剩他一人了,让他怎么打? 营长瞪了一眼,发现真的没有人了,顺手推了两个通讯员给柴云振。柴云振心想通讯员能打什么仗,可是在没法子,上吧!

6月5日凌晨,朴达峰阻击战进入第六天。主峰位置还在志愿军的手中,但到了天亮的时候,柴云振却发现,只剩下他一人在战斗了。柴云振管不了这么多:即使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也会拼命,一个人死守在这里。

他在地上捡起敌人的六七只冲锋枪,堆在右边;又拉出两盒半的手榴弹,放在左边。一切都准备好,就等美国大兵来送死了。朴达峰山脚下是一片大森林,很快,他注意到远处的松树开始摇晃,表明敌人已经在靠近了。

走近一看,敌军指挥官一招手,原来是黑人团上来了。这可是敌军的敢死队!柴云振冷静下来,一定要等到敌军距离自己50米内才开枪,才能一打一个准!

天亮后,敌人进行了更大规模的反击。利用地势高的优势,柴云振先是向敌人投掷手榴弹和炸药,接着用机关枪和冲锋枪轮番扫射。经过几次猛烈的反击,被他击杀的敌人已经在阵地前方层层堆积,横尸遍野,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柴云振

到了中午,柴云振一人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弹药也用完了,只剩下一支自动步枪。

敌人暂时停止了进攻,但他并没有大意,一定要死守朴达峰。趁着敌人停火,他赶紧去山头周围搜索,以防敌人进攻。

果不其然,刚没搜索多久,4个高大的美国黑人士兵就在二十多米开外。他条件反射性地喊道:“缴枪不杀!”

他下意识地想活捉这几个敌人!几个鬼子一愣,也不知道柴云振身后有多少人。在他们发呆的一瞬间,柴云振端起步枪,当场杀死了他们三人。

最后一个美国黑人兵就在十米之外。柴云振一个箭步“飞”过去,扣动扳机,对着黑人兵脑门就是一枪。

枪没响!这个黑人兵又高又壮。黑人兵站在沟底,都比柴云振要高。

柴云振连枪带人把黑人兵撂倒在壕沟里,两人厮打在一起。那天下了雨,两人都变成了泥人。

黑人士兵手臂很长,个子很高,他抓起一块石头,拼命地猛砸柴云振的脑袋。柴云振顿时鲜血直流,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

柴云振单薄,这天也没吃什么东西。可他一点也不怕黑人兵,伸出右手想扣敌人的眼睛,不料右手食指滑落到敌人嘴里,被咬了一口。

柴云振用尽全力将手指扯了出来,右手食指已经被敌人咬断了,还连着肉筋。

黑人兵被这个勇猛的志愿军吓坏了,也忘了捡枪,只知道用石头打柴云振。柴云振疼得差点昏死过去,但他不断警告自己,不能倒下。

黑人兵一个劲地砸柴云振,但看到柴云振还在拼命和他厮打,怎么砸也没砸死,手指断了也没昏死,黑人兵这下更加害怕了,起身就要往山下跑。

柴云振

柴云振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但他内心却很清醒:不能让这个美国兵跑了,你要我死,我也不让你活!

黑人兵跑了几步,柴云振就踉踉跄跄地捡起一把枪,朝着敌人打去。

枪没响,原来是自己的右手食指被咬掉了,开不了枪了。

柴云振立即换左手开枪,枪终于响了,黑人兵跑了十多米开外,终于被他打死了!柴云振这才昏了过去。

和黑人兵肉搏中,柴云振多处受重伤,右手食指被敌人咬断,头部被砸鲜血直流。等到援军赶到朴达峰主峰阵地,昏迷的柴云振才被转移到后方野战医院。

在朴达峰阻击战,柴云振率领全班歼敌200余人,仅他一人就歼敌百余人,摧毁敌人指挥所一处,保卫志愿军前线指挥部和后方医院安全,为志愿军赢得时间顺利北上。

柴云振的故事在1980年代被拍成影视剧,登上了报纸,举国闻名。但他对这样的名誉和财富却视若无睹。

有记者在采访中称赞他:你是一个伟大的英雄!

老人家淡淡地回复道:“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没有回来。”

2018年12月26日,老英雄柴云振去世。

2021年6月29日,中央授予柴云振“七一勋章”。

今天,我们翻开抗美援朝英雄谱,映入眼帘的名字就是黄继光、邱少云。但很少有人知道,在那战火纷飞的秋天,有这么一位默默无闻的大英雄、活烈士,他叫“柴云振”。向柴云振烈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