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剧,一直是华语影视圈,最特别的存在。

美国有西剧剧,日本有大河剧,中国有武侠剧

武侠剧,这个最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类型,也曾经是国剧的一张王牌。

最猛的时候,金庸古龙改编剧,出一部,火一部。

武侠剧之所以精彩,离不开这三个明显的特点。

其一,是戏剧冲突激烈。

武侠剧是最不愁戏剧张力的类型,看了一集,就忍不住想看第二集,戏剧魅力十足,一旦入坑,难以自拔。

其二,是紧凑的节奏和丰满的人物刻画。

优秀的武侠剧很少注水,且故事发展十分迅速。

而且武侠剧的剧情,往往都由丰满立体的人物带出,侠是武侠剧的核,是故事的推动力,乔峰、杨过、李寻欢,这些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本身就自带超强吸引力。

其三,当然就是精彩纷呈的动作场面。

在超英特效大片出现之前,可以说武侠动作场面,将动作类型的视觉想象力推向了极致。

因为杂糅了各种商业元素,又经历了港产武侠、台剧武侠和内地武侠剧的融合,武侠剧,也可以说结合了华语类型的优点,更让武侠剧本身自带光环和魅力。

但随着奇幻等新类型的崛起,武侠剧也进入了低迷期。

即使金庸、古龙等武侠经典还在被不断翻拍,但颓势仍难以阻挡。

近两年推出的武侠剧,比如于荣光版本的《天龙八部》,秦俊杰主演的《飞狐外传》,曾舜晞、杨超越主演的《说英雄谁是英雄》等,品质都难言令人满意。

品质过硬的《少年游之一寸相思》《侠探简不知》又因为阵容等原因不出圈。

武侠剧就这么沉沦了?

就在今晚,因为一部剧的热播,我们很可能等到了武侠剧的“触底反弹”。

它就是爱奇艺推出的《山河之影》。

改编自近几年最佳的武侠片系列——《绣春刀》。

论票房,《绣春刀》不过尔尔,第一部收获了9300多万的票房,第二部也不过2.27亿,还不如当年随便一个顶流小鲜肉主演的爱情片。

但凭借无数影迷自来水,现象级的口碑发酵,这两部令许多观众耳目一新,从里到外,都透着新导演锐气的武侠片,最终成为武侠片江湖最后的希望。

如今,《绣春刀3》没来,剧版来了。

有期待,有担心:影版导演路阳改任监制,路阳团队动作导演曹华负责剧版动作场面,阵容,是张云龙+陈若轩+孙怡,和尹铸胜等一票老戏骨的组合。

客观评论,超越影版难度不小。但剧集有几斤几两,看几组网友热评就知道了。

总结一下,“动作凶猛”,“剧情高能”,“有质感”,这些都是以前武侠剧的看家招牌。

尤其是,瞅瞅这行云流水,真刀真枪的一招一式。

在华语武打戏集体降维的今天,谁看了不燃上头?

果然,上线 2小时,仅播4集,冲上飙升榜第一。

当然,就像《绣春刀》一样,《山河之影》,也不可能人人都满意。

《山河之影》的江湖,不是“武林”的江湖,而是“庙堂”的江湖,也是人的江湖。

它注定和过往的武侠剧招式不同,武侠中,又有权谋、谍战。

但只要能带武侠剧起死回生,就是绝世好招。

01、武侠+权谋,长达10年的恩怨埋线,让人一集入坑

《山河之影》,没有「沈炼」张震,没有「魏忠贤」金士杰,所以即使没有看过第一部,也完全不会影响到续集的观看。

实际上,剧版的故事,比影版一口气提前了几个朝代,这次的故事开场,是洪武25年,朱元璋的太子朱标病故,由此改写了明朝的命途。

和《绣春刀》不同,《山河之影》并没有一上来就用案子切入,而是讲述了3个小朋友之间的一次意外。

明初一场诏狱案,将锦衣卫指挥使宋鹤鸣,其子宋真、小乞丐李雾和少女舒棠卷入其中。

宋真救下两个孩子,但却在回头寻找李雾时,发现他手握匕首,呆坐在死去的父亲身旁。

两人厮打之间,命运都已悄然转换。

宋鹤鸣显然并非李雾所杀,一个小小的乞丐,如何能杀死手持利刃的锦衣卫?那么李雾为什么死?为谁所杀?

背后又有什么阴谋?

这是故事开场设下的核心悬念。

一转眼光阴流转10年,此时朱元璋已死,建文帝登基,是为建文三年。

熟悉历史的人知道,离那场明朝历史的靖难之役,已经不远了。

当年的小乞丐李雾变成了专业小贼,路见一个小乞丐因为冲撞衙役被抓,李雾为了救他假冒锦衣卫,还说小乞丐是济南府佥事王克恭的孙子,一起到衙役那里骗吃骗穿骗服务,后来全身而退,还安排小乞丐进熟人的馆子里打工。

而当年的宋真已经被锦衣卫指挥使陆羽林收养,并以他的性,改名陆铮,如今是锦衣卫总旗。

他从未忘记当年爹的死,一直想升任百户,获得进入档案库查找当年父亲案卷的机会。

和他竞争百户的,正是品行不端虐待民女的雷震,陆总旗也是狠人,上一秒雷震还在酒宴上挑衅陆铮,一般人可能就默默记下秋后算账,陆铮可倒好,酒宴刚散,就直接把人掳走装箱子里送去了北边挖石头。

这个百户,他是当定了。

但他的职场竞争对手就要出现了,他就是李雾,或者说,是李北方。

李雾的目标,其实是济南府佥事王克恭府中的万贯家资,但为了混入王克恭府中,他打劫了身份神秘的李北方,拿到了李北方的锦衣卫百户的令牌,但他不知道的是,李北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夜不收的千户。

而夜不收可不是什么江湖杀手组织,而是燕王朱棣手下的特殊部队,专职刺杀、刺探军情等,可以说是明朝的特工谍报组织。

所以李北方的真实身份,等同于明朝的戴笠。

不知道自己已经捅了天大的篓子的李雾,就这么混入王克恭府,潜入王克恭府上盗取宝物,顺利得手后,一夜之间家财万贯,问题是他顺手偷到了一件自己想都想不到的麻烦——鱼瞑锁。

而就在此时,夜不收派出的杀手也潜入了王克恭府,目标一是杀死王克恭,杀人灭口。目标二,就是阴差阳错到了李雾手里的鱼瞑锁。

而就在王克恭遇刺的生死关头,12年前被一场意外命运相连的三个人又相遇了:冒充锦衣卫百户的小贼李雾,如今成为夜不收杀手的舒棠,和改名陆铮的宋真。

一场血战,王克恭被刺杀,李雾逃之夭夭,陆铮却被野心勃勃的锦衣卫当作杀手逮捕,其目的,却是浑水摸鱼,拿下他背后的陆羽林,借机取而代之。

一个鱼瞑锁,一场改朝换代,一出权力的游戏,

从中牵扯出的是盘根错节的关系——

燕王朱棣与建文帝,锦衣卫内部内斗,夜不收与锦衣卫。

而身为男主的小贼李雾,不过是不小心踏进了这场江湖谍战游戏中。

就像《绣春刀》中的沈炼。

而这,正是《山河之影》与真正与传统武侠的区别:

如果说传统武侠的幕布,是那个情义交织热血澎湃的“江湖”。

那么,这里的幕布,则是一盘机关算尽,密不透风的棋局。

可以说《山河之影》前四集与其说像武侠剧,不如说更像权谋谍战剧。

李雾作为故事核心,与一心查明父亲死亡真相的陆铮,夜不收杀手舒棠,在一场场阴谋杀戮中,一层一层地窥探权力中心的阴谋,犹如走进层层嵌套的密室。

三个小人物如何在波云诡谲的形势中存活下来,又何时能相认,是否能找出当年的真相?这个神秘的鱼瞑锁,到底有什么秘密,令建文朝和燕王的力量拼命争夺?它又会怎样改变男主的命运?

武侠、动作、谍战、悬疑,短短4集,所有的元素都被囊括,让人瞬间入坑。

这部剧能不能成为今年国剧的黑马?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随着剧情深入慢慢浮现了。

02、武打戏不见空气波、慢动作,《绣春刀》风格带劲

我们都知道,武侠剧最大的看点,也是近年武侠剧最被诟病的点,就是各种慢镜头、空气波。

而我必须肯定一点:《山河之影》的动作风格,就是标准的《绣春刀》风格。

胡金铨和张彻开始,中国的武侠影视剧分成了两条路子:

一种是诗意缥缈的写意武侠,更像舞蹈表演,注重以柔克刚的美感;

一种是拳拳到肉的写实武侠,更注重力量和爆发力。

而《绣春刀》则是兼于两者之间。

既有真功夫,又有符合地球引力的特效糅合。

在写实和写意之间寻求到了一个平衡点。

而《绣春刀》最大的特色,就是花了大的笔墨在兵器和刀法上。

张震的绣春刀、张译的倭刀术,都使的出神入化。

而相比《绣春刀》,《山河之影》另一个特色,就是在动作中加入了叙事功能。前四集,三大动作场面各有亮点:

其一,舒棠对决陆铮。

这场戏的背景,是孙怡饰演的舒棠夜探王府,路遇锦衣卫陆铮和盗宝成功准备跑路的李雾。

三人各有动机,舒棠想尽早脱身完成任务,陆铮要捉拿刺客,李雾只想跑路。

有序的动作镜头,让这场打戏轻重缓急凸显出来。

招式路数,一丝不苟。招式变化、兵器武功,都是根据人物个性设计的。

比如舒棠用的是双刀,陆铮是绣春刀。

两人近身格斗,没有慢动作,只有招式比拼。双方你来我往,全都是冷兵器的碰撞,节奏、动作都设计得相当精致。

舒棠的双刀,不是简单粗糙的使用蛮力,而是讲究回旋的巧劲,所以近身格斗,一寸短,一寸险,进可攻,退可守,要不是身藏宝物的李雾搅局,陆铮八成不是对手。

镜头在三人之间来回调度,由手持摄影和快速剪辑构建的“谍影重重”风格,连贯性与观赏性都足以叫人拍掌。

动作场景像样,场面调度也更像回事,而不是尽整些呆板的特写,或者是炫技式的长镜头。

动作里,藏着心理;心理中,又呼应着攻守。

用心了。

其二,陆铮和李雾的粮仓跑酷。

由于舒棠正对决中受伤,李雾一半被挟持一半江湖救急把她带到粮仓躲避,自己出去找药,回来的时候,正遇上已经对他产生怀疑的陆铮。

接下来,一场粮仓中的追逐打斗,已经是不仅仅为了调动观众的荷尔蒙,同时也在制造一种打斗的趣味。

单一室内场景里,加入不少环境描写,以及道具穿插(粮食、灰尘、米袋)。

渲染出人物之间互相挑逗、猜忌的紧张感。

整场戏,兼具动感和实感。

但归根到底拍的是人物关系,仔细看,这场追逐,像不像两个少年玩伴的一场捉迷藏?

打归打,两人迟早化敌为友。

其三,是夜不收杀手与三人的交叉对决。

被派往王府刺杀王克俭的夜不收杀手,是舒棠。

但另一位头戴鬼面面具的夜不收杀手,却自作主张混入王府行刺,她就是马渝捷饰演的张俊清。

而此时的陆铮,刚与父亲旧友王克俭相认,杀手突袭而来,

陆铮只来得及把王克俭一把推开,但杀手顺手抽出陆铮的绣春刀,抬手一刀,正中王克俭咽喉。

正要顺手解决悲痛中失去战斗力的陆铮,好巧不巧,遇到正欲入府行刺的舒棠。

接下来,其实是全剧两大美女的一场打斗。

依然是绣春刀对双刀。

镜头一转,随着镜头快速移动,绣春刀与双刀,白刃相向,两个人四目相对,杀气四溢。兵器碰撞的声响,在空中回荡:

两人腾挪辗转,用的都是巧劲,一路在院子的回廊之间缠斗,动作细节完全经得起倍速的考验,给你拳拳到肉,直溢屏幕的心理痛感。

这段动作戏,打的就是“速度感”和“空间感”。

更难得,这场戏还有隐藏线索。

一次事先张扬的“错位”。

最该打的陆铮痛失父亲挚友,失去战斗力,反倒是两个夜不收的刺客相互交锋,而再次凑巧路过的小贼李雾依然是只想跑路。

一场动作戏之间穿插不少四人的互动:一个悲痛,一个震惊,两个意外。

最终刺客遁走,李雾跑路,留下的陆铮被当作刺杀王克恭的凶手当场逮捕,也引发了后续故事。

这样的动作戏,痛快。

03、张云龙演技超出预期,两位美女加成,尹铸胜演技令人拍案叫绝

《绣春刀》系列,就是出了名的显演技,一部武侠片,周一围和辛芷蕾都出圈了,张译和雷佳音都留下极佳表演,张震第一次在商业片中证明自己。

《山河之影》又如何?

之前最令人的担心的张云龙,演技远超预期。

在此之前,因为在抗日神剧《雷霆战将》中的演出,张云龙演技一度备受质疑,《民国大侦探 》算是回血。

但没想到这次发挥地淋漓酣畅。

李雾这个人设极难驾驭,既要演得了常年混迹市井练就的察言观色,巧言善辩,市侩机敏,甚至是阿谀奉承的小人样,也要演出看似自私自利,贪生怕死背后的善良仗义。

张云龙的表演是非常接地气的,他的很多台词一听就非常当代,非常不古代,但是却更有谐趣意味。

尤其在这么一部带有谍战权谋味道的武侠剧里,他的角色会特别独特,有点底层市井的小贼感觉,关键时候还会用换马甲的身份来躲避危险,但关键时刻又能站出来,不知不觉被卷入波诡云谲的阴谋,却能一次次化险为夷。

和陆铮亦敌亦友的对手戏,主要靠张云龙的表演把谐趣和笑点带出来。

同时许多矛盾和反转都体现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极大的反差之中藏着最深的秘密,这确实是张云龙从艺以来最好的一次发挥了。

相比之下,陈若轩的动作戏扎实投入,文戏就比较欠缺。

第二个令我惊喜的,是孙怡。

之前的两部《绣春刀》都充分展现了路阳这个「直男导演」的审美优势和短板,优势是动作戏、权谋戏。

短板是感情戏和女主。

第一部是刘诗诗,第二部是杨幂。

一旦女主和张震深情对视开始情意绵绵,之前的节奏和调性就一下子垮掉了。略显拖沓和刻意。

而本剧中孙怡的表现却让人惊喜。

她的角色就不是花瓶,而是英姿飒爽的夜不收刺客,古装动作扮相,帅气逼人,整个人的气质,豪爽大气,不拖泥带水,有女侠风范。

请侍女喝酒的戏,侠里侠气的劲儿一下就上来了,和张云龙的对手戏也是逗趣十足,不拖后腿。

第三位是马渝捷。

在《破冰行动》中她的表现就让人惊喜。

这次饰演夜不收组织的鬼面杀手,完成任务取下面具,变成了身姿绰约的张俊清,南京城中鼎鼎有名的交际花。

马渝捷的扮相清冷又美艳,一个出场就能勾住所有观众的眼神。

当然演技最出色的,没有悬念:尹铸胜。

《长安十二时辰》中,他是令人唏嘘的林九郎。

《风起陇西》中,他扮演亦正亦邪的李严。

这次他的角色是收养了罪臣同僚之子的锦衣卫指挥使陆羽林,看似对人笑脸相迎,其实机关算计。

一场朝堂戏,面对燕王起兵消息后的反应,细腻的表情,传神的演绎,让人过目难忘,在波云诡谲的氛围中,给人一种沉浸式的观感。

在嬉皮笑脸之下,有着城府极深的洞察力。

他收养陆铮,显然不是为同僚之情。但养着养着养出了感情,渐渐把陆铮当成了自己亲儿子。这种复杂的情感,老戏骨的演绎太精彩了。

但所有这些角色,终究都是时局中的棋子。

锦衣卫官服是身份,也是牢笼。

一旦置身其中,便永远不可能解脱。

好戏,果然要好演员演出来。

04、谍战权谋武侠,能成吗?本剧或许能打个样

四集追完,最大的感受,还是好看。

一种字面意义上的好看,出色的美术与服化道,以及写实的动作设计,对于当代武侠剧的一些变革:在剧情上有特工题材、权谋类型的元素汇集,在人物设定上的巧妙,以及那些有趣的武器。

尤其是,在当下的武侠剧环境中,是需要这样的剧集,视觉上讲究,道具上精细,不用慢动作,是对观众的基本尊重。

没错,武侠剧如今正深陷泥淖。

最近的一部《天龙八部》,虽然有热度,但口碑一塌糊涂,拉低了武侠剧的下限。

所以《山河之影》的出现恰逢其时。因为它拍出了武侠感。

武侠感从何而来?

首先,是江湖之远。

只有将世界观打造得足够宏大和真切,观众才会有进入其中的冲动。《山河之影》构建的江湖,是一个建立在真实文化上的江湖,并非天马行空,而是在细节中暗藏对历史的锱铢必较,抵达观众对武侠世界“情理之中”的想象。

其次,是庙堂之险。

故事的背景,是靖难之役。

改朝换代,就在眼前。

这种危机感幻化成了一种视觉上的紧张。

开场是熊熊烈火,其后经常是夜景,色调暗沉、压抑,火光斑驳,危机四伏,人物仿佛被黑暗吞噬。

至今记得《绣春刀2》辛芷蕾对张译的一句台词:师兄,你还不明白吗?对殿下来说,你我都是破绽。

传统武侠,正邪不两立;《绣春刀》,却模糊了正邪的边界。

《山河之影》,同样如此。

谁成为历史中的胜利者,谁就掌握了历史的解释权。

《山河之影》讲的是庙堂之事,但道的还是江湖众生。

故事的内核,依然是《绣春刀》式的,所有的主角,都是小人物。

都是“棋子”。

棋子再挣扎,也无法改变棋局。

他们就像电影里被选中的沈炼,一脚踏进了权谋的局。

所有人,最后都是山河的影子。

这样的主题格局,国产武侠剧很久不见了。

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

浪漫背后,终究是我们面对的现实。

所谓武侠,不是说一定能改写江湖与庙堂,而是不管结果如何,都可以为情意,奋力一战。

这个节骨眼上,《山河之影》的出现,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它简单直接,不拖泥带水,那种独特的武侠味,也特别吸引人。

就像《绣春刀》改写不了武侠片的命运,《山河之影》也改写不了武侠剧的命途。

但至少,它以实战取代了慢镜头的虚无缥缈,以“人”的血肉替代“人设”的取巧,至少,这是一次扎实的尝试。

武侠江湖凋零,好一部《山河之影》,来的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