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庞华玮广州报道

又到基金年报披露的重要时刻。

2022年市场大震荡,顶流基金经理们中流击水,大多受挫,因此有了很多反思与展望。

截至3月30日,一批顶流基金经理发布了2022年基金年报,包括张坤、刘彦春、刘格菘、萧楠、陈皓、郑澄然、冯波、丘栋荣、归凯、祁禾、杨锐文、傅鹏博等。

他们对于2022年应对之策不同,对2023年的展望各异,但从张坤的“每一次市场大幅下跌,都是‘打折促销’”,丘栋荣的“坚持低估值价值投资理念”,刘格菘的“依然围绕已经建立全球比较优势的高端制造产业链布局”,再到傅鹏博的“重点公司中约40%的持有周期伴随着产品成立至今”……可以看到这些顶流基金经理的思考和坚持。

明星基金集体“陨落”

先一起看一下2022年明星基金“历劫”的业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2022年末,市场上总共有51只百亿级主动权益基金(注:包括偏股混合型基金、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平衡混合型基金、普通股票型基金,且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50%以上)。

让人感叹的是,2022年百亿主动权益基金的收益中位数在-21%左右,与当年沪深300全年收益-21.63%大致持平。

2022年市场表示不佳,A股市场震荡下跌,上证指数下跌15.13%,创业板指数下跌29.37%。香港市场同样下跌,恒生指数下跌15.46%,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下跌18.59%。

在此背景下,百亿主动权益基金中,2022年全年仅有一只基金——丘栋荣管理的中庚价值领航基金取得正收益,为4.85%。

其余50只百亿主动权益基金全部告负。

2022年不少顶流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跌幅超过沪深300指数。包括葛兰、谢治宇、刘格菘、胡昕炜、傅鹏博、冯波、李晓星、崔宸龙、蔡嵩松等知名基金经理旗下多只产品年回报率跌逾20%。

一批顶流基金经理业绩渗淡,比如傅鹏博的睿远成长价值A-30.70%,冯明远的信澳新能源产业-29.29%,葛兰的中欧医疗创新A-27.19%,谢治宇的兴全合润LOF-26.93%,崔宸龙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26.02%,刘格菘的广发科技先锋-25.88%和广发行业严选三年持有A-25.79%,周蔚文的中欧时代先锋A-25.63%,朱少醒的富国天惠LOF-23.90%。

总体来看,2022年,顶级基金经理中,投资偏向于科技、新能源等赛道的基金,因为有较大的风险敞口,在2022年板块轮动以及市场轮动的行情下,跌幅超过市场平均线。

“梭哈”一刻?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2022年市场大震荡之后,顶流基金经理们普遍看好后市,不少人在2022年末股票仓位是接近满仓操作。

2022年四季度,顶流基金经理开始“梭哈”。

据记者统计,2022年底,在51只百亿主动权益基金中,有20只股票仓位在94%及以上,考虑到基金会持有部分现金等情况,这几乎相当于满仓操作。

总体来看,51只百亿主动权益基金中,有38只股票仓位超过90%,10只在80%-90%之间,仅有3只低于80%。这些百亿基金的股票仓位都异乎寻常地高。

比如张坤,在2022年年报中,他表示,2022年的每一次市场大幅下跌,都是“打折促销”。敢于大幅下跌后买入深入了解的企业,就是“接手”了财富积累的机会。

张坤管理规模894亿元,2022年底他旗下四只基金的股票仓位均超过94%。

同样地,刘彦春管理规模748亿元,他在2022年年报中表示,“股票市场有望迎来新一轮上行周期”。

他管理的6只基金2022年末股票仓位在93%-98%之间。

陆彬管理规模260亿元,旗下2022年以前成立的四只基金股票仓位也在94%上下,基本接近于满仓操作。

而傅鹏博在年报中表示,2022年全年保持高股票仓位运行。2022年底其基金的股票资产对基金总资产的比例为94%,其中港股的净值占比全年在15-20%区间波动。

下半年傅鹏博持股集中度进一步集中,全年来看,其前十大股票在基金的净值占比处于45-50%的区间,前20大股票的净值比例,上半年超过70%,下半年该比例提高到77%左右。

事实上,不少顶流基金经理不择时,长期高仓位操作,尤其在2022年经历了市场大震荡后,他们判断估值回归至合理区间,在对2023年看好的情况下,不少人接近满仓股票,等待市场反弹和反转。

调仓换股

为应对震荡,顶流基金经理们在2022年调仓换股,同时,面对2023年,他们也做好了准备。

“公募一哥”张坤2022年末主要配置的是食品饮料、金融、港股上的互联网新经济等行业。

2022年四季度张坤配置方向主要是增加了医药行业的配置,减少了科技行业的配置。其中他管理的一只QDII基金——易方达亚洲精选,则降低了金融行业的配置。

投资大伽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2022年A股配置重点聚焦于电子、化工、建材、光伏、新能源和煤炭等板块。港股配置主要集中于通讯、医药和汽车板块。

从各季度的运作看,一季度,傅鹏博增加了和疫苗板块相关的沃森生物,加大了对中国移动的配置。二季度,傅鹏博增加了煤炭资源板块个股,同时增加了和新冠相关的疫苗和特效药个股。三季度睿远成长价值基金前十大品种和排序有了变化,对上半年跌幅较大的新能源和光伏板块个股,逆势加仓。四季度十大个股和排序变化比较小,个股持有数量有小幅增减。

“消费之王”萧楠,其代表作品易方达消费行业基金,2022年调整了2021年的布局,减持了养殖行业,以及调整了在汽车板块上的配置,将仓位调整到更符合行业发展趋势的公司上。同时,他增加了啤酒行业的配置,调整了白酒板块的结构,重点增持了次高端品牌。

丘栋荣是2022年最火的基金经理,也是唯一一位管理的百亿基金取得正收益的顶流基金经理。

2022年他仍是“低估值价值投资策略”,他的基金重点配置了低风险、低估值、持续成长的公司,同时行业风险和风格风险相对分散。重点配置包括有色金属、石油石化、房地产、银行、医药、煤炭、交运、公用事业等行业相关个股。同时,他认为港股估值处于绝对底部,他将港股配置比例拉至上限。

对于后市布局,丘栋荣表示,坚持低估值价值投资理念,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包括:一是估值处于历史低位的价值股,主要行业包括大盘价值股中的地产、金融,基本金属为代表的资源类公司和能源类公司。二是港股中资源能源为代表的价值股、部分互联网股和医药科技成长股。三是低估值但具有成长性的成长股,主要行业包括医药制造、有色金属加工、化工、汽车零部件、电气设备与新能源、轻工、机械、计算机、电子等。

与上述倾向于价值风格的顶流基金经理不同,一批偏向于成长投资方向的明星基金经理们则是另一番应对方法。

2022年年初,陆彬认为市场风险溢价处于历史中枢附近,在稳增长的大背景下,其投资主线是价值回归,优质成长。他在去年年初布局了不少价值股,比如非银和地产行业,在2022年3月市场出现第一波调整的后期,价值风格超额收益显著。

此后,陆彬大幅切向了成长。2022年4月份因为疫情影响,引发了市场的恐慌和调整,给产品净值带来了较大的回撤。

在2022年7月底,陆彬预计新能源行业的基本面将进入中期,如果估值进一步切换到2023年,新能源行业投资预计将进入中后期。

虽然陆彬调整了小比例的新能源仓位至TMT行业,但是新能源板块估值的快速提升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板块的估值在2022年8月份以后的几个月出现了明显的收缩。

2022年4季度初,市场再次出现调整,陆彬认为,当时是权益资产价值重估的起点,仓位比结构更加重要,市场的风险溢价有望迎来回归。他保持了较高仓位。

2022年底他重点关注四大风格资产:一是核心资产,重点关注新能源车、医药和消费。二是PEG成长,重点关注TMT行业的计算机和电子。三是价值,重点关注非银金融。四是周期。

“值得欣喜的是,权益资产估值修复也并未姗姗来迟,我们前期关注的TMT行业后续表现较好,增强了产品净值的修复力度,这是市场对我们坚持基本面和估值相结合的投资体系给予的奖赏。”陆彬在2022年年报中表示。

而2019年基金冠军刘格菘,在2022年依然围绕已经建立全球比较优势的高端制造产业链布局。

他对2023年的市场表现持乐观态度。他认为,高端制造业资产经历一年的下跌,估值已经回到历史较低百分位,制造业资产的表现值得期待。他对其持仓比例最重的光伏、储能方向相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