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陕西13岁女孩亲手毒杀了父母,警察找上门时,女孩黝黑的脸上展现出洁白的微笑:“警察叔叔,这都是我干的。”

​​一对中年男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面色狰狞,警察立刻封锁现场,展开搜查,“头儿,枯井里还有一具男童的尸体。”

队长神色凝重。

​​这时一个小女孩被带了过来,队长扯出来一个笑容,“小朋友,被害的是你的家人吗?你见过凶手吗?”

​瘦弱的女孩笑嘻嘻地说道:“对啊,警察叔叔,这是我的爸爸妈妈,井里的是我的弟弟,他们都是被我毒死的。”在场的警察不寒而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宁静的中午,一阵阵肉香味从堂屋隔壁的厨房传出来,一个面目憔悴的中年女人扯出来一个笑容,“小宝儿、孩子他爸,准备吃饭了,我今天咬牙买了点肉,小宝儿不是早就想吃了吗?”

​​一个男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有肉吃咯,有肉吃咯。”

​​女人扯着嗓子喊道:“跑慢点,别摔倒,只给你爸吃一块,剩下都是你的。”

​​女人把香喷喷的红烧肉端了上来,然后又折回去去端米饭,这时候窝在角落的女孩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桌上那盘色泽鲜亮的红烧肉不停吞咽着口水,香味一阵一阵飘到了女孩面前。

​​她抬头看了看厨房,又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弟弟,她捂住了饿得发疼的肚子,竭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是一阵阵的香味吸引得她实在难以忍受,她猛地站起身来,冲着红烧肉冲了过去。

​​女孩顾不得烫,用手抓起香喷喷的肉块塞到了嘴里,大口咀嚼起来,滚烫的肉块烫得她嘴巴发痛,她不断发出“嘶哈嘶哈”的声音,但是她舍不得吐出嘴里的肉块。

​这时她妈妈从厨房端着米饭走了出来看到她在那里偷吃肉,立刻打掉了她的手:“贪吃鬼,上辈子没吃过肉是吧,这是你弟弟的,再让我发现你偷吃,看我打不死你。”说着她转身走进了厨房。小女孩眼里泪花在打转,她忽然转身冲了出去……

​​饭菜上桌了,小女孩的妈妈夹了一块红烧肉到她爸爸碗里,再用勺子给自己的米饭上浇了一些肉汤,然后将剩下的红烧肉都推到了儿子面前:“小宝儿,都是你的,不给你那个贪吃鬼姐姐吃。”

​​女孩坐在堂屋的角落里,捂着自己饿得发慌的肚子,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

​​吃完饭,小女孩被安排着去厨房洗碗,她其余的家人则都躺到了床上午休,忽然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乡村宁静的午后。一群邻居涌了进来,却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很快警笛声响起,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警察来到女孩家中,看到堂屋的一切,都不禁大吃一惊。

​​一男一女倒在地上,面色发紫,口吐白沫,很快其他侦查的警察也跑了回来,表示在枯井里还发现了一具男童的尸体。带队的警察面色凝重。这时小女孩被带了过来,面对围成一圈的警察,她面色平静:“人都是我用农药毒死的。”

​​警察将女孩和尸体都带回了警察局,经过检查,发现死亡的三人胃中都有农药的残留成分,这和小女孩的说辞不谋而合。但是这死去的三人是她的至亲,到底是什么原因将女孩逼上了绝路呢?

​​经过走访调查,警察发现了症结所在。别看女孩长得又瘦又小,可是她已经13岁了。

​​本来她也曾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但是一切都在她五岁那年画上了休止符。在她小的时候,她的妈妈就多次遗憾地看着她说,“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后来她妈妈终于“梦想成真”,给她生了一个弟弟。

​​但是她一点都不欢迎这个弟弟,因为他的到来,她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她成了弟弟的“小保姆”,不仅要带着弟弟玩,还得给弟弟洗衣服。

​​因为父母的不重视,所以在弟弟眼中,她仿佛是家中的佣人一般。每当家里有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只要女孩一碰,她的弟弟就会哭喊着:“坏人,那是我的,你不许碰。”

​这时她的父母总会冲出来,不分青红皂白,把她打一顿。

​​家里条件一般,很久才做一次肉,但是女孩也吃不到,情况最好就是她妈妈给她舀一点肉汤。

​​那天她实在太馋了,因为前一天得罪了弟弟,所以她妈妈罚她不许吃饭,她饿得胃疼,可是她妈妈仍然不为所动,所以她才将农药倒进了肉里,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惨案。希望每一个家庭都能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孩子,不要再让类似的惨案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