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学会了画饼。

爸妈不让我读书,我:“我要读书赚大钱,养弟弟。”

爸妈想让我签欠条,我:“我一毕业就还钱,正好可以给弟弟买车。”

爸妈让我相亲,我:“得找个彩礼高的,把钱给弟弟。”

最后,爸妈要找我养老了。

对不起,拜拜了你。

父母让我嫁给二婚的瘸腿男,换二十万彩礼给弟弟买房。

我拒绝了。

我爸妈大闹:“你一个大学都没上过的人,别人看上你就不错了。”

我弟弟鄙夷地看着我:“你不嫁怎么给我钱,难道去卖肾吗?”

我逃着冲出了家门,遇到车祸。

于是。

我重生了。

我揉着脑袋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剧烈的疼痛已经消失。

环顾四周,身边是我曾经住过的小卧室。

床边柜上的日历显示——2008年6月25日。

我终于确认自己——重生了。

这年的6月25日,我记得是查到高考分数的日期。

588,我超过了一本线30分。

但是,我爸妈耐心的规劝我。

“家里没钱”、“其他的女孩子都已经出去打工了”、“你弟弟还小。”

我最终放弃了大学,随着村里的姐妹们一起北上打工。

但是,这一世,我要把书读烂读透、彻底改变人生。

外间的屋子里,我妈正在和邻居袁大婶聊天。

我趴在门缝边偷听。

袁大婶在那边酸酸地说着:“哎呀,听说你们家晴晴分数很高啊。”

我妈没有半分高兴:“你说,女娃子成绩好有什么用。这成绩要是能和朗儿换一下该有多好。”

朗儿是我的弟弟高盛朗。

一直以来我俩的成绩都很稳定,我稳居班级前三,他从来没有跳出过倒数三名。

“是啊,要我说,女孩子就该赚钱养家了。你们把她养到高中已经很好了,你看我们村里哪有你们这么仁厚的人家。”

袁大婶的话,非常得我妈的心。

她现在就是想着,怎么开口和我说比较合适。

袁大婶还不得劲,继续掰扯:“我们家小静,就初中毕业,义务教育我也不敢耽搁。她现在在厂里3000一个月,每个月给我2500哩。”

“真的吗?小静这么孝顺啊。”

我妈的声音明显激动了。

我想了一下,上辈子,袁大婶的孝顺女儿就是导火线。

我爸妈趁机对我进行了道德绑架。

我激烈地反抗过,但是没有效果。

他们可以比你更激烈。

外头她们还在聊得起劲。

我迅速思索了一下,那就用怀柔政策吧。

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哟,晴晴出来啦,你这睡到日上三竿的,你妈就是疼你。”袁大婶一上来就对我阴阳怪气。

“是啊,我妈就是开明。今天分数刚出来,我考得好,我妈犒劳我的呢。”一边说着,我一边亲昵地搂住了我妈的手臂。

我之前一直木讷无趣,少言少语,不像弟弟那么会讲话。

和父母的关系一直很普通。

所以,今天一见我如此乖巧。

我妈甚至有点不适应。

“袁大婶,小静姐不是和我同岁吗?她都没参加高考,现在在哪里呀?”我故意挑起话头。

袁大婶有些小骄傲:“去城里工厂打工了,赚得比我们村里可多多了。”

我装出很有兴趣的样子:“有多少?”

她伸出三个手指。

“才三千?”我夸张地喊了出来。

“妈,你知道吗?我同学的姐姐,大学毕业,现在工资1万2,还交五险一金呢!”我转头又对着袁大婶:“小静姐姐有五险一金吗?”

袁大婶自然是一脸懵逼:“那是啥?”

我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说你,干嘛不让小静姐读书呢。”

袁大婶自然不甘落后:“读什么读,过两年给她说个亲,收个18万彩礼,不就有钱了吗?”

“才18万,你能给虎子弟弟买车买房付彩礼吗?读了大学就不一样了,至少三十万起。到时候我全部给我弟弟。”我大手一挥,财大气粗的样子。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反正说瞎话,又不要坐牢。

袁大婶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看,她找了借口想要回家。

我怎么能如她所愿。

“听说小虎弟弟的成绩不是很好啊,真是可惜。我想报个师范大学,到时候给我弟弟好好补补课,让我们家出两个大学生。”

袁大婶听不下去了,一溜烟跑了。

只剩下我妈在那边若有所思。

“妈,这个袁大婶就是嫉妒我们家,他们家没有一个读书的料。”我继续火上浇油。

我妈想了一下她们家那些糟心事,无比认同。

晚饭的时候,关于我上学的事情正式被提上日程。

我爸一杯小酒下肚,缓缓开口。

“晴晴啊,家里实在没钱了,供你们姐弟俩读书,爸妈的压力太大了。”

骗鬼呢,想当初我一踏上北上打工路,你们就给弟弟买了电脑。

但是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上学,必须上学。

“爸。”我眼里含着热泪开口说道,“爸,我特别能感受到你的不容易,你一直在努力工作,从未让我和弟弟受过一点苦。”

我爸是个懒汉,工作从来都是两天打渔三天晒网。

半辈子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评价,他的嘴角忍不住地往上扬。

“是啊,爸爸也没有办法,不然绝对不会……”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打断了他:“爸,妈,我想过了,大学也就四年,我会勤工俭学,自己把学费、生活费赚出来的,不会给你们增加负担。等我大学毕业挣大钱了,正好给弟弟在城里买房。”

城里买房是我爸妈的心愿,这一点他们很心动。

我妈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眼在一旁在作业本上画葫芦娃的弟弟。

“晴晴,你想报师范大学吗?”

“是啊,主要是师范大学学费便宜,而且我当了老师之后,可以给弟弟补课。甚至给我以后的侄子补课。”我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高盛朗不满地冲我喊:“我才不学呢。”

爸妈眼里蒙上了一层失望的神色。

饭桌上,爸妈没有再坚持。

临睡前,他们关着门讨论到了半夜。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把我拉到跟前,说同意让我去读书。

但是有两点要求。

一、学费、生活费自理。

二、让我签一个10万的欠条。理由是,大学四年,我就不能打工贴补家里了。

我同意了,嘴上甜甜地说:“爸妈,谢谢你们。这些要求都是应该的。”

转头看了一眼高盛朗,我继续说:“等我一毕业,赚到钱就还,还要连本带息地还,到时候正好给弟弟买车。”

关于第一点,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们能出钱。

但是第二点,救命,他们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才17周岁吗?这种无理的欠条以后当然没有法律效力。

这副丑陋的嘴脸落在我的眼里,甚是恶心。

大学生活正式开启,这是上辈子从未有过的经历。

我无比珍惜。

我一边上课学习,一边去大学城的饭馆里端盘子打工。

在饭馆打工有个好处,就是中饭、晚饭他们全包了。

我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攒着学费。

大二暑假的时候,我妈一天好几个电话非得让我回家。

“晴晴啊,你弟弟的成绩又落后了,你找时间给他补补。”

想不到我弟弟还有落后的空间。

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回去,但是如果能搞一点生活费过来,我正好乐得轻松。

我为难地开口:“妈,我也好想回去,看看你和爸爸弟弟,但是我现在正在打工,不然开学就没有生活费了,要不你们给弟弟请个家教吧。”

我妈是精明惯了的。

家教一个月至少两千,但是我的生活费800就可以打发。

于是她狠下心来:“没事的,这两个月的生活费,妈妈给你。你赶紧订票回来吧。”

回到老家,见到了许久未见的高盛朗。

明明才初二,可是他足有140斤。

一身横肉,满脸都是青春痘,嗯,看样子油水很好。

他正窝在自己的卧室里打游戏。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看样子,他们还是架不住高盛朗的哭闹,咬咬牙把电脑买了。

有了电脑之后,高盛朗立马沉迷于网游。

成绩更差了。

我拿过了他的期末成绩单,几乎没有一门是及格的。

我妈愁哭了,一个劲地责怪:“你说你俩都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脑子差这么多,就不能换换吗?”

哟,我的好母亲,当初说要换成绩,现在又要换脑子了。

真的很贪心了。

我爸也恼怒:“我要揍他,你又不舍得,现在孩子被教育成这样!”

他自己也不舍得,从小到大,他的拳头只敢对我落下。

作为一个画饼孝女,我立马进入了角色。

“爸,妈,先别急。朗儿现在还小,还有机会补救呢。你看,他数学和物理成绩比语文、英语好,说明他脑子还是聪明的,只是偏科。”

我昧着良心,一边说一边瞥着试卷右上角的数字。

数学55分,确实是比48分的英语要好。

“他脑子一直是聪明的,就是贪玩,不想学。”我妈这句话都说了一百遍了,估计她自己是相信的。

我爸想起在家长会上的遭遇,就怒气十足:“给你一个暑假的时间,赶紧把成绩补上去。我这就把网线给剪了!”

“爸,先别,上网还能查查英文资料,我来看着他就好。”我赶紧阻止了我爸的冲动。

父母出去之后,我一边看手机一边陪着高盛朗做作业,让他有什么不懂的问我。

高盛朗因为被打断了游戏,正在气头上。

梗着脖子和我犟:“都是因为你,你干嘛要回来!我不想写作业!”

你不想写,我还不想教呢。

我看着这个无理取闹的大胖子,微笑着说:“那你就先玩一会,我给你望风。如果爸妈来了,你要立刻放下,可以吗?”

“真的吗?”高盛朗的每个痘坑里都洋溢着幸福。

这是有史以来,高盛朗对我态度最好的时候吧。

由于父母的偏心和态度,会看眼色的高盛朗一直对我呼来喝去。

以前我真心实意地担心他的学习情况,经常去村口把疯玩的他带回家写作业,结果呢,谁也不记得我的好。

高盛朗更是对我恨之入骨。

但是现在,我俩和谐地待在一个房间里。

他玩他的游戏,我看我的手机。

我妈有时候走过来,我会及时地给高盛朗传递信号。

他第一时间就把电脑屏幕关掉,装模作样地翻开英语书。

我妈放下端着的水果,笑得一脸欣慰。

等她走了之后,我还能蹭到几块水果。

我接了一个兼职客服的工作,有手机就能工作。

加上我父母给的800生活费,一下子赚了两分钱,美滋滋。

高盛朗游戏打得很起劲,天天在那边喊着开团、PK。

我适时地扔给他几篇新闻,在他的心里埋下种子。

一个是讲有玩家开到稀有的游戏道具,一下子卖了六万人民币。

一个是讲游戏工作室靠在网游里挖金币盈利,一天净赚了300块。

“一天300,一个月就是9000,都快一万了。金币我也有。”高盛朗两眼放光。

我在一旁哀春伤秋:“想不到现在打游戏能赚这么多钱,你说我们大学毕业也就这么点。”

高盛朗一扫成绩不好的阴霾,似乎在我面前找到了自尊。

“是啊,你懂什么?网游现在是趋势。”

我假装苦恼:“哎,我就是技术不好,不会玩游戏,不然我也去挖金币。”

高盛朗扁了扁嘴:“你就算了吧,你那么笨。”

临近开学的时候,高盛朗破天荒地关掉了电脑。

在那边奋笔疾书,嘴里嘀咕着:“要死了,要死了,这么多作业一点都没有做。”

我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弟弟这么辛苦,于是好心地扔给他一个链接。

把题目输进去,答案就出来了。

于是高盛朗花了大半天,把一整个暑假的作业都补完了。

痛痛快快地和自己的队友PK了几场。

当然,我也瞥见,他把那个链接放进了收藏夹。

开学后的几天,我妈兴奋地给我打来电话,汇报高盛朗的学习情况。

原来,现在老师留的家庭作业他都能顺利完成。

准确率甚至达到了75%。

这对于之前门门挂科的人来说,就是突飞猛进啊。

老师狠狠地表扬了高盛朗和他的父母。

“我就说朗儿是聪明的,之前就是未开窍,男孩子嘛懂事慢。”我妈开心极了。

我轻轻地笑了,看样子,那个链接,高盛朗用得很娴熟。

那就看他能伪装到何时。

作业做得不错,爸妈很高兴。

但是月考的时候就不行了。

第一次月考的时候,高盛朗假装生病,逃过了。

第二次的时候,他考砸了,借口说没发挥好。

第三次的时候,他开始作弊,成绩居然真的有七八十分。

这下老师、我爸妈更加相信他了。

高盛朗尝到了作弊的甜头,一发不可收拾。

高考的时候,高盛朗再也没法子了,原形毕露。

成绩出来后,连大专都无法录取。

我妈哭着求我回家:“你弟弟没考好,要自杀,你回来劝劝他吧。”

我提着行李爽快回家,怎么能错过这出好戏呢。

高盛朗在绝食。

他哭闹着说出题太偏了、自己太紧张了、监考老师走来走去影响自己发挥了。

理由一大堆。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让他本可以考上本一的成绩,现在专科都上不了。

我爸妈相信得不得了。

虽然很惋惜,但是还是一个劲地安慰着宝贝儿子。

我当然知道高盛朗在装,他骗过了所有人,但是自己几斤几两能不知道。

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逃过父母的责怪。

果不其然,在爸妈的极力劝阻下,他挪动将近160斤的身子,“勉强”地开始吃起饭来。

“事到如今,朗儿也不要伤心了,再复读一年吧。”我爸提议道。

我妈红着眼睛说:“朗儿那么聪明,明年一定能考上重点的。”

高盛朗突然觉得塞进嘴巴里的饭菜不香了,开口说道:“我不想读书了,我要创业。”

“什么!”我爸的筷子重重地落下。

我妈还在痴心妄想:“朗儿啊,不要说气馁的话,你本来就是读书的料,不要放弃。”

高盛朗油盐不进:“我找到了真正爱做的事业,我要和朋友一起创业。我们要做游戏工作室。”他朝我眨眨眼睛。

我当然要成全他。

于是开始信口开河:“游戏工作室,倒是很有前途。我有个同学也退学去创业了,一个月可以赚两万呢。”

高盛朗兴奋起来:“你们看,我姐也知道的。而且我游戏技术特别好,一定会成功的。”

我爸妈还是无法理解,游戏能当一个事业?

我依着弟弟的话接着说:“能把爱好和事业结合起来,真的很不错,游戏也是一个风口。”

“对呀,对呀,现在的大学生能有什么前途?我保证一定比大学生赚得多。”高盛朗信誓旦旦。

由于我的加入,现在是2比2的局面。

爸妈最终拗不过高盛朗,放弃了让他复读的念头。

我夹过一块菜,内心开始狂喜。

我们这个家里,永远只有一个大学生。

上辈子,高盛朗虽然成绩很差,但是在父母的管束下,没有过度沉迷游戏,于是考上了一个三本。

虽然学费比普通一本、二本高出很多,但是父母开开心心地让他去报到了,甚至办了谢师宴。

而那时候,我已经在厂里工作好几年了。

现在,读书的是我。

即将去社会上吃苦的是高盛朗。

至于高盛朗,他很快就会知道——大学生会有怎么样的前途。而他这个小废物,又能有什么样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