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有轻微洁癖。

坐他车子的时候我不能吃东西。

哪怕饿到低血糖也不行。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的初恋发布了朋友圈。

“只有我才可以在何先生的车上吃东西,其他妖魔鬼怪都不行。”

我就是那个妖魔鬼怪。

只有当我不爱他的时候,才能变成人。

1

对于爱何之这件事,我突然感觉累了。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这种感觉,在我们的订婚宴。

看着依旧漫不经心的何之,以及没几个人的订婚宴,周身的疲惫在一瞬间涌上心头。

很奇怪,我明明爱了他那么久。

爱到无论他对我做过什么,我都没有想过放弃他。

为什么在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突然就变了呢……

爱不会消失,只会转移,那我对何之的爱转到哪了?

尽管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种可怕的想法,但我天生性格懦弱,长期的爱恋生生的压住了我想要放弃的念头。

订婚宴结束后,我和何之回到了我们的小家。

没错,我们早就住在一起了,是我一次又一次厚着脸皮求来的。

打开房门,屋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暖和,窗户一直开着,吹着我清醒了很多。

我吸了吸鼻子,没换鞋就急匆匆的跑去关窗——何之的感冒才刚好。

在我的手即将触碰到窗户时,我突然顿住了。

春风是最和煦的,我们这个南方小城,春如四季,多难得的才会有这么舒服的风。

我还是关上了窗户,但和以往不同,我给自己留了一道小缝。

“窗户都关上吧,现在晚上的温度还是只有个位数,别着凉了。”

我有些慌张的转过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那我……,我去换鞋了。”

转身,逃去了玄关。

夜半时分,我转身看向身侧的何之,他睡得很安静。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盯着窗边溜进来的夜光,回味起窗边的小插曲。

我好像有点怕何之。

我闭了闭眼,压下情绪,都订婚了还考虑这么多干什么。

第二天的清晨,我依旧如往常一般,起床上班,何之已经不在我身边。

何之是做生意的,虽然时间比我自由,但他有良好的作息习惯,每天都是雷打不动6点起来健身。

而我也是6点起床,为他准备好早饭,再去上班。

但是现在已经7点了,我还在床上。

我看了看手机,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飞奔去公交站,忘了准备早饭这件事。

2

我的工作很清闲,是在写字楼里的一家外贸公司做出纳,但我一直想转岗会计。

今年,身为会计的老板娘怀孕了,于是我顺利转岗,开始了转岗学习。

渐渐的,我忙起来了。

在最后一天的学习结束后,下班已经接近11点。

没有公交,滴滴也打不到。

没办法,我只能给何之打去电话。

“喂,何之,我现在没……”

“嘟嘟嘟嘟”

还没说几个字,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的心底涌出一片无奈,可为什么不是伤心呢?

我抬头看了看写字楼下的人流,还是打开了打车软件,在一个小时后,坐上了回家的专车。

“师傅,我可以开点窗户吗,我想吹吹风。”

我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小心翼翼的询问。

“开呀,小姑娘,开个窗还能不让你开了。”

我被师傅憨憨的语气逗笑,摇下了窗户。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1点,我尽量轻声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何之不在家,这么晚了,人去哪了?

我本能的打开手机,想打个电话。

可刚好手机没电,没办法,只能先充电,洗漱完再打吧。

万万没想到,我睡着了。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也许是工作太累了,洗漱完我连开机的力气都没有,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是何之叫的我,我居然都没发现他回来。

我揉了揉半睁的眼,一脸懵的看向何之。

他身上穿的是我给他买的家居服,和我身上的是一套,情侣装。

只不过他的那套很新,是他第一次穿。

明明从来都不愿意和我穿情侣装的他,今天怎么会这么反常?

“这几天是不是很忙,一觉都睡到中午了。”

我起身,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我最近在忙着转岗的事情,累到了。”

何之略带宠溺的捏了捏我的脸,温柔的看着我。

“嗯,我知道了,起来吧。洗洗吃中饭了,我买了刺身,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

突然,我不想起床了,之前那种疲惫感好像又上来了。

“我不吃刺身的。何之,我不吃生食,我咽不下,会吐出来。”

我微笑着看着何之,内心没有任何情绪,平静的不能再平静。

3

我热衷于美食,并且对食物也不挑剔,有新开的美食店我都要第一时间去打卡。

但一直都是我一个人或者闺蜜小怡陪我去。

何之不喜欢我这种低级的乐趣。

唯独那家日料店他陪我去了好几次,他说那家店的三文鱼很新鲜。

但他从来都没有发现,我不吃生食。

甚至有一次我把三文鱼放到寿喜锅里烫,都被他说糟蹋食物。

其实何之不知道我不吃生食也不足为奇,因为他好像从来没给我夹过菜。

我愿意去那家店,也仅仅是因为何之愿意陪我去。

“所以,可以煮熟吗?”我盖回被子,打趣的说着,“我不想下床了,你帮我煮熟端过来吧。”

其实我很清楚,何之绝对不可能这么纵容我,只有爸爸才会十年如一日的宠着妈妈,会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妈妈面前。

也许是我的转变太大,何之一下子愣住了,一直捏着我的脸没有松手。

我有些吃痛,往后退了退,拍了拍何之的胳膊。

“行了,我开玩笑的。你吃吧,我不饿,还想再休息休息。和你一起住以后,我都没睡过懒觉了。”

我重新钻回了被窝,好暖和,远比奔现何之还要暖和。

我背过身,有点害怕,却又有点期待背后何之的表情。

他在我身后站了许久,什么也没说,久到他什么时候离开我都不知道。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的1点,我是被饿醒的。

我伸手向床头摸去,想打开手机点个外卖。

在手机打开的那一瞬间,许多消息蹦了出来,都是何之的电话和微信,时间是凌晨的两点,那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当然,何之在这个时间给我发消息并不奇怪,以前我可是24小时为他待命的。

一想到这我自嘲的笑了笑。

我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自我的。

4

好像是见到何之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沦陷了。

我认识何之的时候是在高中。

准确的说,是我认识何之,何之还不认识我。

那个时期,学校明例规定,学生之间禁止谈恋爱。

但在荷尔蒙的作祟下,青春期的我们总会春心萌动。

而我萌动的对象就是何之。

初识何之,是高一下的一次月考后。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见到他的照片。

那次月考,他是学校的前五名,证件照被放大在学校的橱窗里。

就因为去食堂路上那不经意的一瞥,我的人生似乎就此定格住了。

我移不开视线、挪不开脚,我的暗恋就此开始了。

我很庆幸,我和何之虽然不是同班,但我们的班级在同一层楼。

每次课间休息,我都像开盲盒一般,等待着何之从窗边经过。

渐渐地,我不再满足于课间的小心翼翼。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和他一起考进年级前五,和他在一个橱窗下。

也许是老天在帮我,我还没考上橱窗,高考制度就改革了。

我们的高考不再是单纯的文理科,而是选考,选择自己擅长的科目进行学习考试。

就这样,在十六分之一的概率下,我和何之分到了同一个班级,我们选择了一样的课程。

分班那天,我表面平静,心跳却不停的加快。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依旧不会表达自己,只是如所有暗恋的人一般,内心默默的喜悦着。

何之很高,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我们之间有着5米的距离。

这距离似乎不是很长,但对我而言,却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长廊。

我和他的交流也仅限于学业。

为了了结我的暗恋,我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我要和何之上一个大学。

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和他站在同一高度,向他清楚的表达我的心意。

但可惜的是,我的好运到了头。

最终,他去了一本大学的王牌热门专业。

而我发挥失常,只达到了二本大学的分数线,学了会计。

我们的距离好像越来越大。

他不认识我,我不敢认识他。

我们似乎一下子没了交集。

5

再一次见到何之,是在高中毕业半年后的那个寒假。

我独自一人去看望老师。

刚好,他也在。

因为老师的一句“你们俩好像在一个城市上学,加个微信可以互相照应”,我有了他的联系方式。

在加了何之好友之后,我们会在节假日礼貌性的寒暄几句。

语句不多,我却甘之如饴。

我会频繁的关注他的朋友圈,为成为第一个为他点赞的人而暗暗兴奋。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也就是我的殷勤,让我的暗恋第一次变得满目疮孔。

在一次社团活动结束之后,我照常打开微信点开了他的朋友圈。

那一刻我看到他朋友圈的封面变了,从无人的天空变成了他和一个女孩。

照片里两人对坐着,相视而笑,笑的很开心,很甜蜜。

那个女孩叫宋薇,是一个张扬、随性的女孩,和何之很像。

其实我见过很多何之和宋薇的照片,因为他从来都没删过,但唯独这张,我一直忘不了。

知道何之有女友后,我开始止损。

将心慢慢腾空,留给自己。

过程艰难,但必须去做。

我知道我不应该像小丑一样再去窥视他人。

我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学习和社团活动。

那个时候的我心无旁骛,过着自己的生活。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奇怪——

何之和宋薇分手了。

分的很突然,突然到我都没有察觉。

是小怡告诉的我,她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心思的朋友。

巧合的是,她跟何之在一个学校。

何之单身了,我的心突然跳动了一下。

原来我并没有真正放下他。

6

我鬼使神差的问了小怡。

“小怡,我是不是该积极的冲一把?”

小怡贱兮兮的笑了笑,“年轻人腿脚好,为什么不冲?!记住你是最棒,最优秀的!去吧!皮卡丘!”

我冲了,我鼓起勇气,在大二的那个暑假,我给何之打去了电话。

“喂,是何之同学吗,你好,那个就是,我、我可以……可以……”

我有些紧张,害怕何之看穿我的伎俩,更害怕何之会拒绝我的示好。

“可以。”

电话那头冷冷的回答道,有些漫不经心。

可我都还没说什么。

“那个,何之同学,你。我还没说什么,你就答应了。”我不敢置信。

“老师不是让我们互相照应吗?”

“啊,那我……”

只听见电话那头发出淡淡的笑声,“说吧,什么事?”

“我想和你回家!”

我鼓起勇气,郑重其事。

……

一阵寂静,我好像表达错意思了。

“不不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家,我没买到车票。”

“行,后天上午,我来接你。”

7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和何之一同回家的那个早上。

我起了个大早,没到时间就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他。

正值酷暑,我在烈日下暴晒了整整1个半小时,终于等到了何之。

他瘦了,瘦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导致的,整个人没有了之前的少年气,多了些许成熟,但还是那么漫不经心。

我简单的和何之打了声招呼,坐进了后座。

因为就在和他打招呼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副驾驶上放着许多可爱的摆件,以及一张磁吸贴“薇薇小仙女专座”。

我坐在后座,有些落寞的看着副驾驶。

回家的旅途中,我使出浑身解数,聊遍了我能想到的所有话题。

可能是没吃早饭的缘故,我有些饿了,于是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面包。

“不要在车上吃东西!我有洁癖。”

何之突然的严肃,打得我手足无措。

我的脸一瞬间涨红,急忙道歉,把面包放了回去。

可副驾驶上明明有零食屑。

就那一瞬,我退缩了,我知道,对他而言,我远比不上宋薇。

我没再提及我的暗恋。

没过多久,他们复合了。

而我则变成里他们朋友圈里的笑料。

在他们复合的那天,宋薇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车内监控的截图。

图片上的主人公是我,我正在小心翼翼的将面包放回包里。

配文‘只有我才可以在顾先生的车上吃东西,其他什么妖魔鬼怪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