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时期,唐州有个叫甄大胆的男子,他年方二十,生得膀大腰圆,十分壮实。甄大胆自幼失去父母,被城外道观里的道士收养,他在道观长大,跟着道士们学了不少本领,会很多常人不会的东西。

甄大胆十六岁那年,因不愿意出家当道士,便离开道观回到家中种田,不料他回到家时,却发现自家的房屋和田地都被族中一位长辈霸占。那位长辈叫甄怀诞,是甄大胆的族叔,他看见甄大胆回来,担心甄大胆找自己要回房屋田地,便将自己贪便宜买下的一座凶宅送给甄大胆,并笑着对甄大胆说道:“我送你一座大房子,你就别向我要你家的房子和田地了。”

甄怀诞说着便将那座凶宅的房契和地契塞进甄大胆怀里,然后快速转身离开了。甄大胆见甄怀诞给自己的房子位于繁华的城东,且这座房子的面积是自家老房子的两倍,便没有与甄怀诞计较,直接搬进了那座凶宅里。

甄大胆搬进那座凶宅的时候,一位邻居好心提醒他道:“这座宅子是凶宅,住进这座凶宅的人都无缘无故死了,没有一个人能活过三个月,你若住在这里,肯定难逃一死,我劝你换个地方住,什么都没有命重要啊!”

邻居还告诉甄大胆,甄怀诞卖掉以前的老房子,贪便宜买下这座宅子,他和妻子住进这座宅子以后,只在里面住了半个月,他的妻子就无缘无故疯了。

甄怀诞的妻子疯了没几天就死了,甄怀诞担心自己会落得和妻子一样的下场,匆匆从这座凶宅里搬了出去,因没有地方住,甄怀诞才住进了甄大胆的家里。甄怀诞搬出凶宅后,大病了一场,他调养了大半年,身体才逐渐好转。

甄大胆听了邻居的话,才明白甄怀诞将这座大宅子给自己住的原因,原来这里是座凶宅。甄大胆谢过邻居的提醒,随后笑着对邻居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死的!不管这里有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会把它们揪出来。”

甄大胆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进了那座凶宅,让甄大胆没想到的是,他当天晚上就遇到了怪事。当时已是半夜,甄大胆忽然被一个女子的哭声吵醒,他起身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发现声音是从后院的枯井内传出来的,他走到枯井旁边查看,枯井内竟忽然飞出一个白衣女鬼。

那白衣女鬼披头散发,青面獠牙,她绕着甄大胆飞来飞去,看起来十分骇人。甄大胆面对白衣女鬼,没有丝毫畏惧,他冷声质问那女鬼:“你是哪里的孤魂野鬼,竟然在这里害人?若你再不离去,我就打得你魂飞魄散!”

白衣女鬼根本没有理会甄大胆,她凶狠恶煞地向着甄大胆扑了过来,甄大胆急忙咬破中指,在空中画了一道血符,他用血符将女鬼打倒在地,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贴在女鬼额头,那女鬼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甄大胆看着白衣女鬼,冷声质问:“你为何在这里害人?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我会立刻让你魂飞魄散!”

白衣女鬼根本不是甄大胆的对手,她担心甄大胆真的会将自己打得魂飞魄散,立刻对甄大胆说明了实情。白衣女鬼自称叫素衣,是鬼王的手下,鬼王为了提升自己的功力,便将素衣封在这座宅子里,让她吸走凡人的阳气,存在一个秘制的陶罐里,每月初一,鬼王会派人来这里取走阳气。

素衣表示,她根本不想跟着鬼王害人,只是鬼王法力强大,她们根本不是鬼王的对手,若是不听鬼王的话,就会被鬼王吃掉。鬼王用这样的方式控制了很多孤魂野鬼,已经有很多人被这些孤魂野鬼害死。

甄大胆没想到附近竟然有鬼王害人,他皱眉询问素衣:“鬼王是如何控制你们的?”

素衣看着甄大胆身后的柳树,缓缓说道:“柳树是阴树,鬼王就是用它封印我们的。这座宅子里有七棵柳树,那是鬼王布下的阵法,只要那七棵柳树存在,鬼王的封印就会一直存在,我就无法离开这座宅子。鬼王的阵法还会帮助我们取走凡人的阳气,只要有凡人住进这里,他们的阳气每一天都会减少,身体差的人根本活不过一个月,身体好的人也活不过三个月。”

甄大胆听了素衣的话,暗骂鬼王心狠手辣,他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害了那么多人。甄大胆想到这里,连夜砍了院中七棵柳树,解除了鬼王的封印。甄大胆砍了那七棵柳树以后,施法超度了素衣的亡魂,帮助素衣去地府转世投胎。

素衣临走前,甄大胆忽然想起甄怀诞的妻子,他询问素衣:“甄怀诞的妻子是怎么疯的?”

素衣叹息着说道:“鬼王派手下来取阳气那晚,甄怀诞的妻子正好起床如厕,她不幸看见了鬼王的手下,对方是一个凶狠恶煞的夜叉,甄怀诞的妻子因此吓疯了,她的身体不好,在这座凶宅住了半月就一命呜呼了。”

素衣说完这番话,就在甄大胆的帮助下,直接去了地府转世投胎。甄大胆超度了素衣的鬼魂后,直接来到城外的道观,将鬼王害人的事情告诉了道观的观主。观主得知此事,立刻组织门下弟子降服鬼王,甄大胆则带领一些道士寻找凶宅,不停砍柳树,以此解救被鬼王控制的孤魂野鬼,并超度他们。

那些被甄大胆救出来的孤魂野鬼为了报恩,他们到了地府以后,纷纷在阎王爷面前为甄大胆说好话,阎王爷得知此事,亲手在生死簿上为甄大胆添了十年阳寿,甄大胆因此事得了善报。

这件事过去后,附近再也没有发生怪事,甄大胆成了人们交口称赞的捉鬼英雄。甄大胆没有因此骄傲自满,他凭借自身本领,默默守护着当地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