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公元前480年,波斯帝国在对希腊的第二次入侵战争中遭致惨败。作为最高统帅的薛西斯,因提前跑路而免于面对被困死在欧洲的厄运。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权力损失,依然让这位雄主感到心有余悸。至此将全部精力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并用余生完成了许多堪称奇迹的大型标识建筑。其中就有宏伟的万国之门,以及看似不朽的王都--波斯波利斯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波斯波利斯之前 阿契美尼德王朝已设立4个首都

事实上,建立波斯帝国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向来有4个功能各不相同的首都。比如曾经的龙兴之地帕萨尔加德,自始至终被保留着特殊身份。邻省埃兰的首府苏萨具有漫长历史,通常被用来充当最重要的外交场所。至于北方的山城埃克巴塔纳,则是前任宗主与现任盟友米底人的中心。最后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核心巴比伦,充当着农业时代的经济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比之前的4座都城 波斯波利斯完全是0基础

即便如此,开国之君居鲁士还是希望能建造一座崭新王都,用于平衡波斯本土和其他地方间的区域差异。因而选中扎格罗斯山脚下的马尔夫达什特平原,准备将原先的不毛之地改造成世界中心。奈何尚未安排破土,自己就死于中亚前线的反游牧民战争。稍后继位的冈比斯又将目标投向非洲,没能及时帮逝去的父亲如愿。直到大流士以权谋位,才终于在元前515年启动工程。但受制于一穷二白的选址现状,以及古代世界的交通不畅,大部分建筑都没能按计划落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军事能力平庸 但薛西斯的内政造诣相当出色

不过,发生在希腊前线的军事失败,足以给波斯波利斯这个半成品送去重大利好。如果说居鲁士的规划是为理想,大流士的执行是要靠拉动经济来巩固地位,那么薛西斯的动机无疑是兼而有之且格外强烈。一方面可以通过拨款收益,让帝国的多个区域可以从战争消耗中复苏。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替自己制造政绩,挽回因战败而丢掉的人心和权威软实力。因而将大笔资金投入当地建设,誓要在黄天厚土之间营造出伟岸奇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宏伟的阿帕达那宫复原图

公元前479年起,薛西斯首先致力于补完父亲留下的两个大坑,即总面积达1000平方米的阿帕达那宫与绰号三重门的议事大厅。尤其是前者,需要竖立72根高24米的立柱,并在夯土堆砌的主结构外包裹彩色砖块。内壁则覆盖着价格更高的琉璃转片,给观者以恍如身临天堂般的视觉震撼。而且和类似项目不同,阿帕达那宫实际分为东西两座,分别在苏萨和波斯波利斯同步施工。换言之,帝国必须为这对双胞胎支付两笔费用,雇佣两拨具有相同水准的建造者,采购两匹价格不菲的建筑材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宫殿外 波斯波利斯的其他设施也耗费甚多

值得一提的是,整座波斯波利斯城皆建造在面积达 125000平方米的土台上。该平台同样非天然形成,而是由大批专员不断垒砌后再铲平整。除靠近山川的一侧外,其余三面边界都是以相似手法完成。为此,薛西斯必须命人配置有6.9米高的111级台阶,三层分别高7米、14米和27米的带塔楼城墙,以及硕大的蓄水池与排水沟渠。可悲的是,上述工作无论多么复杂且艰巨,都起始于前任君主大流士时代。所以,薛西斯花大量时间予以搞定,也难以获得自己所期望的宣传效应。甚至更像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矮子,一个只能挥霍父亲遗产的纨绔子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波斯波利斯的不少建筑 少不了黎巴嫩的特色雪松木材

此外,早期的波斯帝国建风格更遵循先祖传统,乐于用木头充当立柱材料。只有当建筑本身的高度严重超标,才会改用切割石材+辅以石灰的外族技艺。这样做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迅速将原产自黎巴嫩的优质雪松消耗完毕,迫使后来者全面倒向巨石风格。继而不断从两河流域、小亚细亚乃至希腊招募专业技工,花费远多于过往的人力成本。幸好波斯人的中央府库并不缺钱,才能支撑起大量融合亚述与古希腊风格的“波斯式立柱”粉墨登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融合了东西方艺术特色的 波斯式立柱

公元前465年前后,约等于大王薛西斯迷上奇迹基建的第15个春秋,他终于决心在该领域内好好替自己任性一把。随即推出史无前例的万国之门方案,准备将其作为外人赞叹波斯波利斯宏伟蓝图的最大标识物。其主体结构为坐落于城市南端的16.5米高房间,屋顶由4根带钟形底座的石柱支撑,后在东、西、南三面各开一座硕大石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国之门东侧的两座拉马苏神像

其中,西门入口处雕刻有两头雄伟的公牛,而东侧入口处是两座带翅膀的拉马苏神像。前者是古伊朗-印度传统的崇拜对象,意在向西方来客标注自己的文化出身。后者则是亚述风格的保护神,显然是借用前朝名号面向广大东方受众。唯有南门没有类似安排,但也用波斯、埃兰和巴比伦三种语言,刻有万国之门名称和一段意味深长的铭文:

我是薛西斯、伟大的国王、万王之王、万国万民之王、广袤大地之王,阿契美尼德家族的大流士之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国之门入口处的雕刻铭文

平心而论,万国之门并不是波斯波利斯城中最宏伟的建筑。但却很好折射出设计者的细腻心思,让后人以体会薛西斯的痛点与现实诉求。那就是在被证明军事无能后,转而靠技术、财富和宣传手段,搞曲线救国式形象挽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世纪 欧洲旅行家笔下的万国之门遗迹

可惜,任何大刀阔斧的施政举措,都会伴随有相应反噬。薛西斯因战争失败而全方位转向奇迹工程建设,势必引起靠军功上位敛财的贵族不满。在万国之门开始建造后不久,他便死于大将阿塔巴努斯的叛乱阴谋。后者已为自己的7个儿子安排要职,准备彻底颠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铁桶江山。尽管稍后被反击的阿尔塔薛西斯挫败,但也成功行刺了薛西斯本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薛西斯可能在万国之门建成前就遇刺身亡

所以,这位波斯帝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君王,可能到死都没能见到自己的设计杰作问世。万国之门的最终落成,还是要靠继任者来运筹帷幄。这不得不说就是对建造初衷的莫大讽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国之门与整个波斯波利斯都毁于马其顿人之手

到了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队兵临波斯波利斯,以毁灭性的惩戒之火将整座都城摧毁殆尽。万国之门同样没能幸免,与更加宏伟的阿帕达那宫一同沦为残垣断壁。讽刺的是,入侵者所打出的行动旗号,正是要为第二次希波战争中的纵火行为复仇。显然,这又是历史轮回赠送给大王薛西斯的血腥玩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