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近期已有多家村镇银行跟随下调存款利率。其中,部分银行5年期存款利率下调幅度达到30个基点,但仍普遍高于当前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存款利率。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存款利率调整的不断深化,地方性法人银行跟进调整存款利率亦在情理之中。自去年以来,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相继调整存款挂牌利率,以此来缓解利率净息差压力。而各家银行调整幅度不尽相同,这也体现了存款利率市场化的结果。

多家银行下调存款利率 利率仍普遍高于国股行

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之后,地方性法人银行近期迎来了存款利率集体下调。据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近期已有吉林大安惠民村镇银行、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宜宾兴宜村镇银行、深圳罗湖蓝海村镇银行等多家村镇银行相继下调了存款利率的挂牌利率。

如宜宾兴宜村镇银行对外发布公告称,自2023年6月1起,将调整部分存款利率,储蓄存款中,活期存款利率由0.38%调整为0.35%,整存整取一年、二年、三年、五年期利率由2.25%、2.85%、3.5%、4%调整为2.15%、2.7%、3.30%、3.70%,分别下调10个、15个、20个、30个基点。

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则公告称,根据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相关要求,结合都江堰利率市场定价情况,经研究决定,该行自2023年6月1日起调整人民币存款执行利率,调整后整存整取(储蓄)两年、三年、五年期利率分别由2.85%、3.5%、4%降至2.8%、3.4%、3.9%,分别下调5个、10个、10个基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地方法人银行的存款利率在下调之后普遍仍然保持相对较高的利率。当前,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等大中型银行的存款挂牌利率普遍低于3%。部分大中型存款利率上浮的部分定期存款产品利率,亦难觅3.4%以上的利率水平。

一位地方性法人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近年来小银行存款竞争压力较大,揽存的难度亦有所增加。曾经依靠互联网异地揽存迅速扩张的地方性小银行,在严监管之下回归本地发展。同时一些风险事件的发生,客户对小银行的信任度有所降低。因此保持相对较高的存款利率水平,可以让这些银行揽存的竞争力有所增强。但保持较高存款利率,也给银行净息差带来压力。

事实上,此轮银行存款利率普遍下调的重要原因是为了稳定银行息差,为贷款利率持续保持较低水平腾挪空间。

此外,博通咨询金融行业资深研究员王蓬博表示,银行的监管机制是在逐步完善的,特别是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成立后,对地方金融的监管也在补强,因此再发生风险事件的概率不大。

本轮存款利率调整已超1年 下行是否仍有空间?

本轮存款利率的调整已经超过了1年时间,存款利率的调整亦不断深化。

自去年4月份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自律机制成员银行参考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1年期LPR为代表的贷款市场利率,合理调整存款利率水平。此后,大额存单等各类存款产品利率持续下降。

去年9月,在自律机制的引导下,国有银行率先下调了定期存款挂牌利率。此后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纷纷跟进下调。今年5月,自律机制再度引导银行通知存款、协定存款两种类活期存款利率下行,进一步引导银行存款利率市场回归常态。

“银行存款竞争依然较大,尤其是每年一季度,揽存保规模仍是市场最重要的事情。”有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为此若想银行下调存款利率,监管层不得不进行合理的引导。

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高增长市场主管合伙人许旭明表示,今年以来,不少银行通过控制存款成本等方式来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以此来改善息差水平。在近一年的政策引导下,多家银行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有利于银行息差的改善。

尽管存款利率下降对银行净息差有所改善,但不意味着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可以彻底解除。招商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认为,2023年经济有所复苏,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的紧迫性不高,考虑到存量贷款重定价等影响,2023年银行息差压力增大,控制存款成本成为当务之急。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认为,从空间上存款利率仍有继续下行的空间,但考虑到前期已经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调整,同时叠加当前我国经济持续复苏,因此他预计后续存款利率压降的空间有限。

此外,许旭明指出,提升息差不能只看资产跟负债的价格,关键是要优化资产负债结构。他建议,银行还要从盘活存量着手,在设定风险偏好的情况下,压价风险跟回报不成比例的资产,要提升综合服务水平,提高客户活性存款这些低息负债的沉淀率,降低负债成本。同时强调对增量的质量要求,要加强行业研究,挖掘新的资产增长领域,注重提升负债的管理质量,关注负债来源的稳定性、负债结构的多样性、负债跟资产匹配的合理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姜樊

编辑 陈莉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