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刘德华主演的电影《解救吾先生》上映,观众好评如潮,屡次获奖。

许多观众还不了解,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源于真实的绑架事件,电影中许多情节和台词都来源于警方的视频记录。

更令人惊喜的是,电影中吾先生的人物原型,也参与了电影,他就是饰演刑警队长的演员吴若甫。

时间回到2004年2月3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电影中吴若甫本人

凌晨一点的北京三里屯酒吧街热闹非凡, 吴若甫和几个朋友聚会结束后醉醺醺地走出酒吧,刚走到自己豪车旁边就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人问道:“你是吴若甫吧?”

吴若甫说:“我是,您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警察,”那个人打开警官证给吴若甫看了一眼又很快收起来,他说,“你涉嫌一起交通事故,请配合我们走一趟吧!”

还没等吴若甫辩解,他就被“警察”戴上手铐,连推带拉地弄进一辆轿车里。

上车前,吴若甫发现这不是警车,就提出要打110确认一下。吴若甫的朋友也发觉事有蹊跷,他们赶紧上前阻拦,几个人和“警察”在汽车旁边撕扯起来。

突然,一位“警察”拿出枪对着他们大声呵斥道:“都往后站!你们要是妨碍警察执行公务,就一起逮捕!”

手枪上膛的声音清晰响亮,军人出身的吴若甫马上就判断出这是“真家伙”。为了自己和朋友的安全,他不再挣扎,和“警察”上了车。

“啪”的一声车门关闭,“警车”飞速离开酒吧街。

吴若甫上车后,“警察”就抢走他的手机扔出窗外,还狠狠地压着他的头不让他向窗外看。此时,吴若甫更加确定这些人不是警察。

汽车驶离闹市后,“警察”亮出自己真实身份。他对吴若甫说:“吴先生,算你倒霉!我们真没打算绑你,谁让你先出来的,不绑你绑谁啊?”

吴若甫进入演艺圈后,因为硬朗正派的形象,出演了许多警察、军人的角色。这个荧幕硬汉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像电视剧中的受害人一样被绑架了。

十多年的军营生活培养出吴若甫稳重的性格,多年警匪题材的演艺经历也让他对各种犯罪有所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知道,这个手持枪械的绑架团伙肯定是群亡命之徒,自己现在被控制住,如果挣扎反抗更容易受到伤害。吴若甫想,自己的朋友肯定已经报警,只要能够尽力与绑匪周旋以保安全,就一定能等到警察救援。

想到这里,吴若甫逐渐冷静下来,他一路默不作声,却仔细听着车窗外的声音。他听到车子经过了高速路收费站,还听到飞机起飞的轰鸣声,于是猜测自己被带到市区以北的顺义方向。

车子停下后,吴若甫被拉到一间农家院的小屋里,借着昏暗的灯,他终于看到绑匪的模样。

为首的绑匪年纪不大,挺瘦,他咧着大嘴朝吴若甫笑着说:“看你在电视里挺能打的,那都是真的假的?”

吴若甫淡定回答:“有真有假。”

那绑匪吩咐手下:“多给他绑上几道,把剩下的锁全用上!”

绑匪用铁链一圈一圈绑在吴若甫身上,又来来回回锁上了九把铁锁,让吴若甫动弹不得。

绑好后,绑匪对吴若甫说:“吴先生,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一天之内你拿钱来,我们就把你放了。如果拿不来钱,我今天先给你演示演示结果。”

正说着,其他绑匪又从角落推出一个五花大绑的年轻人。

“这是昨天绑来的假少爷,”绑匪指着年轻人说,“在这一天了,就是拿不出钱来,我们也没办法,只好挖个坑把他埋了。”

人命关天的事情,在绑匪嘴里说出来好像开玩笑一样。几个绑匪手拿铁锹,拖着年轻人往外走,被绑的年轻人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影视剧中的画面第一次真实地出现在吴若甫眼前,他看着年轻人绝望的眼神,恐惧、愤怒、同情交织在内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在车上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之后,吴若甫就下定决心不给绑匪赎金,他不想纵容匪徒得逞,另外,交出赎金之后自己反而会有生命危险。可是看到眼前的情形,吴若甫无法做到冷眼旁观。

“等等!等等!”吴若甫大声拦住绑匪,“我给你们钱,我给!他那份我给!”

绑匪听到吴若甫说话后,招呼手下放下年轻人。这时候年轻人的眼睛突然出现的光彩,他看着吴若甫流下了眼泪。

“你能拿出多少钱?”绑匪问,好像是在轻松地聊天。

“两百万!两百万!我的全部积蓄!”吴若甫诚恳地说。

“哦?”绑匪显然对这个数字不是很满意,他上下打量着吴若甫,好像在估算他的身价,“你这么大腕就只有两百万?”

吴若甫猜到绑匪会讨价还价,于是给绑匪透个底:“你去我家保险柜找存折,存折里一共有两百万,你们一看就知道了。钥匙、密码都可以给你。”

救人要紧,吴若甫想不了太多,他决不能眼看着绑匪滥杀无辜。现在能做到的只有给绑匪赎金,只要他们相信自己的诚意,就可以争取到获救的时间。

绑匪看到吴若甫全盘托出自己的家底,终于点了点头。

吴若甫看到绑匪情绪缓和,又对他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你们拿到钱要把我们两个都放了,而且不能伤害我们。如果这个小兄弟死了,你们还是拿不到我的钱!”

绑匪一口答应,他们搜出吴若甫的家门钥匙去找存折。没过多久绑匪翻完保险柜回来,笑呵呵说:“还真是两百万,算你老实,快给你家里人打电话去取钱吧!”

吴若甫怕自己的家人关心则乱不敢报警,也想多说些话拖延时间。于是谎称自己的哥哥瘫痪在床,姐姐人在国外,母亲年纪大了需要人伺候,没有人能去取钱。

绑匪听着有些不耐烦了,催他赶紧找个靠谱的人去办。最后,吴若甫说只能托自己一位信得过的朋友。

绑匪拿来电话,吴若甫打给自己的朋友老苏。他知道老苏精明干练,一定会先稳住绑匪再去报警。果然,老苏接到电话后就说银行提取大额现金需要时间,而且最快也要等银行上班才行。

听到这样的话,绑匪即使放出狠话,也只能给老苏时间取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完电话,绑匪去对面一间有电炉子的屋子睡觉,扔下两条破棉被给吴若甫和年轻人。

年轻人刚刚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吴若甫的冷静自若给年轻人带来获救的信念,他抹了抹眼泪,和吴若甫说起被绑架的经历。

原来年轻人姓杜,他不是什么阔少爷,只是个普通打工仔。小杜在迪厅认识了一个女孩,他借女孩的豪车过过瘾,没想到就被绑架了。

小杜看这群绑匪穷凶极恶,不敢让无辜的女孩受到牵连,于是一口咬定自己刚和女孩认识,还没要到电话。小杜因此没少受皮肉之苦。

吴若甫听了感动不已,他对小杜说:“好兄弟,你是真爷们儿!咱们虽然被绑着,但做事也要有原则。你做得好,我敬佩你!”

小杜哭着对吴若甫说:“吴先生,我更敬佩您才是。二百万这么多钱,救我这样一个陌生人,我不知道怎么报答您!”

吴若甫当时41岁,小杜二十出头,两个人在冰冷的小屋里同命相连,亲近之感油然而生。吴若甫忍着被铁链捆绑的疼痛不断安慰他:“钱没了还可以再挣,这些都不算什么,人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的!你还这么年轻,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

吴若甫和小杜彻夜未眠,天亮后也完全没有困意。领头的绑匪出去拿赎金,留下三个同伙。等待了一天,绑匪们没有任何动静,直到天又黑了下来,绑匪端着一盘饺子进屋。

绑匪说:“吃点饺子吧,这是你们最后一顿,吃完了就送你们上路!”

吴若甫一惊,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老大交代了,钱一到手就送你们走人。院里的坑已经挖好了!”绑匪看着吴若甫和小杜,好像在看两个待宰的猎物,“要怪就怪你们倒霉,之前平谷那位,花了三百万,还不是挖坑埋了嘛!这就是你们的命!”

绑匪放下饺子走了,又留下吴若甫和小杜。

小杜崩溃大哭,吴若甫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他强打着精神,靠紧小杜,安慰他说:“小杜兄弟,咱俩也算是缘分,不管怎么样,我陪着你呢!我给你唱首歌吧!”

吴若甫唱了一首刘德华的《小丑》,他唱完,小杜已经哭得没了眼泪。小杜轻声对吴若甫说:“吴先生,我跟您说实话吧,之前说的都是骗你的。车子不是别人的,是我女朋友的,可我就算死也不能让我女朋友冒险来送赎金啊!”

吴若甫听后,心中五味杂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心想,难道我们这么倒霉,真的只能等死吗?老苏现在怎么样了?那个领头的绑匪去哪了?警察会找到我们吗?

这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吴若甫不知道,在他和小杜命悬一线之际,农家院已经被警察包围,特警们只等一声令下就冲进屋子救人。

原来,正如吴若甫猜测的那样,在他被绑架之后,他的朋友就报了警。

民警听了吴若甫被绑架的过程,立刻想到前不久发生在平谷的绑架案,因为相同的作案手法,这两起绑架极有可能是同一伙人作案。

平谷绑架案发生后,绑匪拿了赎金带着人质消失得无影无踪,经过大量调查,民警将嫌疑锁定到一个名叫王立华的人身上。

王立华,27岁,他有个绰号:“疯狗”。人如其名,王立华十分凶狠,九年前因为抢劫被判刑,出狱后他并没有改邪归正,反而扬言还要再犯大案。更有传闻说他随身携带手雷,谁敢逮捕他,他就和谁同归于尽。

当民警把照片拿给吴若甫的朋友看时,他们立即认出了王立华,就是他假扮警察绑走吴若甫。

北京市公安局立刻组织警力侦查破案,并派出北京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阮增义带队。负责平谷绑架案的民警也被紧急叫来开会。

平谷绑架案发生后,民警追踪几个月,已经织起一张大网,正等待时机把王立华团伙一网打尽。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在被警方监控的多个落脚点里,都没有发现王立华的身影。王立华十分狡猾,善于隐藏踪迹,他还持有大量枪支弹药,想要抓捕他并非易事。

凌晨,吴若甫的朋友老苏报警,这是民警第一次得到吴若甫的消息。虽然只约定了大概的时间和地点,但是绑匪想要拿到赎金就一定会出现。

中午,王立华又打来两次电话,催促老苏取钱,他威胁道:“我知道你旁边有警察,但你也得去取钱,要不然吴若甫死定了!”

王立华的手机信号定位在北京顺义方向的偏僻农村。公安局派出大量警力搜索,主要排查手机信号附近的出租农家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市区的民警也在王立华约定交赎金的地方和其他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严密布控,终于在傍晚发现王立华的踪迹。那是一辆蓝鸟轿车,车牌号:京FH02589,是王立华经常开的一辆车。

侦查员轮换跟踪蓝鸟轿车,交警也通过摄像头把这辆车盯得死死的。

只见蓝鸟轿车悠闲地在北京城里兜着圈子,谁都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不过,张开的大网正在逐渐收拢,王立华已是逃无可逃。

“跟紧,跟紧!”阮副局长下命令说,“只要能确认是王立华,立即逮捕!”

傍晚,蓝鸟轿车终于停到一家修理厂门前,汽车驾驶位下来一个人,经过侦查员辨认,他就是王立华无疑。

随着阮副局长一声令下,侦查员们从多个方位出动,迅速控制住王立华。为防止他拿出枪械,侦查员们死死按住王立华的双手不敢松开。

侦查员从王立华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两支手枪和一枚手雷,而抓捕时,王立华已经把手伸进口袋,摸到手雷。汽车修理厂附近人员密集,还有一个加油站,如果侦查员抓捕王立华时稍慢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王立华被带到公安局后,很快就承认是自己绑架的吴若甫,可他却没有一丝悔改的样子。

面对阮副局长的严肃审问,王立华肆无忌惮地抖着腿,他扬起下巴挑衅道:“你们刚才要是不按着,我拉开手雷,咱们都别活了!”

阮副局长气愤地说:“你猖狂什么?你被带到这来,你已经输了!”

很显然,王立华自信人质藏得很隐秘才敢如此嚣张。手握人质,王立华开始和阮副局长谈条件:“我知道我肯定是活不成了。我给你个立功的机会:你让我的几个弟兄跑了,我就告诉你藏吴若甫的地方。”

“跑哪去?”

“他们爱跑哪就跑哪去?”

“他们还能跑出中国?笑话!”阮副局长嗤之以鼻。

王立华谈判没有得逞,他摇摇头摊牌道:“反正到了时间还没有消息,我的人就知道我出事,马上撕票。”

看王立华坚持不肯吐露人质的任何信息,阮副局长就让王立华自己待在审讯室里,“晾一晾”他。这样的凶犯,警察越是紧张审问他就越亢奋,如果不理会他反而会有更好的效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电影中的匪首形象

公安局外的侦查员已经锁定了几个具有藏人质嫌疑的农家院,特警队出动,到达嫌疑农家院附近。

但是,特警队不清楚关押人质的具体情况,王立华有几个同伙?有多少枪支?除了吴若甫还有没有其他人质?人质和绑匪是否在一个房间?

在得到明确信息之前,特警不敢打草惊蛇,只能一边隐蔽地搜索,一边等待阮副局长的消息。

王立华“冷静”了一阵子,突然又提出条件:他要回家见自己女友最后一面。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民警认为这是个触碰王立华心理防线的机会,于是决定安排王立华与他的女友见面。

民警把车停到王立华女友家楼下,让他们在警车中见面。王立华见到女友,一头扎到女友怀里泪流满面,先是说“我要死了”,接着又说“再也见不到了”。

在之前的调查中,民警已经发现王立华在北京有多处住宅,每个住宅里都住着一个女友。王立华只是利用这些女孩掩盖踪迹,不会对她们有什么感情。现在唯独对这个女孩难舍难分,让人感到非常可疑。

民警把警车团团围住,视线一秒不敢离开王立华。突然,民警看到王立华身体蜷缩行为诡异,于是赶紧冲到车上,拉开王立华和女孩。

搜身后发现,王立华在内裤里藏了一把手铐钥匙。原来他要求见女友只是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趁抱住女友的机会打开手铐逃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王立华已经走到绝望的边缘。民警趁热打铁再次对王立华进行审问,王立华终于说出关押人质的农家院在一片果园里,屋子里有两名人质和三名同伙。

虽然王立华已经交代清楚人质情况,但是营救人质的难度依然很大。

首先,王立华的同伙不知道他已经落网,人质随时有生命危险。

其次,绑匪手持枪械弹药,威胁着人质和周围群众的安全。

最后,果园附近有不少农户,几乎每家都养了看家的大型犬,如果刑警出动必然会引起犬吠惊动绑匪。

由于这些顾虑重重的风险因素,就要求特警营救人质时必须要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绑匪,才能避免人员伤亡和惊扰无辜群众。

在熟悉地形和制定方案后,特警迅速出动,穿过果园,翻过院子围墙,分为三队进入关押人质的平房。

一队从正门进入客厅,一队破窗进入关押人质的东屋,一队破窗进入绑匪所在的西屋。

在吴若甫和小杜最绝望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玻璃破碎声打破寂静。

全副武装的特警从窗外冲进屋,好像神兵天降一般,吴若甫感到恍恍惚惚,不知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是假。

特警找到钥匙打开吴若甫身上的铁锁,松开铁链,他觉得手脚酸麻站起身来头晕目眩,直到坐上警车,吴若甫才渐渐有了真实的感觉。

他坦言道:“特警冲进来的时候又激动又感动,真是像做梦一样,突然就被绑架了,突然又被解救了。甚至觉得不真实,但就是真实的发生了。谢谢你们,我就知道自己肯定会得救。非常感谢你们!”

吴若甫和小杜被救的同时,王立华的同伙在西屋被全部抓获,整个过程,特警只用了短短三秒钟。

吴若甫从被绑架到被解救经历了22个小时,22个小时的惊心动魄结束在电光火石的三秒钟内。

吴若甫获救后,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他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渐渐淡出影视圈,将更多的时间放在陪伴亲人上。

王立华和他的同伙经法院审判,分别判处了死刑和有期徒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十年之后,《解救吾先生》电影剧组找到吴若甫,希望得到他的同意将绑架事件改编为电影。

让剧组感到意外的是,吴若甫很快同意了,并且愿意出演电影,扮演曾经营救自己的刑警队队长。

记者采访吴若甫,当问到参演这部电影的原因时。他说,这部影片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是真实的,制片方和导演非常尊重当事人和办案民警。

“希望我能用拍摄影片的方式向公安民警表示致敬和感恩,也要让更多人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文 | 雅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