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公元2023年,位于今日也门境内的马里卜大坝,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此时,距离其开工的年代已过去约2773个春秋,而作为设计和建造者的示巴古国也早就灰飞烟灭。但宏伟的遗迹至今仍依稀可见,向无数后来人展现曾经的光辉岁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古老的示巴王国 兴起于铜器文明大崩溃时代

早在公元前1100年,古老的示巴王国已出现在阿拉伯半岛南部。由于境内的自然条件相对优渥,还是联通东南西北各头的贸易中转站,具备相当不俗的跨区域影响力。无论是《圣经旧约》中的女主联姻所罗门王典故,还是至今都奉其为先祖的埃塞俄比亚教会,都是王国富庶与声名远播的绝佳注脚。特别是都城马里卜所在的平原区域,虽气候干旱且降雨较少,却有河道带来的充沛水流滋润。所以能生产乳香或没药,将各地商贾吸引来集中采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王与所罗门王的传说 就是示巴贸易中心地位的另类体现

此后,以马里卜城为中心的示巴王国,就依靠硬通货+地理优势迅速崛起。但也面临着人口暴涨、农产品供应不足和城市饮水紧张等问题,不得不靠修缮水利设施来予以弥补。例如作为其贸易对象的纳巴泰阿拉伯人,就早已在今日约旦境内的贾瓦城建造过大型水坝。稍后又有东方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以及西方的埃及尼罗河流域,陆续出现相似的工程设计。乃至也门境内本身,都分布着众多小型水坝与引水渠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约旦境内的贾瓦城大坝遗址 修建于公元前3500年前后

另一方面,青铜时代在近东地区的悄然落幕,促成许多伟大帝国的轰然倒塌。在这轮史无前例的洗牌过程中,先是古代的犹太人和阿拉伯先民依次冒头,为沙漠商路的开拓提供便利。接着是北方的亚述帝国扩张,已经发达起来的南方各地输送起难民潮。加之还有一个统御尼罗河全境的努比亚王朝,突然出现在红海对岸,无形中强化了示巴王国的缓冲区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古代的马里卜大坝 因长期淤积问题而显得非常渺小

正因如此,公元前8世纪中期的也门阿拉伯人得以大展拳脚,为千年难遇的盛世送上马里卜大坝这份厚礼。在选址方面,工程师特意相中城市西南方的上游区域,用更好的石料加工技术取代原先的夯土结构。虽然在某些段落依然需要泥土为建材,但坚固程度较之前一个千年的作品来说已是大为提高。而且通过这段长580米、高4米的主体结构,辅以周遭的山谷地形,就能形成一座半天然的优质水库。无论是被拦住去路的谷地河流,还是在雨季大量注入的天上之水,都将被很好的储存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期的马里卜大坝 还有相当部分使用夯土建造

此外,马里卜大坝的建造者还特意在毗邻西部悬崖峭壁的水库北侧,挖掘出设有闸门的泄洪渠。这样既不担心气候灾害造成的水位超标,也能及时将储备按需释放到下游平原。更为重要的是,这类设施的落成等于是帮统治者掌握区域内所有水资源,十分利于稳固自身权力。考虑到阿拉伯社会向来由大小不一的部落组成,君主往往只是负责协调或对外交涉的代理人,那么大坝工程的意义早就超越了实用层级。原本仅为交易市场的城镇,也足以凭该优势升格为真正的权力中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扩建后的马里卜大坝 开始越来越多采用砖石结构

由于相关记载的缺失,我们无法通过文字描述理解大坝有多么成功。但从考古学发掘证据来看,马里卜的城市规模与示巴君主的权力都有显著提升。几乎每隔一段岁月,就有继承者来投资进行修缮工作。到公元前500年,也就是大流士一世治下的波斯帝国和平岁月,示巴的阿拉统治者又出重资进行扩大化改建。这次,他们将坝体拉高到7米,还为一些重要区域加盖强化用的巨石结构。另有开凿出新的渠道通往南北两头,使灌溉面积被瞬间扩大数倍。显然,上述花销都是为满足城市扩张而展开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希腊化时代的海崛起 促成希木叶尔王国对示巴的征服

可惜,属于示巴人的高光时刻无法持续更长时间,由亚历山大东征所引起的蝴蝶效应将很快波及到他们身上。公元前3世纪起,希腊化的托勒密王朝统御上下埃及,为去往印度联合孔雀王朝而努力开拓新航路。随即到红海西岸建立数个殖民据点,以便从南方的黑非洲进口黄金和象牙,再利用印度洋的季风直航次大陆。换言之,原先的阿拉伯内陆贸易不再是贸易刚需,反而是海边的邻居们更容易获得发财机遇。譬如紧挨着亚丁湾的希木叶尔王国,就利用海运红利的提升壮大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希木叶尔王国时代 马里卜大坝也不断被扩建

公元前115年,希腊化的希木叶尔军队大举北伐,将古老的示巴的王国据为己有。但马里卜的重要地位没有受到太多影响,还因跨国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而急需扩大,连带着催生出大坝的第二轮翻新工程。得益于技术进步和财力激增,新来者直接将坝体高度拉长一倍,达到非常恐怖的14米水准。南北两侧旧渠道被改造为大型蓄水池,再通过5个引水渠送往下游位置。至此,有关阿拉伯半岛南部的富庶神话不胫而走,在整个地中海世界与非洲北部大肆流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观的商业与农业收入 让希木叶尔强盛了多个世纪

公元390–420年,阿布-卡里布-阿萨德是极少数能留下完整名称的希木叶尔君主。由于西方的罗马帝国衰落,以及东方的波斯萨珊王朝兴起,长期战乱再度笼罩在整个近东区域。他治下的红海贸易强国,再度成为无数难民心中的南方天堂。大批犹太人便顺着商路抵达,顺便为其安利自己的一神教信仰。或许是图谋从希腊绵延至东方的渠道网络,又或是希望能在罗马波斯间保持骑墙。这位国王断然放弃传统多神教,成为遵从拉比指导的犹太门徒。由此获取的贸易收益,让他能够为马里卜大坝工程继续添砖加瓦。例如增加一条长1000米的运河,以及与之相连的沉淀池,以便确保城市人口的淡水供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犹太教时代 马里卜大坝进行了最后扩张

然而,阿萨德的悍然改宗,间接促成犹太商人在亚丁湾地区的垄断地位。不仅让西方的罗马人感到不满,连红海对岸的埃塞俄比亚人都有些愤愤不平。后者在公元525年出兵远征,将已经犹太化的希木叶尔王国消灭。结果又引来信仰拜火教的波斯人觊觎,直接派舰队从阿曼地区发动挑战。最后在公元575年获得完胜,把今日也门西部的亚丁之角转化为本国行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门最终成为埃塞俄比亚人与波斯的拉锯战场

与此同时,经年累月的运作终究让马里卜大坝不堪重负。需知在设计之初的主坝体仅有4米,而后却不断拉高到14米,还添加有各类附属设施。所以从公元449-50年间起,就不定期发生大规模事故。只不过在希木叶尔王国治下,管理者会立即拨款进行补漏、疏通和清理底部淤泥等措施。但在本地落入埃塞俄比亚与波斯的漫长争夺角逐后,这项艰巨且必要的工作便很难获取有效支持,修复质量自然是一言难尽。说到底,就是征服者只关心对海贸易的节制,而不愿意过多牵扯到内陆杂务,更不愿为可能发生的灾祸而白白损失税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堪重负的马里卜大坝 在战乱频发的6世纪崩溃

公元575年,也就是波斯军队彻底控制亚丁湾前后,这座负有盛名的水利设施遭遇史诗级溃坝。虽然已无具体的人员伤亡记录留存,但后世学者还是估计有至少50000人被迫逃离故土。原本面积可达100平方公里的灌溉区彻底荒废,无法再如过去那般吸引到四方来客。所谓“成也大坝、毁也大坝”,描述的应该就是这类历史现象。只不过在当时,还没有人会预料到这次溃坝的影响能有多么深远。由此造成的环境退化、经济凋敝,进一步加速了阿拉伯世界的内部相互竞争倾轧,最终为伊斯兰教崛起和穆斯林的大征服铺平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马里卜的溃坝 间接促成阿拉伯穆斯林崛起

公元1986年,阿联酋前总统阿勒纳哈扬 出资,为也门在马里卜原址边上修建了一座现代化新坝。其高度可达38米、长763米,拥有3.98亿立方的储水能力。奈何仅仅到21世纪初,再度发生河床淤积、水土流失与主体结构受损等经典困境。2015年的内战,更是让其因到沙特空军的轰炸而受损,至今都未能有好的解决办法。

此时,距离古马里卜大坝崩溃已过去了1440多个春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