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生日,许愿追到暗恋七年的男神。

当晚就发生了神奇的事情。

我竟然变成了男神家里卫生间的门,而男神刚好便秘,蹲在马桶上和我深情对视……

救命,不想看男神拉屎啊。

1

24岁生日这天,我终于如愿以偿,面试成功,当上了男神陆承垣的助理。

为了庆祝毕业之后这三年努力有结果,我斥巨资定制了一款生日蛋糕。

晚上九点,我双手合十,许愿。

「追到陆承垣,然后和他时时刻刻在一起!」

半夜,我发现我变成了一扇门!

看着眼前偌大的房间,晃眼的白炽灯,我整个人,不,整个门都是愣愣的。

我想惊呼一声国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咳咳——」

等会,这声音?

好熟悉!

是陆承垣吧!

我努力的摇晃我的身体,想转个方向。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转过来了。

然后,我又一次惊呆了!

面前的人,就是陆承垣没错。

但是,非礼勿视啊啊啊啊!

陆承垣顶着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地坐在马桶上,似乎没发现我……没发现卫生间的门有什么异样。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我闭上眼睛,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蜡烛神君?

我记得刚才,梦见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老爷爷看起来很慈祥:「小丫头,我是蜡烛神君,现在我已经施了法,你的生日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

实现生日愿望?

那不就是和陆承垣在一起嘛!

我大为激动。

我要和男神在一起了啊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我笑得声太大,把蜡烛神君吓跑了。

蜡烛神君跑的太快,我追不上。

我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再抬头,神君已经不见了。

见到的就是男神家卫生间的场景了。

难道实现生日愿望,就是变成陆承垣家里,卫生间的门?

白天在公司待在一起,晚上在卫生间待在一起?

啊这,不是吧……

我细数着时间,1、2、3……

结果陆承垣还坐在马桶上,一动不动。

一个小时之后,他动了!

虽然我闭着眼睛,但听声音也知道,他终于动了!

随后,他离开了卫生间,轻轻关上了门。

啪——

变成门的我晕乎乎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走后,卫生间的灯却是没关,没事,正好,我怕黑。

第二天,我是在家里醒来的。

看着冰箱里的蛋糕,我再次确定,昨晚那不是梦!

但是为了赶时间,我没多想,我一路狂奔到公司。

尽管如此,好像还是晚了,因为陆承垣已经到了。

「陆总,你好……」

我咬咬嘴唇,话怎么这么烫嘴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说什么啊?

「嗯。」陆承垣只是点了点头。

他一身西装,戴着金丝框眼镜,在认真工作。

沉默中……

咚咚咚——

是负责送水果的阿姨,让我选点水果。

我思考几秒,最终挑了两根香蕉回去。

「陆总,今天是香蕉。」我递过去。

「我没有吃水果的习惯,你吃吧。」他拒绝了。

嗯……我怎么能吃两根呢?

「陆总,香蕉有很多功效的,适合你吃的。」

「什么功效?」

「润肠通便!」

「哦?」陆承垣突然抬头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我一顿。

难道我要说,之所以知道适合你吃,是因为我昨晚变成了你家卫生间的门,看见你便秘了,一个小时才解决好的吗?

我说了,会被赶出去的吧……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香蕉的功效。」陆承垣打趣道。

「在生活手册上看到的。」呜呜呜吓死我了。

他示意:「放下吧。」

我默默地把香蕉放在他桌上的果盘里。

随后,又继续投身工作。

一天就这样充实地过去了……

2

晚上,我发现我又变身了。

我睁眼,眼前有微亮的灯光,再仔细一看,哦嚯,光是从我身上散发的。

我居然变成了一个台灯!

好,很好了,至少不是卫生间的门,我安慰着自己。

卧室里很安静,静到可以听得清陆承垣均匀的呼吸声。

昏黄的灯光下,我看清了他的脸,冷峻而迷人。

大一那年,我对陆承垣一见钟情,就是因为这张完美的脸。

尽管后面是真的被他的人品和才华所折服。

到现在七年,终于离他又进了一步。

「呼——」陆承垣翻了个身。

他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我望了好一会,才确定那是一排玩偶,全部都是小动物。

万万没想到,这朵高岭之花,竟然有颗少女心!

鼠牛虎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欸?十二生肖!

怎么只有十一个,缺了兔子。

这样的话,不如明天我送他一只兔子玩偶,十全十美呀!

我决定要从暗恋,变成主动出击。

近水楼台,我要把男神追到手!

第二天醒来,我依旧是在我的家里。

我订了粉色兔子玩偶,地址填的公司。

当我抱着兔子玩偶进总裁室时,陆承垣一脸震惊看着我。

「昨晚抽奖中的。」我解释。

陆承垣的目光落在玩偶上,明显不相信。

「送给陆总,这样就可以凑齐十二生肖了……」说到后面,我几乎要没声了。

果不其然,陆承垣的眼神开始变得古怪。

「你怎么知道十二生肖,少了兔子?」

我滴个妈妈呀!这叫我怎么说?

就在我思考之际,头顶又传来陆承垣冷冷地语气:「我手机呢?」

「陆总,有什么指示?」我试探问道。

「报警。」

「啊?」

男神把我当成跟踪狂,要报警?

漏!大漏特漏!

我面露难色,纠结再三,还是决定把这件神奇又离谱的事情说出来。

「陆总,其实我昨晚变成了你床头柜上的台灯,所以我才发现是少了兔子……」

陆承垣扑哧一笑:「许黎,你知道我大学读的什么专业吧?」

我点头。

公司里人人都知道,他读的是哲学专业,是唯物主义战士。

子。

「那你再变一次,证明给我看。」陆承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又嘱咐:「如果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后果自负!」

我欲言又止,那眼神……呜呜呜良好的形象没有了!

3

当晚,我又在心底默默许愿。

「希望这次变身,可以变成会说话的物品!」

许完愿,按照流程,这个时候我要躺下睡觉了。

再睁眼,我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宽大的手心里,放着几粒玉米。

「白白,好好吃饭!」

我:???????

在我疑惑之时,那双大手抚上我的头,给我顺毛。

我发现我的嘴又扁又阔,脖子还可以转动。

我走了两步,感觉到我的腿高尾短,脚趾间还有蹼。

我这是,变成了……一只大鹅?!

高冷男神的宠物居然是大鹅?!

陆承垣:「白白,快吃!」

那我今晚一定可以说话了!我要证明给男神看!

我一个激动:「嘎嘎!」

我:??????

「嘎!嘎!嘎!」

Giao!

这是咋回事?

耳边又传来陆承垣的话:「吃太多噎到了吗?」

我欲哭无泪,我不信,我要再许愿。

于是我在心底默念了三遍「我要说人话。」

然后——

「陆总!」我成功了!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能说人话了!

「什么?」陆承垣惊呼一声,眼睛逐渐变大。

「陆总,我是许黎。」

「你是怎么变成大鹅的?」他连退几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许愿。」

我花了五分钟,给陆承垣讲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当然,我藏了一些事情没说。

比如我许愿想和他在一起,再比如,我暗恋他七年……

「你真的早上就可以变回去了吗?」陆承垣疑惑。

「千真万确!」

我被陆承垣安排在笼子里睡觉,起初我是抗拒的。

但陆承垣说,明天真正的白白回来了,会乱跑,很麻烦。

看在他亲自把我抱进笼子里的份上,就浅浅地妥协一下吧。

谁让男神的怀抱很温暖呢!

不料,深夜我被冻醒了。

幸好陆承垣没关灯,不然怕黑星人真的会被吓死的呜呜呜。

他家里的每个房间,夜里总是亮着灯。

这不禁让我怀疑,难道男神和我一样,怕黑?

我小心翼翼地从笼子里跳出来,静悄悄地跑进了陆承垣的卧室。

我扑棱扑棱翅膀,蹦跶上了柔软的大床。

就在这时,我意外发现,男神竟然在裸睡啊!

睡衣被扔在了床头。

定睛一看,睡衣的图案竟然是海绵宝宝!

「没想到,陆总挺可爱啊!改天我也送他一套好咧。」我嘟囔一句。

「许黎!」陆承垣醒了,「谁让你进来的?」

我假装委屈:「外面又冷又黑,我害怕。」

陆承垣沉默三秒之后,做了一个决定:「那你睡床的另一边。」

我疯狂点头。

「对了,明天你要是敢送我海绵宝宝……的衣服,你就……」

哎,他怎么知道我想送?我有些失望:「送了会怎么样?」

「你就死定了!」他咬牙切齿。

「我肯定不送。」我举起我的鹅腿,发誓。

大床果然柔软又舒服!

还有免费的腹肌可以看,好幸福!

我暗戳戳地流口水,吸溜吸溜!

4

第二天,刚到公司,陆承垣就和我讨论这一系列神奇又离谱的事情。

陆承垣手指敲着桌子:「既然是许愿变的大鹅,要不你晚上再许次愿?」

他是唯物主义者,这件事肯定是超出了他的认知。

我忍着笑:「行!」

晚上,我摆上蜡烛许愿。

我又梦见了蜡烛神君。

我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叙述给神君。

结果神君郑重道:「小丫头啊,法术已经生效,只有你们两个在一起,才能解除法术。」

我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我追不到他,没能和他在一起,我是不是晚上只能变大鹅了?」

神君点头:「理论上是这样。」

不等我问下一个问题,神君又凭空消失了。

我真的要凌乱了!

我深呼吸:「陆承垣,我一定要追到你!」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片刻后,我又变成了男神家的大鹅。

陆承垣坐在沙发上,盯着我:「成功了吗?」

我移过视线:「没有,神君说了,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法术才能解除。」

「所以……」陆承垣挑眉:「为什么要许愿和我在一起?」

这问题问的好,我知道答案!

「因为我对陆总一见钟情!」

话落的瞬间,我在陆承垣的眼底捕捉到一丝嘲讽。

这让我刚膨胀的勇气瞬间漏光。

陆承垣扯了扯嘴角:「瞎掰。」

「陆总,人家一个花季少女,不想晚上变大鹅了……」

「感情又不是儿戏。」陆承垣起身。

嘤,这是被拒绝了。

「我会帮忙找到解除法术的办法。」他往卧室走去。

我失恋之余,又强打起一点精神,他虽然拒绝了我,但还是为我着想的,还有机会,我扑棱着翅膀:「真的吗?」

「嗯,不然我家白白就回不来了。」话落,他已经走到了床边。

原来是为了他的宠物白白。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花季少女深夜伤心没人安慰!

我发现今晚的陆承垣,穿上了睡衣。

看不到腹肌了,可恶!

我跳上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腹部传来疼痛的感觉。

我想用鹅翅捂着肚子,可是根本就够不到,栓Q。

许是我动作太大,打扰到了陆承垣。

他翻过身:「怎么了?」

「我肚子疼。」真的很疼。

「我家白白没有乱吃食物的习惯,是不是你吃坏东西了?」

我努力回想,想到了:「我晚上好像吃了一口昨天剩的炒菜……」

陆承垣扶额:「知道卫生间在哪吗?」

我点头。

我不仅知道,我还当过你家卫生间的门!

随后,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卫生间。

丢人丢到男神家里了怎么办呜呜呜!

5

第二天,陆承垣带我去了蛋糕店。

他定制的蛋糕和我生日那天的一模一样,就连蜡烛也是同一批产品。

我眼睛一亮:「陆总,你晚上也要许愿?」

陆承垣看了我一眼,好像在看白痴一样。

「这是我想到的方法,你再换个蛋糕许愿,说不定就可以解除法术了。」

我恍然大悟:「对哦!」

下班晚上回到家,我开始许愿。

尽管我满怀期待,可半夜还是变成了大鹅。

「hi,陆总,又见面了。」

陆承垣听了直摇头。

像往常一样,我窝在床的另一边睡觉。

睡梦中,我好像从鹅变成了人。

我往暖和的那一边挪动,撞上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还摸到了一条被子。

我将被子扯到我身上,又把手伸进衣服,对着胸膛摸了摸。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有八块腹肌,好耶!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梦里的我好欢快,我继续往下摸。

「许黎——」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

等等,这好像……不是梦!

「你在乱摸什么?」

陆承垣一句话把我拉回现实。

我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

芜湖,我怎么变成人了?

我居然对男神上下其手,我真不是东西!

完蛋了,他不会以为我是很随便的人吧……

「陆总,你听我解释,这真是个意外!」

「我没想到我会变成我自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不规则变法啊!」

啪嗒——吊灯亮了——

我还在喋喋不休的给陆承垣解释。

结果陆承垣脸色突变,随后大手一挥,用被子像是盖死人那样把我兜头盖上了。

他这么不想听我说话吗?我刚想反抗,结果低头一看,我竟然光溜溜的坐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