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有网友在微博上私信发了一条新闻链接给我,希望能听一下我的看法。

打开链接,“洪桐县医生手术室内公然收一万元红包”的新闻标题赫然映入眼帘。

原本以为是某医生违规收取红包被举报,可细看内容,简直令人心惊…..

01

根据新闻内容, 62岁的韩某称自己患脑梗需进行手术,但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医生水平有限,无法承担这么高风险的手术。

在征得患者同意后,洪洞县人民医院请来了北京天坛医院的宋姓专家给她做手术,双方协商好1万元是给专家的劳务费。

专家辗转千里,如约而至,执刀手术,成功安放了一个支架,但由于病人身体无法承受,预计后期还得再做一次手术。

一切都顺利进行。

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患者竟偷拍了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王主任收取专家劳务费的视频,并在网上曝光。而后这个视频被无良媒体炒作,直接将其定义为医生收红包。

“医生手术室里收红包,无良!无德!”

“病人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拿走,于心何忍!”

大量网友受新闻媒体误导,舆情沸腾,要求处置当事医生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重压之下,当地县卫生局承诺给病人免费做第二次手术,并成立了调查组,介入调查;现目前中间联系人王主任,已被停职处理;而北京那位专家,恐怕也是战战兢兢,等候调查。

如果这“一万元“是王医生以病要挟,强行索取的红包,我必将其视为医生中的“败类”,他被停职处理也是罪有应得。

可事实上,这1万块钱的来源关键词是“双方协商”、“征得同意”,且用途是“专家劳务费”。这显然要另当别论。

02

有网友说,病人既然已缴纳手术费用,就有权利享受最好的医疗。这话倒也没错,可最好的医疗只限于洪桐县人民医院内部的医生资源。

很显然,当地人民医生水平有限,搞不定,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请专家来,要么往上级医院转诊。那到底哪个对病人来说更划算呢?

我们来替患者算算这笔账。

请专家上门,需支付一万元劳务费。

有网友质疑这一万元会不会太多,说真的,洪桐县人民医院绝没有漫天要价。他们此次邀请的是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

要知道该医院是北京有名的三甲医院,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神经外科,其中专家级别的医生,在全国都算是拔尖人物,收入自是不低的。加之平日里看病、手术、讲学连轴转,忙得不可开交,一般外地的会诊或手术,要请动他们,实是艰难。

这年头,连十八线小明星跑场,都有十几万出场费,请全国顶级专家放弃休息时间,辗转千里出诊,一万块钱真的算多吗?

▲图片来自于网络

假设他们转诊到天坛医院接受手术,恐怕连宋专家的面都见不着,因为根本挂不到他的号。

就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挂上了号,专家开单子做检查,将进入漫长的排队等待时间:检查排队、看诊排队、床位排队、手术排队…..

这样折腾个一圈,别说一万块不够花,光是病人的病情,也耗不起啊,可能手术还没排到,人已经没了。

两相权益,患者最终做出的决定,证明了他们不是傻子。可他们未免精明过了头。术前明明是你情我愿,术后却上演“逼良为娼”的反转戏码,就连媒体也跟着起哄。

在这场荒诞的“表演”中,病人获得免费手术,媒体赚取大量流量,只有医生停职受罚,为该场演出最终买单。

03

在媒体报道中,洪洞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曾说:“下面的医院都这样”。这不是推卸夸张之词,而是不可忽视的医疗现状。

在丁香园网站上,一项有3000多名医生参与的调查显示,55%的医生称“所在医院医生‘走穴’现象普遍”,近三成医生表明“本人曾‘走穴’过”。

医生“走穴”如此普遍,除了收入可观且自由之外,究其根本,还是在于有市场。我国现有的优质医疗资源几乎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大医院,基层医疗水平非常有限。

如果病人不愿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大医院看病,想在家门口就把病看好,那就必须请外援。

患者需要专家来,基层医疗机构也欢迎专家来。专家能够到下级医院,对于当地医院的技术水平有提升,对于人才培养、品牌树立都有好处。

这其实是有利于患者和基层医院甚至是专家的事情,这种形势总体是有合理性的,引导了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资源也再次进行配置。

在2005年,国家也出台了相关规定,允许医师外出会诊。可这些规定有诸多限制甚至不合理之处,就拿会诊收费标准来说,只有几百块,且不能由医生直接收取。

▲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对于多年学习、沉淀、实操,挑灯夜战,累瘫在手术台,在医术上经历重重考验才能得到公认的专家来说,这样的定价、这样的规定也未免太过廉价,太失偏颇。

规定的不合理,已然造就了行业的不透明,许多专家医生不得不铤而走险冒险违规。所以才会出现医生收取劳务费无法提供收据的尴尬场面。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让老百姓苦不堪言,医疗部门也一直致力于解决改变这样的现状。

可令人不解的是,他们一方面提出要解决病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另一方面制定各种奇葩规定,阻碍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

表面上看,这些规定是在保护病人,让病人少出钱甚至不出钱,可事实上却让病人看病更难更贵。

就拿医疗专家下基层会诊来说,本是值得鼓励推广的事情,只需调整相应规定,使其合理化、合法化、规范化,就能实现多方共赢局面。

可相关部门不但不调整规定,反而默认无良患者的可耻操作,上纲上线处置医生,加之无良媒体的断章取义,让医疗资源不平衡的局面更加严峻。

经此一事,医疗专家还敢“飞刀走穴”吗?基层医生还敢牵线搭桥吗?下一位类似情况的基层病人,也许只能自己想办法去大医院求诊了......

如果,医生手中行医救人的刀,终究挡不住,所救之人躲在暗处射来的箭。那么,古道热肠,医者仁心,也终会被,人心所凉,世态所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