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女儿一向是个清纯听话的乖乖女,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家里就我和她两个人,她竟会在浴室里向我求助……

1

我刚放学回来就听见白雪的卧室里隐隐传来奇怪的声音。

我侧耳细听,竟像是白雪在一边挣扎一边叫唤。

白雪是我后妈的女儿,比我小一岁,今年刚过十七,才上高二。

从她跟她妈妈住进我们家的第一天起,我就特别排斥她们母女,尤其是对她特别的冷漠。

白雪却跟她妈妈一样,半点也不和我计较,反而对我特别的好,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叫我。

特别是在学校的时候,白雪更是把我当了她的骄傲,对谁都说我是她的哥哥,有人欺负她的时候,她还会找我帮忙。

不过,我却一次也没有帮过她。

前不久,她又找过我一次,说有个社会上的小混混,老是在她放学时骚扰她,甚至跟踪她,缠着她要她做他的女朋友。

白雪挺漂亮的,长发飘飘,个子又高,身材又好,眼睛水灵灵的,青春靓丽,肤白貌美,有人觑觎她的美色半点也不奇怪。

我却依然表现得特别的冷漠,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都不跟她一起,半点也没有要保护她帮她对付那个小混混的意思。

最近几天,我爸和我后妈度假去了,家里就我和白雪两个人。

听着白雪卧室里那隐隐的奇怪的声音,我忍不住就暗疑,莫非,那小混混竟然趁我爸和我后妈不在家,跟踪白雪跟踪到家里来了,此时此刻正在卧室里侵犯白雪?

我一下子就义愤填膺,莫名火起!

如果,那小混混只是在外边偶尔跟踪下白雪,骚扰下白雪,调戏下白雪,我真的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他竟然得寸进尺,发展到跟踪到我们家里,就在我们家的白雪的卧室里侵犯白雪的地步,就未免太放肆,太色胆包天,太不把我这个白雪的哥哥当回事,太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我当即便冲了过去,猛地一推。

卧室门没有反锁,一下子便开了。

下一秒,我却愣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见白雪长发湿漉漉的披散着,全身上下只裹着根粉色浴巾。

而她的身子却是蜷缩着侧对我躺在浴室外的地板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光着脚丫的脚踝。

也许是听见我忽然闯进来的声音吧,白雪正抬眼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痛苦。

却并不见那个小混混。

我也暂时忘记了那个小混混。

我就那么愣愣的对着白雪春光乱泄的身子,硬是过了至少好几十秒钟才回过神来。

“那个小混混呢?”

我忙把眼睛闪开,扫视着整个房间。

“什么小混混?”

白洁忍痛用很奇怪很虚弱的声音道。

“就是那个最近一直跟踪你的小混混?是他跟踪到我们家里对你图谋不轨把你推倒的吧?他是不是藏浴室里了?”

我最后把眼睛盯向了浴室那边,便要向浴室方向冲过去。

“哪有什么小混混,是我自己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不小心滑倒的。”

“啊?”

“哥,能不能过来扶我一下,我脚扭了,好痛,我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爬起来……”

我迟疑了下,还是慢慢的向白雪走了过去。

2

到得白雪身边,我没有直接扶她,而是将手伸向她。

毕竟,我一向都表现得对她挺冷漠的。

再说,男女有别,她又穿成那样,全身上下只裹着根粉色浴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怕我伸手去扶她,她只稍稍一动身子,浴巾便会更加下滑,更加露出我不该看到的地方,我的手也会直接碰到她身上那雪一般白藕一般嫩的肌肤。

她愣了愣,伸过手来,便要抓住我的手试着起来。

我忙提醒了句她身上的浴巾。

白雪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子上的情况,脸忍不住就飞起两抹好看的红晕,忙伸手将浴巾向上提了提,这才一只手按住胸口,一只手伸向我伸给她的手。

她的手特别的柔滑细腻,带着一丝丝微凉,刚一碰触到我,那极佳的手感就搞得我忍不住心襟一阵美妙的乱荡。

她很快抓住我的手,用力的试了好几下,却依然没能从地上站起来。

而且,她每用一次力,刚试着要站起来,脸上的表情便异常的痛苦,嘴里还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唤。

“算了,还是我扶你吧。”

我终于忍不住道。

接着,便蹲下伸去,搂着她的腰,将她搀扶了起来。

如此一来,她只裹着浴巾的娇好身子便不可避免的贴着我了,我的手也不可避免的更加接触到了她身上一些浴巾遮挡不住的地方的肌肤。

她刚洗浴过的湿湿的长发也贴在了我的耳际。

刹那间,洗发水还有沐浴露以及她与生俱来的体香,便让我感觉房间里的气氛特别的微妙。

手底下那柔滑肌肤带给我的极佳手感,更是让我有点心猿意马了。

她踮着那只受伤的脚,便要跟我去向床那边。

然而,她刚走出一步,便痛得又一声惨叫,身子还一个下滑,好在,我反应快,忙更加紧紧的搂着她的柳腰,她才没有滑跌在地上。

“哥,我的脚扭伤得太严重了,就连踮着脚也痛得不能走,你能不能抱我去床那边?”

她在我耳边用痛苦而又虚弱的声音道。

我没有说话,只略略迟疑了下,便弯腰一把抱起她,一步步去向床那边。

到得床边,我怕伤到她那只受伤的脚,将她放上床时,弯着腰,特别的小心翼翼。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我竟突然感觉有些乏力,身子忍不住颤了颤。

她一下子就变得比我还紧张,慌慌的伸出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生怕我把她摔倒。

她不勾住我的脖子还好,她一勾,我便更加站立不稳,直接便向前一个扑倒。

她被重重的仰面平躺着放在了床上,我却是扑倒在了她仰面平躺的娇躯之上!

她的浴巾在她慌慌的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时早已散开。

此时此刻,我这么重重的扑倒在她的身子之上,便更加感觉到了她的娇躯的温软和柔滑,还有那扑鼻而来的体香!

我忽然就傻了那般。

我大脑一片空白,完完全全忘记了要挣扎着从她的身子上爬起来。

或者说,我根本就舍不得从她的身子上起来。

她也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勾着我的脖子,任由我压在她的身上。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异常的安静。

只有我和她越来越乱的砰砰心跳。

“你,你没有又被伤到吧?我,我这就帮你看看你的脚……”

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忙一边道,一边慌慌的便要挣扎着从她的身子上起来。

“哥,其实,其实你一直是在乎我的?你以往只是故作冷淡,对吗?不然,你就不会这么紧张我……”

她却在我身下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双勾在我脖子上的手更加勾得紧紧的,根本就不给我挣扎着爬起来的机会。

她越来越急促的吐气如兰的呼吸,更是暖暖的柔柔的吹在我的耳际。

我一下子就不再挣扎了。

我莫名的变得异常的兴奋和冲动,只想就这样把她压在身下。

更加压得紧紧的。

她勾着我脖子的手一点点摩挲着沿着我的后背下滑。

我的手也变得不老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