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毛主席来说,生命中有两位对自己影响特殊的女性,一位是毛主席十分敬佩的国母宋庆龄,另一位则是自己最后一位妻子江青。

在毛主席眼中,宋庆龄一直都是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之一。而作为伟人夫人的江青,二人自然是免不了要打交道,不过宋庆龄对江青的评价,却在前后有很大的差异。

1972年1月10日,陈毅元帅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很多领导人都悲痛万分,纷纷来参加追悼会,宋庆龄就是其中的一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开始,宋庆龄提出要去参加追悼会时被婉拒,理由是八宝山公墓气候较冷,再加上宋庆龄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所以便回绝了宋庆龄的请求。

不过,周总理闻讯毛主席要参加追悼会之后,立即致电中央办公室,要求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都务必出席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得到消息的宋庆龄,立马坐上车去参加。

当宋庆龄走进八宝山公墓的休息室的时候,毛主席正坐在沙发上,他看到宋庆龄过来,急忙站起来和宋庆龄握手。追悼会准点开始,宋庆龄更是直接和毛主席站在第一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追悼会结束后,宋庆龄要乘车回去,本来是周恩来要搀扶宋庆龄上车,但这时,毛主席眉心一动,对身旁的江青说:“你去扶宋副主席上车”。

江青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对于毛主席的命令还得遵守。而毛主席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之前的一次宴会上,江青在提酒的时候,不小心把宋庆龄“遗忘”了,当时毛主席没有说什么,不过这次让江青搀扶宋庆龄上车,就当作是江青为之前的不礼貌行为“赔礼”了。

作为当事人的宋庆龄自然知道毛主席这样做的含义,汽车发动后,宋庆龄不禁自言自语道:“毛主席真聪明”。

在宋庆龄第一次见到江青的时候,还是在参加开国大典回到上海时,当时江青是代表毛主席到前门火车站为宋庆龄送行。

在等车的间隙中,二人在一起交谈了几句,江青衣着朴素、善解人意,宋庆龄十分喜欢,之后一次和江青的接触,是在上世纪50年代,宋庆龄宴请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以及夫人,江青应邀作陪,后来逢人便说江青“懂礼貌、讨人喜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走上政治舞台的江青,却一改往日大方得体的形象,变得面目狰狞。尤其是在文革期间,对宋庆龄也下了黑手。

文革期间,江青指使红卫兵冲击宋庆龄的住所,不过好在被周恩来及时制止,后来毛主席派江青来看望宋庆龄,但江青却趁机宣扬起了“文革大革命”。

当天,江青穿着一件草绿色的衣服,戴着一副黑边眼镜,仪态雍容。即使是在宋庆龄面前,也丝毫不掩饰自己那不可一世的神情。在简单地寒暄几句后,江青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兴起所谓的意义,她故意把声音拉得又尖又细,一副装腔作势的表现。

尤其是每句话后面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更是拖得十分长,矫揉造作,给人一种歇斯底里神经质的感觉。

起初,宋庆龄还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不过听着听着,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去对江青的认知错了,最后宋庆龄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了江青的言论,说道:“应该控制红卫兵的行为,不应伤害无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见自己引以为傲的红卫兵被批评,江青的脸立刻就垮下来,态度也十分冰冷,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她也不能接受别人说自己发起的运动是错误的。

自从之后,宋庆龄和其他人一样,对江青开始讨厌起来,也逐渐有意识地避开自己和江青的关系,很少交往。

激烈反对出版《宋庆龄选集》

其实,从江青作为女性的角度来说,她对其他女性也是具有强烈的嫉妒心理。其中以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和宋庆龄最为明显。

王光美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夫人,宋庆龄是前“国母”,从身份上来讲,地位都是低于身为毛主席夫人的江青。但文革前,江青从未享受到像宋庆龄和王光美一样在公众耀眼的荣光,于是她对王、宋二人十分嫉妒,文革后,江青有了权力,便开始发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6年孙中山先生一百周年诞辰,出版社为了纪念,出版了新编选的周恩来题写书名的《宋庆龄选集》。不过当江青看到这本选集后,一下子就把选集扔在地上,抬起双脚一段乱踩,嘴里还止不住地念叨:“总理也真是,还给她题词”。

看的出来,江青如此激烈地反对出版《宋庆龄选集》,就是对宋庆龄的一种报复,也是她阴暗心态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