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朝中社19日发文,对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扩大会议进行报道,其中提到今年5月31日军事侦察卫星发射失败一事,称这是“最严重的错误”,朝方将彻底分析此次发射失败的原因和教训,尽快成功发射军事侦察卫星,在宇宙开发领域取得更大飞跃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会议现场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扩大会议本月16日召开。全会将总结经济部门等各部门2023年上半年执行朝鲜劳动党八届六中、七中全会决议的工作情况并采取相关措施,讨论和决定关于党的发展、国家建设、应对国际形势剧变的国家外交及国防战略问题等重大政策问题。

据朝中社19日报道,此次会议全体参加者听取了报告。报告说,扩大和发展宇宙产业当作国家性工作来顽强推进,这已成为迫切任务。

在宇宙开发领域,报道称,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就战略武装力量无论在高度化的军事技术力量上,还是在武器系统发展速度上,取得了彼此公认的进步,壮大成为现有的威力实体的好成果予以评价,并且严厉总结了在一方面出现的绝不可忽视的一些缺点。

“今年5月31日,宇宙开发领域的重大战略工作——军事侦察卫星发射失败,这是最严重的错误,”朝中社具体报道说,报告严厉批评负责推进射星准备工作的干部们的不负责任的态度,并提出了战斗任务:有关部门干部和科学家铭记重大使命感,彻底分析此次发射失败的原因和教训,尽快成功发射军事侦察卫星,从而为提升人民军侦察情报能力,在宇宙开发领域取得更大飞跃发展打开捷径。

据朝中社此前消息,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于5月31日6时27分,由“千里马-1”型新型卫星运载火箭搭载的军事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发射发生意外,最后坠海。关于发射失败的原因,报道称,起初,“千里马-1”型新型卫星运载火箭飞行正常,可第一阶段分离后,第二阶段发动机失灵,丧失推进力,坠落于朝鲜半岛西部海域。报道称,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称,将具体排查发射卫星时出现的严重缺点,尽快采取相关科技攻关措施,并经过各部分试验,在短期内尽快进行第二次发射。

相关报道:

朝鲜官宣射星失败 金正恩曾称卫星发射关乎国家尊严

当地时间5月31日上午9时许,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报道称,朝鲜宇宙开发局于今日上午6时27分使用“千里马1号”型新型卫星运载火箭,在平安北道西海卫星发射场发射了军事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但是,火箭第一阶段分离后,第二阶段发动机失灵,丧失推进力,坠落于西海海域。

同时,韩国联合参谋本部31日上午表示,韩国军方上午8时5分许在西海海域发现并打捞了疑似朝鲜航天器的部分残骸。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曾说:“卫星发射不只是科技工作,而是拿着国家和民族的尊严,在全世界的关注下进行的非常重要、责任重大的工作。”如今,在朝鲜一再预告、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背景下,朝鲜首次发射军事侦察卫星、亦是2016年以来首次发射卫星,暂时失败。朝方表示,将“在短期内尽快进行第二次发射”。

根据朝方此前向日方和国际海事组织通报的卫星发射窗口期,朝鲜原拟在5月31日到6月11日之间发射一颗军事侦察卫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地时间2023年5月31日,韩国首尔,民众在首尔火车站观看电视转播的朝鲜发射火箭的图像。

一次高调的发射

韩国仁川的空袭警报,是在5月31日早上6时29分后被触发的。在韩国军方的雷达屏幕上,一枚火箭飞跃了仁川的白鹭岛西部海域,然后是“观鸟圣地”於青岛,但在於青岛以西200公里处消失。这远未达到第二级火箭分离后的预定着陆区:菲律宾吕宋岛外海。此时是当地时间上午8时5分许。

负责卫星发射的朝鲜宇宙开发局解释说,“千里马1号”卫星运载火箭在正常飞行过程中完成了第一级间分离,但二级发动机未能正常点火,导致火箭失去动力,坠入半岛西部海域。事故原因初步认为是用于“千里马1号”的新型发动机系统可靠性和稳定性较差,以及所用推进剂的燃烧有不稳定性特点。目前相关人员正在着手调查具体原因。

对于这次发射,朝鲜官方已预告了多次。在朝鲜劳动党八大上,国防力量发展的五大重点目标中,就包括“拥有经常掌握敌对势力的军事企图和动静的宇宙侦察能力”。2022年2月27日和3月5日,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进行了高分辨率摄影系统、数据传输系统、卫星数据收发及控制指令系统、地面管制系统等关键部门测试。

3月9日和1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宇宙开发局和西海卫星发射中心,指出该卫星的研发是“首要的政治和军事任务、至高无上的革命任务”,并下令扩建改造卫星发射场。但此后,朝鲜侦察卫星及卫星运载火箭研发一度消失于公众视线。韩美政府情报称,朝鲜于2022年3月16日在顺安国际机场进行了进一步的运载火箭试验,却并不成功,导致研发工作一度出现波折。

到2022年底,侦察卫星再次频繁出现在朝鲜官方报道中。12月,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完成了“发射侦察卫星的最后关门工序”:在一颗卫星试验品里安装一架20米分辨率的全色摄影机和两架多谱段照相机等工具,把该试验体高角发射到高空500公里,以验证地面管制的可靠性和数据传输能力。试验顺利结束后,宇宙开发局表示,到2023年4月将完成该侦察卫星的发射准备工作。

2023年4月18日,金正恩今年首次视察国家宇宙开发局,侦察卫星成为他讲话的重点。朝中社称,这和外部环境变化有关:美国在朝鲜半岛及周边地区部署航母及核战略轰炸机,“把南朝鲜变成侵略的前哨基地、战争火药库”。在此背景下,金正恩称,研发军事侦察卫星是“绝不能放弃、不能失去、也不能交换的必不可少的先决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4月18日,金正恩携女儿视察国家宇宙开发局。

此后,金正恩又在5月16日现场指导侦察卫星发射筹备委员会工作,察看了最终通过总装状态检查和宇宙环境试验后搭载准备就绪的军事侦察卫星,并亲自批准“行动计划”。此后,日本、国际海事组织等国家和机构接到朝鲜关于发射卫星的通报。5月29日,被视为朝鲜军工科研最高负责人的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发表谈话,正式预告卫星“将于6月发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5月16日,金正恩现场指导侦察卫星发射筹备委员会工作。(朝中社)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18日的视察中,金正恩还进一步提出远期设想:在五年计划期间“把大量侦察卫星”多角布置在太阳同步近地轨道上,形成自己的卫星情报网。

“屡败屡战”

5月31日的卫星发射失败后仅2小时30分钟,朝中社就发布了“发射出现意外”的报道。这并非朝鲜首次及时报道卫星发射失败。2012年4月,朝鲜发射地球观测卫星“光明星3号”失败后也曾迅速发布报道,坦言“卫星未能成功进入轨道”。

事实上,自1998年以来,朝鲜共七次进行卫星及卫星运载火箭发射试验,其中仅两次将卫星送入轨道。在本次用“万里镜”命名军事卫星之前,朝鲜一直用“光明星”为民用观测卫星编号。1998年8月,“光明星1号”卫星发射后,火箭第三级与第二级分离后发生故障,和卫星一起坠入距发射场约1600公里的太平洋。

8年后,朝鲜于2006年7月进行卫星运载火箭试射,美方情报称火箭飞行42秒后爆炸。2009年4月,“光明星2号”卫星发射后,火箭第三级未能与第二级分离,再次坠海。2012年4月,“光明星3号”在发射第一阶段约100秒后失败,其部分残骸被韩国军方回收。

2012年12月,朝鲜第二次尝试发射“光明星3号”,顺利将卫星送入近地轨道。虽然美国政府宣称该卫星不能稳定观测地表,但就卫星发射而言,这是朝鲜第一次成功。美国知名朝鲜事务智库史汀生中心研究员马丁·威廉姆斯更指出,考虑到这是“金正恩就任最高领导人后几个月内实现的”,这“不仅是技术性的成功,更是革命性的成功”。2014年10月,金正恩亲自指示的卫星科学家住宅区落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12月,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进行开发侦察卫星的重要试验。(朝中社)

2016年2月,朝鲜成功发射“光明星4号”卫星。此后,随着半岛局势变化,西海卫星发射场一度归于平静,2022年后再度活跃,被商业卫星侦测到扩建发射台,直到本次试射。

朝鲜最近数次卫星发射前都有较多的公开宣传和预警,济州和平研究所研究员阿布拉哈米安指出,最初美韩分析人士中存在一种观点,即认为朝鲜可能将卫星发射作为姿态,“提前一个多月宣布,是告诉世界有时间考虑调整计划”。

但不论成功或失败,朝鲜每次都按既定安排进行卫星发射试验。纽约亚太和平研究所前所长马克·巴里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这意味着朝鲜不会因半岛局势变化而中断其试验周期。因此,朝鲜本次提出“短期内尽快进行第二次发射”,很可能和2012年发射“光明星3号”一样,持续改进直到成功将卫星送入轨道。不过,如朝中社在报道中提到的,这还需要经过“各种部分试验”,很可能难以赶上6月的卫星发射窗口期。

如何避免半岛局势失控?

5月31日上午,韩国国家安全保障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将朝鲜发射军事侦察卫星定性为“远程弹道导弹挑衅”,认定此举严重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予以强烈谴责。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金健、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星和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船越健裕还就朝鲜发射卫星一事通话,将此定性为“以空前的频度和新方式利用弹道导弹技术发射飞行器”。

相关各方如何定性朝鲜的卫星发射试验,将决定此事对半岛局势的影响。朝鲜的卫星工程和弹道导弹工程确实不可分割。2022年3月,金正恩视察西海卫星发射场,陪同他的就包括“军需工业部门和国防科研部门领导干部以及国家宇宙开发局有关人员”。但是,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导弹防御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埃勒曼指出,虽然卫星运载火箭和远程弹道导弹采用了许多相同的技术、部件和操作特征,但有一些关键特征将运载火箭与弹道导弹区分开来。

首先,与卫星发射不同,弹道导弹需要经受住重返地球大气层的严酷考验,其对材料、性能的需求和卫星不同。其次,两者需要不同的推进系统以获得不同轨迹的最佳性能,“不是简单地将发动机换成另一台,而是全面重新试验以验证性能和可靠性”。最后,卫星发射有较长的准备周期,而朝鲜近期的弹道导弹试验已走向“突然化”“迅速化”。

总的来说,专业分析认为,朝鲜卫星发射对其弹道导弹研发的帮助有限,将卫星发射一律定性为“远程弹道导弹挑衅”,可能导致半岛局势不必要的升级。

最近一年,韩国现任总统尹锡悦上台后放弃前政府对朝友好政策,回归“最大施压”和“美国战略武器入韩”战略,重启并加强韩美大规模军事演习,朝鲜则以2017年以来最密集的导弹试射及“核武库倍增”计划相回应,半岛局势进入五年来最紧张的时期。

今年4月26日,尹锡悦和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签署美国核军力访韩的《华盛顿宣言》,让这种紧张达到“新高潮”。但是,一些专家认为,朝鲜卫星发射并非针对《华盛顿宣言》。“朝鲜无视了《华盛顿宣言》,目前这些行动是去年底就已经计划好的。”高丽大学教授、前韩国政府对朝事务高级官员南成旭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分析认为,各方保持克制,或许能平稳渡过卫星发射后的半岛紧张态势。“目前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是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方参与进来,让朝鲜、韩国及半岛相关国家直接对话,达成有关半岛军备控制的长期或短期协议。”马克·巴里指出,“当前各方的目标应当是在未来几十年为东北亚创造稳定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