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本文为真实罪案,旨在弘扬正义,使罪恶无所遁形;

本文为付费内容,VIP用户免费阅读,非VIP用户前1/3免费阅读。

试想一下:

刚放暑假的你,回到家,发现家人全被杀光。

还没来得及悲伤,姑父就把脏手伸向你的裙底。

多绝望?

这不是小说,而是14年前震惊世界的“悉尼华侨灭门案”。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黑暗。

1.

2009年7月18日清晨,身在悉尼的林姝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哥哥林愍的报刊亭旁边的水果摊老板打来的。

“今早没见他开门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很奇怪,因为林愍的报刊亭从不停业。

摸不着头脑的林姝,直接带着丈夫孩子哥哥家一探究竟。

两家很近,只有三百米路程。

到了哥哥家门口,林姝更摸不着头脑了:

没人应门,门也没上锁。

林姝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她的丈夫谢连斌也面色凝重。

两人对视一眼,合力推开了房门。

一进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两人顿时慌了,一前一后地往哥哥林愍的二楼卧室跑去。

走到拐角时,林姝无意间一瞥,吓得失声:

地上,墙上,到处都是喷射状的血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阵头晕目眩之之,林姝大声尖叫着哥哥的名字,冲向了林愍的卧室...

人间炼狱。

她的嫂子林云丽斜躺在床上,脸上是干涸的血,脑袋上还有血窟窿。

已经失去了生气的眼睛,直愣愣地看向天花板。

但是哥哥呢?

林姝脑子宕机,看见被子下面仿佛有什么东西,便要伸手去拽。

却被丈夫谢连斌捂住了双眼。

“别看了。”

这下彻底击垮了林姝的心理防线,她喉头一紧,憋出极度压抑的哭叫。

两人站在被血迹污染的房子里不知所措。

林姝的意识逐渐回笼,掏出了手机,颤抖地拨打了悉尼警方的电话。

“快...快派人来,有人....有人杀了我哥哥一家!”

大清早,悉尼警方一下子醒了个透彻。

面对这样一通语无伦次,充满绝望的凶杀案报警电话,警方马上调派了人手,前往现场。

而在妻子林姝报完警后,谢连斌也反应过来,给岳父岳母打了个电话,叫他们赶紧过来。

由于岳父岳母家比较远,谢连斌准备开车过去接他们,顺便把儿子谢小小带走。

他嘱咐妻子留在原地,守住现场。

送走丈夫后,林姝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面对至亲血肉模糊的尸体,掩面痛哭。

随着警铃的响起,一时间,华裔一家五口被灭门的惨案传遍澳洲。

远在新喀里多尼亚参加海外游学活动的林家大女儿林珺,也收到了同学转发的脸书链接。

链接里的画面很熟悉,但她却极力不想承认这是她的家。

就像她不愿相信,明明临走前还拥抱过的家人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冰冷的尸体一样。

2.

随着调查的进行,林愍一家的情况也展现在众人面前。

林愍和妻子林云丽相识于澳洲校园,他乡遇故知,二人很快坠入爱河。

1989年,他们移民到了澳洲;

1994年,夫妻二人生下大女儿林珺。

后来他们一家人搬入了悉尼著名的华人区Epping,随后生下了大儿子林涵,二儿子林涛,并在那里开了一个报刊亭养家糊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国内街边小报刊亭不同的是:

这家报刊亭面积较大,还售卖许多书籍,相当于一个大型书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林愍夫妻每天清晨六点起来在社区送报纸,一天工作15个小时,十分辛苦。

不过这份辛苦也是值得的,这家书店的年收入高达100多万澳元,折合人民币400多万。

这么看,一家人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在澳洲站稳脚之后,林愍为了能和家人团聚,便将父母接到了澳洲来,还给他们买了房子。

而看见哥哥和父母在澳洲过得不错,妹妹林姝也带着丈夫谢连斌跟了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哥哥嫂嫂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们也有在当地做生意的打算。

于是二人便在墨尔本经营起了一家餐厅。

但是经营状况不是很好,没过多久,餐厅就倒闭了。

在这期间,二人有了孩子谢小小。

但谢连斌没有选择一份稳定工作养家糊口,而是在餐厅破产之后,一头扎进了股市。

妻子林姝则去了哥哥的报刊亭打工。

林姝为了和哥哥相互照应,还在离哥哥300米近的地方买了房子。

林愍一家,林姝一家还有二老,彻底在澳洲扎下根了。

他们一家十分美满,每周五还遵循家庭聚会的传统,也是林家二老最爱的日子。

这一天,是家里人聚得最齐的一天,老人家向来爱这般热闹的日子。

每逢周五,林家举家上下都精心准备,欢度夜晚。

而林愍一家被灭门的前一天,7月17日,正好是周五的家庭聚会。

餐桌上,一家人有说有笑,12岁的林涵还和姑父谢连斌约好了第二天要一起打球。

二老舍不得孙子,还想留林涵在家过夜。

但林涵因为第二天要去打球所以拒绝了,走之前还叫姥爷林养飞帮忙修他的球鞋。

如此温馨寻常其乐融融的画面,谁也想不到第二天会变得支离破碎。

事后二老也会绝望地想:

如果当初再坚持一下,将林涵留住,是不是就不用承受失去至亲之痛?

3.

警方在独自留在原地的林姝的催促下,很快赶来了现场。

可到了现场,饶是经验丰富的警官看到这一幕,也难掩震惊。

他们办案多年,也未曾见过如此恶心的案发现场:

血溅满墙壁,地上散落着小块的人体组织,恶臭的味道令人作呕。

警察一边组织人员将谢连斌夫妇带去警局询问,一边委派人员在案发现场搜寻。

在警局里,林姝呆滞地讲述了一遍自己今晨发现尸体的经历。

随后又说到他哥哥应该是在被子里,她想去看却被丈夫拦下。

然而,谢连斌却透露出了一些别的信息:

“尸体应该有4、5具的样子。”

按照林姝的说法,丈夫和她一起到了主卧后就带着孩子走了,他是如何知道的?

于是警察连忙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谢连斌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手不自然地摸了摸下巴:

“我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