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中国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自古就以严格的道德规范要求自己。

我们在小时候,经常会羡慕别的孩子的玩具和零食。父母也总是告诫我们,“别人的东西,再好也不能要。”

正所谓“不是不老成,大道理谁不懂?”但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如何界定是“别人的东西”?如何区分“偷还是拿”?“读书人的事情真的不能算是偷吗?”

辛苦耕耘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千百年来支撑农民在黑土地、黄土地、还有各种不管用不用史丹利的土地上,苦干下去的动力。

陈大富,浙江平湖新埭镇的一个土生土长的瓜农。抱着这一朴素的信念在地里劳作了一年。

无论风吹雨打、还是烈日炎炎,陈大富都把除草,浇水,松土等工作坚持到底,亲力亲为。

这几片瓜地就像陈大富的宝贝,陈大富为它付出了一个男人所有的温柔,精心呵护,悉心照料。

终于,陈大富的“宝贝”夺天地造化,吸日夜精华,马上就要给陈大富带来硕果累累的丰收了。

这天,陈大富怀着紧张的心情,来到自己的瓜地,想看看自己的“孩子”们发育得怎么样了。

有过农作经验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在玉米、小麦、瓜果进行过充分地光合作用之后,在即将成熟的那几天,它们的生长速度可谓快得惊人。

夏天6月初,你甚至可以在田间地头听到麦子往上疯长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对农民来说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陈大富已经听过好几次这样的音乐,凭借他出色的农民经验,这一天,应该就是可以摘瓜的日子了。

但是当他满怀着期待的心情,来到地头的时候,陈大富惊呆了,一眼望去,已经满地西瓜只剩下瓜蔓。

他的西瓜,被偷了!陈大富好似后背挨了一记闷棍,一下子瘫坐在地,大悲无声、大象无形,人伤心到一定程度是哭不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陈大富不理解。自己居住的这个村庄不说民风淳朴,那也是邻里和睦。

自己祖祖辈辈在这里种瓜,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没有采取过什么保护措施。

陈大富思来想去,想不出个结果,问东问西,问不出个答案。无奈,只能选择报警。

人心险恶

办案民警接到报案,迅速出警,并很快就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但是听了他们的解释,警察却没有对他们采取措施。

警察对陈大富解释道:他们的行为,不算是盗窃,所以我们没办法处理他们。

陈大富懵了,我的瓜在我的地里,这是我的资产。他给我拿走了,怎么就不算是偷呢?难道他是读书人,读书人的事情不能算偷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警察找到的“偷瓜贼”一共有三个,事发当晚,他们开车来偷瓜的!

那这些偷瓜贼怎么敢这么大胆呢?是因为精神不正常吗?当然不是,他们是真的以为自己不是在偷。

他们听说这个瓜地的西瓜,没人要了,可以随便摘,就以为碰见了大好事,所以开着车就来了。

其实一开始是有人在偷瓜的,他们几个几个地悄悄地拿。但是正拿着呢,被人发现了,灵机一动,他们就说这个没人要。

这本来是偷瓜贼用以跑路的借口,一般人谁会相信呢?但是却释放了人内心深处的恶。

一群人一拥而上,把陈富平的瓜摘得个干净。谣言扩散得比病毒还快,尤其是这种可以不花钱,占便宜的谣言。

当时的人心里可能清楚,这好好的西瓜在地里放着,几乎不可能没人要。但是看着这么多人上去“偷”,自己要是无动于衷,袖手旁观,一来二去可就损失了一个亿啊。

的确,中国人在面对倒地老人时如果能有这样的积极性就好了。当地的警察经过调查,认为这个案件不属于刑事案件,只是经济纠纷。

想来还真的是可笑,这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似乎成了基层办案民警的尚方宝剑。

当群众利益受损,心急如焚地找到警察时,他们经过一番仔细调查,一句不归我们管,就将被害人打发了。

好像只有杀人越货的案件才属于警察管辖,其他案件都是经济纠纷?要么是基层办案人员素质有待提高,要么就是没有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最后的判罚结果是:对于最开始盗窃的小偷,他们的行为性质毋庸置疑是盗窃,但是因为熟人够不上刑事犯罪,因此只是拘留了几天。

而听信谣言的其他人,则只是进行批评教育,不了了之。这个处理结果让陈大富很不满意。

陈大富心想:明明是自己的西瓜,种在自己地里,怎么就会变成没人要的了。如果这也说得通的话,那自己岂不是随便在大街上就可以拿别人的东西了?

反正几乎全部的商品都没有写主人的名字,那岂不都是无主之物?这样的处罚结果真的是要把社会上老实人逼上绝路吗?

以案释法

这个案件当时在网上引起了广泛讨论,群众纷纷为陈大富这个老实人鸣不平。

怎么自己的瓜被别人平白无故地拿走了,竟然不算偷呢?赔偿是一回事,但是作出合理的判罚又是另一回事。

正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许多人都想让陈大富不畏强权,为自己讨个说法。

那这个案件警察的处理道理合理合法吗?为什么几万元的习惯被人拿走,却没有一人被判处盗窃罪呢?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分析。

一、法官对于小偷几人的判罚是否合法?

这个案件中,一开始盗窃的就是那几个偷瓜贼。他们可能只是口渴,想顺走几个瓜吃吃。

这本是一件无伤大雅的事情,农民虽然干的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儿,但是他们心里都是个顶个的干净。

别说是村里的邻居,就是路过的行人,你说口渴,他们也会让你坐下吃几个瓜,你要是给钱,他们说不定还跟你急。

但是就是这样一件小事,却让这三个偷瓜贼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之中。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群众认为他们的行为是彻头彻脑地盗窃,应该被关起来。

甚至也有人认为他们竟然把农民一整年的工作成果占为己有,应当像那个整形医生一样,“拉出去枪毙”。

二是他们应当对陈大富的损失负赔偿责任。如果没有他们的谎话,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集体偷瓜了。

那么这在法律中就涉及了两个概念,一个是量刑标准,一个是共同犯罪中的教唆犯的问题。

在这个案子中,这两个问题是密不可分的。

首先,共同犯罪是刑法理论中的珠穆朗玛峰,这个问题争议太多,难度太大,并且在许多层面都没有达成共识。

在此,我尝试简要地对其进行分析,并尽可能地不涉及其中有理论争议的部分,共同犯罪,按照行为人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划分,包括教唆犯、帮助犯和实行犯。

实行犯是指具体实施犯罪的人,教唆犯是故意引起他人犯罪故意的人,帮助犯是指在实行犯罪过程中,起到心理或者物质上帮助作用、但是并不直接参与实行犯罪的人。

其中,帮助犯和教唆犯称为从犯,实行犯是正犯。共同犯罪在定罪量刑方面的意义是“部分实行,全部责任”。

简单理解,当一个人的教唆或者帮助行为成立,那他就要对实行犯的犯罪结果承担责任。

比如,罗老师让张三去盗窃一部苹果16手机,价值1个w。就算罗老师没有去,那他也构成盗窃罪,并且金额同样是1个w。

本案中,如果小偷说谎话的行为属于教唆犯,那么他就要对群众集体盗窃的几万元西瓜承担责任。

如果不属于,那他就只对自己偷的那仨瓜俩枣负责,相应的警察只是对他们行政拘留的判罚也就合情合理。

从这个层面,量刑数额和共同犯罪的确是密不可分的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那这几个偷瓜贼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教唆呢?教唆犯是故意引起他人犯罪故意的人。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案件中,三个偷瓜贼并没有教唆行为。

他们的回答是“这个是没人要的西瓜。”但是他们并没有去唆使“吃瓜群众”犯罪。

也就是说,他们的行为与“群众集体偷瓜”之间并没有引起与被引起的因果关系,这群人偷瓜是自己没有守住内心的底线,放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恶魔。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几个偷瓜贼并不用对后续群众偷瓜的行为负责,双方并不属于共同犯罪的情形。

也就无法启动“部分实行、全部负责”的原则,故几个小偷的犯罪数额只是那几个西瓜。

在这种情况下,警察对他们判处拘留的做法就是符合罪刑相适应的原则。

二、对于群众的集体“盗窃”处理是否正确?

在本案中,最大的争议点就是警察对群众“哄偷”陈大富西瓜的处理。只是对他们批评教育是否不合理呢?

不难发现,警察对于这些人的行为按照民事纠纷处理的背后,八成有法不责众的考虑。

但是,“法不责众”在法理上说不通的,政治是政治、法律是法律。保证司法机关的独立性也是我国在法治建设中一直追求的。

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能以任何方式干预司法。法官在办案过程中应当考虑的唯一标准也只能是法律。

但是这个案件中,把他们都抓起来也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们的数额是不够的。

悟性好的朋友可能会问,根据上面的共同犯罪的原理,他们不是应该作为共犯,对彼此的数额负责吗?

但是共同犯罪不是说一群人一起去犯罪就构成了的。还需要这一群人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客观上有共同的犯罪行为。

比如张三、李四都相中了一个姑娘,在七点、九点的时候实施了强奸的行为,虽然二人的行为相隔时间很短,但是只能构成同时犯罪,不能算作共犯。

本案中也是一样,虽然这十几个人在一起偷。在小小的瓜田里偷小小的瓜。但是他们主观上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

他们只是知道还有人在旁边跟他们一样实施犯罪,但是没有给他们帮助,也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对彼此的犯罪都没有参与。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这群“吃瓜群众”是“偷瓜群众”,对各自数额负责的情况下,按照民事纠纷处理也就没有不妥了。

三、陈大富面对警察的判罚,应该如何寻求救济?

倘若陈大富作为本案中的受害人,不服从警察的处理,那他能去告警察吗?

为了防止古代“堂下何人状告本官”的乱象出现,现代各国的司法制度都对公职人员的监督配置了完备的法律体系。

除了行政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政党监督之外,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是司法监督。

即如果被害人对警察的案件处理结果不服,可以向上级司法机关或者检察院提出复议或者复核。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控告人对不予立案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不予立案通知书后七日以内向作出决定的公安机关申请复议:公安机关应当在收到复议申请后三十日以内作出决定,并将决定书送达控告人。控告人对不予立案的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后七日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复核,上一级公安机关应当在收到复核申请后三十日以内作出决定。

因此,本案中,陈大富作为控告人,可以向同级公安机关申请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的,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复核。

对此您怎么看?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发表看法

关注带您更加清楚的了解法律法规

参考资料:《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