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户农家小院,老头推开虚掩着的大门,熟门熟路奔一个房间而去,进了屋迅速关上门,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某种让人遐想的声音……

01

01

李丽看着不远处自己家的房子,心里不由得一阵忐忑。

自从她17岁那年和男朋友私奔后,已经8年没回过这个家了。家里和他离家前没什么两样,院子敞开,小鸡小鸭在院子里面乱跑。

堂屋的房门紧闭着,李丽正准备上前推开,却听到房间里传来某种耳热心跳的声音。

李丽的心“咯噔”一下。

父母这大白天的也太那个啥了。不对,刚刚那个声音绝对不是父亲的声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本能的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飞起一脚猛地踹开了门。

床上的人立刻停止了动作。李丽这才发现床上躺着的,除了母亲,还有本村的一个老头。

老头她认识,是村东头的李老三,今年78岁。

此刻李老三如受惊一般,迅速的拉过床上的被单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李丽看着他瘦骨嶙峋的身体,和满头发白的头发,心里觉得十分的恶心。

她把手里提的东西一股脑地砸向老头,嘴里骂着老不死的,你真不要脸,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

李丽的叫唤声惊动了四旁的邻居,大家纷纷走出来看热闹,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结果众人就发现了,躺在床上的马珍,一脸受惊的表情,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李丽赶紧拿起一条毯子,盖上了母亲马珍的身体,并且拿出手机迅速报了警。

村里看热闹的人有几个是李老三的本家,见李丽拨打了110纷纷劝说道:“都是一个村的,这事就当过去了,没必要做这么绝。”

李丽气得话都说得不利索了:什么叫事情不要做得这么绝,敢情这事是没轮到自己头上吧,这些人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

警察很快就到来了,了解了情况后,就让李老三把衣服穿好,把两人带到派出所。

调查了一番,李丽就回来了,看着一室的狼藉和躺在床上不能言语的母亲,李丽只觉得悲从中来。

她有些懊悔自己当年的任性,早早地脱离这个家庭。本来母亲只是摔伤了腿,还没想到这些年父亲的不闻不问,竟导致了她已经到达瘫痪在床的地步。

李卫国也回来了,浑身喝得醉醺醺的他,大约也从邻居的叙述中知道了今天的事情。

出乎李丽的预料,李卫国并没表示太大的情绪。李丽从他的态度中猜测,李卫国可能早就知道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丽感到可悲,父亲连最后一点血性都没有了,自己的老婆这样被人蹂躏,被人戴了绿帽子,他都不在乎吗?

李卫国给女儿一顿抢白,也不知如何应对。只低头说了句:“他给钱。”

李丽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父亲竟然早就知道并且默许了这种事情。

原来李老三会趁李卫国不在家的时候偷溜着来,每次结束后会在马珍的枕头边放上几张钞票。

他认为这样心里不会过意不去,至少自己给了钱的。

李卫国发现妻子床头有钱后就开始蹲守,发现是李老三后他想过去敲对方一笔,可是这样一来,脸皮就撕破了。他索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他每次就用这个钱去买酒来喝,有时候也会用这钱出去和人家赌钱,时间久了就变成彼此一种心照不宣的事情,没想到随着李丽的忽然到来,打破了这层平静。

02

02

李丽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连忙给自己的大姐李美打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李美和丈夫也到了,她见到多年未见的小妹,心里也不禁很激动,两人手拉着手,说了半天知心话。

李丽却不想把太多的话题浪费在叙旧上,她直截了当地对姐姐说明了今天的情况,李美听了也大吃一惊。

她看着低头不吭声的父亲,忍不住责怪他:“爸,你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呢?”

李卫国摇摇头说,你妈都成这样了,还能赚钱,挺好的。

李丽指着李卫国对姐姐说,姐,你看就把这样的窝囊男人,哪能护得住自己的老婆。

李卫国让李丽说的窝火,气不打一处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找个男人跑出去多少年没回家了。这些年你给过家里一分钱吗?”

李丽闻言从包里抽出一沓人民币,摔在了李卫国面前,“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

原来李丽当年和男朋友私奔,当年男朋友家里拿不出那么多彩礼,但是他和李丽是真心相爱,两人一合计,就去了南方打工,干了两年学了点技术,自己在当地做了个小生意。

这几年越做越大,生意越来越好,生活衣食无忧,李丽想到了远方的亲人,于是就回来了,只是她没想到会碰见这种事。

李丽提议给母亲买个轮椅,常年这样躺着并不是好事,而且要给她找个保姆照顾她,就父亲这样,她根本不放心。

李美也支持,但是李美和丈夫都是打工的,两人并无多少积蓄。所以李丽主动把照顾母亲的工作揽了过来。

安定好家里的事情,就等派出所对李老三的处理,出乎姐妹二人的意料,派出所竟将李老三给放了回来。

理由是他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

姐妹二人去派出所闹了一通,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丽当时气得骂起来。

可是骂归骂,她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李丽找自己老公托关系帮忙,没过几天李老三又给抓了起来。

就当李丽认为这次事情可以解决了,按照强奸等罪名,可以判处李老三坐牢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转机。

李老三的家人也有关系,找了人没过多久,李老三又给放了出来。

03

03

与此同时,姐妹二人遭到村里人的排挤。

李丽本来以为村里人会站在正义的一方,会同情他们的遭遇,说点公道话。

结果让她大跌眼镜的是,村里人不但没有任何同情,反而嘲笑指责抱怨,各种声音向她们袭来。

姐妹俩走到村口的时候,经常有一些妇人或者上了年纪的老头,对她们指指点点不时发出哄堂大笑,在那里笑声里,李丽感觉到一种耻辱。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上门做说客,都劝李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一个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如息事宁人不要把事情闹大,以后抬头见了都难看。

李丽实在不能认同他们的三观,虽然自己读书不多,但是该有的人情世故,道德法律她还是很清楚,像这种事情绝不能姑息。

她怕父亲李卫国会反水,于是姐妹俩这两天不断的给李卫国灌输正确的思想,可是李卫国每天喝得醉醺醺的,这耳听那耳冒。

更让姐妹俩气愤的是,没过两天,李卫国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他也像那些村里人一样开始训斥李丽瞎胡闹,他认为李丽这样做破坏了村里的和谐,更重要的是,现在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当笑话一样到处传播。

他出门所有人都当他是个笑话,他也不希望李丽再这样胡闹下去。

甚至在和李丽说到最后,重重地甩了李丽一耳光,“我是你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丽捂住火辣辣的脸颊,瞪了李卫国一眼,“你还知道你是我爸,你还是个男人吗?哪个男人在妻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在妻儿需要的时候不为妻儿遮风挡雨,就你一味地逃脱,回避,你根本不算个男人,你是个孬种!”

父女俩吵得不欢而散,李美劝妹妹,“父亲的性格就是这样,你别和他发生正面冲突,我们想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情。”李丽也意识到指望李卫国是没有用的。

李美悄悄告诉妹妹一件事,她发现家里莫名其妙多了几箱酒,崭新的没开封的,一看包装价格就不便宜。

李丽意识到,李卫国可能是被人收买了,所以他在这件事情上不出头。

李丽当即找到李卫国,质问他这些酒是不是别人送的?李卫开始不承认,后来在姐妹俩的盘问下抵不过,只好说这些酒确实是李老三一家送的,还给了他5000块钱作为补偿。

“就这几箱酒,就把你嘴给堵住了。”

李丽说着气愤的端起一旁的酒,往地上用力一摔。“砰”的一声,整个房间里立刻弥漫了酒气。

李卫国像要了他命一样,疯狂地把李丽往一旁一推,在那些掺杂碎片里翻找,发现只有两瓶是完好的,他心疼的从碎片里面捡起,“这些都是好酒,砸了多可惜啊,咋能这么糟蹋东西。”

李丽一句话都不想说,原来在父亲李卫国眼里,母亲的尊严和名节,竟还比不上这一箱酒。为了喝这点酒,他连所有的脸面都不要了。

李丽只觉得可悲。

04

04

看着李老三被放出来,依然像螃蟹一样在村子里横行的时候,李丽再也不能忍了,派出所不处理这件事情,她一定要通过法律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李美也支持妹妹的决定,在这件事情上李卫国不作为,宁愿当个缩头乌龟,她们姐妹却做不到当一切没发生过。

午饭刚吃完,李丽就和姐姐两人前往律师事务所。由于镇上没有律师事务所,李丽只好开车带姐姐准备去县城。

车刚开出没多远,李美就不断地向后张望。李丽忙问怎么了,李美说好像有人跟着咱们。

李丽通过后视镜发现,确实有两辆摩托车鬼鬼祟祟的在跟在她们车后。李丽一脚油门甩开了跟踪的两人。

到了律师事务所以后,一位姓何的律师接待了他们。李丽说明了情况,对方表示愿意接下这个案子。

就在姐妹俩以为看到一丝胜利曙光的时候,意外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