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01

听着隔壁传来的呻 吟声,卢明在黑暗中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只好拧开了床头台灯,猛地灌了一大口矿泉水。

隔壁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增无减。像一股袅袅炊烟一样盘旋,在整个城市的上空萦绕不绝。

卢明点燃一根烟,努力压下心中熊熊燃烧的那团欲火。可是隔壁的声音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挠在他的心上,让他抓耳挠腮。

身体是诚实的,在这强烈的jiao chuang声下早已起了反应。

卢明很后悔,怎么就订了这样的房间?隔音效果差不说,让他免费欣赏了一出叫床大戏。

卢明今年31岁,由于公司需要常年跑业务,所以和妻子聚少离多,久而久之两人生了嫌隙,在一次回家目睹妻子出轨抓个现形以后,卢明狠了狠心离了婚。

恢复了单身的卢明,才知道单身的不容易。首先孩子要养,其次是生理问题如何解决?

不过对于经常出差的他来说,要制造各种艳遇倒不是难事。只是这些年他一直恪守本分,从来没有出过轨。

所以每次在面对外面的诱惑时,他总是能坚守到最后一步。

可是今天的卢明不想再忍了,隔壁的叫床声更像是一个导火索,点燃了他心中那根雷线。眼看着强烈的欲望将自己吞噬,卢明不禁想起,入睡前自己看到的一幕。

卢明做完了最后的报表以后,站起身伸展一下懒腰,就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地上已经被人塞满了小卡片,交叉叠在一起,更像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诡计。

卢明对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他住过很多的酒店都遭遇过这些情况,还有的半夜打电话来询问要不要小妹。

以往他都是一笑了之,可是对于空窗了大半年的男人来说,他想忍也忍不了。

忍着身体的憋胀,卢明艰难地弯下身捡起了那些小卡片。

只见那些小卡片上印刷着各种美女图像,或捎首弄姿或波涛汹涌。

小卡片上的内容也是异常刺激眼球:白 嫩 少 妇,清纯 学生 妹,制服诱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些漂亮的女人们似乎冲着卢明眨眼卖弄,仿佛随时都要从卡片里冲出来,和卢明来一场颠鸾倒凤。

卢明默默地咽了口唾沫。

以往他总听同事们回去讲起各种艳遇,那些刺激的场景和细节总是让他如痴如醉,没想到自己今天也要做一回那样的男人,将快乐进行到底。

卢明心中的那种股负罪感渐渐消退。

以前他有丈夫的身份在,是束缚,是捆绑不自由,现在他恢复自由身了,当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想起妻子在家和别的男人偷情,他就想到了网上曾经讲过的一个段子。大意是说,妻子警告丈夫不回来称家中有块空地,再不回来,租给别人种甘蔗。

以前他只当作一个笑话来听,但没想到最后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头上,妻子真的趁他不在家把地租给别的男人种甘蔗。

他想到自己推开门,当时妻子和那个男人正大战汹涌,冷不防看见门被人推开,妻子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似乎知道这一天早就会来。

她平静地推开身上的男人穿起衣服,多余的话一句没有,两人安静地坐下来协议离婚。

卢明盯着小卡片,仔细看那上面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远远超出了妻子,他充满恨意报复地想:老子要睡遍天下的女人,把这些年的损失捞回来!

02

02

卢明拿起其中的一张小卡片,对着上面的电话,反复看了几遍以后试探性地加了好友,他不敢打电话,他怕自己的电话号码被对方惦记上,于是他按照对方卡片上提供的电话,添加了微信好友。

微信是一个美女的头像。

卢明刚嫁上对方,那头就传来嗲得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哥哥是不是深夜寂寞难耐?包夜吗哥哥?”

卢明给对方喊得浑身一阵酥麻,像过电一样。他终于找到除了自己老婆以外新的乐趣。难怪那些男人前仆后继的,不惜冒着家庭破碎的风险都要尝尝鲜,这果然够鲜。

“多少钱?”卢明试探性发了信息过去。

“不知道哥哥是想快餐呢,还是需要包夜呢,有单项有全套。”

卢明第一次整,他根本就听不懂那些术语,什么冰火两重天,毒龙……

卢明第一次感觉自己落伍了。可越这样,他越想尝试,去探索这些从未涉及的领域。

女孩见他犹豫又发了两段语音,并且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照片里的女孩穿着性感暴露,前凸后翘,仅看了一眼,卢明就感觉鼻腔发热,有液体要流出来。他内心激动得“砰砰”直跳,两眼发光,他的呼吸明显急促了。

精虫上脑的他顾不上再思考,他决定了就要这个妹子,不管这个妹子说什么项目,他都要把她拿下。

他怕自己问的太多,让妹子看出是新手,又怕问的太少,被人当成冤大头。

所以他思索再三,斟酌学着平常同事们的语气回复了几句,很快在微信上和对方谈妥了嫖资。

女孩要价两千五,卢明觉得有点贵,最后商定以一千八的价位包夜。

女孩让他先付五百块钱的定金,卢明怕女孩不来就坚持只付三百,女孩让他把定金发给自己,又要了50块钱车费。

转完帐卢明兴奋难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满脑子里面都是,等会儿他和女孩在床上各种疯狂的场景,他决定等下把从前那些没有和妻子试过的体位,全部都试一遍,了却心中的遗憾。

从前老婆是各种都不愿意为他服务的,到了床上像个活死人一样往那一躺,一点反应都不给他,每次他们一点乐趣都没有。

看这些岛国片上的内容,他不禁惊叹,小日子这些女人怎么那么会,什么姿势,各种技巧,还有那些片子里面的那些男人们,什么金手指啊乱七八糟的,他连听都没听过,更别说试了,这些对他就像打开了一个新时代的大门,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三十多年跟白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