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任务失败,我被系统抹杀。

我死后,厉爵终于肯接电话。

「怎么,知错了?」

只是他没想到,电话那头不是我。

「总裁,夫人她已经死了。」

厉爵嗤笑一声摔了电话:

「告诉沈楚楚,别再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骗我回家,过不下去可以离婚!」

1

我飘在厉爵身旁,冷眼看着他眉宇间皆是厌烦。

我知道他不在意我,但没想到,他听到我的死讯,会觉得这是我骗他回家的一种手段。

进来送文件的女秘书走到厉爵身旁,用手指勾着他的领口:「怎么这么生气?」

「沈楚楚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厉爵拽松了领带。

「夫人一直这样,厉总又是何必?」秘书往他腿上一坐,「下午没有安排了。」

厉爵眉眼间的戾气顷刻间转换成轻薄的笑意。

然后,两人就这样在「我」面前运动了起来。

自一个月前,我就莫名飘到了厉爵身边。

看他上班时活色生香,看他下班时声色犬马。

对于眼前上演的景象,我已经有些麻木。

且不说我对厉爵现在还有没有心思,哪怕是寻常人在我面前这样,我也会觉得羞臊非礼勿视。

可我离不开。

我能做的最多的,就是把身子背过去,不再看。

房间里的声音终于消散,我应该庆幸我现在只是一抹神识,闻不到空间里弥漫的,专属于事后的味道。

厉爵:「药呢。」

秘书眼神闪躲:「吃完了,忘了……买新的。」

厉爵冷笑了下,掐着秘书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从她兜里摸出一瓶避孕药朝她嘴里灌去:

「想给我生孩子,你配么?」

不顾女人的垂死挣扎,厉爵又给她灌了水,确定药吞下去后,才像丢垃圾似的放过她。

「不要有非分之想,厉夫人的位置,只能是沈楚楚的。」

冷漠告诫后,厉爵起身去了浴室。

「我」没有办法离他太远,只能跟去。

好不容易挨到厉爵出来,房间里的人竟然还在。

「谁让你继续在这里呆着的?」厉爵声色俱厉,吓的秘书一个哆嗦。

她赶紧把手里的相册放下:「厉总,我,我只是……」

「滚!」厉爵咆哮道。

我耸耸肩,这是我在这个房间里见过最多次的女人,没想到也是这样的下场。

秘书抽抽噎噎地离开了。

离开前,厉爵又用着阴寒的声音:「别忘了我刚才交代你的事。」

交代她的事?

我大概猜到是什么。

隔三岔五,总会有女人跑到厉家,羞辱讽刺我一番。

真难为他,在这种时候,还能分神想到我。

厉爵在镜子前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弄出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然后冷漠地看了眼刚才的相册。

我还以为,厉爵的大怒,最起码有一丝是因为想要维护我这个妻子的尊严。

因为照片上的人是我。

厉爵冷漠的神情告诉我,他只是发怒女人在他不需要时还敢出现在他私人空间里,而不是因为女人擅自碰了那个相册。

至此,这一个月以来,我不切实际的幻想,终于碎得一干二净。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2

我穿越而来,攻略任务就是让处处多情的男主从此专情我,任务时效为五年。

在这个世界里,我和男主因为家族联姻不得不生活在一起。

可他不喜欢我,或者说他没有喜欢的人,他只喜欢自由,表现方式就是时不时换不同的女人。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女人里不可以有我一个。

他碰所有人,甚至只要是有些微姿色的女人,哪怕她们怀着明确的目的接近他,他也来者不拒。

这五年来,我做的一切,起初是因为系统任务,后来是因为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的对这个男人用了真心。

可我用尽真心做的一切,到头来却让他愈加反感我,比不上那些召之即来的女人半分。

可能在他眼里,我比那些女人还要廉价吧。

终于五年时间耗尽,在被系统回收之前,我发信息问他:「今天是我生日,可不可以来看看我?」

手机隔了大半天才发出提示音:「忙。」

这便是所有。

然后我静静地坐在亲手布置的浪漫场景里,结束了这可悲的余生。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系统在发出回收指令后,我还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且,不得离开厉爵方圆一米之内。

我的思绪不得不被厉爵外出的动作打断。

下班时间到了,他照例不会回家,不是宿在俱乐部里,就是宿在为哪个女人置办的宅子里。

我跟着厉爵上了他的迈巴赫,这辆车我记得有个女人夸过好看,所以他每次去见那个女人时,总是让司机开这一辆。

瞧,他只是不记得我的喜好。

我曾经也小心翼翼地试探过,说喜欢他们公司附近一家店里的慕斯蛋糕,问他能不能顺路带回去。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连回都很少回,我自认为的,和他的家。

厉爵拿出手机,不知道调出了什么页面。

我尽可能离他远远而坐,并不关心。

从发现办公桌上的照片,到现在幻想破灭的我,终于只剩一颗想离开的心。

玻璃车窗映出他阴沉的面容,划了没多久,就见他烦躁地把手机收了起来。

「沈楚楚呢?这一个月怎么没到公司来?」

开车的司机毕恭毕敬:「厉总,夫人这一个月都没有让我去接她。」

厉爵脸色发青:「我倒要看看她这次能闹多久。」

3

闹多久?可能是永远吧。

车子还在前行,没隔多久,厉爵又把刚系好的领带拉开。

他双唇紧抿:「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家?我不免转过头,看着此刻有些陌生的人。

这个字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司机已经赶紧按照吩咐操作好。

车厢里几声令人窒息的嘟嘟声后,佣人终于接了电话。

「喂,您好?」

厉爵率先开口:「沈楚楚呢?叫她接电话。」

「厉总?」佣人意外地确认了下。

厉爵耐着性子:「嗯。」

佣人却在此时支吾起来:「厉总,夫人她,不在了。上午给您打电话,就是想说这件事的。」

厉爵先是一怔,然后更加暴戾起来:「连你也敢和她一起骗我?她如果想死就真的去死好了,不接电话就永远别接!」

佣人还想解释什么,厉爵扫了驾驶座一眼,司机赶紧把电话切断了。

我冷冷笑着。

家,不过是他称呼一个地方的代名词罢了。

是我每次用电话骚扰他,自顾自地给他发信息时,用的次数太多,才会让他没过脑子就说出来。

车子不出意外地驶进富春路。

刚下车,楚锦妍便衣着清凉地相迎:「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呢?」

「我来不来还要先和你汇报?」

楚锦妍诧异地抬眼,见男人眸色黢黑,不由费力勾了几下唇角,想露出一个完美的笑。

「阿爵,是不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楚锦妍几乎没有受过厉爵这样的冷落,怕是被这突然的不虞吓坏了吧。

我试着不再去感叹自己过去那段每每用尽一切小低伏都换不来一个笑脸的时日。

眼前这个女人总是能让厉爵轻而易举地对她宠爱有加。

如今不过是偶然的一个冷脸,就表现出不可置信的样子。

厉爵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对女人太过分,脸上诡异地扭曲成平日对女人宽纵的表情。

「进去吧。」

楚锦妍隐有果然如此的得意。

不怪她有此底气,她是厉爵的白月光,如果不是她在厉爵最难的时候抛弃了他,现在厉太太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我跟着两人进门,楚锦妍立即把清凉的衣服弄得布料更少。

厉爵却在这时拿出了手机摆弄。

楚锦妍撒娇道:「阿爵,别看手机了。」

「给我!」厉爵把手机夺回来,猛地把女人一推。

4

楚锦妍错愕地摔倒在地:「阿爵?」

「沈楚楚从来没有像你这样不知分寸的时候!」厉爵脱口而出,眸色黢黑。

不仅是地上的楚锦妍,就连我也有些不敢相信。

厉爵的女人们几乎都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

一个个夜夜独守空闺,想男人想得不行,为了骗他回家花招百出的女人。

几乎每个人都在厉爵面前嘲讽过我。

这当然是厉爵默许的,不然她们怎么敢在一个喜怒无常的人面前,这样说好歹是他妻子的人。

而且每次这些人笑话我时,厉爵总是意味不明地勾着笑。

仿佛有多爱听一样。

于是久而久之,每次女人和他在一起,或者是他那些狐朋狗友和厉爵鬼混时,也总是拿我当热场的笑料。

可是笑料却在此时成了别人比不上的东西。

楚锦妍怕自己听岔了:「阿爵,你说那个总是缠着你,惹你反感的沈楚楚?」

她爬起来:「她是不是又耍了什么招数,惹您不快了?」

厉爵仿佛觉得自己方才说了多么晦气的名字:「那个女人竟然敢让人和我说她已经死了,不就是她生日我没回去!」

「生死的事怎么能信口胡说的?」楚锦妍露出夸张的表情,「再说了,那日你不是提前答应陪我参加派对的吗?都是提前说的,怎么好临时反悔。」

厉爵脸上郁气散去大半,仿佛为自己的做法找到了名正言顺的说辞。

「她自己没有提前说,我厉爵岂是出尔反尔的人。」

「是啊,这个沈楚楚,未免太不懂事了。」楚锦妍赶紧顺着说,「因为这么点小事,闹到现在,真的太不像话了。」

「你平时工作这么忙,还要时时照顾她的小心思,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她要是能像你这般懂事就好了。」厉爵把手机往沙发尾一扔,将她抱在怀里。

我本来以为自己心和身一起死了,没想到听到这些往身上泼脏水的话,还是难免红了眼眶。

厉爵何曾在意过我的想法,我这五年来,只和他使过一次小性子,就是在我临死的那一次。

也就是唯一一次,没有发消息以我结尾的那次。

我想,这也许是系统对我没有完成任务的惩罚吧。

我只想让这个惩罚快些结束,我想离开这里,哪怕是化作云烟,永远消失。

可能是现在的神识太虚弱,经不起情绪波动,我双眼开始变得麻木,空洞。

我无悲无喜地看着两人继续说着我的种种不好,然后女人被逗得娇笑连连,顺势埋进男人怀里。

5

厉爵第二日很晚才从楚锦妍那里出来。

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我照样不得不跟在他左右,他坐上车后对司机说:「让沈楚楚把我那套蓝色缎料西装送到公司,我晚上有个宴会。」

「然后下午六点你来这把锦妍接上。」

司机缓缓发动车子,有些不忍:「厉总,夫人她,真的不在了。」

「什么?」厉爵脸上瞬间阴云密布,「这个女人真够神通广大的,竟然连你也收买了?」

「厉总,不是,昨天送完您之后,我去您家看了下。」司机战战兢兢回道。

我经常让司机来接我,因此和他也算相熟。

没想到第一个因为我的离世难过的,是这个和我毫无半分关系的人。

我没有把我的离世的消失告诉我在这个世界的父母。

他们很爱他们的女儿,可我不是。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和他们解释,我霸占了他们女儿的身体,还让他们的女儿因为我任务的失败,和我一起死了。

这个世界里原本的沈楚楚,当时答应联姻,是因为对方是厉爵。

那个她一眼就看中的人。

可惜男主只是将她当做获得周转资金的工具,在娶入家中后便不闻不问。

原主爱而不得,最终抑郁而终。

在那之后,我便作为一个宿主,出现在这个世界。

只是没想到当我成为沈楚楚的时候,最终也是一样的结局。

所以这个世界上知道沈楚楚消失了的,就只有厉家宅子里的佣人,和眼前这个司机。

好在,我身前还算与人为善,佣人按照我的遗愿,处理了我的尸体。

而现在,司机又把我的死讯告诉了厉爵。

可他明显还是不信。

图源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侵删

「回去看到了什么?」厉爵冷笑一声,带着讥讽。

「什么都没看见。」司机有些可悲地道。

厉爵脸上讽刺更甚:「就知道又是这个女人的把戏。」

「罢了,回去看看那个女人。」他施舍般,「下次再这样闹,我可不会惯着她。」

司机隐下一腔话语,没有再说什么。

能为我做到这些我已经十分心存感激,毕竟司机还要在厉爵手下讨生活。

我现在已经不在乎厉爵信不信,他如何我真的半分都不在意了。

我冷眼看着他嘴角勾着得意的弧度。

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忽然如此。

可能是昨晚我情绪波动太大导致累乏,昏昏沉沉的时候漏掉了什么吧?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左右不过是他和那个女人羞辱我的内容。

厉爵又掏出手机操作几下,然后将其收回口袋,心满意足地合眼假寐。

6

车子很快到了地方,我就像一个看客般跟着他飘进宅子。

佣人前来开门,见到厉爵后诚惶诚恐地打招呼:「厉总。」

「嗯。」厉爵躲过佣人来接包的动作,走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坐,「叫沈楚楚出来。」

那个包是刚在门口有人交给他的,估计他刚才操作手机就是为了这件事。

佣人愣了愣:「厉总,夫人她不是已经不在了吗?我跟您说过的。」

厉爵猛地把茶几上的烟灰缸一砸,玻璃顿时四溅开来:「她还有完没完!叫她出来,我是来和她离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