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Pexels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Pexels

前段时间,知名教育博主张雪峰在一次直播中听到有位理科590分的同学想要报新闻学,便随即叫止:“如果我是他父母,一定会把他打晕”。他还表示,闭眼摸一个专业都比新闻学好。

此番言论恰逢赶上了高考季以及新闻传播这个敏感领域的话题热度,自然招来了各大媒体的关注。

张雪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给出了更明确的观点:在一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曾经很热门的新闻传播专业现如今已经不是世人眼中的香饽饽了。想进媒体工作,不一定非得学新闻专业,而新闻传播这个专业,只有在985/211院校毕业的学生择业时可能会有优势。

作为一个在媒体行业游荡了5年的新闻人,我觉得他是基于现实发出了客观的声音,简言之,他说的是大实话。

但是大实话多数情况下还是很扎心的。

它扎到了某大学一位新闻系教授的心。该教授发文怒怼张雪峰的言论太狭隘,误导了公众。并坚定为新闻传播学正名,表示新闻专业就业前景是很广的。

怎么说呢,当一个专业选择问题能够引发争议的时候,也恰恰表明了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思考什么呢?

思考为什么马克·吐温说过:“Education: the path from cocky ignorance to miserable uncertainty.”(教育,无非是从傲慢的无知到可怜的不确定)?

思考张雪峰指出的:“一个985院校教新闻传播的教授,自媒体账号粉丝数和流量不如我,一个郑州大学给排水专业的本科毕业生,这里面是不是多少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呢?

从一个新闻人的视角看的话,这个问题便是专业新闻确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处于一种隐没状态,至于未来怎么样,也是不确定的。

而又是什么导致了专业新闻的隐没呢?

自杀,他杀,还是自然消亡?

我有个朋友出差来北京时,曾漫不经心得脱口而出:现在谁还看新闻?

在听到行业外的她(们)发出的直面吐槽时,任何一个尚在新闻行业苟延残喘得坚持着的人都会感到扎心的。

他们只是因为各种无法凭一己之力改变的现实原因把那份理想主义藏在了心底,把曾经被人们奉为“无冕之王”的事业当做了一份正常工作一样麻木得坚持着而已。

在听到身边人对新闻业的不屑和吐槽,在看到网上叫嚣的“新闻已死”时,他们也会在某个安静的时刻向内发问:这个时代的专业新闻为何沦落至此?

是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旧时堂前燕的专业新闻飞入了寻常百姓家,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受到了新媒体、自媒体的巨大冲击,新闻现场不再只是职业媒体人的现场而是每个拥有手机,且手机有电能上网会玩社交媒体的人们的现场了,新闻生产的成本越来越低,新闻的信息源越来越广,多到五花八门让人不屑珍惜甚至看多了变得如同像喝白开水一样寡淡没趣甚至嫌弃了?

是因为大数据算法推荐机制下,人们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下的特色“信息茧房”。每个茧房里的人们每天接收着同类的图文信息、短视频,日复一日,变成了只喜欢只相信自己在小小茧房里看到的信息,乐此不疲享受着短视频的奶头乐,还很容易被带偏了节奏一头热的加入评论区对骂行列被同化为戾气之军的一员,成为一批几乎丧失掉辨别信息真假的能力、忘记了思考背后的事实与真相的新时代读者了?

还是因为某些为了流量追名逐利失去良知的媒体(人)标题党行为甚至捏造事实生产或传播吸引读者眼球的假新闻,亦或因某些因素而产出的粉饰太平的信息,让大众在新闻业的公信力和倾向性问题上很是失望,时不时网上痛骂道:“无良媒体,新闻已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大部分受众的注意力已转移,人们关心的谈论的不再是新闻的专业性,而是信息事件有多么劲爆、热度有多么高。管你是哪家新闻媒体产出的信息,受众只管对不对自己胃口。

这对还在坚守专业性原则生产严谨、中规中矩新闻信息的传统媒体十分不友好,为了迎合受众需求,讨广大受众欢心。当代媒体届一直都在不断尝试走着一条所谓报网融合与创新的路子。

这条路子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机械的、浅层次的,或社交媒体的跟风。但行业的现状在特有的机制下确是如此。

比如短视频盛行的当下,一味高喊着“短、平、快”的信息短视频化,试图拉近与受众的距离,内容为王的原则底线也慢慢模糊到了流量为王,但大部分效果甚微。职业新闻编辑记者的工作技能看似变多变广了,实则失去了此前的主观能动性和纯粹性。

时间久了,他们也会扪心自问:“还能坚持多久?未来新闻专业主义的路在何方?是成为历史还是会在时代的变革中凤凰涅槃?”

而他们自己也在困惑,是选择成为一个会痛哭的傻子失望离开,还是会成为一个略麻木的机器工作着?

或许有一天,时间会给出答案,但无论答案是什么,最后都要补一句:

错的不是你,而是这个疯狂的世界。

本文转自:片刻沉思,作者:子非鱼Que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