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蛙猫

字数:3743,阅读时间:约10分钟

攸门尼斯含冤送命以后,上天并没有指派其他人去惩罚那些背叛他的指挥官和士兵,安蒂哥努斯本人极其憎恶“银盾军”,把这批人看成不讲信义和毫无人性的恶徒,就将他们发配到阿拉考西亚( Arachosia)的总督西拜久斯(Sibyrti-us)那里,指使他运用各种手段和伎俩将他们清除殆尽,以致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回到马其顿,甚至连看希腊海一眼都办不到。

----普鲁塔克,《攸门尼斯传》

就在会战开始之前,银盾军的将领安蒂吉尼斯派出一位马其顿骑兵,向着对面敌军的步兵方阵疾驰,命令他尽量靠近好发布宣告。这个人单独到达说话可以听到的位置,正好面对安蒂哥努斯的马其顿方阵,大声叫道:“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敢在这里耀武扬威与你们的父辈对阵?要知道我们在菲利浦和亚历山大的麾下曾经征服整个世界,你们对于犯上作乱的行为难道不感到羞辱?”

----迪奥多罗斯,《希腊史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者按:希腊化时代时,很多希腊化王国的方阵部队都会以他们所佩戴的盾牌的名字命名,例如本都与马其顿的铜盾军(Chalkaspides),马其顿王国的白盾军(Leukaspides),据考古发现安条克四世时期塞琉古帝国还有一支金盾军(Chrysapides),不过最为令人瞩目的还是以银盾为名的老兵军团。著名的希腊化时代的历史学者克里斯托弗马修(Christopher Matthew)认为盾牌的颜色可能是区分方阵部队所属的部队以及该部队的性质,例如马其顿的铜盾兵相对白盾兵就要更强大一些。另外似乎希腊人认知中,金银铜铁也是依次价值递减的四种金属(这一点与中国人相同),因此他们所佩戴的盾牌的颜色很可能反映了他们的实力(不过似乎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另外希腊人的盾牌应该不是真的由黄金与白银制成,而是给盾牌包上了薄金属片或者上了漆,在战场上紧紧相连的盾牌将与长矛的矛头一起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极大的震撼敌军。而以银盾为名的士兵,皆是军中骁锐。本期,就来讲讲银盾兵的故事。
继承者战争时期

继承者战争时期

继业者战争是在亚历山大死后,其部将所进行的一系列战争的称呼。起初这些将领只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目标与利益而发动内战,到最后这些胜利者(也许还有失败者)纷纷裂土称王。

在诸多战役中,被称为继业者(Diadochoi)的将领们继承了亚历山大的军事遗产(无论是他的军队还是思想),然而远离欧洲的继业者军队中往往缺乏马其顿-希腊裔士兵,这意味着他们需要从当地招募士兵,因此形成了与之前东征军截然不同的战术和军队。

尽管如此,曾经马其顿军队的老兵依旧被视为军队中最强大的部分,其中曾经最精锐的步兵卫队持盾卫队(Hypaspists)被重组为银盾军(Argyraspides),根据Crutius记载亚历山大在入侵印度之前听说印度的士兵的装备有黄金与象牙装饰,因此他让自己的步兵卫队的盾牌加上了银盘。

此外也许是由于印度的气候以及长时间的行军与战斗让马其顿将士的装备受损严重,Crutius还提到亚历山大在印度又为25000名步兵提供了由黄金与白银装饰的胸甲,也许银盾军也是在此时获得了全新的装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银盾军在马其顿的步兵中最为德高望重,原本他们在奇里乞亚悠闲的看管着皇家的金库,在第二次继业者战争中才为王室任命的亚洲军队指挥官欧迈尼斯(即攸门尼斯)所用,并成为了后者极为有力的军事力量以及政治筹码,并先后参与了帕莱塔西奈会战与伽比埃奈会战。

这些老兵在马其顿军队中名声显赫,以至于他们的指挥官安提贞尼斯只是派人在安提柯阵前放下狠话“你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胆敢与你们征服世界的父辈对阵?”就使安提柯军中的年轻士兵对安提柯发出强烈的不满。

根据迪奥多罗斯的描述这些老兵也是战力夸张(尽管迪奥多罗斯声称最年轻者也有60岁),在帕莱塔西奈战役他们构成了欧迈尼斯全军的矛头并撕裂了敌人的阵线,在伽比埃奈会战中他们更是自己未损一兵一卒就杀死了5000名安提柯的步兵,尽管古代作家可能有夸大其词了,但是老兵们彪悍的名声以及丰富的经验使得他们在内战中占尽优势也是不争的事实。

值得一提的是,银盾军的前身——持盾兵在亚历山大的军队中尽管处于荣誉位置(即步兵战线的最右侧),但绝大多数学者认为他们的任务是充当步兵与骑兵的“铰链”,这是因为在亚历山大东征的过程中波斯军队的步兵往往难以对马其顿方阵造成较大的威胁,因此精锐步兵卫队更倾向于在战斗中支援骑兵并包抄敌军战线。

然而在继业者战争中双方步兵采取了完全相同的装备与战术,因此尽管银盾军依旧位于(相对的)荣誉位置,但是从两场战役双方的的部署以及记载看,欧迈尼斯的银盾军的作战目标是同样采取方阵战术的敌军步兵,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是迫于安提柯强大的骑兵力量,欧迈尼斯的步兵中保留了一支持盾兵用于加强骑兵(而安提柯一方则没有)。

在希腊化时代的战役中我们会见到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布置,例如在拉菲亚战役中安条克与托勒密的步兵卫队都布置在了方阵的侧翼,但是他们的侧翼还有大量的相对轻装的步兵(例如椭盾兵或者加拉太人)的掩护,以至于双方的步兵卫队甚至处于战线的中央而不是侧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在战场上他们是无人能敌的神话,但是贪婪的人性击垮了他们,伽比埃奈战役中,安提柯的一支轻骑借助风沙的掩护进入了欧迈尼斯的营地并掳走了银盾军的财富与亲属,安提柯以此来要挟他们背叛自己的指挥官,而这些老兵几乎没有迟疑的出卖了欧迈尼斯与他们的指挥官安提贞尼斯,最后他们对亚洲指挥官欧迈尼斯的背叛注定了他们的悲惨结局,安提柯将他们发配到了边疆让他们自生自灭。

希腊化时代

希腊化时代

塞琉古帝国是唯一保留了银盾军番号的继业者国家,不同的是他的人数多达10000人。关于为何塞琉古帝国保留了银盾军的称号,众说纷纭。

一些人认为塞琉古继承了亚历山大帝国的绝大多数亚洲领土,在领土与民族等方面与亚历山大帝国最为接近,因此采用银盾军的称号来彰显自己是亚历山大帝国的继承者,而笔者认为最有趣的观点是Bosworth的一个猜想,他认为塞琉古在一个名为卡莱(是否是那个出名的战场就不得而知了)的定居点中招募了幸存的银盾军成员(尽管他们现在可谓臭名昭著,并且人数也许只有几百人),因此塞琉古保留了银盾军的称号。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很多学者直接将其视为塞琉古帝国的王家卫队与常备精锐,然而实际上在安条克三世之前我们并没有关于这支部队的信息,波利比乌斯的原始史料仅仅告诉我们,在第四次叙利亚战争的关键会战拉菲亚战役中:

“Under Theodotus the Aetolian, who had played the traitor to Ptolemy, was a force of ten thousand selected from every part of the kingdom and armed in the Macedonian manner, most of them with silver shields
由从托勒密方叛变的埃托利亚人迪奥多图斯的指挥的部队是一万名由全国各地精选出来的马其顿方阵步兵,这些人大多装备着银盾。

——波利比乌斯”

波利比乌斯模糊的描述让一些学者认为非希腊-马其顿也能在银盾军之中作为士兵作战(例如剑桥古代史),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作为精锐部队的他们必然要从方阵部队中选拔出来,而普通方阵士兵的来源大多是希腊-马其顿裔,如此波斯人在方阵中服役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并且塞琉古军制的权威学者巴尔克瓦(Bar-Kochva)认为让非希腊马其顿人
但如果只从波利比乌斯的零星记载看,我们很难将银盾军视为帝国军队中一个常备的部分,但是李维对马格尼西亚战役的记载中明确告诉了我们银盾军的存在,并明确了其皇家卫队的尊贵身份,作为一支从全国各地精选而出的部队,银盾军一定是塞琉古帝国的常备精锐,因为塞琉古的疆土过于庞大,如果在战时临时征召将会十分麻烦。

尽管他们的规模更加庞大,不过单论战果就完全比不上同名的前辈了,事实上如果波利比乌斯记载的安条克东征中所率领的“轻盾兵”不是银盾军的话,那这帮“精锐”可谓0胜率,因为在任何一场明确提到银盾军出场的会战中,塞琉古都是战败的一方。

当然理论上作为皇家卫队,他们应该参与了安条克的所有战役,那么银盾在安条克平定米底总督莫伦的叛乱、小亚细亚的萨迪斯攻城战、东征巴克特里亚的阿里乌斯河、第五次叙利亚战争的帕尼翁会战里都起到过关键作用。

而他们在文献中最后一次登场便是在安条克四世著名的达芙妮阅兵中(Daphne Parade),5000名银盾军与5000名铜盾兵以及10000名金盾军士兵作为重装步兵方阵,而在不久之前他们才刚刚饮马尼罗河,此时可谓春风得意,另外阅兵中尽管只出现了5000名银盾士兵,一些学者认为另外5000名银盾军士兵被重组成了同样出现在阅兵中的5000名“罗马装备的步兵”。

塞琉古帝国伴随着永不停息的战争建立,其士兵也是身经百战,可无休止的内战以及外敌的入侵让塞琉古帝国走向了无休止的衰落,任由帕提亚与罗马人都在它的尸骨上建立了新秩序。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蛙猫,任何媒体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