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后小孩在玩啥?

小天才电话手表铃声响起,就是小西和“蛋搭子”准备上线见面的信号。

小学二年级的小西,早就对这个暑假做好了详尽的计划。三个小时写作业,两个小时练钢琴,保质保量的完成后,就能获得30分钟上线《蛋仔派对》的游戏时长。

他和妈妈早就商量好,过去靠刷碗、晾衣服获得的零用钱现金,在这个夏天被小西兑换成多玩10分钟的奖励。

和“蛋搭子”见面,开始成为10后小学生一天中最期待的时段。

“我们班同学现在都玩这个,不玩的话平时没得聊,一年级的时候大家还玩迷你世界,现在都集体退游了。”

《蛋仔派对》于年初爆火,从1月份杀入ios总畅销榜前10名至今天,作为一款休闲类节目热度始终居高,如今已经登上网易游戏有史以来日活跃用户数最高的榜首。暑假来临,蛋仔派对正在被10后火速占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童年,如今小学生的友情从互为“蛋搭子”开始。

01 蛋仔派对,小学生的线上狂欢

在小学生心中,“蛋搭子”才是蛋仔派对的灵魂。

小西每天上线之前都要拿电话手表打5、6个电话,由于每天只有30分钟平板使用权,他对玩游戏这件事珍惜谨慎,在联系上“蛋搭子”之前甚至不会碰平板的解锁键。

打过一圈电话总会有同学能一起上线,相约一起登陆蛋仔岛,游戏大厅就是他们的线上派对。

当被问及“蛋搭子”的含义时,他会解释为“除了在学校上体育课也能在一起玩的伙伴,只是在这里二年级能和五年级的人一起玩。”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入坑,只记得有同学告诉他“今天回家下个《蛋仔派对》然后给我打电话,这个比《迷你世界》好玩得多,我带你。”

《蛋仔派对》能一朝爆火,高社交性,是其内核原因之一。

初入游戏,人均以鸡蛋状的圆球形象现身,小西和同学准时在游戏大厅碰面。

设置的固定互动手势相当于见面打招呼,把好友举上头顶等同在操场牵手一起活动。一起组队比赛、互相拜访庄园、组局狼人杀和一起在游戏里看风景,小西每天都在这里和好友亲密社交。

如果说在别的游戏里组团开黑是“无止境的战场”,那《蛋仔派对》就像是在游乐场中愉快度假。在其他游戏中,“小学生玩家”是针对菜鸟的嘲讽,而在这里,10后与00后玩家成为主力用户。

简单易上手,轻松俘获了标注“8+”起始年龄的操作门槛。卡通画风和“休闲游戏”的设定对重度玩家来说也许有点幼稚,而对Z世代年轻人来说刚刚好。

可玩度高,同以上因素一起搭建起“蛋仔派对上瘾”的铁三角,成为能够维持超高用户日活的诀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蛋仔中的 “ 潮流度 ” 也是社交中的一环

只要玩家想,就能在蛋仔岛上消耗时间到地老天荒。

总会有一项新奇功能可以收获玩家的驻足,哪怕单纯想发呆也能在这上面找到合适的地方。

当市面其他游戏将竞技性、剧情和画风作为着力发力点时,蛋仔派对于玩家来说更像是一片未加开垦的荒野。不拘泥于地图和任务,玩家甚至可以在里搭建自己的地图和赛道,还有多人游戏大厅的无数小游戏,对玩家来说,蛋仔岛总有新玩法可供探索。

“我最喜欢蛋仔的一点,就是在里面干什么都行。”

拥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10后,身入蛋仔世界后如鱼得水。他们会花大量的时间在搭建地图、开拓新玩法和搭建庄园上。泡在游戏里硬“肝”到底,是小学生玩家的最大特点。

小西说身边很多同学兴许一周也玩不上一局,家长将玩蛋仔作为写完作业、完成家务的奖励,小学生们也喜欢花费全部时间在蛋仔派对中东跑西跳、互相举来举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处同一款游戏中, 10 后有属于自己的 “ 无聊玩法 ”

暑假来临,到了小学生蜂涌上线的季节,游戏中每个成年玩家都有和10后结为“蛋搭子”的概率,小西也在游戏中结交到了21岁的成年蛋搭子。

“不太开心的时候上线玩一会儿就开心了,她没有朋友陪她玩,我们喜欢一起玩揪出捣蛋鬼和坐摩天轮。”

事实证明不仅仅是10后,每天都有大量成年玩家日复一日同“空巢蛋仔”一般等待搭子上线。真诚,是《蛋仔派对》中10后玩家的必杀技。

“撞走不开心,结交好碰友”成为名不虚传的宣传语,每天上线互联网都能发现,游戏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解决不同年龄段的情感需求。

02 制霸蛋仔派对,10后人均成为氪金玩家

这个暑假,无数成年人在游戏中被小孩子的真诚打动,也有人在游戏中体会到被小学生支配的恐惧。

他们的可怕之处在于玩游戏没有章法和规则,习惯随机按意愿行事,成年玩家们早已习惯被搭子随机举起、撞飞,以及被刚认识的小学生索要皮肤和道具。游戏的拓展性也同样延续到玩家的装扮上,为蛋仔角色更换皮肤,同属一项大工程。

皮肤、外观和道具在10后的圈子中承载了一定的社交属性。

小西发现自己五年级“蛋搭子”就常常有皮肤换,成为同年龄段最“穿着华贵”的大玩家,小西清楚其中一些内情,这位同学已经把半数存款都砸在了充蛋币上。

事实证明,这些10后正在成为蛋仔派对中一群强劲的氪金玩家。

二年级下册年龄段中的小西,客观总结同龄人氪金规律时发现,大家要么一毛不拔要么疯狂砸钱,决定权在于今年压岁钱收的现金还是线上转账。

《蛋仔派对》作为网易游戏有史以来日活用户数最高的游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新的手游圈收割利器。

无数玩家早在入坑前就已经暗下决心,绝不会在一个休闲游戏上花钱,但在玩了一阵后还是抵不住为了皮肤和通行证氪金。

蛋仔皮肤占据花钱的大头,作为一种新型的线上集邮,互联网上甚至还会推出一系列“蛋仔穿搭”。一切起始于新手教程,进入游戏大厅后导向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蛋仔盲盒店。

Z世代年轻人在现实中成为“盲盒赌徒”同时,也开始对线上抽盲盒得皮肤的方式上瘾。

抽一次盲盒6元钱算不得什么,但赛季盲盒10抽以上就能得稀有及以上奖励,按“50抽必得典藏”来看,想要保底拿到至少需要150元人民币。而限定款和至臻皮肤,很有可能冲到大几百或648元打底。

新韭菜疯涨,小学生也正在成为新一代氪金玩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赛季盲盒每10抽30元,能不能获得想要的物品全凭运气

一套皮肤在商城中明码标价需要800个蛋币,支付换算成人民币要128元。但将这个数额套用在小学生玩家身上会发现,其中很多人对现金数额的概念是模糊的。

他们无法将128元换算成现实中的购买力,只知道在游戏中有这么一身皮肤会特有面子。如果是一个没有存款的小学生,当用家长手机玩游戏,又恰好知道支付密码的时候,就会完成“暗中充值”的操作。

曾经有小西的同学告诉他,自己在悄悄氪金,一个皮肤分别充值4-6次就不容易被家长发现。

商城中1600个潮流纤维能换一个皮肤,但做一个每日任务只能得5个,一天只能玩20分钟手机想要凑够实在长路漫漫。总价值198元的皮肤被拆分成小额支付,夹在信息中得以蒙混过关。

“他说被发现也没关系,充其量被骂一顿,最关键靠自己攒实在太慢了。”

很多人不清楚或早已忘记,社交货币的地基也是由现金搭建而起。

2023年以来,有关“未成年人大额充值游戏”的社会新闻层出不穷,一切都指向了同一个游戏:蛋仔派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蛋仔派对在容纳大量小学生玩家的同时,也成为了社会新闻的常客

作为一个年龄段“8+”的游戏,网易平台对未成年人有着详尽的监管,未满16周岁的用户每月充值不得超过200元,但始终防不胜防,隔段时间就能看到有未成年用户轻易花费过万的讯息。

03 网易日活冠军背后是一代人的童年

“别人有皮肤我也想有”“不知道自己花的是真钱,以为只是金币数字”是最为常见的回应。

《蛋仔派对》无疑承载了10后群体的部分童年,但未成年群体并不是唯一在这款游戏中最庞大的人民币玩家。

在大众惊诧于10后居然能在一款游戏中花掉几百时,在没有被广泛注意到的成年玩家中,也有人在陆续为了蛋仔的角色皮肤砸下真金白银。

氪金几千块的玩家大有人在,为了游戏皮肤总充值过万也不算罕见,在互联网分享自己在蛋仔派对中了多少钱的贴文下,总会发现一支更大的队伍。

“玩了几个月抽了几百个盲盒,不知不觉就花进去过w”已然成为很多蛋仔大玩家的现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无数玩家正在蛋仔游戏的皮肤上氪金如流水

从网易公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来看,游戏仍然是网易创收的顶梁柱。

即便在一月份经历了“暴雪分手事件”,游戏板块留出来的空缺也恰好由春节期间爆火的《蛋仔派对》补上。

网易Q1显示毛利润149亿元,同比增加16.0%得益于游戏收入的增加,蛋仔派对被记到了这个季度的功劳簿上。据七麦数据显示,《蛋仔派对》自2022年5月上线起,到今年3月9日,收入预估为6600万美元。

如果说数据是宏观的,那《蛋仔派对》在迅猛发展的这半年中,1-2月的营收压过《原神》则是更为直观的视角,身为休闲游戏在老派手游中大杀四方。

身为资深玩家的蛋仔们,实际上并不清楚自己为网易游戏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以及改变。

每个限定的IP联名就是大家氪金的最大动力,限定角色皮肤的吸引力总是巨大的,虚拟世界中看得见摸不着的“星空材质”和“云朵材质”盲盒元素,能让人心甘情愿砸下一个又一个“十抽”。连同主打陪伴从不氪金的玩家,也成为3000万日活中的分子。

如今的《蛋仔派对》早已超出网易上线前对它的期待,在取得了成绩后,网易也开始对这款游戏有了更多了期待,希望能够顺利走向海外和“拥有至少10年的生命周期”。

但关于进展是否能符合预期上,还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Z世代年轻人的互联网风向中,正在有年轻人陆续觉醒开始抵抗氪金的诱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氪金,始终只有充钱那一刻是开心的

也许这代年轻人还未全然理解消费主义陷阱,但00后玩家已经感知到充钱后所带来的空虚。

“买100块的衣服要好好想想,氪1000在游戏里不眨眼睛”的消费模式已经引起大家警觉,买了几十个皮肤也总是穿平常那几个。

靠虚拟物品满足自我的麻醉针正逐渐失效,随之下降的还有《蛋仔派对》的生命周期。

《蛋仔派对》的最大卖点是“合家欢”型的游戏氛围,如今游戏环境变差、上分难和变着法让玩家花钱的问题正在逐渐凸显。

玩家鱼龙混杂,导致很多人上线就被恶意中伤。至今还有家长排队等待退费,并要求既然作为一款“8+”游戏平台就有不断提升优化监管的必要。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童年,开始变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网络游戏。当游戏作为解决玩家情感需求的媒介和社交货币时,也随时有被轻易替换的可能。

对10后来说,抛弃一个游戏的原因有很多,有时甚至简单到“升到三年级再玩蛋仔有点幼稚。”

04 结语

10后于网络游戏来说是一剂新鲜血液,真诚的崭新大脑加上来之不易的游戏时间,能够迅速成为一款游戏黏性最高的受众。

他们总会对一款游戏表现出最诚挚的热爱,同时也是最残酷的一批受众。

小学生小西的家长为了避免他氪金,切断了他平板上的一切支付途径,面对周边同学都有好看蛋仔皮肤换的网络社交困境,他偶尔也会苦恼自己的零用钱全是纸币无法充值。

当被问及,如果有一次充值的机会你会选择买哪个皮肤时,小西毫不犹豫的表示,如果能充值,就一定会把钱充进同样在玩的和平精英。

“那个比蛋仔更带劲一点,高年级的都在玩。”概述了蛋仔派对如今在10后玩家心中的印象。

不知当这代人的童年褪去,还会有多少人继续留在蛋仔岛,蛋仔派对是否能延续预期中的“10年生命周期”。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