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者按:他们是最具创新意识和奋斗精神的一群人。他们以勇气、魄力和创造性在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们靠敢闯敢干成为中国经济天空中闪耀的群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民营企业家。当前,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也面对着诸多内外不确定性,更需要企业家的闯与创。这是一个企业家经济的时代,本栏目记录的正是这样一批民营企业家,他们从未停下脚步。

“我是民营企业家”系列之四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铃 在食堂就餐时,翔宇集团董事长林凡儒会跟大厨闲聊:“我也干过你们这活。”

80年代,农民出身的林凡儒从卖柳编做起,织草袋、当伙夫、做沥青防水材料,后来一步步涉足汽车、地产、金融等领域,最终将医药健康领域作为自己的事业。

1999年,林凡儒进入清华大学MBA班,后又六次进长江商学院,把其中的EMBA、CEO、国学班、健康班等全上了一遍。几年前,年过半百的林凡儒开始跑马拉松,也把员工们的跑步热情带动了起来。

万卷书、万里路之外,早年的底层经历,被林凡儒视为人生财富,带给他深厚的滋养。比如,在管理企业时,他能切身体会到每个人的不易。

“我早年卖草袋,这不是经商吗?我在粮管所当伙夫,这不是人生经历吗?”在自问自答中,林凡儒望向过去40年。

40年前,在父亲一位朋友的帮助下,林凡儒从食堂伙夫转变为小商人。1986年,他创办翔宇,从一家小商店起步,历经5个阶段、4次转调,逐步放弃汽车、地产等其他行业,扩大做强医药产业,现在已成为一家涵盖医药工业、医药连锁、医药商业的医药企业集团。他也先后荣获全国乡镇企业家、中国农村十大致富带头人、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现在,翔宇集团有中药园、西药园、物流园三个园区,一个研究院,业务涵盖工业、分销、零售连锁、物流配送、医疗器械全产业链,集中成药、生物制药、化学原料药及制剂的科研、生产、营销于一体。

转型快人一步

林凡儒常说,不要等衰退时才想到转型。

80年代,大规模的城市基础建设为创业者带来机遇。成立建材公司经营沥青防水材料时,翔宇一度占据了鲁南、苏北市场大半份额,生意做到苏、鲁、豫、皖,林凡儒因此被业内称为“沥青大王”。

20世纪初,中国进入汽车市场的“黄金十年”,林凡儒便立即涉足汽车行业,开启了临沂第一家汽车4S店,并先后开办了14家4S店,成为当时鲁南、苏北最具影响力的中高端汽车经销商。

后来,他又以盘活自有存量土地为主搭建地产开发平台,成立翔宇地产,经营范围包括房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运营等。

为什么不断转型?

林凡儒心里有个声音:大家都感觉不能做某件事时,你可能要做,如果都认为能做成的事,你就不能做了。这意味着,别人没有看见时,应该争取看见,别人看见时,应该行动了,百花齐放时,就要考虑退出。

人们蜂拥而至时,先机和商机都可能变成危机。在林凡儒创业的改革开放初期,是商品短缺时代,只要有商品,就能赚到钱。中期阶段,人们选择变多了,后期产品就变得过剩。做小商人时期,当所有人都开商店时,他就转头做防水材料。人们都来做防水材料了,他感觉到这个行业污染重,劳动力成本高,做不强做不久,就开始做药、做汽车。

三十多年里,翔宇从无到有,从有到多元,最终在2015年走向了专业化,专注于医药。

涉足医药产业是个偶然。1999年参加清华大学MBA班时,林凡儒受到经济学教授魏杰关于民间资本参与国企改制课题的启发,恰逢一家部队制药企业进行改制,他便决定参与进去。

现在,翔宇药业主要生产以复方红衣补血口服液为代表的妇科药、以香麻寒喘贴为代表的儿科药,致力于打造“中国妇幼用药一线品牌”。除医药工业外,在2005年收购了百年老字号仁和堂后,其医药连锁板块也快速发展,目前已有连锁药店1500家。

思考企业发展方向,林凡儒明白,下一步一定要打造创新药,要组建一支真正的创新药队伍。这些年,翔宇集团先后设立院士工作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科研平台,逐步实现由仿制药到仿创结合,再到创新创造的过渡,现在企业已有14个独家产品。

创新与反对

相比仿制药,做创新药是件“九死一生”的事情。

“我们比别人晚了15年甚至20年,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林凡儒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

2015年启动的4个创新药项目,已经有3个被“毙掉”。他举例说,有一个治疗痤疮的产品,做了4年,投入了接近3000万,最后这个产品失败了。第二个治疗关节痛风的,研制了8年,最终也放弃了。

前段时间立项一个创新药品时,十个高管里至少有七人反对,但林凡儒坚持要去做。

转型快人一步,这种原则似乎在决定做创新药时发生了变化:已经有许多企业在做了,为什么还要去做?明知被反对,为什么坚持押注?

“未来企业要走得远,必须看研发端,从科技创新去发力,否则一定会逐渐衰退。”林凡儒解释:翔宇将来的资产主要是三部分,一是消费端现有的2000万会员;二是6500名员工;第三个财富就是未来科技创新的产品和人才,这些比企业有多少人民币、多少房子更重要。

创新之外,林凡儒重视数字化转型,翔宇每年都会投入1000万-2000万元去做数字化,打造医药智能化工厂、无人化工厂,把2000万会员按高血压、糖尿病或妇科病等类别进行细分,把会员的需求与医生资源精准对接起来。

林凡儒看重大健康产业的前景。在他小的时候,人均寿命只有50岁左右,现在人均寿命已接近80岁,他相信未来人均寿命会达到100岁。这个过程要靠创新药,他希望中国人把药瓶子掌握自己的手里。

冒险之外,企业还需要安全地往前走。在探路创新药时,不使用现金流,而是从每年的营业收入里拿出至少10%,即使最终失败,无非走得慢一点,原来的老产品还能支撑企业的发展。

不仅是创新药,作出其他战略性转变的决策时,林凡儒常常顶着相当大压力,多数人都不见得支持:这么大的企业做得好好的,哪有说改行就改行的?又不是做不下去了。2010年,集团卖掉了汽车4S店,签完协议开会时,十几个人里只有3个人同意。2015年,翔宇定位做专业化药企时,也有很多人反对。

有时,当决策实在无法被多数人同意时,林凡儒会告诉大家,假如项目全部失败,他承担决策责任,但凡有一个成功了,就多了一条路。

迎难而上

2020年大年初二,林凡儒和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徐乐江通了个电话,表达了向疫情重灾区捐赠药品的迫切愿望。同一天,他召集所有人员回到工厂,开足马力生产止咳、退烧药品,完善包装和手续。

四天后,在全国工商联的对接下,由翔宇的党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分别带队,带着暖瓶就着咸菜,兵分两路,在一天内把价值1400万元的三车药品,运往了疫情形势严峻、急缺药品的湖北黄冈和孝感抗疫一线。

“从疫情暴发起,仁和堂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出了‘三不’承诺,不断货、不加价、不打烊。”林凡儒说。

2022年12月,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后,翔宇集团的一个物流园区、两个工业园区都被工信部设为定点保供单位,生产的布洛芬、乙酰氨基酚等药品,第一保供临沂,第二保供北京各个儿童医院。

林凡儒记得,那时候,集团每天要生产约10万瓶布洛芬混悬液,上千名员工都去往生产一线,保障全国一千多家药店的供应。药店的员工感染了,就打上地铺,吃住都在店里。

这些年,翔宇集团在抗击疫情、捐资助学、抗震救灾、精准扶贫等各项公益事业中捐款达1.8亿元。“改革开放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环境,到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作为民营企业,应该勇敢地站出来。”林凡儒说。

林凡儒是土生土长的沂蒙人,“沂蒙精神”早已在他的脑子里扎根。企业发展过程中,每每遇到困难,林凡儒总会迎难而上。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铃经济观察报记者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关注健康领域大公司、重要事件、行业动态、人物,微信号:jrrgwanyi,邮箱:zhangl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