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美国NBC新闻近日报道,一名被称为“日内瓦病人”的男子,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血液系统肿瘤(俗称“血癌”)后,艾滋病已缓解长达20个月,如果能持续,他将成为历史上第6位实现艾滋病“治愈”的人。

最为关键的是,与前5位“幸运儿”接受的移植干细胞均携带CCR5基因突变不同,“日内瓦病人”接受的移植干细胞来自不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捐赠者,这让“治愈”艾滋病多了一种可能。

前5位病人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如何被治愈的?CCR5基因突变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第6位可能“治愈”,在艾滋病攻克史上,又意味着什么?

【病人档案】

柏林病人——从治愈到投身公益

美国人蒂莫西·布朗(Timothy Ray Brown)是全球首个艾滋病治愈患者,因在德国柏林接受干细胞移植获称“柏林病人”。他1995年被诊断出艾滋病,2006年确诊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次年在柏林接受放射疗法和干细胞移植,之后艾滋病和白血病均消失了。

布朗接受的移植干细胞含有CCR5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突变仅在一小部分欧洲人体内发现,可阻止艾滋病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布朗后来于2020年10月死于白血病复发,享年54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柏林病人”蒂莫西·布朗。

在被治愈的13年里,布朗体内始终未被检测到艾滋病病毒,不过手术让他残疾,无法工作,生活糟透了。但他毅然致力于将自己的艾滋病治愈疗法带给其他人。

2012年,在国际艾滋病大会的支持下,布朗发起了蒂莫西·雷·布朗基金会。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致力于筹措艾滋病治愈研究的资金。对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来说,是个不寻常的举动,但布朗希望就凭着自己的名字和故事的力量,能够在科学研究资金锐减的年代,让危险的治愈研究得到关注。

他对捐出样本也很慷慨。为了将样本交给科学家,他经历了无数的手续和活检。这些样本来自他的血液、直肠、回肠和淋巴结。他甚至接受过腰椎穿刺,好取得他的脑脊髓液。

在《柏林病人》一书中,作者、同时也是艾滋病研究人员的娜塔莉亚·霍尔特这样写道:“布朗不仅仅是柏林病人,以他对研究的付出,他配得上身为人应得的尊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蒂莫西生前与女演员莎朗·斯通参加艾滋病慈善活动。

伦敦病人——奇迹再现

英国人亚当·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被称为“伦敦病人”,是世界上第二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他出生在委内瑞拉,2002年到英国伦敦生活。2003年,23岁的他被确诊携带艾滋病病毒并在伦敦接受治疗。2012年,卡斯蒂列霍开始接受当前治疗艾滋病较为普遍的方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那段时间,尽管保持着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他却经常发烧,随后被查出患有霍奇金淋巴癌。

卡斯蒂列霍又一次被判了死刑,这是一种很凶险的癌症,化疗和其他传统疗法都效果不大。

幸运的是,他找到了几个配型成功的捐献者,其中一人是德国人。由于卡斯蒂列霍的父亲是荷兰人,有一半欧洲血统的他得以与这名德国捐献者配型成功。与“柏林病人”相同的是,他的捐献者也拥有CCR5基因突变。

杜塞尔多夫病人——治愈已10年

“杜塞尔多夫病人”现年53岁,2008年确诊患艾滋病,3年后又确诊患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接受过化疗,但不久后白血病复发。2013年,他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接受骨髓移植,使用的造血干细胞来自一名女性捐赠者。

与“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接受干细胞移植时的情况一样,那名捐赠者的CCR5受体同样出现一种罕见变异,可阻止艾滋病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停用抗艾药物48个月后,研究人员没有在他的血液中检测到具有感染能力的艾滋病病毒,只是在部分血液和淋巴组织样本中检测到艾滋病病毒残留的零星遗传物质。实验证明这些残留物没有复制病毒的能力。

用研究人员的话说,这是患者被治愈的有力证据。

今年,他庆祝了自己接受干细胞移植10周年,并邀请了干细胞捐赠者。

加州希望之城病人——年纪最大

2022年,一名66岁的艾滋病患者被宣布“治愈”。因为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杜阿尔特的希望之城医学中心接受治疗,他被称作“希望之城病人”。

这名患者除了是艾滋病“治愈”者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感染艾滋病时间最长的。他在1988年被诊断出艾滋病。30年来,他一直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以控制病情,但未能有效治疗艾滋病。

2018年,他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2019年,医生用来自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供体的细胞为他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在停用抗艾滋药物超17个月,医生在他体内没有发现任何艾滋病病毒复制的迹象。

纽约病人——首位女性

“纽约病人”是一名混血中年女性,2013年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4年后又确诊患急性髓系白血病。2017年8月,她接受脐带血干细胞移植。脐带血干细胞来自一名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相关抗原仅部分匹配的婴儿,存在CCR5基因突变,能抵御艾滋病病毒感染。

鉴于脐带血干细胞移植通常不能尽快产生足够的细胞来有效治疗成人白血病,移植手术一天后,患者再次接受来自一名成年家庭成员的干细胞移植,以弥补脐带血干细胞的不足,加速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早期进程”。

成人干细胞虽然生长迅速,但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完全被脐带血干细胞取代。

移植手术后,患者白血病症状得到缓解。术后三年,医生决定让她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14个月后,她体内再没有检测到艾滋病病毒。

她是全球首个被治愈的有色人种女性。

【知多D 】

什么是CCR5基因突变?

梳理发现,前5位“幸存者”的“治愈”都与接受的干细胞供体内含有CCR5的变异体CCR5Δ32有关。

CCR5是一种白细胞表面的受体蛋白,本身在机体内承担免疫作用。不过当艾滋病病毒入侵细胞的时候,CCR5这个“墙头草”转身就当了叛徒,成了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帮凶。

但是有些人体内的CCR5基因发生了变异,导致CCR5基因不能完整表达,那么艾滋病病毒没有了“助攻”就难以进入到细胞中,自然也没法感染了。

研究发现,拥有CCR5基因突变的人极少,仅占欧洲人的一小部分。且有研究发现,CCR5基因突变和14世纪黑死病发病地区重合,或代表这种突变帮助当时的欧洲人抵御黑死病。他们存活了下来,并繁衍了受保护(基因突变)的后代。

CCR5基因突变干细胞移植可复制推广吗?

虽然前5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都接受了含CCR5基因突变的干细胞移植,但参与研究“伦敦病人”病例的英国剑桥大学教授拉温德拉·库马尔·格普塔说,干细胞移植疗法仅能作为最后的手段来治疗那些同时患有血液系统疾病的艾滋病患者,并不适用于所有艾滋病患者。

事实上,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人本就极少,骨髓配型也是道难关,术后感染风险、排异反应等亦不容忽视。这些年来,世界范围内研究人员对其他多名患者也开展过类似尝试,但都未获成功。

“日内瓦病人”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日内瓦病人”的特殊在于,他移植的干细胞来自不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捐赠者。

那么,“日内瓦患者”的“治愈”是否意味着不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干细胞也可以用于治疗艾滋病?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李侗曾表示,艾滋病合并血液病的患者,如果接受的移植干细胞不是CCR5基因缺陷的,理论上并没有治愈艾滋病的效果,目前第六位所谓艾滋病“治愈”患者成功的原因还不清楚,之前有类似经历的患者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还需要更多信息进行分析。

辽宁大连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感染科主任医师王汝刚也表示,此前也有研究者为这类患者移植过非CCR5基因突变的干细胞,但是没有达到病毒清除。第6例患者的“治愈”机制目前尚不清楚,不过这一病例的进一步研究会为未来治愈艾滋病的研究方向给出一些启示。

整合:刘兰兰 实习生 杨楠

美编:刘妍妍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新华社、健康时报、科技日报、《柏林病人》《传染病与人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