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的7月注定将被写进中国流行音乐、民族音乐发展史。7月19日,歌手刀郎推出了名为《山歌寥哉》的全新专辑,其中《罗刹海市》在短短3天内迅速走红网络并引发了现象级全民大讨论。这首歌不仅旋律上头,更因其歌词晦涩难懂、内涵丰富而备受关注。

首先来看歌词全文。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河水流过苟苟营/苟苟营当家的叉杆儿唤作马户/十里花场有浑名/她两耳傍肩三孔鼻/未曾开言先转腚/每一日蹲窝里把蛋来卧/老粉嘴多半辈儿以为自己是只鸡/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那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勾栏从来扮高雅/自古公公好威名/打西边来了一个小伙儿他叫马骥/美丰姿 少倜傥 华夏的子弟/只为他人海泛舟搏风打浪/龙游险滩流落恶地/他见这罗刹国里常颠倒/马户爱听那又鸟的曲/三更的草鸡打鸣当司晨/半扇门楣上裱真情/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绿绣鸡冠金镶蹄/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那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岂有画堂登猪狗/哪来鞋拔作如意/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绿绣鸡冠金镶蹄/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爱字有心心有好歹/百样爱也有千样的坏/女子为好非全都好/还有黄蜂尾上针/西边的欧钢有老板/生儿维特根斯坦/他言说马户驴又鸟鸡/到底那马户是驴还是驴是又鸟鸡/那驴是鸡那个鸡是驴/那鸡是驴那个驴是鸡/那马户又鸟/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

网友说,现在没有点文化都听不懂歌了。对《罗刹海市》的确如此。笔者尝试将其翻译转述成大白话。

“向东两万六千里是罗刹国,是一片充满污秽的地方。那里的人们都是一丘之貉,从事着苟苟营营的买卖。有一处风月场所,后台老板叫马户。其中有一名很有名气的员工叫又鸟,她外貌丑陋——两耳傍肩三孔鼻,行为“异常”——总是把性感部位展示出来、忙着接客待客,还总是油腔滑调、鸡贼好斗。马户不知道自己很愚蠢,又鸟不知道自己很下贱。是的,自古以来,风月场所那些姑娘都打扮得很高雅,而那些鸨母、鸨公都很有淫威。从西边的华夏来了一个叫马骥的小伙儿,他美丰姿、少倜傥。他因为坐船出海被风浪冲卷到了这方恶地。他看到这里是非颠倒、美丑不分、黑白淆乱:马户居然爱听那又鸟的歌曲,母鸡三更天就起来打鸣,风尘女居然把爱情挂在嘴上,人们居然把乌鸦的翅膀描成红色的、把画皮画成黑色的、把鸡冠绣成绿色的、把金子镶嵌在鞋子上……可是那煤蛋生来就黑,不管你怎样洗也洗不白。猪狗怎么能登上画堂呢,鞋拔怎么能作为如意呢?爱字有心心有好歹,百样爱也有千样的坏,女、子两字组合为好,但女子并非全都好。须知“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西方有个做钢铁买卖的大老板,生了个儿叫维特根斯坦,他有一句叫“假话能得好处,谁还愿意说真话”的名言。真话与谎言,善良与恶毒,美与丑,白与黑,是与非,这些二难选择是我们全人类的根本问题。”

读到这里,这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影射了什么现象,想必大家就已经清楚了。至于有没有指桑骂槐,除了作者本身,外人不得而知。

原作中有主人公马骥在罗刹、海市两个国度的奇遇记,有与龙女的爱情故事,返乡省亲尽孝的亲情故事,感人和可写的挺多。但却没有鸡和驴这两个形象及其故事。刀郞为什么要创造这两个形象?我想这正是深入理解这个作品的最好切口。鸡应该是象征精明好斗或堕落下贱,驴则象征愚蠢不化或滥施淫威,二者组成两个相对的极端形象,且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创造这两个反面形象,就是为了让二者表演、对话,以进一步揭示它们苟苟营营的真面目。主人公马骥眼见了他们的所作所为,也就眼见了世间的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白与黑,是与非,理想与现实。

再来看其专辑简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书契以来,代有歌谣。自楚骚唐律,争妍竞畅,而民间性情之响,遂不得列于诗坛,于是别之曰“山歌”。《山歌寥哉》是继《弹词话本》后,结合了聊斋文本与民间曲牌印象的主题概念专辑,此系列尝试构建流行音乐与民间传统文化共生共存的音乐生态。

明代新兴市民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全新审美意识的开始,《聊斋》继承了冯梦龙对于市民伦理的认同观念,描绘了现实之境与理想世界、男与女、善与恶、债与偿、强与弱、神圣与亵渎,充满了对立。虽然现实与幻境都伴随着各种残缺,但《聊斋》绝不是幻灭的悲歌,其中的许多篇章都充满了理想的光辉,是我们得以管窥那个不属于我们的时代之洞眼。然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图样,本专辑的十一首作品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山歌”。遄飞逸兴,狂固难辞;永托旷怀,痴且不讳。闻则命笔,遂以成编。仙境鬼域、人间,罗子浮迷途走入仙境,马骥泛海往返于龙宫和罗刹国,朱孝廉入画……冲突与纠葛在光怪陆离中将人的心灵世界撕开一个小口,于虚拟的异托邦中完成内心的自我重构。

新专辑《山歌寥哉》包括11首歌曲,分别是序曲、花妖、颠倒歌、画壁、静听、画皮、路南柯、罗刹海市、翩翩、珠儿、未来的底片,每首歌的曲调和韵味都让人沉醉,这十一首歌曲的调子分别来自与广西山歌调、时调、栽秧号子、绣荷包调、闹五更调、银纽丝调、没奈何调、靠山调、道情调、河北吹歌、说书调。

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山歌乃民间性情之响。唱民间的歌,说民间的事。纵观中国传统音乐历史,是一部“一曲多变”的过程史,所有的产物都是中国人内心审美的本真追求。在中国传统民间音乐的流传演变中,遵循“同源共祖、曲调沿用、用中有变、变不离宗”的创作理念。十一首原创作品,十一段民间歌曲印象。线性旋律思维秉持自身的合头、合尾、加花、增值、减板、借字、变奏手法,在音色、节奏、律动、速度、动态、调性的共同作用之下,使中国传统音乐在流传、再创作中千变万化,这就是中国音乐的特色和神韵所在。

此专辑作品成一家之言,以己之“视界”,遥探他之“视界”,合时代之烙痕,承古今以《山歌寥哉》。过去已载入历史,当下也将迈向历史。然历史的魅力总是伴随着神秘出现于人们的视线之内。遥远的时代客观上也许永远是个谜,因为“未知”,才会觉得其越发充满神秘性。因为迷惑,所以探究。历史是人的历史,无论是音乐还是文学,都将回归到“人”、“作品”、“时代”,并以此回馈给未来的人们。”

从其简介,作者一开始就把民间歌谣与楚骚唐律对比起来,指出“民间性情之响”“不得列于诗坛”“于是别之曰‘山歌’”。而对于这种不平等的地位,作者是抱着愤慨不平的。从民间歌谣到民间传统文化,作者情有独钟,指出《聊斋志异》绝不是幻灭的悲歌而是充满了理想光辉的篇章。他进一步指出,“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山歌乃民间性情之响”。意即居于正统地位的诗文、歌剧等文学艺术可能有假、可以有假,但民间的文学歌谣却乃性情之响,绝无矫揉造作、骄奢淫逸、纸醉金迷、声色犬马、靡靡之音的可能。最后指出,“此系列尝试构建流行音乐与民间传统文化共生共存的音乐生态”。直白地说,就是希望正统音乐文化能给民间音乐文化一个生存空间,让二者共生共存。这是作者作为民间音乐人一直努力想要的平等的生存权、发展权。

的确,整张专辑特别是《罗刹海市》听下来,人们总觉得作者是在揭露什么、批判什么、攻击什么,但与其说其在泄私愤、争私誉,还不如说是在为整个民间音乐文化争地位、争生存与发展权利,与其说其在声讨自己的宿敌,还不如说对整个所谓正统发出了檄文。作者的民族民间文化情怀跃然纸上,作者的民族民间文化战士的形象呼之欲出。

是的,嬉笑怒骂皆文章,行藏去留尽话题。但愿《罗刹海市》《山歌寥哉》的热度之下,能给我们带来更多关于对作品本身的深刻解读和关于现代文学文化音乐的有意义的思索,而不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或快意恩仇的阴谋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