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使得不同产业之间的边界日益模糊,其中较为明显的是高度成熟的手机生态与蓬勃发展的汽车生态之间,正在产生错综复杂的连接。这种连接,从需求层面是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智慧出行体验,从战略层面也有着手机和汽车巨头们的特殊考量。

当汽车产业与消费电子产业以融合为方向,进入智能终端的超级协同时代,整个产业不仅将迎来技术发展的全新价值空间,也将改变着全球智能出行科技生态

一、跨界交汇:造车与造手机的“大乱斗”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将秉承人们对于既环保又有极致驾驶体验的“新四化”方向前进。现下,中国汽车“新四化”整体进程较快,电动化愈发成熟,智能化、网联化的发展将手握接力棒,开启新能源汽车革命下半场。

与此同时,汽车产业链也在加速重构,曾经让中国车企头疼的汽车“三大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也变成了三电(电机、电控、电池)和智能软件等。因此,未来发展智能网联汽车的优势或许并不在汽车企业,而在通信企业、互联网企业和众多高技术公司,跨界合作、融合将是成功的关键。

于是可以看到,一边是华为、OPPO再到小米,智能手机制造商不断将业务边界向造车延伸;而另一边,不少车企也开始对手机领域跃跃欲试。

早在2021年的时候,特斯拉CEO马斯克就透露自己不喜欢iOS和Android手机系统,想要打造自己的系统,为用户提供前所未有的使用体验。此后,关于特斯拉手机的消息不断流出,相关猜测也层出不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特斯拉手机

蔚来李斌早在去年就表示正在推进手机业务,并称手机已经在造了。

而在今年3月,李书福与沈子瑜共同创立了星纪魅族集团,融合星纪时代与魅族科技双方的优势,致力于消费电子产业与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和超级协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生态共享

3月底,星纪魅族集团联合领克汽车,在上海举行了“魅族∞领克无界生态发布会”,发布新一代旗舰手机魅族20系列,无界生态系统 Flyme 10,以及第一代 Flyme Auto 车载人机交互软件,并将首先搭载在领克 08 车型上。6月19日,星纪魅族集团又与极星汽车建立了面向中国市场的合资企业,更深层次地融入到智能电动车的设计与搭建中。

虽然车企们纷纷下场进入已是“红海”的手机市场,但想来并不打算靠卖手机赚钱,真实意图怕是在“车机生态”。

要知道,随着汽车产业链高度集成和发动机、变速器的消失,让造车门槛大幅降低。因此,用户能感知到的体验差距,很大程度取决于车机功能的丰富程度和人机交互的流畅程度。

若汽车厂商能通过智能手机获得更多智能化相关数据,并将其运用到车联网等领域,就可以提高产品的竞争力,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和产品价值。而要想将车机与手机完全打通,必须得是同一个方向、同一个思路,因此只能出自一个团队。

与此同时,手机作为打造智能生态最重要的智能设备,也是汽车厂商推进智能座舱水平和市场竞争力不断提升的“钥匙”。如果不自己造手机,就相当于自家的“车钥匙”始终掌握在第三方手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生态共享

值得一提的是,当“以软件定义汽车”的概念深入人心,造车成为了用户体验的比拼。而这些,恰好都是手机公司所擅长的。

星纪魅族集团董事长兼CEO沈子瑜认为,车机交互的生态流向,相比于从汽车到手机,一定是手机到汽车这条路更好走,因为手机的使用时长、交互的丰富度,都要比汽车高很多。

“对于用户来讲,平时用惯了手机,手机的这种丝滑体验,人机交互模式和整个接入方式,包括应用生态,用户都习惯了。科技企业的程序员们比车企的工程师们更早接触软件、芯片等领域的顶尖技术。在这种情况下,当手机公司下场造智能电动汽车时,在软件领域就会形成降维打击。”

二、互联时代:基于“手机域”的生态竞争

造出手机只是车企布局的第一步,如何将手机真正打造成为智能生态的重要环节,才是更需要车企们思考的问题。

吉利董事长李书福认为,未来智能汽车、智能手机两个行业的赛道不再单调,两者不再各行其道,而是面向共同用户的多终端、全场景、沉浸式体验的一体融合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手机域

基于这样的构想,星纪魅族集团大胆提出了“手机域”这一概念,即超越传统汽车五个域(动力域、底盘域、车身域、座舱域、自动驾驶域)之外的“第六域”

那么,要如何理解“手机域”呢?

简单来讲,就是手机可以通过算力和硬件共享的方式,让手机的旗舰芯片为车机所用。一来可以通过手机芯片提升车机算力,二来也能让屏幕更大的车机去承担显示的重担。同时,在连接到车端之前,手机会预先处理好应用的计算和渲染,直接映射到车机。这样一来,千万手机应用就可以做到直接上车,不再需要繁琐的车机端的定制开发和优化。

落实到日常体验,使用魅族20系列的手机用户,通过手机的UWB功能就能开车门,一键启动引擎;通过Flyme Auto,用户在手机上正在查看的地图导航,在进入车内的一瞬间,就会投射在车机大屏上,实现无感连接;Flyme Auto还提供了灵动小窗模式,在看会议文件的同时还能查看地图、切换音乐,更趋近于手机的分屏使用体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Flyme Auto

此外,大多数消费者的手机更换频率和便利程度都要高于车机芯片,而在“手机域”里,手机升级等于汽车升级,这样就缓解了很多消费者对于自己的车“硬件落后”的焦虑。

可以说,“手机域”的提出和实现是通过改变智能汽车技术架构,让手机真正融入并成为汽车的一部分。而这一切要得益于在数据、团队、算力上的贯通。

例如在数据层面, Flyme Auto 从软件层面打通了手机与车机的数据沙盒。从最基本的存储数据、账号信息的贯通,到让千万量级的手机应用生态直接上车,为用户创造全新的车机应用生态;在团队方面,星纪魅族集团整合了魅族手机产业、亿咖通智能枢纽以及主机厂的汽车产业,在汽车研发的最初阶段,就已经为手机、芯片及相应的功能预留了位置;而在算力上,Flyme Auto则通过重构整个底层通讯协议,让手机算力的快速迭代与汽车算力融合。

值得一提的是,魅族20的生态共享能力还为智能座舱提供了海量来自手机的应用生态:手机上正在听的歌,上车时自动移转至车机;微信视频通话或来电,车机完成接听拨打;只要进入车内,车机就能直接启动手机上的所有App应用,一改许多车机软件应用稀少的情况。

眼下,手机已经成为链接智能生态的关键产品,其重要性逐渐增强。而将手机与汽车更加深度融合,以手机赋能汽车,用汽车助手机破圈,不仅能帮助手机厂商解决增长难题,也有利于车企打造自己的生态圈,增加用户粘性。

而在相通的技术规划下,做出车机协同得更流畅、更具创新性的功能,能在使用户取得差异化体验的同时,达成车辆产品和手机产品业务的相互促进,进而实现两边用户的相互转化。

三、融合新生:重塑智能出行生态体系

据中国智能交通协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智慧交通市场规模达到1658亿元,2017-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4%,预计2023年我国智慧交通市场规模将达2432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数据来源:中国智能交通协会,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而随着越来越多高科技公司的渗入,汽车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服务软件越来越丰富。国人对于汽车的需求定位,正在由从A到B的移动机器,转化为由软件定义的超级移动智能终端。

“中国智能电动车市场发展非常迅猛,中国消费者对智能电动汽车的使用和需求也领先于其他市场用户的需求。在燃油车市场,海外品牌溢价遥遥领先中国自主品牌,但智能电动车领域可能是反过来的。”

沈子瑜认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无论是海外品牌还是国产品牌,都需在中国智能化软件优势的推动下,才能加速产品的发展。这也是极星汽车选择与星纪魅族集团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了解,在两家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星纪魅族集团持股51%,极星汽车持股49%,并且星纪魅族集团将负责主导合资公司未来的融资事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星纪魅族集团董事长兼CEO沈子瑜

不仅如此,星纪魅族集团也是极星汽车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唯一授权实体销售渠道,负责面向中国市场的定价、软件和市场营销。

而对于此次合作,沈子瑜表示,未来极星中国的产品将会以Polestar OS为驱动,不仅有电动车,还有极星的手机以及未来极星的各个智能终端产品,进而创造其独有的智能出行生态体系,为用户提供多终端、全场景、沉浸式的融合体验。同时,在中国智能化软件优势的推动下,星纪魅族集团以及旗下极星品牌产品也有望在高端车舞台大放异彩。

不妨畅想一下,虽然目前国内汽车厂商们还未完全掌握手机生态,但已经组建了各种类型的俱乐部,形成了初步的社交平台体系。一旦汽车厂商成功跨界到手机行业,势必会扩展到出行、居家、穿戴、娱乐等多种产品,并把后台的信息资源充分整合,进而形成基于品牌的完整的生态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星纪魅族集团董事长兼CEO沈子瑜

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智能汽车时代,消费电子与汽车两个产业的深度融合与超级协同,将给未来的出行场景和出行体验注入无穷的想象空间。

眼下,身处混战时代,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个对手是谁。但大浪淘沙,无论是手机还是汽车,中国厂商们都已从最早的初学者、跟随者,逐步成为所在行业技术发展的探索者、引领者,并始终坚持为“中国智造”在全球竞技的舞台上赢得更多的尊重与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