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Unsplash

教育是人类永恒的话题,纵使千变万化、起起伏伏,无数心怀热火的人在其中,或入场,或离场,而前行,将永不停歇。芥末堆非虚构写作栏目「一介」,取芥末堆之“芥”,古文也通“介”,一介之士,关注时代中的个体,那些辛辣刺激的拼图构建蜕变后的人生。

人物介绍: 李尚龙,33岁,作家,青年导演,原新东方英语名师 考虫网联合创始人,橙啦App首席内容官,飞驰学院创始人

以下为人物自述:

“向体验借故事,经历是我的血肉”

2008年我来北京上大学,当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大三选择了退学。退学是会造成伤害,没有学历未来的路可能会很难走,但我知道自己不会被学历限制。而之后的每一步经历也让我意识到,学历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持续拼搏、保持“有劲儿”。学习是持续一生的事,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独立思考、不断前行。但我不会一拳打出去之后伤了自己,而是均匀发力。即便是今天的我,也依旧是在最初的阶段,潜心蓄力。

2010年我获得了“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北京市冠军、全国季军,所以退学之后有机会进入新东方国内考试部教四六级。工作第三年时我已经是评分最高的老师,刚24岁就非常疲倦了。考完四六级,公司还会考核续班率,要鼓励学生报考研班。当时有一位教了八年考研翻译的老师跟我说,他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越来越差。我自己本科没上完,对这套东西也并不相信,没有热情之后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2014年,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期,资本的逻辑很清晰,一定要入局这个领域,只是没有老师和教研,于是有了考虫网。当老师时我最大的感触并不是传授了什么知识让学生的成绩有所提升,而是我表达的一些观点能让他们有所受益。后来这些观点被学生写成语录发在网上,我心想转述的也不全,我自己来得了,于是就开始在人人网上发文章,收获了很多转载。

也正是这一年,公众号时代到来,有编辑老师发现发我的文章会自带流量,就问我要不要出书。24岁的我说写啥呢?不写了吧。他说可以先付我4万稿费,我说那也行,试试呗。然后我就把自己公众号的文章编辑了一下,出了《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很快又有了第二本、第三本,当我觉得自己写励志书已经不会再有突破时,就开始思考新的可能性。所以我选择尝试写小说,也认识了一些更优秀的人带我入圈。

谈及写作灵感,我觉得只要不用制式的方式去生活,就不会用制式的方式去思考。有一次和一位前辈聊天,他说作家分四种:第一种是向未来借故事,比如刘慈欣老师的《三体》;第二种是向过去借故事,比如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第三种是向当下借故事,就是现实主义题材;第四种是向体验借故事,人生中有了体验之后有感而发,我就是这一种。

原来我对这种体验没有明确感知,直到在黑塞的《悉达多》里读到:你所知道的只是你的衣钵,你所经历的才是你的血肉。所以我不会让自己活得特别死板,重复性的体验对我来说伤害很大,我需要更多地去体验一些别人无法体验的东西,去见不同的人、去到不同的地方。

当年要退学时,我爸觉得这孩子肯定完蛋了。给我办户口的时候,他一边骂一边说:“你活着就行了,在北京别死了。”然后他给了我一张信用卡,每月5000的额度,没想到我真的有了点儿成绩。我爸现在特别以我为豪,他和同学聚会时的身份都成了李尚龙的爸爸。写书之后过上体验型的人生我才明白,你只需精彩,老天自会安排。

现在别人介绍我时有很多头衔,最重要的还是作家,因为写作是在帮助自己找到回家的路。我也会思考在这些身份里找到统一,它们代表了我生活的几个部分,只是这几个部分都做的还不错,被人看到了。但看得见的是人设,看不见的才是人生。前段时间我又读了一遍波伏娃的《第二性》,她和萨特一样都认定存在主义。存在主义的本质是你可以活成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只要你想就可以试试。而现在的各种测试、星座、算法,一旦打上标签,人生就受限了,越来越多的人活在信息茧房里。

我觉得一个人到40、50岁时,可能会因为家庭和社会的一些原因卡在某个阶层动弹不得,但在30岁之前是有很多机会的。我经常在街边看到20来岁的保安玩手机、打游戏,说实话心里挺难过的,我觉得他被他所在的阶层困住了。前几天回家时我突然看到保安在背英语单词,那一瞬间我特别感动,虽然他被困住了,但他在想尽一切办法走出来,这才是人应该活成的样子。一个人在自己的层次里呆时间长了会养成习惯。北京大学传播学教授胡泳之前和我分享,平台背后的算法非常邪恶,它会把人牢牢控制在自身所关注的东西里面,这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非常危险,人生被卡得死死的,完全不可能进步,就在那呆着。

我承认自己是精英阶层,但我肯定没有精英的傲慢,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同样,我对一个人产生欣赏的感觉也并不是因为他在高位时的状态,而是他从低处走到高位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可以被复制的,只是人们没有去研究它。所以很多人说我是励志作家,因为我花了大量时间去研究一个人从底层向上走的路径。

最近我有了一个新启发:人一旦置身于负面评价中,状态就会非常糟糕;但在一个被长期表扬的状态下也会很难受,因为很难再进步。归根到底,人不要让自己处于被评论的状态。但人生在世不可能不被评论,只能活在对于评论“不听、不看”的状态下,才能更好地回到内心深处,去思考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我要的生活状态是什么?这样才能活出更通透的自己。

“知识付费的未来是出版和高客单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Unsplash

2019年,考虫需要破局,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把我当年上课时讲的观点做成有体系的课程。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知识付费,只想着做一个分享,9块9,卖了3万人,验证了这件事是成立的,就想要不要自己出来做,所以2021年我创立了飞驰学院。

一开始我是想做年轻人的知识付费,后来发现他们对知识的理解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付费能力比较弱,很难商业化,做了一年多,我意识到这个赛道基本上走不通。然后我们转向做30岁左右这个年龄层的刚需内容,之前那一年做读书会项目有了一定收获,而读书和写作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我决定发力写作。2022年,我们彻底跑通了从线上写作基础课到写作训练营、线下写作课再到出版的这条线路。

现在以低客单价的方式入场知识付费赛道肯定走不通了,因为之前的玩家已经做了很多像 100元、365元这样的课程模式,市场已经趋于饱和。未来无非就是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出版,小课会变成出版物留存;第二就是尝试更多高客单价,而且一定要有有服务和实际产出交付,比如有一个老师陪着你让你在某一个方面有切实提升。

我觉得未来大家不要去在乎自己有多少粉丝、多少用户,应该在乎的是能否把愿意出高客单价的人服务好,未来不再是人头战,这个时代结束了。未来大家的竞争力是强交付和个性化,这又回到了教育的本质。教育和知识付费最大的区别什么?教育讲究的是发展人的唯一性,并不是发展人的第一性。教育是老师站在这里因材施教,但知识付费面向每个人的课程都是一样的,所以知识付费的尽头肯定还是回到教育。

“在人工智能时代讨论飘忽不定而又无往不在的人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Unsplash

我们当下所处的时代发生了巨变,很多曾经笃信的东西都被颠覆了。比如离婚率不断攀升,是因为现在有了手机。我们这一代人是看琼瑶长大的,我们认为爱情万岁,必须有爱才能进入婚姻,也接受不了没有爱的婚姻。可是爱会消失,婚姻还要继续。古时候,包括我们父母那代人,可能40多岁突然发现婚姻不对,那只能凑合过呗。但我们要活百岁人生,这是什么概念?如果30岁时觉得婚姻不对了,未来还要面对它70年,那完全可以重新开始。人性没有变,变的只是技术,技术让人性更多地暴露出来了,未来也一定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以前我们可能是三段式人生,读书、工作、退休,现在是五段式了。可能50岁决定重返校园,60岁决定再辞职一年去旅行,底层逻辑全乱了,这就会逼着每一个人去学习,去拥抱这个时代。原来我们写剧本、写小说,要从0到1去输出无限的可能性。但现在,我自己动笔之前会先用ChatGPT 理一下思路,这个工具已经被驯化成了一个小版的我,它结合了大数据,加上过去我写的十几本书和公众号里的所有的文字。所以说,过去的事儿就交给AI,我干嘛呢?把现在和未来过好,让ChatGPT算不准未来的方向。

于我而言年龄只是一个谣言,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并不是幼稚,而是像个孩子一样对世界充满好奇。我最近新做了一门课,《33岁后才懂得的人性的秘密》。之所以选择讨论人性,是因为我想在大家都在研究人工智能的时候,重新研究人到底是什么?人是多么复杂易变的,我了解了300多个心理学当中的著名实验,挑选了其中30个并加上自己的思考形成了近15万字的逐字稿。做课时寻找人性的逻辑我真的越来越绝望,后来发现当你理解了,就不会往里钻,就不会让自己变成一个容易绝望的人。了解人性才能战胜它,才可能不让自己变得那么坏。

曾经我确诊过双相情感障碍,我靠自己走出来了,一粒药也没有吃。我做对了三件事,第一是每天早上起床就写2000字,不一定都能用得上,但是养成了每天产出的好习惯。后来我就总结出一句话:命好不如习惯好。第二是我不再一个人喝闷酒,基本上隔三差就和朋友们聚,一群人在一起也更开心、轻松,不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想太多事,这也扩大了我的社交圈。第三就是坚持跑步锻炼身体。

当我们身处人生的不同阶段,阅读偏好也会不太一样。20岁的时候我喜欢看励志书,比如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古典的《拆掉思维里的墙》,30岁的时候最喜欢黑塞的《悉达多》和《荒原狼》。现在更多的是回到经典的文学名著,比如《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老人与海》,还有小时候没看懂现在越读越爱的《百年孤独》。之前看了一组数据,现在一年能出20万本新书,这肯定是看不完的,而且内容质量也参差不齐。所以我会回到那些经过时间沉淀的内容,去体会文字带来的深刻的震撼与共鸣。而我也会继续做生活的观察家,最精彩的体验永远在下一部作品里。

  • 知识付费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