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陷入现金流危机的中国前首富王健林,正在频繁出售旗下股权和资产,以应对猝不及防的燃眉之急,以及可能出现的年底珠海万达上市失败,而面临的巨额股权回购压力。

此时,一位神秘的80后商人挺身而出,以22.62亿元受让万达投资49%的股权。再加上万达陆续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莘县融智转让股权以及减持股份,王健林暂时渡过了危机。

而这位不被外界所熟知的富豪,正是中国儒意董事会主席柯利明。他从对冲基金跨界到电影投资领域,在这个风险极高的行当,频频精准命中爆款作品,并借此声名鹊起。

他和马化腾做生意,中国儒意和腾讯股权业务紧密绑定;他曾帮助许家印,输血深陷危机的恒大;如今这个连公司官网都难以打开,富豪榜上都难以寻觅的男人,又成为王健林的“白衣骑士”。

只不过,这些交易背后,都藏着他精心布局的筹划,和资本运作的庞大野心。

01 炮制爆款

电影是失败率极高的行当,即便是大制作、知名导演、当红影星阴沟翻船的先例比比皆是。

如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阎焱所说,“艺术和票房似乎是永远的矛盾”,太文艺的作品票房惨淡,电影人评价低的作品,有时却能大卖。

近些年,影视行业市场环境恶化,原先的“二八法则”变为“一九法则”,只有头部10%甚至5%的电影可以赚钱。

但在这个惨烈的赛道,半路出道的柯利明却在创业初期鲜有失手。

金融硕士毕业后,他按部就班得在香港Persistent Hedge对冲基金公司任职。2009年,亚洲金融席卷整个资本市场,据说他当年在股市亏惨,随即决定离开金融行业,重新创业。

这一年,他带着仅剩的200万元投奔哥哥柯久明创立的广告公司,并将公司更名为“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公司” (简称儒意影业)。

儒意影业最初切入的是电视剧,凭借多年的投行思维,他对电视剧的成本、盈利前景具有高度的敏感和判断能力,几乎“看完剧本就能大概估算出制作成本”。

这一时期,儒意影业策划出品了《铁齿铜牙纪晓岚4》、《前妻的车站》、《李春天的春天》、《刀客家族的女人》等耳熟能详的作品。电视剧《北平无战事》更是荣获白玉兰奖、飞天奖和中国金鹰优秀奖。

由于电视剧行业太过饱和,他又把目光瞄向了电影。在研究了漫威等经典IP后,柯利明决定从IP切入,成立“儒意图书”公司,策划出版《致青春》系列,并相继收购了《琅琊榜》、《芈月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北平无战事》等畅销网文,并将它们打造成影视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3年,儒意影业联合赵薇制作《致青春》系列电影,一炮而红,此后的《老男孩》、《小时代3/4》票房飘红,公司一夜成为大荧幕上的知名出品方。

而《老男孩猛龙过江》衍生出爆红的歌曲《小苹果》,也让外界见识了柯利明在营销方面的才能。

近些年,儒意投资的作品虽不多,但表现优异的不在少数,票房超54亿的《你好,李焕英》、今年暑期票房冠军《消失的她》背后,都有儒意影业的身影。

“我从来不会定义自己是一名电影人,我是一个投资人。”柯利明曾在接受采访时强调。正是摒弃了过往电影行业的经验主义,让这位年轻人用投资模型和金融思维打造了一套方法论。

他将量化分析和大数据发挥到了极致,并建立了独特的一套评估体系。首先是将题材细分为人物、情感、桥段、新鲜度等等,并对这些细分项进行数据化分析。

其次,总结了热门IP的“八字诀”——生与死、贫与富、爱与恨、困与达。

如果一个作品在自己的评估体系中得到“7分”以上,柯利明又会马上启动导演的“数据库”,用导演的优缺点、过往作品的收视率、票房成绩来进行匹配,进而提升高回报诞生的成功率。

在柯利明看来,投资电影就像投资股票一样,“类似研究大盘的相关指数,大盘的标准指数是多少,而同行业的相关性是多少,完全按照股票的分析方式来操作。”

可以说,柯利明这套打法对当时的中国电影工业来说,无疑是降维打击。他用一种资本标尺对电影制作流程进行重塑,成为业内后起之秀。

02 资本思维

爆款连连,票房大卖,在中国电影的黄金年代,儒意影业如此完美的资本故事,如果没有及时变现岂不可惜。

对于投行出身的柯利明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早在2014年8月,中技控股就计划以15亿收购儒意影业,而当时的估值依据竟然是后者2015年1.3亿元的业绩承诺。

彼时,市场质疑声不断,柯利明解释称,公司已经有许多IP储备,相当于压低了未来的成本。他强调:“入口的价值是无法评估的,如果未来一年能生产五部电影,每年三五十亿元的票房,那反过来看我们的价值反而被低估了。”

但对于这种将未来利润承诺当做估值参考坐标的做法,监管层高度关注,投资者也是诸多争议,最终拉锯一年后,交易夭折。

无奈,柯利明积极寻找新的买家。2015年,天神娱乐旗下并购基金宣布以现金13.23亿元收购儒意影业49%的股权。也就是说,仅仅一年,儒意影业估值已达27亿元,飙升80%。

但收购不到一年,天神娱乐又以16.17亿元将其转卖给达禹资产,此时儒意影业的整体估值已上升到33亿元。

2020年,柯利明的人生轨迹和马化腾、许家印联系在一起。当年,立志成为“中国奈飞”的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66亿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南瓜影视以及景秀网络等资产。此时的估值已经是2014年的近5倍。

然而,几个月后,恒大债务暴雷,恒腾网络股份被抛售。期间,柯利明以44.33亿港元接回了恒大持有的7.39亿股份,比当初自己卖给恒腾网络时贵了不少,这也是柯仗义的一面。

此后,恒大一路减持,最终套现超百亿港元,全部清仓。2021年,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柯利明担任公司董事长。

另外,儒意影业还和吉翔股份、杉杉股份传出过资本交易的“绯闻”。

恒大出局后,腾讯和儒意影业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密,除了认购中国儒意刚刚发行的40亿港元定增份额,还在内容授权、会员分成上和南瓜电影合作,还为儒意旗下游戏提供技术服务和渠道推广方面的帮助。

可以看出,自创业起,柯利明似乎就已经为儒意定下了资本运作的目标。他用一种全新的套路投资电影,另辟蹊径,扶持肖央、贾玲、陈思诚等非科班出身的导演,硬生生闯出来一片天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研究海外流媒体模式后,儒意旗下南瓜电影对标奈飞,以无广告的会员制为亮点,配合儒意影业的内容制作,股东腾讯的内容授权,南瓜电影的使用体验,以及影视粉心目中的评分也较高。

此外,旗下的景秀游戏也可以联动儒意储备的IP进行开发,实现“影视制作、投资+流媒体+游戏”的三叉戟组合。

从金融到电影,柯利明不变就是想尽各种方法提升旗下股权的估值。如今在万达深陷困境中,柯利明获得了入股这家中国最大影院公司的机会。

03 染指下游

投资股市和投资电影之间,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无法永远准确预测。

也许某种方法在特定时期拥有极高的成功率,但时移世易,观众的喜好,潮流风向,艺术手法的变化都难以预料,一招鲜吃遍天绝不可能。

而且,即便押中了爆款作品,也不代表就一定能赚钱。比如,2013年儒意投资的 《致青春》、《老男孩》、《小时代》票房加起来超过15亿,儒意欣欣却在当年亏损253万元。

影视投资和PE/VC在回报方面有很大不同,风险投资或许可以通过一两个成功的项目,获取巨额回报,帮助公司在业内打出名气,获取更多的好项目。

但电影投资却很难,一方面,电影产业链就像拍摄一部电影,绵长且复杂。电影的票房收入中,3.3%用来缴税,5%给电影发展基金,剩余的近50%归影院(或院线品牌方),4%-6%归发行方,40%左右才归制片方。

所以电影收益是众人分食,而且目前的电影投资基本都是多方出品(投资),儒意虽然押中了多个爆款,但在《消失的她》、《你好,李焕英》中都是联合出品,并非第一投资人,分成有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方面,好电影无法寻找所谓的定式。儒意影业在2013年成功之后,自己主导的IP作品后继乏力,致青春换了主创就扑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版被吐槽为烂片。

今年以来,儒意主投的作品中,小成本制作的《保你平安》表现尚可,预计能获取一定收益,但《交换人生》大概率亏损,电影《热烈》还在上映中。

2022年,原本依靠电影投资的中国儒意,其业务构成中,流媒体业务占比高达88%,加上互联网社区增值服务占据了超九成的收入,而内容制作仅获得1亿元收入,占比仅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就是说,在影视业的寒冬期,是南瓜电影撑住了公司的基本盘。中国儒意并未公布南瓜电影最新的用户数据,但截至2021年底,南瓜电影累计注册会员7084万,同比增长101%;累计付费订阅用户2868万,同比增长472%。

虽然经过多年打拼,儒意在业内积累了高名度,但电影投资对业绩的贡献却十分有限,而且波动剧烈。

如今,入股万达投资后,上海儒意间接持有万达电影9.8%的股权,虽然作为一笔财务投资。但通过这笔买卖,柯利明成功介入下游渠道。要知道,万达电影是国内院线绝对龙头,截至2023年6月底,万达电影市场份额高达16.8%。

柯利明拉王健林一把,得到的回馈,必然是其作品的排片便利,以及对院线更大的话语权。

04 写在最后

影视行业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一代新人换旧人,已是常态。

柯利明入行时,以投行思维打下一片江山,估值暴涨,名气日隆。但时至今日,他的这些思维已经显得有些许老旧,入股万达,或许能通过补齐产业链,使其焕发新的生机。

但对于业绩波动如此剧烈,重度依赖流媒体业务,且电影投资徒有名气收益甚微的公司来说,除了跟随行业大盘波动外,提升市值的作用甚微。

当然,这也是所有影视类企业的硬伤,并非柯利明一个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