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时尚潮流的转变总是如此猝不及防,比如在广州,当我们还以为能在东山口充满设计感的店铺中捕捉到一众潮人时,发现他们已经奔去了新的淘货胜地——万菱广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德路附近的万菱广场。(图/牧羊 摄)

此万菱非彼万菱,虽然地处天河北的万菱汇有着一众大牌潮牌,但坐落在一德路附近的万菱广场作为批发市场,给潮人们的扫货更添一层本土的购物意趣。

在这里,“便宜没好货”的老话似乎失效了,习惯了一件配饰几百块的年轻人,在面对标价只有个位数的各式商品时完全没有抵抗力。他们虽然两手空空地走进商场,但出门时大概率会挎上几个标志性的黑塑料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批发市场标配,黑色大塑料袋。(图/牧羊 摄)

但就算一无所获,逛批发市场本身似乎也带着一种社交货币的属性。“只有内行才会逛批发市场,这是我懂生活、会生活的最好证明。”

当“懂得省钱”成为一种潮流时,年轻人兴奋地投入了批发市场的怀抱。

没钱有闲的大学生,去万菱汇逛街

大商场里的东西总带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地摊货质量又没有保证,而批发市场里既能买到和商场里一样好的东西,又能保持低价,简直是钱包瘪瘪的年轻人的一大福音。

但这样的领悟往往不是瞬间所得,而是在很早以前就种下了种子——许多人的“批发市场启蒙”在小学时就开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早的批发市场启蒙,则开始于婴儿车时期。(图/牧羊摄)

大学生小余就在一个有批发市场扫货习惯的家庭里长大。“我妈经常带我到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买衣服。”但第一次去万菱广场之前,小余还以为那是个公园。

当她牵着妈妈的手走进商场,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听着妈妈和店主们“惊险刺激”的讲价时,她还真体验到了一种游乐园的感觉。

第一次去万菱广场的人,总会惊讶于这里足以“一站式购物”的丰富品类。而批发市场的“老玩家”们总能在各种犄角旮旯的小巷子里穿行无阻,无限次体验在转角处发现新店铺的惊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小女孩来说,每天被玩偶包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图/牧羊 摄)

“我最喜欢的就是负一楼的玩偶店,走在层层叠叠的玩偶之间,有一种特别满足的感觉。”小余说。

童年时期留下的美好印象往往能延续到成年之后,每到暑假,许多大学生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仍会选择踏入万菱广场。就算没有想买的东西,也要约上朋友一起在里面“打个round”。

一个人逛没什么意思,但和朋友一起,批发市场都逛出了一种仪式感。一楼可以逛逛生活用品,二、三、四楼随缘走进一些假花、模型、服装店,感受满眼色彩带来的视觉震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商品陈列主打一个字:满。(图/牧羊 摄)

对楼上的家装类的产品不感兴趣,就走到负一层和玩偶们来上几次亲密接触,再感叹一下现在小学生的玩具和文具怎么已经发展到如此高级的地步。

高端商场当然很好,但年轻人更愿意将批发市场当成自己的小众宝藏基地。不但符合广州人出去玩的第一要义——有空调,商品还种类繁多,走进任何一家店都像是一场“淘货大冒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9层的商场,每层都有忠实拥趸。(图/牧羊 摄)

或许因为批发市场中的商家都是工厂直销,总能第一时间上架新品,尽管小余每周都会逛,但每一次走进商场时,她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有一次我看到一只很特别的、从没见过的粉红豹玩偶,转一圈回来就被卖出去了,正感到惋惜,过两天去又重新看见了,总感觉自己和它有奇妙的缘分。”

小余当然知道再可爱的玩偶都是在某个工厂里批发出来的,“当它在一堆乱糟糟的货物中突然撞进你的眼睛里的时候,我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唯一性,这是我在中规中矩的大商场里无法体验到的感觉”。

长大的标志,敢逛批发市场

对于常驻天河区的白领阿雅来说,她从小到大都对万菱广场充满了疑问:“里面的商家都这么拽,他们的东西到底是卖给谁的?”

在今年之前,阿雅只有在初中担任文娱委员为班级购置校运会装饰品时逛过一次万菱广场。“那时家里人和老师都告诉我,这是一个批发市场,如果不是批量买,商家是不会理你的。”好几次刚走进店门,小小的她就被告知 “小朋友我们不单卖”,气得满脸通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批发市场商家拒绝拍摄的要求也经常会招致矛盾。(图/网页截图)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到万菱广场去。“我真的很怕被赶出去。”

习惯了奢侈品店店员们满口“欢迎光临请随意挑选”的服务态度的人,对批发市场的商家有天然的“恐惧”,仿佛自己是一不小心闯进来的他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如今的万菱广场里,亲子购物已经很常见。(图/萱萱摄)

而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到批发市场采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有人将它称成Citywalk目的地,甚至有游客特意从外地来打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菱广场突然就翻红了。(图/网页截图)

阿雅感到有点好奇:“难道他们都去找骂吗?”抱着重新认识一下的态度,她再次踏进批发市场。

许多店铺撤下了“请勿拍照”的牌子,和商家聊上两句,他们还会解释“那些店不让你们拍是因为他们家卖得贵,怕被放在网上比价。”

以前大多数店铺都不做散客的生意,现在店主们虽然在嘴里一边说着“做散客生意很麻烦很累”,但还是一边笑盈盈地向顾客介绍每样商品的价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批发手工编织品的老奶奶细心地给顾客讲解价格。(图/萱萱 摄)

意料之中,阿雅还是遇到了对她说出“不单卖”的商家,但她已经有了一定消费能力,就算被要求批量买也能支付,所以再听到这句话,她能很有底气地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在商家的注视下继续一个个看了。

“现在想想,以前的恐惧还挺好笑的。明明是一个这么有意思的地方,我却错过了它这么多年。”阿雅自嘲地说。只要能破除对批发市场的谜之恐惧,热衷于到处乱逛的年轻人很自然地就把各种批发市场当成了自己的“快乐老家”。

在旧街老巷中发掘批发市场,不但能拓展自己的广州游玩版图,还总能收获一些物美价廉的、令同事们惊叹的小商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雅最近最满意的货,一对价值29.9元的胡桃夹子。(图/受访者供图)

在被同事们询问在哪里可以买到的时候,阿雅会很自然地先说一句万菱,然后着重强调一下不是万菱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在万菱广场淘货比在万菱汇买东西更能体现令我自豪的‘老广’属性吧!”

逛批发市场,不是消费降级

安徽人潇潇从小就喜欢陪着开店的妈妈到批发市场进货,“每次妈妈都会用进货商的身份以很便宜的价格给我买很好看的发绳,拿到礼物后我会开心很长一段时间”。

如今潇潇已在广州学习工作了9年,从读大学开始她就是广州各种露天批发市场的常客,但工作后才开始走进室内批发商场,“学生时代觉得万菱属于高端批发市场了,甚至还有空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批发市场的价格,绝对是学生党福音。(图/牧羊摄)

成为小学老师,特别是班主任后,潇潇逛万菱广场多了一个重要理由:给学生买礼物。不到一百块就能把全班的学习进步奖礼物买齐,品质还一点都不差。

网购的产品能把人看得眼花缭乱,但质量是否过关全靠运气。批发市场的营销基本为零,却会把产品直接堆到顾客面前。

这种“你爱买不买”的感觉在阅品无数的年轻人面前,反而代表着商家自家对品质的底气,商家们越是“懒得理你”,越是能毫不费力地将挑剔的年轻买家狠狠拿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潇潇还很喜欢给自己挑便宜的小风扇。(图/牧羊摄)

逛批发市场还是治疗社恐的最佳契机,无他,很少有商品会写明价格,每一件产品都要向老板问价。

在有可能对散客漫天要价的店主面前,顾客们会很自觉地形成“砍价阵线联盟”,而如果沉默不语,用三折买下一件喜欢的衣服的事情则永远不会发生。

作为数学老师,潇潇对趋势特别敏感,据她的观察,到各种批发市场逛街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化。“以前和我一起买东西的大多是叔叔阿姨,但现在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女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作日早上10点,一家店铺的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图/牧羊摄)

事实上就连店主们都有点一头雾水,他们更愿意接受零售商的批量订单,但拿着图片来问价、打卡的小女生和游客突然之间就挤满了商场。

“他们都是跟风来的。”一位坚持不愿接待太多散客的店主说,“都是听说能薅羊毛,才一窝蜂地来拿批发价的东西。”

但潇潇并不认为涌入批发市场淘货的年轻人是在实践消费降级。“来批发市场买草编包的女孩子未必就买不起皮包,买一块钱小胸针的人可能就是想要感受淘货的氛围。大家赚钱都不容易,只是想要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

Ending:

如果认真观察近几年来生意火爆的商店陈列,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共性:它们都用丰富的SKU为顾客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物欲盛宴,让大家为之买单的不一定是产品的质量,而是围绕产品营造出的“美好生活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火起来的藤编店,也被频繁打上“度假风”的标签。(图/牧羊 摄)

而爱逛批发市场的年轻人,时时刻刻都在被批发市场重塑对物品的价值认知。他们打破了“中产生活”的滤镜,意识到山姆不过是“食品界十三行”,宜家不过是“家具界万菱广场”。

但他们并不会因此拒绝一切高溢价的消费。“了解物品的价值,能让我更好地判断自己的需求。只要在能力范围内,清醒地为氛围感买单,总比一直被虚高的价格蒙在鼓里要好。”

“几万块的包包我买得起,十几块的批发市场我也能随性地逛。”生活闲暇之余的娱乐消费,本该如此纯粹简单。

撰稿 牧 羊 编辑 西 西 校对 黄思韵 排版 郭芷煊 封面 萱 萱
头图 牧 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