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奥运的节拍稳健下来,不再隔离,没有延宕。奥运百年后重回花都巴黎,一城三届奥运,比肩伦敦。

以奥林匹克立场,众人遥望2024年,焦虑确曾萦绕于心,幸有巴黎出场,相得益彰。

尚有一年,畅想交织着不确定,担当使命的国家与城市以自己的独特塑造着注定超载的奥运会,价值多重,意义叠加。

一把光洁的火炬问世了,倒计时一周年的巴黎杰作,让我们见识世界的多样性,任何见识与心愿皆可依托在那小小的装置上,静候被读懂和铭记。

何止一把火炬,何止圣火最终升腾的样态,何止一块奖牌,何止人类竞技巅峰,一届奥运留痕存世需要经年累月的遗产存留,需要投入万千人的胸怀以及他们细碎的日常,巴黎的努力需要并不生动的数据定义,需要遗产的价值释放方可赢得未来。

作为组委会主席,三届奥运金牌得主托尼·埃斯坦盖这个夏天最重要的工作场景便是塞纳河边,以铁塔为背景,精细地选择最有效的信息向世界传递巴黎奥运会的愿景。

中国观众会听到主席先生幸福回忆2008年在北京的金牌之旅以及旗手荣耀,也会再次确认塞纳河上定会举行富有超级想象力和开放性的开幕仪式。

巴黎人力主的“Games Wide Open”(奥运更开放)理念将让人类在新冠疫情时代后的首届奥运会到来时,愈加百感交集吧。

2024年,巴黎的奥运村将迎来来自全球的15000人,其中七成是运动员,他们将全身心投入到相当于32个世锦赛、17天矩阵式构成的奥运赛事之中。

10500名奥运选手,在2024年,在巴黎,将达成近乎偏执的男女性别比例五五均衡。为了执着中的正确,人类拼尽全力,以巴黎展现成果。

在数据里寻求正确,巴黎还有另外的执着追求。埃斯坦盖的口气偶尔会很傲然,声称巴黎会成就奥运办赛的“崭新模式”。

奥林匹克需要恢宏,享受无与伦比,但也在时时提醒各方,顺应天时、克制为上,因此才会在索契冬奥会之后,死盯着每一届奥运会的预算与营收,莫要让世界在奥运面前望而却步。

巴黎要创造的“崭新模式”意在“最绿色”,以求“精彩与可持续性”兼得,因此碳排放和碳足迹这般生硬的种种数据常要在心中和嘴边,时下的宏愿是要比伦敦里约奥运会碳排放指标下降50%。

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限制了世界的脚步,碳排放和碳足迹下降到了历史新低,wide open的巴黎自然无法与之相比。

但是,有“最绿色”目标,巴黎要改变惯有做法,点点滴滴都有了全新标准,奥运的组织者打心底也开始笃信所有的变革都能延缓地球变暖,酷夏之后连着预期中的又一个炎热奥运,巴黎奥运会自然要为《巴黎协定》的目标达成竭尽全力。

埃斯坦盖作为巴黎奥运会第一发声者,其实并不能完全替代这座奥运之城倾吐所有心声。此刻,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为城市深情表述,一届奥运会之于法国是重振,之于巴黎是疗愈。

2015年1月7日发生在巴黎的恐袭事件夺去了17人的生命,其中包括《沙尔利周刊》多名记者和漫画家以及两名警察。

那一年,连续遭受重击的巴黎人心撕裂,年轻一代以及法国都急需新的视角和动力,因此寻求一个众人团结的时刻成为申办奥运会的强大动力。

六个夜晚的震荡席卷法国,支离破碎的惨烈现实冲击人心,奥运会被期待可缓解社会冲突,连遭重创的巴黎不想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