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8月21日俄乌冲突总态势图)

一、俄乌双方战况战绩简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巴赫穆特周边地区8月21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综合俄国防部战报、乌国防部战报,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等开源情报研判。2023年8月21日,卢甘斯克方向,俄军在库皮扬斯克-斯瓦托夫-克雷米纳亚地区全线采取进攻态势,并取得小幅进展。库皮扬斯克地区,俄乌两军正在就辛基夫卡村镇控制权展开激烈角逐,尽管有消息称该村镇已多次易手,但据交互地图信息显示,该村镇控制权目前仍在乌军手中。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在巴赫穆特南部克里斯奇夫卡北翼地区采取迂回反击战术,而乌军则将进攻重点转移到安德里伊夫卡地区。另据乌副防长安娜·马利马尔表示,乌军成功在巴赫穆特北翼地区占据主导权,并将俄军成功“困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库皮扬斯克周边地区8月21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交互地图信息显示,俄军目前巴赫穆特北翼地区发起猛攻,因此上述“困住”说法疑似为乌军全线转入防御态势。该州西南部地带,总体战况与此前变化不大,但在阿卡迪夫卡地区的皮斯基村镇,交互地图信息显示,该村镇目前已被俄军夺取,且先头部队正在进一步扩大交战地带。扎波罗热方向,乌军仍在旧姆利尼夫卡以北地区活动,试图通过侧翼穿插的战术方式迫使俄军防线出现松动,但推进效果并不乐观。奥里希夫地区,俄乌两军仍在围绕着罗博季涅村镇控制权持续激战中,有证据显示,在上述地区反攻数月有余的乌军终于获得主动权。赫尔松地区,俄乌两军在例行炮击的同时,仍在第聂伯河三角洲地区进行交战。

(二)俄乌双方战绩简要

俄国防部通报称,当日共歼灭690名乌军士兵,摧毁17辆主战坦克与装甲战车、3辆皮卡车、20辆汽车、18门身管火炮、1部美制AN/TPQ-36反炮兵雷达及3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当日,俄防空部队还拦截到3枚美制GMLRS系列制导火箭弹、击落1架苏-25攻击机、36架无人机。

哈尔科夫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160余人,击毁5辆装甲战车、2辆汽车、3门自行火炮、1门榴弹炮及2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310余人,击毁2辆步兵战车、5辆装甲战车、6辆汽车、3门自行火炮、3门榴弹炮及1部美制AN/TPQ-36反炮兵雷达等。卢甘斯克方向,乌军伤亡达70余人,另有2辆装甲战车、3辆皮卡车及1门榴弹炮被俄军击毁。扎波罗热方向,乌军战损达80余人,另有3辆步兵战车、4辆汽车、2门自行火炮、3门榴弹炮及1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被俄军击毁。赫尔松方向,乌军伤亡达40余人,另有8辆汽车及2门迫击炮被俄军摧毁。

乌国防部对外称,在过去的24小时内,乌军击毙击伤460余名俄军作战人员,此外还击毁俄军12辆主战坦克、19辆装甲战车、19门身管火炮、2套多管火箭炮、5架无人机、12辆汽车与加油车辆、4套特种设备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乌双方装备战损统计表)

二、高价值图片及视频分享

乌军伤员遍地,军医紧急救治,还有人忍不了晕车趴在车门处狂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乌军伤员遍地,军医紧急救治,还有人忍不了晕车趴在车门处狂吐

(常备晕车药,总没错的!)

雇佣兵躲进战壕,原以为平安无事,不料俄军炮火直接砸在脸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雇佣兵躲进战壕,原以为平安无事,不料俄军炮火直接砸在脸上

(聊着聊着,炮弹就砸过来了)

乌军全地形车一路疾驰,突然甩飞队友,却一溜烟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乌军全地形车一路疾驰,突然甩飞队友,却一溜烟跑了

(为战友考虑,请减速慢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克兰切尔尼戈夫中心广场遇袭画面,一枚俄军发射的巡航导弹经过长时间飞行后,精准无误地命中了遇袭剧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军正在清理发射到己方阵地内的俄军未爆弹药,这是一项极具风险性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夕阳下,位于扎波罗热州境内拉博蒂诺村附近的德制豹2A4主战坦克残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军正在疏散位于扎波罗热方向反攻区域内的当地民众,以免造成更大的伤亡情况出现)

三、环球要闻

8月21日,据《乌克兰真理报》报道,泽连斯基在与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基辅准备好用(俄罗斯领土)别尔哥罗德来换取北约成员国身份。此前,曾有北约官员提出关于“乌克兰放弃领土换取加入北约”的说法,遭到乌方强烈反对。报道指出,被问及乌克兰加入北约而作出领土让步的可能性问题时,泽连斯基表示“我们准备用别尔哥罗德交换我们的北约成员国身份”。俄新社称,扎哈罗娃在评论泽连斯基这一言论时表示“乌克兰总统显然是服药过量”。

8月21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以目前乌军大量使用的155毫米炮弹为例称,自俄乌冲突以来,五角大楼已敲定了总额高达22.6亿美元的155毫米炮弹生产合同,目前美国155毫米炮弹产能已从俄乌战争前的每月1.4万枚提升至每月约2万枚,预计将很快提升至每月2.8万枚。然而,这仍然远远不能满足乌军对这种弹药的惊人需求。报道指出,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有多种,比如炸药与推进剂等炮弹原料供应不足,此外美军在弹药生产组织规划方面也出现问题,面临极为棘手的生产员工短缺等。

8月21日,据“今日俄罗斯”报道,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社交媒体表示,俄乌之间的军事冲突“可能持续数十年之久”,而在彻底摧毁“本质上是恐怖主义家”的乌克兰之前,俄罗斯绝不能停手。报道指出,梅德韦杰夫认为,对于西方而言,俄乌冲突不过是一场国外的战争,“别人的战争迟早会变得无聊,代价高昂且无关紧要,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涉及我国人民的悲剧,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冲突,一场自保之战”。他声称,俄罗斯必须摧毁并彻底瓦解“本质上是恐怖主义”的乌克兰,以确保“这种肮脏”永远不会再次出现。

8月21日,“瓦格纳”雇佣兵集团创始人普里戈津在一段视频中表示,“瓦格纳”雇佣兵集团正在招募士兵,将让俄罗斯更加强大,非洲更加自由。视频中,普里戈津指出,“瓦格纳”雇佣兵集团正在招募新成员,并将“为了让俄罗斯在各大洲变得更加强大,努力工作,继续完成既定任务”。与此同时,普里戈津还表示,“瓦格纳”雇佣兵集团还在努力帮助非洲变得“更加自由”,为了非洲人民的“正义与幸福”,“瓦格纳”雇佣兵集团一直在追捕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其他匪徒等。

四、铲史官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西方-81”诸兵种联合演习现场,苏军作战集群集合后接受上级检查)

经过实战检验与拥有彪炳战绩的“大炮兵主义”,曾被苏军引以为傲,且在冷战期间将其作为炮兵部队发展建设指导思想,在此基础上,苏军又紧追世界军事前沿潮流,刻苦钻研反炮兵战术战法装备等技术事项,并在冷战末期的“西方-81”诸兵种联合演习中,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数据如下,苏军多种侦察手段发现敌炮兵阵地的比例分别为,炮兵侦察兵光电侦察手段60%、炮兵侦察雷达20%、航空侦察20%等。假设当遂行突击作战的苏军机动集群遭遇北约炮兵火力拦射后,承担反炮兵任务的苏军炮兵部队将在5分钟内向开火的北约炮兵阵地倾泻600余发炮弹和火箭弹,覆盖400米×200米的区域。但时过境迁,通过观察俄国防部每日例行发布的战报及前线部队口中的相关吐槽可以看出,俄军仍在反炮兵作战事项上将其束之高阁,大有作茧自缚或是放任不管的倾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制AN/TPQ-36反炮兵雷达被俄制柳叶刀-3巡飞弹锁定并摧毁)

7月~8月中旬,美制AN/TPQ-36/37/50系列炮兵侦校定位雷达作为高频词,屡次出现在俄国防部每日例行发布的战报中,由此可见,承担敌前沿反炮兵作战任务的乌军炮组非常依赖上述多型反炮兵雷达,与此同时,上述多型反炮兵雷达也给处在敌前沿及浅近纵深内的俄军炮组及炮群带来了极大杀伤及远超想象的威胁。“AN/TPQ”这一词组中的A与N分别指代陆军与海军,T意为机动式、P代表雷达、Q指代特殊用途。其中,AN/TPQ-36/37反炮兵雷达系美国休斯飞机公司于上世纪70年代开发,主要针对迫击炮及射程较近的火炮。AN/TPQ-50反炮兵雷达则由美陆军托比哈那大修基地独立开发,主要针对迫击炮。此外,以顿巴斯亲俄民兵为基干组建的“东方”营营长亚历山大·霍达科夫斯基表示,该营接收到的D-20榴弹炮不适合承担反炮兵任务,且在反炮兵作战领域,该营仍缺乏相关装备。尽管“东方”营目前已在俄联邦武装力量战斗序列中,但考虑到该营的人员构成、任务类型等,不适合将其指挥官反映的种种问题投射到位于乌克兰前线的所有俄军部队中,但实际上仍然有值得参考借鉴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制AN/TPQ-37反炮兵雷达被俄制柳叶刀-3巡飞弹锁定并摧毁)

俄军在炮兵及反炮兵作战领域,目前已衍生发展出两种指挥控制回路,一种是“侦察-打击和侦察-火力回路”,具体由“指挥所-自动通信系统-无人机-炮兵”组成。另一种则由“指挥所-自动通信系统-无人机-航空兵/导弹系统”等组成的作战回路,从发现目标到摧毁目标间的平均时间间隔为3~5分钟。尽管这一战术指标仍然同世界各军事强国间的反炮兵作战反应时间有所差距,但还没有那般不堪。在反炮兵装备方面,俄军更是不乏许多后起之秀,如除1L261导弹及炮兵阵地雷达侦察系统、1L271便携式多功能雷达、1L277“猎貂者”便携式相控阵雷达外,俄军工企业还为俄军研发出了1B75“盘尼西林”侦察系统、“动物园-1”型反炮兵雷达等。因此在战术战法及装备等方面尚能说得过去的情况下,俄军缘何会在乌克兰战场上,频频就反炮兵作战多次引发外界关注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制“动物园-1”反炮兵雷达被乌军无人机发现,随后便被乌军使用火炮予以摧毁)

首先是俄军炮兵部队指挥和控制系统的信息化建设能力仍不到位。尽管已经提出了相关方案,并在战场上得到了检验,但受制于主客观因素,使得俄军决策层仍未将其重视起来,因此才出现俄军炮组成员频频进行图上作业的战斗画面,而非是在显示屏或是电脑屏幕前进行操作。其次是反炮兵装备方面存在生产缓慢,供应不及时等问题。此前有视频显示称,俄军炮组曾通过前沿无人机观察追踪+后方炮组成员反推算的方式,成功对一处乌军炮兵阵地实施毁灭性打击。尽管不得不佩服俄军炮组成员的战斗素养与反推算能力,但反过来讲,若在装备炮兵侦校定位雷达后,可大幅提高俄军炮兵部队遂行反炮兵作战任务的打击效率、毁伤效果等指标。以人的意志而体现出的刚毅、果敢、无畏等精神特征,的确是一支军队的灵魂所在,但在现代化战争条件下,要更加注重对军事技术的追踪研究与发展推理。这样才能使一支军队,在应对陌生地域,急难任务以及看似强大的敌人时,才有把握做到以最小战损比换取最大战果,然而反观身处俄乌冲突沼泽的俄军,显然还是没能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