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孙飞,加盟了一家连锁美容院。

因为美容院就开在我们小区外,所以来的顾客主要以小区里少妇人妻居多。

不过想要赚钱,就不能只做女人的生意。

所以我也招了一些女技师,专门为男顾客服务,但禁止女技师和顾客上床,毕竟我们是正规场所。

而故事,要从上周五的晚上说起。

那天,妻子梅静留在店里照看,我外出去采购,回到店里时天色已经黑了。

我刚下车,就看到几个女技师在门口窃窃私语,她们看到我就一哄而散。

我心头一紧,察觉有点不对劲,就把其中一个叫住问怎么回事。

她不敢不从,于是小声告诉我,傍晚时有个男顾客过来,特别难伺候,连换了好几个美女技师都不满意。

妻子听了后,说交给她处理,就扭着腰肢进了包厢。

她进去待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下钟时,客人脸上愉悦之色溢于言表,直接充了10万的会员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也没什么,妻子长的漂亮,又擅长交朋友,很多难伺候的顾客,她都能轻松搞定。

但就在刚刚,另一个女技师给顾客服务的时候,竟在那间房的床下发现一个用过的套套!

这事就有点严重了。

我叮嘱她们不要乱说,沉着脸转身进了店,但心里却如遭雷劈。

我们店绝不允许女技师跟顾客发生关系,那套套要么是其他技师私下和顾客达成交易,要么就是今天妻子留下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好消息。

妻子梅静是个大美人,身材丰腴修长,特别有女人味,她身边狂蜂浪蝶很多,一直都有很多追求者。

我很担心,是她为了赚钱,被男顾客占了便宜。

进了店里,妻子正在前台盘账,看见我后,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老公,你回来啦。”

看得出来她刚洗过澡,还换了一身衣服,这让我的内心更不安了。

回家的路上,我旁敲侧击和梅静说,有女技师和男顾客在包厢瞎搞。

没想到梅静却不当回事,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用管。”

我顿时火冒三丈地呵斥说:“咱们这是正规美容院,绝对不允许有违法勾当,查出来一个辞退一个!”

但我更生气的是妻子对这种事的随意,难道她真的出轨了?不然那个男顾客为什么充10万会员费?!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晚我就梦见妻子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怀里搔首弄姿,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出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天等我醒后,只觉得浑身发凉,整个人都没了精神,四肢也软绵绵的没了力气。

一量体温,40度,这情况我自然没办法再去店里。

在家浑浑噩噩的躺了两天,好不容易退了烧,第三天梅静晚上回来的时候,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另外两个是周浩和慧姐。

周浩是妻子的学长,也是我的债主,加盟美容院的钱就是妻子找他借的,是个富二代。

慧姐是周浩的老婆,身材前凸后翘,漂亮的鹅蛋脸总是笑吟吟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进屋后,周浩佯装生气,怪我生病了没告诉他,不然都没来探望,我连忙打着哈哈赔罪。

因为我病刚痊愈,就没出去吃,最后决定在家吃火锅。

周浩是个酒腻子,吃饭必须喝酒,朋友兼债主喝酒,我当然要作陪。

三杯酒下肚,气氛就融洽热闹了起来,大家举杯畅饮,欢声笑语一片。

没几下,我就有点飘忽了,头晕了,舌头硬了,看啥都是重影。

而妻子更是醉到连人都认错了,晕乎乎地搂着周浩的脖子叫道,“老公,我脸好烫。”

周浩似乎也愣了一下,拨开了妻子的手,有点歉意的朝我笑了笑,“静静喝多了。”

妻子又软软的倒在慧姐的怀里撒娇,“慧姐,我老公不要我了。”

慧姐却不当回事,笑嘻嘻的指着我说道,“你老公在那呢?”

妻子醉眼朦胧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他不是我老公,我老公在这。”

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头,我整个人都觉得像坐棉花堆里,轻飘飘的,恶心得直想吐,连看人都是左摇右晃的。

我觉得妻子也喝醉了,站起身来想拉起她,要她陪我回房间里。

但刚站起来,就觉得天花乱转,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桌下摔。

离我最近的慧姐站起来要扶我,我一头摔在了她的腿上。

慧姐“哎呦”一声,被我撞得娇呼连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慧姐把我搀扶起来,我半个身子靠在她软绵绵的身体上。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周浩说,“阿飞酒量不行啊,快去屋里躺着吧。”

慧姐一边很主动地把我往卧室扶,一边跟周浩说少喝点,不然一会玩不开了。

我有心问她玩什么,却一张嘴就犯恶心。

等我一头扎进床上,就没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朦朦胧胧听到耳边传来娇媚的哼声,像梅静,也像慧姐。

她小声在耳边叫着我的名字,温软得很,一遍一遍地喊,“阿飞,阿飞。”

我翻了个身,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睛就像被胶水粘住了,怎么也睁不开。

我感到一个柔软的身体躺在身边,还在轻轻地晃动着。

隐约中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吃了药,已经跟个死猪一样了,咱们怎么玩他都不会醒来的。”

“不,不要在这里,他毕竟是我老公,万一他看见…”

“我才是你老公,来吧,乖。”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我努力地挣开了眼睛,却看到让我目眦尽裂的画面。

梅静正保持狗爬的姿势趴在我的脸上,她的表情淫荡而又堕落……

太欺人太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