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那性感娇艳的新婚妻子,不但同意了荒唐的“借妻”,更背叛了我们的婚姻。

妻子姜薇是个模特,她脸蛋精致,妖娆性感,是妥妥的极品人妻。

那天好友王雷请我们夫妻吃饭,饭桌上他向我求助,说有急事要我帮忙。

我以为他要借钱,不料他却说要借我老婆一用。

经过一番沟通才知道,他是不婚主义者。

但最近被家里逼婚太紧,于是想出这么个馊主意。

王雷想让姜薇假扮他女朋友跟他回父母家一趟,第二天原封奉还。

“借尊夫人一用,保证完璧归赵,另有厚礼奉上!”王雷不停地拍着胸脯保证。

我心里自然是抗拒的。

但姜薇也在桌上,我委婉推脱了几句,说要尊重姜薇的意思。

然后在桌下轻轻拍了拍她的大腿,示意她开口拒绝。

王雷只当听不懂我的话里话,一个劲对姜薇各种讨好奉承,“好姐姐,你帮我渡过难关……”

妻子千娇百媚地看了看我,我觉得她收到了我的暗号。

于是就假装大度说只要姜薇同意,我就不反对。

不料姜薇白了王雷一眼,“你们这些臭男人把我当什么啦?老婆也是能借来借去的?”

我暗念姜薇果然还是拒绝,正想接下话茬,却又看姜薇脸蛋泛出红晕,“看你这么可怜,姐姐就帮你一次……”

我暗暗叫苦,完了,姜薇误会我的意思了。

而王雷则大喜若狂,不要钱的奉承话一句接一句,把姜薇哄的娇笑连连,娇躯乱颤。

等吃完饭,我目睹姜薇扭着腰臀挽着王雷的胳膊离开时,一丝异样的感觉浮上我的心头。

不知为何,我觉得自己脑袋上绿油油,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俩不会假戏真做吧?我这性感迷人的老婆借出去了,还能回来吗?

也不能怪我多想,这两人装得忒像样了些,你侬我侬的。

从身后看,男的高大强壮有力量,女的娇媚性感又貌美,简直就是一对璧人。

当晚我在家辗转不安,晚上11点给姜薇打了个电话。

“老公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姜薇的声音断断续续。

我问她现在什么情况,她说自己睡在客卧,还说现在很想我。

听到妻子这么说,我的心里稍有安慰。

就在这时,我听见妻子突然嘤咛了一声,还呻吟了一下,清楚地通过手机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连忙问怎么了,但妻子喘着气,只匆匆说被坏蚊子咬了一口,然后惊呼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我急忙再拨过去,但已经无法接通了,我握着手机万分纠结,望着黑色的夜心里搅乱如麻。

按理说我应该相信妻子,因为妻子美丽贤惠,从谈恋爱开始一直安分守己。

虽然一直有不少狂蜂浪蝶扑上来,但她一贯的做派都是直接拒绝,不会给那些人任何机会。

她说那样才是最好的做法,以绝后患。

但是刚才电话里妻子的颤音和最后匆匆挂电话的举动,又让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我在家焦急等待妻子归来,从天亮等到天黑,中途我给妻子打了两个电话,她的说辞从“下午就回去”变成“吃完晚饭再回去”。

晚上10点多,我在阳台抽烟,突然看到王雷的车缓缓停在我们楼的百米外。

我等了几分钟却不见妻子下车。

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溢漫我的心头,我立刻给妻子拨了个电话,却没想到被按掉了。

透过车窗,我似乎看到里面有两个人纠缠在了一起,有一只小巧的玉足还探出了窗口。

两个人紧紧贴合,像两条水蛇在相互取暖缠绵。

我心中一急,连鞋都没换就准备下楼,刚好这时,我从楼梯的窗口望下去,妻子从副驾驶下来了。

妻子先是吐了口不明液体,又拿着矿泉水漱了几遍口,整理了一下紧身裙,才擦擦嘴扭着腰臀走进了单元楼。

我把妻子迎回家,发现她的口红比往常鲜艳很多,是刚刚补上去的。

姜薇面带红晕,一身白色的紧身包臀裙性感妖娆,一边扶着门框一边褪下高跟鞋,接着向我扑来。

这是她多年的习惯,每次回家都要先给我一个香吻。

我刚想问她车里发生了什么,她却突然避开我的吻,说身上黏糊糊要先洗个澡。

紧接着就去了卫生间,紧接着就刷起了牙。

我心里一咯噔——刚刚妻子要扑过来时,我闻到了她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在不久前她刚洗过澡。

看着妻子的精致脸蛋,我忍不住会想到她刚下车吐的那口不明液体。

晃了晃脑袋,我问她怎么才回来,她先是说王雷父母太热情,然后又抱怨王雷不老实,接着就关上了洗浴间的门。

我急忙隔着门问她怎么回事。

等了好一会儿她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说,“王雷昨晚进客卧找我聊天,看我只穿睡裙,没穿内衣,就调戏我,还摸我的腿。”

“他怎么敢这样?你一定没让他得逞吧?”我很激动地拍着卫生间的门。

“他问我夫妻生活满不满足,有没有兴趣试试更强壮的男人,然后就扒了我的睡裙乱摸……”

“然后呢?”我有点急了。

“我把他赶出房间,但他后半夜还想偷偷摸进来,还好我把门反锁了,不然人家就要吃大亏了……”姜薇打开门,光着身子扑到我的怀里,娇滴滴地跟我求安慰。

我一边抚慰她,一边说:“以后不会再跟他打交道了。”

妻子点点头,仰头索吻,我直接抱着她进了卧室。

一番云雨后,妻子似乎累坏了,睡了过去。

而我躺在床上,望着空白的天花板,心里翻涌起复杂的情愫。

确认妻子熟睡后,我偷偷下床来到洗浴间翻看脏衣篓。

却发现妻子换下的衣服只有内衣没有内裤。

我找遍了卫生间都没有找到那本该存在的内裤,难道姜薇今天没穿内裤回家?

阳台看到的画面一遍遍地在我脑海里放映,我产生了怀疑。

真的是像妻子说的那样吗?她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天我刚下班就接到妻子的电话,说今天有个拍摄任务,要回来晚一点。

若是放在平时我压根不会多想,但这两天的种种奇怪迹象让我不敢放下悬着的心。

我想到早晨妻子打扮出门时打扮得非常性感迷人,又想到到昨天消失的内裤,于是我打开了妻子的手机定位。

定位竟然是王雷家!

我看着手机显示的地址,愈发觉得刺眼,脑袋沉甸甸仿佛多了一顶绿帽子。

我火速赶到王雷家的楼下,抬头发现他家似乎没拉上窗帘,看到马路对面的酒店,直接在酒店开了个房间,拿着刚刚买来的望远镜向王雷家望去。

我仔细观察一番,并没有看到王雷的身影。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要不要一起喝酒,他说不在家,刚去外地出差。

但是下一秒,我看到他从客厅的沙发上坐了起来。

原来刚才是躺着窗台挡住了,而随着他的起身,我又隐约看到背对我的女人跪趴在他的小腹上。

那个女人后背光洁如玉,秀发如瀑,却看不清脸。

我试探性地对着电话问他是不是跟女人瞎搞呢,只听王雷奇怪的轻笑一声,然后动手往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啊,刚勾搭上的小骚货。”

我刚想问他怎么勾搭上的,就听到那女的似乎不满被打了屁股,扭着臀部坐了起来。

我也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这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妻子姜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