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程潇,是一名空姐。

最近我发现自己胖了,尤其是胸部,制服都有些挤了,每天勒的我喘不过气。

所以我给自己制定了夜跑计划。

每晚12点之前到家,换上运动背心和紧身短裤,跑半个小时再洗漱睡觉。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一次寻常的夜跑,竟让我彻底坠入了深渊…

那天我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变态乘客。

从他身边经过时,他拽着我的裙子说要喝水,差点把我的裙子拽下来。

等我把水递给他,他又要喝奶,我强忍着不爽,又倒了一杯奶给他。

谁知这个混蛋竟然直接把奶洒在我的胸口上。

他一定是故意的,还假惺惺地拿着纸巾帮我擦,那只手直接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我特别生气,想要直接给他一巴掌。

但为了保住饭碗,我忍住了。

还好这时候周克出现了,他帮我解了围。

周克是公司的同事,是个飞行员,刚休完假回广州,碰巧帮我制服了那个变态男。

虽然到家已经后半夜1点了,但我还是换上低胸的运动背心和贴身短裤,开始夜跑。

有女同事说我穿的太性感了,对男人来说诱惑太大,有点危险。

但我不以为然,反正他们看的着吃不着,馋死他们。

平时跑步的地方是一个小公园,这里曾发生过空姐奸杀案,后来被废弃了,一到晚上就阴森森的,大家都不敢来。

但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安静又没人打扰,可以让我肆意的挥洒着汗水。

那晚,我刚跑了一个小时,正在做拉伸运动,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美女,你身材好棒啊!”

我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对上了一个四十几岁,穿得邋遢的醉汉,他甚至没穿裤子。

看着那个醉汉慢慢地靠近我,想到这里曾经发生的命案,我害怕得全身哆嗦。

我想跑,可是路已经被堵住了,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水废湖。

而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跑道上,传来“踏踏踏”的跑步声。

我喜出望外,扯着嗓子大声地喊着,“救命啊!非礼啊!”希望能够吸引来人的注意。

随着来人的逐渐接近,那张俊朗的面孔也愈发的清晰,竟然是周克。

周克看到我也一脸惊喜,他上下地打量了我一翻,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光彩,很快他便把目光看向醉汉的身上。

“滚!”

醉汉灰溜溜的跑了。

逃过一劫的我忍不住后怕,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周克揽着我的肩膀安抚着我,很温柔,也很绅士。

做空姐的对飞行员都有一种莫名的仰慕感,觉得他们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赚的也很多,尤其是周克这么年轻的飞行员,更是前途无量。

寂寞那么多年的我,在被抱在周克的怀里那一刻,扑面而来的男人味让我的身体发软,更何况他救了我两次,放到古代都要以身相许了。

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我害羞了,“你要我怎么报答你?”

周克上下地打量了我,最后目光定在我的运动背心上问道,“你有男朋友没?”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摇了摇头不敢回话,难道他想追求我?

周克哈哈一笑,“我也觉得你肯定是单身,不然你男朋友肯定不会让你出来夜跑的,你这么漂亮还穿这么性感,简直就是羊入狼口嘛。”

我有点无地自容,抱着肩膀说不出话来,难道身材好是我的错?

周克似乎也觉察到我的情绪有点低落,也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他拍拍我的肩膀,“走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我急忙起身跟上周克的脚步。

或许我应该找个夜跑的同伴,毕竟有男人在身边的话,碰到醉汉也不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吧?

而周克高大又帅气,简直是最佳人选。

想到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周克耸了耸肩,“每天飞来飞去的,哪有时间恋爱?你不也是一直单身吗?”

几句话聊下来,我约了明天一起吃饭,感谢他救我两次。

第二天晚上,为了给周克留下好印象,我特意穿了一件修身的低胸短裙,既能衬托出我的身材,显摆我的大长腿,又不会过于轻浮。

果然周克见到我后,两眼直放光,“潇潇,你真美!”

听了他的夸奖,我有点沾沾自喜,不枉我下午特意去会所做了全身美白和除毛。

就在这时,餐厅里的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女人惊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远处,一位衣着清凉的高挑美女,正被两个高大的外国人围在中间动手动脚。

而美女眼神迷离醉醺醺的,不但不反抗,还乐在其中的样子。

周克看到这个情景,走了过去,揽着其中一个外国友人的肩膀,低声说了几句话。

那个男人扭头看看我,猥琐的上下打量一番,和另外一个人扶起烂醉如泥的女人离开了。

我看着三人离开的身影,向周克问道,“你认识他们?”

周克解释说,与他交流的男人叫罗伯特,另外一个叫杰瑞,是波音的工程师,以前打过交道。

这些外国人一个个都很花心,接触的空姐又全是年轻漂亮的姑娘,那个喝醉了的美女,应该是他们最新的猎物。

想到那个美女即将和两位猛男要做的事,我突然觉得身体像被火烧了一样,好刺激。

单身多年的我,好久没享受过那种快活的滋味了。

也许是因为喝了点酒,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我对周克彻底放下了戒备之心,迷迷糊糊的跟着周克回到了他的公寓。

就在进入玄关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客厅沙发上,那个醉酒美女正被罗伯特和杰瑞像奥利奥架在中间,一脸的满足。

看到我和周克的到来,醉酒美女不但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挑衅的看向我。

我像鸵鸟一样不敢抬头,只觉得浑身发软,被周克向前推去,迎面而来的是罗伯特壮如蛮牛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