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月28日,中国恒大在港交所恢复交易,结束了长达17个月的停牌。交易当日,中国恒大下跌78.79%,报0.35港元,开盘一度跌至0.22港元,成为“仙股”。8月29日,中国恒大股价继续下挫,市值已从2017年逾500亿美元的峰值下跌至如今的40多亿美元。

中国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的个人身家也大幅缩水。据彭博终端数据,许家印在8月28日的身家缩水了14亿美元(约合124亿元人民币),跌幅达45.2%。截至8月28日,许家印的个人资产净值只有17亿美元,并未入榜彭博亿万富豪榜,距离榜单最后一名的荷兰富豪Frits Goldschmeding(51.9亿美元)还差30多亿美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恒大股价暴跌

今年以来,许家印的财富缩水了43亿美元(约313亿元人民币),跌幅已超70%。这位亿万富豪曾以420亿美元身家成为中国首富、亚洲第二大富豪,随着恒大陷入财务困境,他已失去了大部分财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6年,许家印在广州白手起家成立了恒大,并主要以举债方式扩大这家地产开发商的规模,最后带领恒大成为“宇宙房企”,自己也从“车间主任”一路登顶首富。在2018年许家印为一个知名慈善活动致辞时,他长篇大论的述说着自己小时候在老家是怎么靠着红薯来维持生计。那一年这位恒大集团董事长正处于巅峰期,握有财富多达400亿美元,与马云轮着坐首富之位。

公司官网显示,中国恒大在280多座城市拥有超过1300个项目,恒大的版图已经从房地产扩大到电动汽车投资(恒大新能源汽车)、互联网和媒体制作(恒腾网络)、主题公园(恒大童世界)、足球俱乐部(广州足球俱乐部)及矿泉水(恒大冰泉)等。

停牌17个月以来,许家印基本只在恒大集团内部的保交楼专题会、月度工作会议现身。在停牌一个月后,许家印曾携管理团队出现在广州恒大中心,为第一批恒驰5造势。

2023年以来,恒大集团官网和官微等平台都还未刊发有关许家印现身的内部信息。恒大集团最近一次刊发有关许家印的消息是2022年12月2日,目的是辟谣当时有关许家印本人的传闻。

许家印最近一次现身是今年7月4日,他在主持召开恒大足球俱乐部管理会议时表示,俱乐部全体人员要进一步弘扬“狼性十足、协同拼搏、坚韧不拔、锤炼精英”的新广州队精神,全面选拔、大胆任用恒大足校优秀年轻人才,坚定不移走好从恒大足校到广州队的“一条龙”人才培养之路,为中国足球发展和振兴做出贡献。

恒大风波不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恒大风波不断

最近两个月,恒大成为一家时不时“挂在热搜上”的公司,消息和传言不断:“中东土豪拯救恒大汽车”、“恒大高管领取超过千万年薪”“许家印离婚”、“恒大地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恒大在美申请破产保护”……

8月中旬,中国恒大公告称,迪拜的一家汽车制造商对该公司的电动汽车子公司进行了战略投资。恒大汽车从一家鲜为人知的公司纽顿集团(NWTN Inc.)获得了约为5亿美元的现金注入,同时纽顿集团也获得了该公司约28%的股份。2022年年底,纽顿集团通过与一家空头支票公司合并的方式在纽约上市,这是一种在疫情期间流行的借壳上市方式。这家初创公司由中国商人吴楠(Alan Nan Wu)经营,在阿布扎比有一家电动汽车组装厂。

不过,该融资事项能否顺利推进,目前还有不确定性。纽顿集团方面此前已表示,该拟议交易预计将第四季度完成,但需满足诸多条件,包括但不限于恒大集团债务重组生效、恒大汽车若干债权人确认债务偿还计划等。

8月17日,恒大“暴雷”后,夏海钧(曾任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等高管仍领取超过千万年薪的消息,引发外界争议。对此,恒大方面解释称,相关报道存在误读。按照香港财务会计规则,即便期权无法兑现,也需要按照期权发放时的评估价值分摊计入薪金,因此显得年薪很高。

恒大8月稍早在纽约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5章声请破产保护,如果获得批准,该公司在其他地方进行重组安排时,美国资产也能得到保护。

中国恒大对此表示,其目前正在正常按照计划推进境外债务重组。“由于本公司美元债券受纽约法管辖,本公司根据美国法典第11篇第15章,向美国法院申请承认香港和英属维尔京群岛(BVI)法律体系下的境外债务重组协议安排,系正常推进境外重组程序的一部分,不涉及破产申请。”

根据8月27日的港交所公告,中国恒大正在进行冗长的债务重组。今年上半年,中国恒大净亏损393亿元。过去两年,中国恒大累计亏损超过5800亿元人民币。恒大的营收在2021年锐减一半至2500亿元左右 ,去年进一步下降至2300亿元。截至2022年末,公司总负债超2.4万亿元。

作为恒大业务“基本盘”的恒大地产已资不抵债,2022年净亏527亿元。被许家印视为“救命稻草”的恒大汽车,同样资不抵债,过去两年,亏损近840亿元。

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Daniel Fan和Adrian Sim表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现金余额43亿元,短期债务约5870亿元,这或许可以解释恒大为什么迫切需要达成债务重组协议。

然而,恒大的债务重组计划的债券人会议迟迟未能举行。原订8月28日开始举行的境外债务重组计划的债权人会议再次延期,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债务重组之一的进程原已旷日持久,如今再添不确定性。

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文件中,这家陷入困境的开发商表示,将该集团和部分单位的协议安排会议推迟到9月25日至26日。它表示,希望让债权人“考虑、理解和评估”恒大协议安排条款的期限,并给予恒大协议安排债权人更多时间考虑该集团近期发展,包括周一该公司股份恢复买卖。

债权人原定于北京时间8月28日晚上在律所盛德(Sidley Austin LLP)在香港的办公室,以及律所Maples & Calder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办公室投票。

重组方案在3月份提出,若获得投资者批准,在中国地产业颓势中仍处于风口浪尖的恒大就将启动重组。若遭否决,投资者就将继续处于焦虑之中;从恒大发生公募债券违约,投资者已经为解决方案等候了20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