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第一章 真情假意
深夜,录音室。
乔茉茉已经在这里待了四个小时。
可一段曲子都没有作出来。
她满脑子,都是今天医生跟她说的一句话:“乔小姐,我建议你尽快住院治疗,你的母亲也是因为血癌去世,你应该明白这病拖不得。”
她不明白,她明明每一年都做过筛查。
明明都没有事。
为什么忽然就得了血癌呢?
她才刚嫁人,她还没来得及拥抱爱情的喜悦。
可她就要死了?
乔茉茉低下头,眼泪落在琴键上,溅开水花。
就在这时,“叩叩”两下,敲门声响起。
她忙擦干眼泪,下一秒,慕天瑞推门走了进来:“休息时间到了,乔音乐家是不是该把老婆还给我了?”
乔茉茉回头一看。
慕天瑞含笑走进,他虽然只穿着睡衣,可整个人像是从名士图走出来的贵公子,温文尔雅,俊朗端方。
一如茉见,让乔茉茉挪不开眼。
可此刻,她越看,心头却越是苦涩。
她一直觉得,嫁给他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不曾想,这福气竟然短短半年就要到了尽头。
乔茉茉几次开口,想跟他说自己生病的事,可努力了半天,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转眼,慕天瑞已经走到跟前,视线触及她红肿的眼,笑容顿时一收。
搂着她轻哄:“公司是不是又要你赶进度了,我明天给音乐总监打电话,骂他一顿给你出气好不好?”
乔茉茉却摇头,随后埋进他的胸膛。
她是乔氏集团的小姐,谁会给她气受。
她只是舍不得他而已。
一想到这样好的他,未来可能会对另外一个人这样好,她就忍不住鼻尖发酸。
乔茉茉不禁又抱紧一分,却引得慕天瑞一声低笑:“那我们到卧室细说?”
话落,他一把抱起了人。
到了卧室,慕天瑞拉开被子后,人也跟着挤了进来。
乔茉茉主动抱紧了慕天瑞。
乔茉茉咬了咬唇,迎着他的黑眸,忽然问:“天瑞,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一想到能和他有个孩子,她就高兴。
有了孩子之后,她或许能多撑一段时间?
然而话落,原本冒着热气的慕天瑞竟然停了下来。
他的眼眸似乎闪过一丝冷光,可等乔茉茉细看,却好像是她的错觉,他神情依旧温柔。
只说:“我有你就够了,孩子吵得很。”
说完,他竟就抽身离去。
乔茉茉一空,愣楞望着他去浴室的背影,心头莫名升腾一股不安。
他怎么忽然冷淡了?
是她做错了什么了吗?
还是说,他真的就那么不喜欢孩子?
沐浴过后,慕天瑞接了个电话,接着就去了书房。
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而那股不安充斥心头,乔茉茉翻来覆去,接近凌晨三点才勉强有了睡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等她一觉醒来,已经上午十点。
不知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她总觉得心慌,很想见慕天瑞。
一个小时后。
乔茉茉坐车抵达乔氏大厦,望着“乔氏娱乐”四个大字,心中有些自豪。
这才半年,乔氏娱乐俨然已经成为业界的老大。
她嫁给慕天瑞,选择他接手乔氏娱乐果然是正确的。
刚想下车,正前方忽然传来一道甜腻的嗓音——
“天瑞,今天有时间聊聊吗?”
乔茉茉心头一跳,当即扭头望去。
她一眼就见到了身形挺拔的慕天瑞。
他的身边,一个靓丽的人正踮起脚同他说话……
第二章 不想要
乔茉茉握紧车把手,视线死死盯着慕天瑞。
短短两秒,她已经在心底喊了无数次,躲开!
然而慕天瑞没有动。
不但没动,他还由着那个人坐进了副驾驶,还亲自开车载人远去。
乔茉茉骤然红了眼眶。
慕天瑞明明答应过自己,副驾驶是她的专属,只属于她。
可现在算什么?
乔茉茉捂住心口,这里好像火燎般的疼。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闭上眼,脑海里全是慕天瑞温润的笑脸。
什么时候开始的?
越想,呼吸越困难。
自虐般打开新闻搜索,输入慕天瑞的名字,跳出来的第一条新闻竟然就是他的恋情曝光。
原来,那人是慕天瑞新捧出来的明星,孙琳微。
她抱紧自己,蜷缩着沙发的一角。
明明已经把窗都关上了,为什么还是这么冷?
那冷好像升入了皮肤,钻进了心底,心口冰火两重天,疼得她无法动弹……
不知不觉,天空暗了下来。
晚上十点,玄关终于传来了开门声。
乔茉茉望去,慕天瑞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走来,抱住她说:“这么晚还没有睡,特地等我?”
她没有回答,只凝着他的西装,默默握紧了手。
这件衣服……
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念头一起,鼻尖酸意怎么都压不住。
担心他看出什么,她装作扭头看桌上的药,轻说:“药很苦,我可以不吃吗?”
慕天瑞眸光暗了暗,随即恢复柔和。
他笑着倒出热水,把药递到她的面前,劝着:“不吃药,你的头疼就治不好,你乖一点。”
乔茉茉凝着他,眼中带上湿意。
头疼不过是血癌的并发症,这个药吃了治不好的。
见她依旧不张嘴,慕天瑞收回手,促狭一笑:“明白了,你想要我喂你?”
乔茉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含着药,不由分说吻了过来。
药滚下喉咙。
她捧着他的脸,见他的眼中只她一人。
这样好的他,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吗?
心头一动,不由问:“天瑞,你今天这么晚才回来,是一天都待在公司忙吗?”
他抬起她的下巴又要吻下,没有半点犹豫:“当然。”
骤然间,乔云心的心凉了一半。
等他再次俯身之际,她偏开了头,半真半假颤声道:“我疼,不想……”
慕天瑞身形一顿。
半响才沙哑应身:“好。”
结婚以来,这是她第一次拒绝慕天瑞,也是他第一次去客房睡。
熟悉了慕天瑞温暖的怀抱,这一晚,乔茉茉孤枕入眠,也没有睡好。
早上醒来,乔茉茉发现空气中好像都蔓着湿气,又下雨了。
这一场秋雨,彻底带来了冬日的冰寒。
她站在落地窗前,怔怔望着雨幕。
从前,她很不喜欢下雨天,可慕天瑞说,他会在每个下雨天陪她听雨。
她信了。
所以,她变得期待下雨。
如今……
正想着,门铃声响起。
乔茉茉心中一动,该不会是慕天瑞回来了?
她冲去门口,步子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急切。
下一秒,乔茉茉看着门外的孙琳微,彻底僵住。
孙琳微站在那里,没有丝毫不请自来的尴尬:“乔小姐,能谈一谈吗?”
乔茉茉神色一沉,“我不认识你,没什么好谈的。”
话落,孙琳微竟忽然一笑,还挺了挺平坦的小腹,得意炫耀:“我怀孕了,现在想谈了吗?”
第三章 那是她的命
乔茉茉的脑海空白了一瞬。
但很快回过神,反驳:“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慕天瑞亲口说的,他觉得孩子吵。
孙琳微没动,用一种施舍的语调嘲讽:“乔茉茉,我是为了给肚子里的孩子积德,才好心过来告诉你真相。”
“实话告诉你,天瑞跟你结婚不过是为了得到乔氏集团。”
“你要是不想死的太惨,就赶紧跟天瑞离婚,跟你哥哥一样躲去国外,永远也别回海城。”
字字句句,皆刺中乔茉茉的痛点。
她捏紧门把手,用了十二分耐力才克制住推走孙琳微的冲动。
只冷道:“说完了?那就赶紧滚!”
孙琳微眼中却闪过一丝算计,勾起唇角:“那我们可以做个试验吧?”
“你什么意思?”乔茉茉警惕后退。
可孙琳微却忽然拉过她的手,随后猛地用力超后栽倒,口中还痛呼:“乔小姐,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一道急呵:“住手!”
乔茉茉抬头,就见慕天瑞一脸怒色奔来。
她下意识解释:“天瑞,不是我——”
“乔茉茉,这可是人命!”
他的眼中,是她从未见过的冷漠。
“你不信我?”
这一瞬,乔茉茉的心仿佛在滴血。
可慕天瑞却满眼失望,语调谴责:“现在不是慕性的时候。”
话落,他小心翼翼扶起地上的孙琳微,转身就走。
竟没有再看她一眼。
乔茉茉望着两人背影,连呼吸都是疼的,一摸鼻子,才发现鼻血涌了出来。
下一瞬,眼前一阵发黑,她下意识朝那个熟悉的身影奔去。
没走几步,却轰然倒地。
“天瑞,救我……”
视线模糊中,她好像见到了车辆远去的声音……
昏昏沉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茉茉终于醒来,这才发现自己在医院的输液室。
她撑着身体坐起来,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慕天瑞的身影。
想到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幕,她的心又是一疼。
这时,不远处小护士的讨论传入耳中。
“你们刚才去VIP病房605看了吗?乔氏集团总裁慕天瑞亲自带着孙大明星进病房,他那一脸紧张的样子!”
“啧?输液室那个姓乔的病人好像和孙大明星是同一个小区,不过她是物业送来的,真是同区不同命……”
乔茉茉听着,手不自觉握拳,连血液都回流进输液管。
历来怕疼的她,这一次却面不改色拔下输液针,慕由血液混着药水慢慢滴落脚面。
乔茉茉喉中像是被卡着一根刺一样上下不得。
良久,她拖着沉重的双腿抵达6楼。
VIP病房外,连走廊上都静悄悄。
乔茉茉朝着605走去,越是靠近,她的心跳越快。
哪怕极力做着深呼吸,也无法压下心口无端蔓延的不安。
刚到605门口,她就听见里面传来孙琳微的一句:“天瑞,你明知道这头痛药副作用大,却要乔茉茉吃,不怕毒死她吗?”
乔茉茉僵住,屏住呼吸听着。
半响,门内传来慕天瑞凉薄的一句——
“那是她的命。”
第四章 他想要她怎么乖
五雷轰顶,大约就是乔茉茉现在的感觉。
但她却不敢发出一句音。
只死死捂住唇,跌跌撞撞离开。
乔茉茉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寒凉的秋雨浇在脸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不知不觉,乔茉茉走到了和慕天瑞第一次见面的公园。
那天也下着雨,他把伞递给她的模样,一眼就落进了她的心底。
从此,她再也挪不开眼。
乔茉茉原本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的温暖。
可到头来,所谓温暖,竟然是最刺骨的冰刀。
回忆和真相纠缠,她的心好像一寸寸被撕裂。
眼泪滴答落下,乔茉茉蹲下身,抱紧手臂喃喃自语:“慕天瑞,我冷……”
“既然知道冷,为什么还要淋雨?”
话落,一双熟悉的皮鞋出现在朦胧的视线下。
乔茉茉惊讶抬头,映目是慕天瑞蹙眉的脸。
他不是陪在孙琳微身边?
怎么会来这?
却见慕天瑞抬手,欲触碰她的脸,乔茉茉下意识一退。
她躲开之后,两人都愣住。
乔茉茉看着他,还是做不到若无其事。
慕天瑞收回了手,主动解释:“我之前的态度确实不好,但孙琳微要是出事一定会牵连你,我只是担心你。”
“你要是还难受,就打我几下出气,但不可以不顾自己的身体,好么?”
乔茉茉眸光微颤,他这番担忧的神情像极了真情实感,爱她如命。
动了动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让他误会也好。
最终,乔茉茉还是跟着慕天瑞回到家中。
洗漱休息之际,她看见慕天瑞端着水杯,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
“小茉,该吃药了。”
乔茉茉脸色一白,不由握紧被子。
凝着他近在咫尺的眼,她带着期盼哀求:“天瑞,这药我能不吃吗?”
“乖,吃了药才能好。”
他依旧笑着,递药手没有递回去。
乔茉茉第一次从他的温柔中读出残忍。
她没有接下药,忍着泪道:“你答应了哥哥,要好好照顾我的……”
慕天瑞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很快又压了下去。
“小茉,乔焰确实是一个好哥哥,但是他总有一天会离开,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乔茉茉一颤,心底莫名不安:“什么意思?”
慕天瑞没有回答,只抬起手把药送到她的唇边,语调带着一股往常没有的强硬:“你乖一点,才能做好慕太太。”
乖?
他想要她怎么乖?他已经是乔氏集团的总裁,万人之上。
蓄了许久的泪慢慢收回,乔茉茉明白,不吃药,慕天瑞不会走的。
咽下药后,他果然起身。
还是那样温柔笑着,一心为她着想的模样:“你吃了药不舒服,我就不闹你了,我今晚去客房。”
望着他离去背影,乔茉茉只觉得透心凉。
等他不见之后,她立刻下床奔进浴室,将药呕了出来。
只这么一会儿,药就融化了很多。
药很苦,苦到她整个人都发慌。
她扶着洗漱台,却控制不了全身的颤抖。
“哥哥……”
想到慕天瑞提到哥哥时的模样,她又打了个哆嗦。
她握紧拳头,安慰自己不要多想。
哥哥上个月还跟她说,他很快就能回来见她了……
忍着不安,乔茉茉回到床边,拿过手机联系哥哥。
可刚点开屏幕,一道新闻却弹了出来——
“惊!原乔氏集团总裁乔焰归国途中惨遭空难,生死未卜!”
第五章 对她用强
怎么会?
哥哥真的出事了?
乔茉茉死死盯着新闻,认真读着这上面的每一字,试图找出作假的证据。
可是没有,新闻不但贴出了航班消息,连照片放了出来。
寒意自脚底升腾。
乔茉茉颤抖这划开通讯录,嘴里自我安慰着:“不会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哥哥明明答应了她,会赶回来给她过生日。
他从来没有食言过。
下一秒,电话里却只传来一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轰然”一下,她脑海最后的弦断了。
侥幸被瓦解。
乔茉茉握着手机,胡乱披了件衣服便冲出房门。
她要去找哥哥。
慌忙下楼,却见到慕天瑞坐在大厅,他像是特地守在这里等她,开口就道:“屋外大雨,你身体虚弱,现在出去必定会着凉发烧。”
乔茉茉凝着他,不由捏紧掌心手机。
第一次反驳他:“我要去机场。”
慕天瑞竟然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哄她,他朝她走来,带着令她陌生的冷淡:“空难出事,十出九死,你就算去了也帮不了什么。”
字如利刃,狠狠划开乔茉茉的心。
疼得她喉间都是血腥味,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回声音:“慕天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我的哥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竟然这样轻易说出一个“死”字。
两人对视,慕天瑞凝着乔茉茉那心碎的泪光,眸光暗沉几许。
他让了一句:“抱歉,我只是担心你。”
乔茉茉却已经不再信他。
他如斯冷漠,连自己的命都想要,还有什么做不出呢?
乔茉茉强行忍下眼眶的泪,趁他不备,她迅速朝着大门奔去。
“回来!”
他语调很重,警告十足。
乔茉茉不听,反而加快速度。
眼见到了大门口,却忽然被一条有力的胳膊裹住了腰。
她红着眼回头,奋力推拒:“放开!你没有权利阻止我!”
慕天瑞按着她,深幽的眼眸是乔茉茉看不懂的复杂:“小茉,别逼我对你用强。”
乔茉茉脸色骤白,喉间的血腥气差点压抑不住。
而这时,屋外却来一道清朗的怒意:“慕天瑞,你想对我妹妹怎么用强?”
乔茉茉一惊,立刻回头。
不远处,乔焰撑着伞正走来。
“哥哥!”
乔茉茉满脸欣喜,忽然生出一股力气挣脱了慕天瑞。
她冲着乔焰奔去,一把扑进熟悉的怀抱。
紧紧抱着乔焰,感受到哥哥身上鲜活的气息,隐忍多时的眼泪瞬间滚出:“哥哥,你没事……”
真的太好了。
乔焰抚了抚她的肩膀,疼惜道:“哥哥还要照顾你,怎么舍得出事?”
乔茉茉哽咽点头,身上绷紧的弦彻底松了下来。
这一刻,她喉间的血腥气再也压抑不住,她忍着难受,勉强挤出一句:“哥哥……带我走……”
话音刚落,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
“小茉!”
她在两个两个男人震惊的目光中慢慢软倒……
第六章 谁让她姓乔呢
黑暗席卷,乔茉茉感觉自己被无形的力道拖着不停往下坠。
力气一点点被消耗,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她是要死了吗?
隐约间,又好像听见谁在自己的耳边温柔喊着。
“小茉,别睡了。”
“醒过来吧,我很担心你……”
是谁呢?
哥哥吗?
还是……慕天瑞?
乔茉茉挣扎着,想抬起眼皮看一眼。
想看看,慕天瑞对她,到底是全然算计?还是也有那么一点爱她?
也不知道努力了多久。
乔茉茉终于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又到了医院。
病房没有人,但哥哥怒气的声音隐隐从门外传来。
她抬起身体,却发现全身酸软无力,废了很大的力气才靠近门口,门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慕天瑞,你当茉是怎么答应我的?我愿意把乔氏集团和小茉给你,是因为你用你自己的命发誓,你说你一定会照顾好她!”
“可现在你却照顾到小茉吐血昏迷,你就不亏心吗?!”
乔茉茉黯然,她又给哥哥添麻烦了。
要是她当茉没有招惹慕天瑞,那该多好。
她拉开门,想要把哥哥带进来。
与此同时,她听见慕天瑞一声冷笑。
“给?乔氏集团本就是乔家人背后捅刀,害死我父亲之后从慕家手中抢过去的。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我有何亏心?”
“倒是乔家,欠我父亲的命,你们怎么还?”
乔茉茉一颤,扶住房门这才站稳。
之前不明白的一切终于联系起来,难怪慕天瑞要她吃药……
原来,慕天瑞并不是什么中途变心。
他接近她,接近乔家,只是为了复仇。
她的爱情,竟然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乔茉茉捂住心口,大口大口呼吸却还是觉得窒息。
走廊外,对话还在继续。
“别说我爸妈不会做你说的这种亏心事,就算他们真的做下错事……这些跟小茉有什么关系?”
“慕天瑞,她满心满眼全是你,你对得起她吗!”
乔茉茉颤抖听着。
半响,竟只传来一句——
“谁让她姓乔呢?”
这一瞬,她好像听到心被踩碎的声音。
乔茉茉怔怔走出去,碰上正要离开的慕天瑞。
两人视线相对。
撕掉伪装的他,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擦肩而过,她忍不住牵着他的手,小心翼翼问:“慕天瑞,你有没有爱过我?”
哪怕只是一点……
他再也没有笑,只神色平静抽走手臂:“你不是听到了。你觉得我会爱上杀父仇人的女儿?”
一字一句却都是绝情。
乔茉茉一软,像是被抽出所有力气。
乔焰冲过来抱住了她,红眼怒问:“慕天瑞,你别太过分了!真以为你当了几个月乔氏总裁,就能称霸海城了?”
慕天瑞不徐不疾接话:“你与其操心这些,不如担心你自己。”
话音不重,乔茉茉却听出一股凉薄。
而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几位警察朝他们走来:“乔焰是吗,你涉及商业违法交易,立刻跟我们走一趟!”
话落,他们就上前抓人。
乔焰顿时明白过来,他咬牙怒道:“慕天瑞,你可真是好手段。”
乔茉茉看着越来越近的警察,下意识抓紧哥哥的手臂。
怕吓到妹妹,乔焰压制怒意,温柔安抚:“哥哥没事,你先回乔宅,我很快就出来陪你。”
“不,哥……”
乔茉茉握着他的手不肯放,她心中很慌,总觉得这么一放,哥哥永远不会回来了。
下一秒,一道强有力的手臂忽然伸过来,强硬扯开她的手,慕天瑞冷漠又笃定的话传入耳朵。
“不想跟着进去,就最好安静。”
乔茉茉心口骤疼,这一刻,她终于明白……
她的爱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