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第一章 褚少,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让位
“除了结婚,我养你一辈子!”
她凄然一笑,决绝转身。
3个月后,她订婚当晚。
他却猩红双眼,将她搂入怀:“恩恩乖!别不要我,跟我回家好不好……”
“你最喜欢的玫瑰,别生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以前她生气了,你也是这么哄她的吗?”
褚翱爵目光一沉:“这种时候,你还要跟我闹?”
乔恩恩自嘲一笑,将手里的花退还:“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褚翱爵对上她自嘲的视线,怒火丛生,直接将花扔到了地上:“好,如你所愿,我立刻去找她。”
几片花瓣凋落在地板上,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乔恩恩朝他离开的背影喊道,嘴唇忍不住哆嗦几下:“如果你去,我一定会和你分手!"
褚翱爵捏紧门柄,赌气地说:“分就分,反正我也腻了。”
“腻了”这两个字,几乎把乔恩恩的心戳烂,再摔在地上,
反复践踏。
说完,“嘭--”的一声,把门重重的甩上,离开了房间。
乔恩恩看着紧闭的门,慢慢的红了眼眶。
果然失望透了,就不再有期待了。
自己这个替身该退场了。
乔恩恩一边流泪,一边摸索着收拾行李。
她在这里住了五年,按理来说,行李有很多。
可离开的时候却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收拾好后,她看着塞满衣帽间的服装和华丽的首饰,以及褚翱爵送给她的礼物,枯坐了一夜。
翌日,她留下一张纸条压在床头柜上,没再回头。
纸上只有短短七个字:褚翱爵,我不要你了!
晋城的夜,格外的冷。
乔恩恩穿梭在昏暗的走廊,找到了包厢位置。
一推开门,喧闹的音乐声充斥在耳朵里好不热闹,似乎谁都没注意到她这个突然闯入的人。
里面男男女女,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但乔恩恩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褚翱爵。
他一个人坐在角落,眼眸微靠在沙发上,一脸沉静,却也是最闪耀的存在。
“阿爵。”乔恩恩喊了一声。
可惜她的声音很快被周围人兴奋的声音掩盖:“美女你输了,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在场挑选一名异性,来个法氏热吻。”
“我要选褚总。”长发妖娆的女生站起来,扭臀朝角落的褚翱爵走去。
“褚总,你愿意吗?”
乔恩恩透过人群,却并没有听褚翱爵拒绝。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却连出声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幕,让周围起哄的声音更大了。
谁知褚翱爵推开她,冷冷说了句:“别过火。”
乔恩恩已经记不清这样的场景遇到了多少次,忽略心底的苦涩,走近一点:“我们回家吧!”
褚翱爵看也不看她,冷冽的走了出去。
乔恩恩并不在乎,转身跟上去,身后瞬间响起一阵哄笑:“我就说她一定会来。”
“真是自取其辱啊!没意思,没意思!”
乔恩恩抿了抿唇,明白众人是因为褚翱爵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好,自然也跟着将她看轻。
深吸口气,她迈步出了包厢。
车上。
乔恩恩侧眸看着褚翱爵菱角分明的脸,挺立的鼻子,薄薄的唇,真是好看。
窗外的霓虹灯闪过他的脸,要不是身上的酒味,沉静的模样真看不出他醉酒。
回到帝豪别墅,客厅的水晶灯骤然亮起,瞬间灯红通明。
褚翱爵依旧没有搭理她,便径自上楼。
门边的乔恩恩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沉了沉。
他们应该是世界上最不像情侣的情侣。
在外人眼中,褚翱爵是大名鼎鼎的影视圈大佬,而她只是家境普通的打工人,放到大家的眼里,自己就是在灰姑娘嫁入豪门。
可谁又知道曾经是他先追求的自己,热恋时的甜蜜还历历在目,几乎让她误以为自己可以打破世人的偏见。
将所有情绪缓和好后,乔恩恩才来到两人的卧室,只见褚翱爵顶着满头湿发从浴室里出来。
她从衣帽间取了一条毛巾帮他擦拭,语调温柔:“别感冒了。”
“我自己来。”男人一脸冷漠。
乔恩恩掩去眼底失落,慢慢松开了毛巾。
她洗完澡出来,褚翱爵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她掀开被子躺在他旁边。
冷风袭来,常年手脚冰冷的乔恩恩抖了抖。
她往旁边的热源挪了挪,最终鼓起勇气碰了碰历爵的手。
结果下一秒,自己的手被无情的甩开,男人翻身背对着她。
乔恩恩心底微沉,她并不是没有尊严,但面对他却总是习惯了隐忍。
她在一片黑暗中睁着眼睛,没有焦距的望天花板:“我想回家看爷爷,你明天能和我一起吗?”
她希望能带他去见见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耳畔传来褚翱爵不耐烦的声音:“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别烦我。”
乔恩恩嘴角一片苦涩。
凌晨三点,躺在床上的乔恩恩辗转难眠。
身边传来轻微的鼾声,她翻身看着枕边人冷峻的面慕,抬手在空中轻摹着他的面部轮廓。
“其实我们不合适,我早就知道,但我舍不得。”
第二章 投诉
翌日。
乔恩恩来到一片老式小区,不同于外面的高楼大厦,生长繁茂的大树遮挡住小区的窗户,落下一片凉爽的树荫。
“姥爷,我回来了。”乔恩恩用钥匙打开门,进了屋内。
房子不大,客厅里到处摆满了乔恩恩和姥姥姥爷的合照,充满着温馨的味道。
姥爷留着寸头,头发银白,却精神气十足。
“知道下午我要去看你姥姥,回来的时间掐得这么准。”姥爷笑眯眯的,面目慈祥。
乔恩恩上前抱着姥爷的手臂,撒娇道:“舅舅他们都要回来,我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嘛!”
姥爷开怀大笑:“哈哈,就你最贴心。”
祖孙两开心的进了厨房。
中午十一点三十分,乔恩恩将所有饭菜都端上桌,两人开心的坐在饭桌上等着。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两点。
桌上的饭菜已经热了三遍,人却没来。
乔恩恩的视线从桌上丰盛的饭菜转向失望的姥爷身上,拿出手机道:“我打个电话问问,看他们是不是被什么事绊住了脚。”
几个舅舅其实都挺有出息,但生意做得越大,人就越来越忙。
姥爷摇了摇头,给乔恩恩夹了一块糖醋排骨:“不等了,我们两个吃,吃完就去看你姥姥。”
乔恩恩知道姥爷是在故作不在意,喉间瞬间有些干涩:“好,吃完咱们就去。”
自从姥姥得了老年痴呆以后,家里就只有姥爷一个人。
这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两点四十五分,乔恩恩带着姥爷出门。
可刚出门,乔恩恩的手机便响起来了,是工作室的电话。
小何的声音急急的传来:“不好了研姐,有人投诉你版权不清晰,正在这闹得不可开交,你快回来!”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话,对面又传来一个陌生且嚣张的声音:“赶紧把人交出来,否则我就曝光你们画手……”
乔恩恩看着姥爷,迅速背过身去,压低声音道:“可我现在要去医院看姥姥。”
“等等,不能砸!嘟嘟——”
手机里传来忙音,乔恩恩忍不住一阵担忧。
这时,身后的姥爷开口:“你去吧。”
乔恩恩对上姥爷明亮的眼睛,重重的抿着唇,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最终,乔恩恩还是打车前往工作室。
车上,乔恩恩透过后视镜看到姥爷逐渐佝偻着身影朝她挥手,虽然在笑,但却形单影只,顿时眼眶一热。
她工作室,助理小林走了过来:“你终于来了,有人投诉你正连在的漫画和一个叫‘薇婉’的画手有很多相似之处。”
乔恩恩一愣:“不可能,我以自己男朋友为原型,记录了两人恋爱经历的创作,怎么可能有相似。”
小林直接将平板里的漫画给乔恩恩看。
乔恩恩浏览过后,发现对方漫画男主的面慕轮廓和褚翱爵十分相似。
并且注明了,这是她和初恋从相识到相知的过褚。
乔恩恩默默将平板放到桌上,将这归结为人有相似。
帝豪别墅。
乔恩恩坐在沙发上等褚翱爵,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门口终于传来响动。
乔恩恩站起,看着入口处的褚翱爵说道:“今天有读者到我工作室投诉,说我连载的漫画风格还有男主形象都和某个画手有些相似,她也是拿男朋友当原型,而且发布得比我还早五年。”
褚翱爵闻言,身体一僵:“谁?”
乔恩恩仔细的观察着褚翱爵的神色:“‘薇婉’,你认识吗?”
“不认识。”褚翱爵径直上了楼。
空气里,隐约的酒味传到乔恩恩鼻尖。
她突然发现,一向不怎么喝酒的褚翱爵这几天身上都带着酒味。
“滴滴——”褚翱爵留下在鞋柜上的手机传来震动。
乔恩恩鬼使神差的走过去,看见亮起的界面跳上来的一句话:“我回来了,能见一面吗?”
第三章 有缘无分
乔恩恩拿着手机回到卧室,房间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不一会,褚翱爵裹着浴袍从浴室里走出。
乔恩恩将手机给他,试探性地问道:“谁回来了?”
“你不认识。”
但褚翱爵快速关掉屏幕离去的身影,还是泄露了他的紧张。
乔恩恩看着他冷漠的背影,联想到他最近反常的表现,心底发凉。
五年了,他身边竟然还会有自己不认识的朋友?
心中越来越郁闷,待在这房间里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乔恩恩只能狼狈的来到客厅,目光触及酒柜上的红酒,径直走了过去。
她抬眸望着阶梯,心底隐隐期望褚翱爵能追出来,可惜半分动静也没有。
眼底闪过一抹自嘲,乔恩恩打开红酒,猛干了一口,然后就被呛出了眼泪。
这一夜,乔恩恩独自坐在客厅,从天黑坐到天明……
迎着晨曦,她慢慢起身,第一次在褚翱爵之前离开别墅。
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乔恩恩第一次生出了对爱情的迷惘。
她打车来到一座寺庙。
天蒙蒙亮,晨风刺骨,此时的寺庙还没什么人。
天空中飘起朦胧的烟火,似乎在吸引着她走进去。
乔恩恩走进月老殿,找了一个小师傅问道:“您好,请问这里在哪抽签?”
小师傅指明一处位置,笑慕和蔼:“缘分天定,诚心即可。”
乔恩恩谢过后,走进大殿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她心中闪过褚翱爵冷漠的面慕,诚心求问姻缘。
一根签落下,她捡起来到旁边的柜台解签。
对方看过:“姑娘,是下下签。”
乔恩恩愣了一下,转身又去跪拜,心中渴求更甚。
一连九签,签签都是下下吉。
乔恩恩一脸苍白的站在那里,她不愿相信这个结果,转身就要再去抽。
解签的和尚见状劝解道:“姑娘,有缘无分,不必强求。”
乔恩恩脚步一顿,仰头看着笑眯眯的月老,慢慢红了眼眶。
她很想问问月老,既然你撮合天下人,为什么偏偏不能撮合我和褚翱爵。
乔恩恩失魂落魄的走出殿内。
不自觉来到一片空旷的山谷,眼前云雾缭绕,山谷的冷风从地底呼啸而来。
乔恩恩看着已经断开的山路,不禁想起了以前朋友常说的话:“恩恩,你是名校毕业,又成绩优秀,如果我是男人就会把你捧在手心里疼爱,何必找一个只会让你受委屈的男人。”
当时她无奈的笑了笑回答:“如果可以,谁不想走好走的路。”
可偏偏,感情是不讲道理的。
此时天空下起绵绵细雨,打湿了乔恩恩额前的刘海,她刚要转身,突然一个脚底打滑。
一双有力的大掌抓住了她的手,及时将她拉了回来。
乔恩恩抬头,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迎着晨雾,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淡雅飘逸。
身后那葱葱郁郁的绿树,一瞬间变得极淡极淡,化为他身后浅浅的背景。
慕晏寒将乔恩恩安顿好以后,嗓音温柔却带着一股力量:“下雨路滑,要当心。”
乔恩恩点了点头:“谢谢。”
慕晏寒将视线移到她手中握着的签文:“你也是来求签的。”
乔恩恩攥紧手中的签文:“不是。”
说完就将签文全部扔进一旁的垃圾桶,转身离去。
慕晏寒看见两张签文落在桶外,捡起刚要丢进,就瞥见签文:“不是姻缘莫强求,二人命运未相投。”
下下吉!
两张都是一样。
慕晏寒重新将签文丢回垃圾桶,原路返回。
帝豪别墅,一片寂寥。
乔恩恩靠在床头,看着一天都没有响起过的手机,满眼自嘲。
夜幕降临,在乔恩恩略显寂寥的身影上笼罩一层阴影。
深夜房门才被推开,褚翱爵依旧带着一身酒味。
他没有理会坐在床上的乔恩恩,径直进浴室。
乔恩恩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心底一片麻木。
才发现他们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早已无话可说。
乔恩恩出声:“我今天去寺庙求姻缘,一连九签,签签都是下下吉,你说是不是老天爷都不同意让我们在一起?”
褚翱爵脚步一顿,冷漠的话语透着一股不可反驳的气势:“迷信。”
说着,将外套脱下扔在床上,进了浴室。
听着关门声,乔恩恩在原地,一股混合着酒精味道的香水味,慢慢钻进鼻尖。
第四章 五周年
这一晚,乔恩恩没问他身上陌生的香水味从何而来,轻轻的从被子底下抱住他:“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被子一动,褚翱爵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嗯。”
这对乔恩恩来说,无疑是一种回应,她更加眷恋的往他怀里钻。
她在心底告诉自己:他还记得,他还是爱自己的。
在心底默念着这句话,乔恩恩闭上眼睛,连日来的疲惫让她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
早上乔恩恩醒过来的时候,褚翱爵依旧已经走了。
乔恩恩看着空荡荡的床铺,心底升起一股怅然若失,自己已经记不清他多久没有一起醒来了。
她起床,收拾一下就去往画室。
褚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褚翱爵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向身后的助理:“今天是有关乔恩恩的什么日子?”
助理回答:“是总裁您和女朋友相恋五周年纪念日。”
褚翱爵目光沉了沉:“把莫辰弘叫来。”
没一会,一个穿着酒红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找我做什么?”
“上次问你要的首饰,准备好了没?”褚翱爵开门见山说道。
“准备好了。”莫辰弘拉开椅子坐下,一脸八卦,“听说她回来了?”
褚翱爵动作一顿,蹙起眉头:“和我无关。”
莫辰弘笑了笑,观察着好友的神色:“你真忘了她?”
褚翱爵只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莫辰弘嗤笑一声:“那个替身?”
褚翱爵沉下脸来,周身寒气肆虐。
莫辰弘见状,忙转移话题:“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衣服鞋子都在里面,保证全国独一无二。”
临走前,莫辰弘忍不住提醒一句:“你和我都知道,那套首饰更合适的人是谁。我只是希望你别伤害了无辜的人。”
当即,褚翱爵的助理就将东西送去了乔恩恩画室。
乔恩恩看着这一套华丽郑重的整套装扮,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还好,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两人的纪念日。
助理小林站在旁边一脸羡慕:“哇,你男朋友对你真好,恩恩姐,你们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乔恩恩神情一僵,笑了笑:“别乱说。”
下午,乔恩恩换上褚翱爵准备的裙子和首饰,精心打扮一番。
红色的发带束在脑后,洁白无瑕的长裙衬得她像仙女一样,胸口的珠宝项链又让她坠入凡尘,像精灵一样。
乔恩恩到的时候,偌大的餐厅里没有任何人,应该是被褚翱爵包下来了。
整个餐厅布置得非常浪漫,昏暗的灯光,浪漫的音乐,迷人的香味。
她选了窗边的位置坐下,在整个城市最高的地方,俯瞰着城市繁华的夜景。
乔恩恩内心期盼。
她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吃饭了,等过了今天,希望两人能回到从前。
乔恩恩怀揣着期待的心从七点一直等到半夜十一点。
手机里依旧传来机械般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关机……”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就如同此刻乔恩恩的心。
此刻她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他是真的不会来了。
乔恩恩狼狈的离开餐厅。
刚出餐厅,一阵熟悉的香水味便飘进了她的鼻尖。
随后褚翱爵的身影映入眼帘,只是他面前还站着一个人,背影隐约有些熟悉。
乔恩恩慢慢收紧垂在两侧的双手,尽可能平静的喊道:“褚翱爵。”
听到喊声,那人便传过身来。
她长的很美,美目流盼、桃腮带笑,自有一股清雅高华的气质。
只是她脑后红色的发带,胸口的项链,以及一身洁白无瑕的长裙,都无不彰示着她的打扮和自己这一身,一模一样。
第五章 你该把他还给我
褚翱爵和乔恩恩对视一眼,一言不发的拉着女人离开。
乔恩恩看着两人的离开的背影,只觉浑身发凉。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餐厅的。
出了电梯,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还伴随着打雷闪电。
乔恩恩双目空洞的走进雨幕里,看着被雨水打湿看不出原本模样的裙子,有些自嘲。
这华丽的裙子根本就不适合自己,但是穿在那个女人身上,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
她不敢再想下去……
冷风袭来,冰冷刺骨,乔恩恩的心被冻得发麻。
这时,头顶罩下一抹阴影。
乔恩恩疑惑的缓缓抬头,却对上一张陌生英俊的面孔。
“第二次了。”慕晏寒将雨伞举过她的头顶。
乔恩恩望着他的面慕充满了迷茫。
慕晏寒见状便知道她已经将自己忘记,也没有解释:“雨这么大,你把伞拿着。”
乔恩恩本想拒绝,可手突然被握住,手柄便传到了她手中,掌心一片暖意,不等她反应男人便急急的冲回了大厦。
乔恩恩看着慕晏寒在雨中的背影,不由想到褚翱爵,觉得可笑。
陌生人都能给予她关怀,而她的痛苦却是身为男朋友的褚翱爵给予的……
雨水淅淅沥沥的砸在伞面上,只余下酒店的灯照在乔恩恩的侧脸。
将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的桓城,看着跑回来的慕晏寒挑眉打趣:“价值十万的伞,说给就给,不愧是大佬!”
慕晏寒优雅的弹了弹身上的水珠:“听说你顶楼的餐厅今晚被包下来了。”
两人一起走进电梯,桓城靠在壁上,略带嘲讽:“对呀,跟女朋友一起过五周年纪念日,结果半夜才来,听说还带着另一个女人,现在的有钱人……真会玩。”
慕晏寒脑海中一闪而过刚才那个狼狈的女孩,以及那如同小鹿般清澈的眼神。
他摇了摇头,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
乔恩恩一身狼狈的回到别墅,入目一片黑暗,她任由身上的雨水低落在贵重的地毯上。
这一夜她没有开灯,就这么静静地从天黑等到天明。
早上七点半,大门密码锁“滴滴答答”的响起,可进来的却是一个女人。
与乔恩恩的憔悴不同,女人打扮得精致唯美,整个人都焕发着甜蜜的光彩。
两人四目相对,乔恩恩一眼就认出,她是昨天晚上被褚翱爵带走的女人。
女人一进门,便打量着四周的景色,满脸怀恋:“这里和当初真的是一模一样。”
乔恩恩收紧了垂在身侧的手。
女人抚上旁边的台灯,带着幸福的笑慕:“这个当初还是我选的呢。”
又抬手指着沙发说:“这也是。”
她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说出了所有家具的来由。
听到这一切的乔恩恩如同坠入深渊。
她记得两人热恋的时候,她还问过褚翱爵,为什么这里的装修会偏向女性化,他说是设计师设计的,他没管。
乔恩恩指节勒得苍白:“我不认识你。”
周薇婉转身,一脸高傲:“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你好,我是周薇婉,褚翱爵的前女友,也是《初恋》漫画的作者‘薇婉’。”
乔恩恩虽然早有预感,但听到答案的这一刻,心尖还是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周薇婉挑眉:“你竟然一点也不诧异,看来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点。”
她上前一步,气势逼人:“我回来了,你偷了他五年,是时候该把他还回给我了!”
第六章 替身
乔恩恩望着别墅的布置,周薇婉趾高气昂的身影在眼前挥之不去。
再也忍不住打车去找褚翱爵。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究竟褚翱爵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因为秘书认识乔恩恩,所以她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门内传来莫辰弘的声音:“听说昨晚你翻车了,前任和现任撞上了?”
欲要推门的手一顿,乔恩恩听见褚翱爵冷漠的说道:“你不是说国内只此一套吗?”
“国内是只此一套,但薇婉怎么弄到国外那套的我不知道,怎么样,是不是薇婉穿更合适,我早就说过那个替身不合适,你非不听。”
一字一句传进乔恩恩的耳朵里,宛若诛心。
这时助理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乔小姐,你怎么来了?”
听到声音,办公室里的两人同时沉默。
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拉开,褚翱爵和乔恩恩四目相对。
乔恩恩无视他诧异的目光,转身快步离去。
直到电梯门关上,她才脱力的扶住电梯里的栏杆。
脑海中不仅浮现出过往的一切。
衣柜里,他替她准备的全是同一种风格的服装。
她还以为是他喜欢,没想到……自己完全就是按照另一个人打造的。
恶心和伤心交织在一起,令乔恩恩痛苦不堪。
走出大厦,她望着大街上的行人,心底的空虚感更加强烈。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
乔恩恩拿起,在被泪水模糊的情况下看到姥爷发来的一张照片。
只见彩色照片上,姥姥和姥爷紧紧的靠在一起,姥姥穿着病号服,笑得一脸童真,还朝着镜头比了个耶。